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崛起美利坚 > 第78章 上帝会原谅我的

第78章 上帝会原谅我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医院停车场,早就严阵以待的华夏大师傅,在安妮找到他询问了关于‘鸡汤’方面的事情后,立马就给出了答案。

    得到了答案的安妮,随即就吩咐让手下人,让他们去华人聚居区的中药铺子买人参了。

    并且她还特别交代,不用顾虑到价格只要有就买,并且还要买好的。

    在华夏大师傅的言辞中,人参可是个好玩意儿啊。

    甚至能够起死回生。

    什么?

    有受枪伤的人需要,那就对啦!

    人参补气、补血,配上红枣和老母鸡一炖,天天给病人喝吧,绝对是没有问题哒。

    虽然对于这种说法安妮不相信,但本着反正没有坏处的这个想法,她也就开始付诸行动了。

    就这样,安妮的下属开在加州华人聚居区扫货,基本上这边华人药材店十年期以上的人参,都被安妮让下属给买了回来。

    其中,甚至还有一根三十年的人参。

    说实话,三十年期的人参也不算好东西,可在美国这边能够弄到这样的货色,已然算是很不错的了。

    至于那十几万美元的价格,对于安妮来说就像是卖白菜一样的便宜。

    那一盒盒被精美包装的人参送回来后,雇来的那个华夏厨艺大师傅也震撼了一下。

    他不认识安妮是何许人也,但也被其财力给震惊了。

    毕竟只是厨师,不是做药材的人,华夏厨师也看不出人参的好坏来,反正秉承着固有的那种观念,他先将那根30年期的人参,配着红枣还有老母鸡给炖上了。

    人参炖鸡可不简单,这是一个慢活儿,因此急躁不得。

    安妮这边办妥了这件事儿后,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种汤的做法,且暗中一一记在了心上。

    等到大火炖开大师傅调成小火后,安妮这才又问了几句关键问题,这才离开了这里。

    回到医院,她在金贤泰隔壁租下的病房内,找出了一个笔记本,将那个厨师告诉自己的,关于人参鸡的做法和需要注意的几个要点,都一一的记在了本子上。

    做完了这一切,安妮才施施然重新回到了金贤泰这边。

    安妮回来后发现,戴夫这个家伙又来了,他就站在金贤泰的病床边上。

    同时,得到了采访许可的两家媒体记者其中之一,也出现在了病房内,看样子好像是已经开始采访了。

    安妮一看,连忙挤了过去,站到了金贤泰病床的床头。

    而这个时候,金贤泰正在回答着面前记者的提问。

    “你问我后悔不后悔?不,我一点也不后悔,即使时间倒流回去,我还是会在那个时候做出这种选择的。”

    金贤泰虽然现在身上插满了输液管,并且精神状态也不好,看起来模样凄惨无比。

    可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表情却无比严肃,同时口吻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我想任何一个人,在面对那种情况的时候,都没有办法丢下一个女孩儿一个人跑掉。那是懦夫的行为,是可耻的。”

    听着金贤泰的回答,他面前的记者连连点头,目光流露出了非常认同的那种闪动光泽。

    记者是个中年男性,白人,来自美国最大的主流媒体《纽约时报》,这家媒体即使在国际上也算是很有名气的。

    也正是由于这个缘由,安妮才会选择其留下,而不是像其他媒体那样给打发走。

    最近一段时期,《纽约时报》对于枪击事件中,金贤泰的报道很是中肯,比那些专门报道金贤泰‘黑历史’的媒体强多了。

    所以呢,安妮对于《纽约时报》很有好感。

    不排除选择了他们来进行采访,没有其中的一些因素存在。

    “那么,威廉,你本人对于本尼这个凶手有恨意吗?”

    在自己的本子上,记下了金贤泰刚才的回答后,这个中年男人又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金贤泰的回答应该是‘恨’,毕竟本尼对他开了三枪,差点让他为此丢了性命。

    基本上任何人都不可不恨的吧。

    可惜,金贤泰的回答,并没有如大家所认为的那样。

    金贤泰闻言后摇了摇头,一脸唏嘘神色的开了口:“说实话,我真的不恨他,只是觉得他很可怜,因为他也是一个受害者,校园暴力阴影下的受害者。我这这样说可不是讲我是个老好人,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随后,金贤泰便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都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这让屋内的众人,都变得一脸严肃,同时开始思考金贤泰说的,关于校园暴力的问题。

    “也许本尼也是没有办法了吧,所以才会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我觉得如果早些时候能够处理内森这样的人,本尼也许……”

    说到这儿,金贤泰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大家却都明白剩下的那些话都是什么。

    说真的,金贤泰是真心的替本尼感到可怜。

    原本一个有着美好未来的少年,现在要面对的却是牢狱之灾,付出的也许就是一辈子,代价不可谓不大。

    本尼是一宗校园暴力笼罩下所产生的牺牲品,这样认为没有什么错。

    只是可惜没有人能够事前阻止,如果有人可以事前就做一点什么,打消掉本尼的过激念头,那么这样的事儿也就不会发生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学院和社会都负有一定的责任,是需要检讨的。

    在场的诸位都是成年人,对于这个道理不可能不明白。

    所以,即使金贤泰没有继续说下去,大家也都了解他的意思了。

    停顿了一下后,金贤泰继续说了下去:“当然,这不是他随意杀戮的借口,虽然他很可怜,但选择的方式却不正确,这不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如果每个人都和他一样,遭到了不公和暴力,而选择以暴制暴,那么我们整个社会……”

    金贤泰的话滴水不露,同时还显示出了自己善良的一面。

    在场诸人都可以感受到,这就是一个善良的,单纯的,充满了阳光正能量的年轻人。

    其中安妮对于金贤泰的表现最为满意。

    原本她还有些担心金贤泰年轻,因此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来的,可现在一看,金贤泰根本就不需要自己有这样的担心,他很会说话。

    “年轻人,你有一颗好心肠,希望未来的人生里,你可以继续保持这种本色,我发现我已经被你折服了,你是好样的。”

    采访金贤泰的中年记者,对着他伸出了自己的大拇指比划了一下,同时一脸敬佩的神色。

    “您过奖了,比起那些为国家做出更多贡献的人,我这点事儿根本就不算什么。”

    金贤泰很‘腼腆’的微笑了一下,好像是自己被夸奖后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嗯,这才是正常的少年人反应嘛。

    看到金贤泰流露出的羞涩模样后,在场诸人都笑了起来。

    “采访结束了,十分抱歉在这个时候打扰你,希望你可以快点恢复健康。”

    金贤泰毕竟身上有伤,采访时间不可能那么长,两三个问题已经差不多就可以结束了。

    所以,当金贤泰回答完了自己的这个问题后,对方便宣布采访结束。

    摄影师关闭了录像机,走了过来也冲着金贤泰比出了大拇指,然后送上祝福的话语。

    随行人员,大家也都纷纷如此。

    躺在病床上的金贤泰,也都微笑着一一回应,给大家留下了非常不错的印象。

    安妮笑眯眯的站在边上,她心里知道,这些人回去之后,关于金贤泰的报道肯定不会太差就是了。

    谁让金贤泰的表现这么好呢。

    这一波的采访结束,接下来还有一波记者要应付。

    “怎么样,还有一批记者要采访,你身体顶得住吗?要不要我去和对方沟通一下,让他们改一下时间?”

    担心金贤泰的身体,因此安妮趁这个时候小声的询问了一下。

    金贤泰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们已经答应了采访,而且对方都来了,如果这个时候改时间,就显得不那么好啦。没事儿,我这里还顶的住,一两个问题撑下来还是可以的。”

    考虑自己应该给这些人留下好印象,因此金贤泰拒绝了安妮的这个提议。

    而安妮看到金贤泰如此坚持,观察了一下发现金贤泰并没有什么不妥后,也就不再坚持了。

    安妮选择的两家媒体,一家就是先前的《纽约时报》,另外一家就是即将登场的《今日美国》。

    比起《纽约时报》的国际名头,《今日美国》就要差一些了,不过这家媒体的受众,却是美国本土大众,因此其能量也不可小窥。

    毕竟,通过对方的采访宣传,金贤泰可以很容易的被美国大众所接受,所以在对待其采访这个问题上,就不得不谨慎考量了。

    金贤泰所考虑的,和安妮完全不一样。

    安妮是以白富美的观点在考虑问题,而金贤泰则是站在普通人的角度,因此作出的选择当然会不一样。

    《纽约时报》的这波人离开,下一波《今日美国》的人还没有登场,病房内暂时冷清了下来。

    戴夫这个时候开口道:“我想这两家媒体采访过后,威廉的名气又会提升不少,到时候小说的销量也可以再次提高了。”,一边说他一边转头过来看向病床上的金贤泰。

    “虽然我这么说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但我必须要趁机将利益最大化。因此还请你原谅我这么说,我觉得出版社这边,能不能利用这个机会炒作一下?”

    资本追逐利益无可厚非,戴夫想要趁热打铁,结合枪击事件来炒作金贤泰的名气和小说,这是可以理解的。

    至少,金贤泰认为这么做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反正这事儿已经发生,并且有了无法改变的事实,那么让戴夫去炒作一下,最后自己也可以得到一些好处不是吗。

    所以,金贤泰冲着戴夫点了点头:“没问题,一切都交给戴夫先生你来办吧。我想上帝也会原谅我,给我一点经济上的回报算作奖赏不是吗。”

    戴夫笑盈盈的颔首回应,算是认同金贤泰的这个说法。

    倒是安妮抿着嘴,对于戴夫利用金贤泰来炒作这种做法,感到有些厌恶。

    可安妮也知道,戴夫的这种做法也无可厚非,毕竟最终得到好处最大的,还是金贤泰啊。

    况且,金贤泰本人都同意了不是吗。

    所以,安妮也只能将一些话,都压在了心底。

    很快,《今日美国》的摄影师和记者,就推开房门走进了病房,开始了接下来的采访事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