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崛起美利坚 > 第85章 我太机智了

第85章 我太机智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自己败家,将银行的钱都败光,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灾难。

    每每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都会让金贤泰恐惧不已。

    如果他还是个光棍,或许还不会这般害怕,可毕竟他还带着一个孩子,所以他不能不为此担忧啊。

    “都是自己的错,都是自己的错,怎么就没有多注意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呢。”

    虽然现在还不清楚自己剩下多少钱,可金贤泰心里却充满了危机感。

    在患得患失中,一夜过去。

    安妮平时起来都很早,大约6:30左右的这个时候,安妮就会起来洗漱一番,然后过来看看金贤泰这边的情况。

    毕竟金贤泰还是个病人。

    如果金贤泰这边没事儿,安妮就会回到自己房间,去看看可可醒没醒,如果小家伙醒了,安妮就会开始给可可穿衣服,准备早餐什么的。

    虽说安妮现在刚刚学华夏厨艺,且时间尙短,学不到什么高深的手艺,可简单的一些给小孩子吃的早餐,她现在还是可以做出来的了,并且味道还不错,可可很喜欢。

    等到早上安妮起身过来查看时,一个晚上都没有怎么睡的金贤泰,当即就对睡眼惺忪的女人道:“安妮,请帮我告诉戴夫先生,让他将我收购的三家企业财务报表整理出来,然后送到我这边。”

    一个晚上焦急等待,金贤泰耐心都已经没有了。

    而站在门口的安妮看着脸色有些苍白,气色不怎么好看的金贤泰,还以为他是不是身体出现了问题呢。

    “威廉,你的脸色怎么这样差,难不成你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吗?身体不舒服,有问题了吗?”

    安妮以为金贤泰是身体出现了问题,所以立刻变得有些慌乱。她那里知道,金贤泰变成这样,是因为担心自己败家,而一晚上没有睡觉的缘故呢。

    这边担心金贤泰身体的安妮脚下迈开步子,几步就来到了病床前。

    看着安妮那一脸担忧不已的模样,金贤泰觉得很不好意思。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昨天失眠是由于其他的一些原因,不是因为自己的伤势。”

    不好让安妮胡思乱想,金贤泰只好解释了一下。

    安妮闻言后,低头认真的看躺在病床上的金贤泰,随后及其严肃的对他说:“以后不要为一些繁琐的事情去忧虑了,这样对于恢复健康没有什么帮助,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休息,养好自己的身体,知道吗!”

    就像是教育‘孩子’一样,安妮‘教育’了一番金贤泰。

    面对安妮的‘教育’,金贤泰只得苦笑着点头,且答应了下来。

    “好!好!好!我听你的,我知道自己错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弄的你一整晚失眠?说出来,我去告诉戴夫先生给你解决就是了。”

    金贤泰一晚没有睡觉,让安妮心里有些埋怨,可她也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事儿才金贤泰会这样焦虑呢。

    要真的是重要的事情,自己问一问后,帮他解决掉就是了。

    省的身上伤势还没有恢复过来的金贤泰,别弄的因为休息不好,而导致出现什么不可预料的状况,那就不好了。

    面对安妮的询问金贤泰想了想,反正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因此对她说一说也是无妨的。

    因此金贤泰只是稍微的想了想后,便开口娓娓的告诉了安妮自己所忧虑的事情。

    听着金贤泰的诉说,了解了金贤泰心里到底在为什么所焦虑的安妮,真是恨不得伸手在他脸上抓一把才解恨。

    败光了自己银行的存款,这还算个事儿?

    安妮在心里对金贤泰为此而焦虑,真是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转念她又一想,金贤泰算是白手起家,依靠着小说带来的收入,这才积攒下了一些存款。

    但那些钱在她眼中,显然算不上什么的。

    但对于金贤泰就不一样了。

    二人没有可比性。

    况且玩具工厂,动画制作公司,私人电视台,再加上QQ的服务器,就他的那点存款显然是不够的。

    甚至,这还没有考虑到维持公司和厂子运转,以及员工薪资以及服务器的维修所需资金问题呢。

    那么金贤泰好像考虑到了这些问题,并且觉得自己可能摊子铺的太大,资金压力太重,才会导致他如此忧虑以至于失眠的了。

    想到这里,安妮倒也理解了金贤泰,心里那点埋怨也就不翼而飞了。

    “真是的,万事儿不都还有我嘛。难道我会看着你事业刚起步就遭遇重创?”

    安妮在自己心里默默想道。

    但毕竟安妮这些话没办法对金贤泰明说,所以金贤泰也不可能知道,自己背后还有这么一尊大神儿做靠山的。

    但安妮既然已经了解了一切,当下也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好的,我这就通知戴夫先生,让他将财务报表做好送过来。”

    ------分割线------

    这天又是一个天气不错的日子,天空阳光普照,温度也非常合适。

    住在健康中心这边的人们,纷纷离开了自己的房间,来到了草坪这里晒太阳。

    此刻,原本应该平静的草坪这边,应该是一片宁静,但不知道怎么的却有一大堆人聚集在了一起,好像是有热闹看似的。

    原来,是小可可正在给同样住在这里的老人们表演节目呢。

    可可表演的是唱歌,她的歌声不怎么样并且跑调的厉害,歌词也总是被她自己胡改,但几个坐在轮椅上,笑眯眯看着小家伙表演的老人,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掌声。

    连带着周围的一些人,也都会时不时的鼓掌,给小家伙平添一点点动力。

    其中有个老不修的家伙,还时不时的吹口哨,大声夸赞小可可是健康中心的明星。

    他的这番吹捧,可是让小家伙都当真了,因此表现的更加卖力。

    天上一群小星星

    一闪一闪亮晶晶

    可可要吃巧克力

    爸爸不给买

    妈咪说吃了有虫牙

    可可不相信

    咦!?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歌词窜进来了?

    一边坐在椅子上做针灸的金贤泰,听到女儿胡改乱唱的歌声,嘴角忍不住一抽一抽的。

    安妮则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不仅仅是唱歌,可可还会配合着歌声,给大家伙儿来段不知所谓的舞蹈,她嗨,那些老人也嗨。

    疗养院内老人居多,有个可爱的小孩子在,其实也很好玩的。

    小家伙为这些老人们增添了不少乐趣和色彩,而看样子大家也都非常喜欢她。

    再加上小家伙不怕生,自来熟的性格,所以她很快就和这些老爷爷、老奶奶混熟了,甚至偶尔还会拉大旗扯虎皮,来欺压一下自己的父亲。

    “爹地!我要吃巧克力!”

    一首歌唱完,可可牛皮轰轰的回头,冲着身上插满了针的父亲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嗓子。

    “不行!有虫牙!”

    “爹地欺负我!”

    人精一样的小可可,立马撤下牛皮轰轰的表情,换上了可怜兮兮的模样,转头回来看着那些笑的东歪西倒的老爷爷和老奶奶们诉苦。

    有个老头从口袋中拿出一块巧克力,笑眯眯的递了过来。

    “噢,可怜的小家伙,没事儿,老麦克这里有。”

    看到巧克力的可可,脸上瞬间就没有了可怜的样子,且眉毛一挑一挑的,笑的有些‘猥琐’的冲到老麦克的轮椅前,一把抓住了那块巧克力在手上。

    “说谢谢了没有!”,看到女儿拿了巧克力,却连谢谢都没说一声,金贤泰不得不提醒女儿一下。

    对于女儿最近开始向吃货方向发展,这让金贤泰无奈的同时又有些担心。

    可安妮却说不用在意,小孩子都这样。

    哪个小孩子嘴不馋呢?

    因此小可可倒是得到了解放,每天可以从老人家那边,弄到不少零食吃。

    “谢谢我的粉丝麦克,作为回报,我要再为大家唱一首歌。”

    小可可在老麦克的帮助下,撕开了巧克力的包装纸,两口就吃下了巧克力。

    小孩子对于甜食,真的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可可的嘴角两侧,还留下了黏糊糊的巧克力痕迹,让她看起来好可爱。

    吃了人家的嘴巴短,可可也知道要回报一下的。

    因此,巧克力粘在嘴角的可可,后退了几步,宣布了一下自己的决定。

    一帮老头老奶奶闻言立刻鼓掌,表示自己非常欢迎可可在唱一首歌。

    小家伙对于大家如此热烈欢迎自己,也感到非常满意,小脸上露出了骄傲的模样,就像是一只稚嫩的丑小鸭。

    【动词大慈!】

    【动词大慈!】

    摆造型,随后可可嘟嘴学起了乐器的声音和节奏,自己给自己来了一段伴奏。

    瞬间,逗的一帮老头,老太太爆笑不已。

    但小可可却一脸认真的表演非常投入,一点都没有受到外界因素影响。

    就见小可可的小短腿一颠儿一颠儿的很有节奏。

    看起来还真的有那么一个架势。

    穿着一身白色的蕾丝长裙,头上戴着很萌的发卡,怎么看都是很萌很萌的小家伙,却在做如此逗比的事情,这画风是不是有些不对?

    作为父亲的金贤泰不忍直视。

    为金贤泰做针灸的老中医,这个时候站在他身侧也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小金,你的女儿真的是很活泼,简直就是开心果,以后你有的幸福了。”

    金贤默默无言的泰低下了头,可可那边已经开始喊起‘黑喂够,唉喂爸滴……’,此时就连一些穿着制服的中心护士们,脸上都绽放笑意了。

    可可用的是华洋结合语言演绎的歌曲,虽然一帮老头老太太都听不太懂,但这群老顽童还是兴高采烈的跟着带感的‘音乐’,摇摆起了自己的双手。

    是的,金贤泰偷偷一看,一帮坐在轮椅上的老顽童们,正兴高采烈的挥舞双手,弄的好像真的就是可可粉丝似的,这场面……好美。

    ‘粉丝’们的热情,明显感染了可可,这使得小家伙变得更是兴奋不已。

    这个人来疯!

    看着女儿兴奋的样子,金贤泰苦笑了一下心中暗暗吐槽。

    这个时候可可唱的歌已经进入到了经典段落……

    【我说煎饼,你说要!】

    【煎饼!】

    【要!】

    【煎饼!】

    一帮坐轮椅的老顽童齐齐高举双手……【要!】

    可可再次奶声奶气的高喊【煎饼!】

    老顽童们高举双手【要!】

    噢,我的天!

    此场景,再次让金贤泰不忍看下去了。

    “威廉,什么是煎饼?为什么可可会唱这首歌?”,笑的有些腰都直不起来的安妮,这个时候偷偷的问金贤泰。

    而为金贤泰做针灸的老中医,则一脸奇怪的看着金贤泰:“小金,我了解过你,你不是个ABC吗?难道你去过华夏,吃过煎饼果子?”

    可可之所以会唱这首歌,主要还是因为金贤泰这个做父亲的。

    当初来到这个时空,金贤泰背着小家伙在做洗车这个工作的时候,为了哄可可,他可是每天都唱来着。

    所以,小家伙因此也就学会了这首歌。

    只不过,小家伙学会后唱出来,用的是英文和话语结合方式,这就有些笑点了。

    安妮和老中医相问,金贤泰又不能不回答,因此他只好实话实说:“她小时候我哄她的时候唱过,谁知道这孩子就记住了呢。”

    随后他对安妮道:“煎饼是华夏的一种小吃,类似墨西哥卷饼这种。”

    旋即他又注视着老中医:“我没有去过华夏,但我曾经打工过的华夏餐馆,有位华夏师傅会做这种食物,并且做出来给我尝过,我觉得很好吃,所以就编了这么一段……”

    华夏大师傅不止教会了自己‘东北话’,还让自己吃过‘煎饼果子’,金贤泰都觉得自己太机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