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崛起美利坚 > 第294章 爸爸有危险

第294章 爸爸有危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华夏人的优良品性,吃苦、耐劳、这是全世界都公认的。8小说`

    作为上辈子是个地地道道华夏人的金贤泰,他又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一点呢。

    说实在的,周建国‘算是’说服了他。

    不过自己手上的工程由于是在日本,并且还是需要大量土石方的填海造6工程,如果交给华夏公司的话,日本方面会不会有一些障碍呢。

    要知道小日本子最喜欢抱团了。

    要是他们知道这个工程被交给了华夏人,而不是日本本土公司企业的话,小日本会不会设置一些障碍来影响后期工程的进度?

    对此,金贤泰不由得产生了一丝丝的担心和忧虑。

    尤其是考虑到在异时空的日本,但凡是涉及地产和施工的行业,都会和‘亚库扎’有牵连,那么‘亚库扎’会不会骚扰华夏公司施工?

    毕竟这个后期工程涉及的利益有将近1oo亿美元之多。

    这对于那些见钱眼开的‘亚库扎’不可能不吸引他们的注意。

    更何况这还是在国外,青云公司能处理这些吗?

    因此金贤泰将自己的这些担心,都对周建国说了出来。

    原本以为周建国会有一丝丝的犹豫,可让金贤泰没想到的是,周建国压根就没有对此那么担心,反而对金贤泰说:“您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那些小日本子不惹事就好,惹事我们自然有办法应付,别忘了我们青云公司的建设队伍,原来都是工程兵来的。”

    周建国这番话显然透露了一层意思,那些什么‘亚库扎’别来惹事儿,但凡是要来惹事儿青云公司也不怕。

    打架什么的,这对于青云公司还算个事儿?

    牛!

    金贤泰在自己的心里,暗暗的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他觉得异时空的华夏‘同胞’简直太硬气了。

    既然周建国对此都不担心,那么他又担心什么呢。

    无非就是‘亚库扎’而已,实在不行自己出点力也能避免这方面的麻烦不是吗。

    所以金贤泰做出了决定。反正工程给谁做都是做,那么交给华夏的青云公司也可以。

    想到这儿,金贤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周建国看到金贤泰冲自己伸出了右手时,眼底顿时闪过一丝丝的欣喜。`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果不其然,当周建国也伸出右手,和金贤泰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的时候,金贤泰开口说:“不得不说你说服了我,关于东京湾的这个填海造6工程后期施工业务。请你准备好合同,然后找个时间我们详谈。”

    基本上金贤泰和他算是达成了一个口头协议,剩下的就是等着签合同了。

    当然,这里面的事情也不是这么简单的。

    比如周建国要估算后期工程的一些预算等复杂的费用,然后对金贤泰报价,双方肯定还有一些问题要谈的。

    但不管怎么说,金贤泰现在已经有意向青云公司,所以周建国还是很兴奋的。

    只要他拿出一个公平合适的报价,正式拿下合同应该不会有问题就是了。

    当然,至于魔都地块以及深城地块。如果周建国要拿下后期施工业务的话,这就得看他能不能说动考察团领到层了。

    但这就和金贤泰没有什么关系喽。

    周建国连连点头:“我会让公司方面拿出详细的工程施工计划,以及预算还有合同,三天之内一定会联系您的。”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金贤泰没有名片,所以他留下了自己的私人电话号码给周建国,倒是让周建国小小的兴奋了一下。

    要知道,这可是金贤泰的私人电话啊。

    拿到了金贤泰联系方式的周建国,又继续和金贤泰聊了一会儿后,便告辞离去。

    离开了金贤泰这边的他。去了考察团领队老江这边,显然又去打探争取国内的两个地块工程施工业务去了。

    不远处,华夏驻洛杉矶大使袁海洋透过人群,一直在观察着金贤泰。

    先前他和周建国交谈的过程。都被袁海洋看在了眼中。

    像!

    越看越像!

    起码有六七分相似的程度。

    袁海洋打量着金贤泰,同时在心里和自己认识的某人做了一个比较,最后他现金贤泰和某人还真是有些相似。

    说真的,金贤泰的出现和他身上的那块玉佩,让袁海洋心中泛起了一阵阵的‘惊涛骇浪’。

    毕竟如果自己猜测成立……

    想到这儿,袁海洋收起了自己的思绪。`同时移动自己的脚步隐没在了酒会人群中。

    原本作为华夏驻洛杉矶大使,他现在应该和当地华侨寒暄的,可因为他现在满腹心事儿,显然已经没有这个心思了。

    好在大家注意力也没放在他的心上,众人在酒会开始后,都放在了商务部考察团那些人身上,围聚在他们身旁询问着关于华西投资优惠的一些政策问题,倒是让袁海洋避免了一些打扰。

    隐没于酒会人群中的袁海洋,决定要将这个事情告诉自己的老友,顺便听听他的意思和打算。

    毕竟关于那块玉佩,袁海洋他认为自己绝对不会看错的。

    再加上他十分了解自己那位老友,在失去妻子和孩子后这些年,有多么的痛苦。

    并且他还知道,其实这些年老友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妻子和孩子的下落,只是一直没有什么线索而已。

    可现在有了希望,他怎么也要通知一声才是。

    万一金贤泰真的是对方的孩子……除了对老友有个交代之外,还能让老金家欠下自己一个人情啊。

    想到这儿,袁海洋走出了酒会大厅,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而此时,周建国的离开,让不少对金贤泰有兴趣的人们看到了机会。

    “嗨。可以和你聊聊吗?”

    “你好帅气,可以给我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酒会结束你行程有其它安排吗?”

    酒会和家人一起来的一些华裔女孩们,纷纷走了过来将金贤泰围在了中间。

    帅气的金贤泰,显然对于这些女孩们的吸引力不小。

    更不要说金贤泰还身价不菲呢。

    “爸爸被那些女人包围了。你们怎么不去救我的爸爸,我担心爸爸会有危险。”

    不远处被黑人女保镖卡珊抱在怀中的可可,这个时候一副臭臭的表情,对身边的保镖们问道。

    听了小可可的话后,保镖们都露出了笑意。

    哈!

    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波ss只是对于那些女孩太有吸引力了而已。

    从那些女孩们眼中闪烁的一些光泽就可以判断出这些了。

    当然。这是属于成人世界的话题。

    所以这些保镖可不会解释给小可可听。

    而小可可看着保镖们强忍笑意的表情后,顿时鼓起了小包子嘴,做出了自己很生气的模样。

    “我都看出那些女孩对我爸爸不怀好意了,难道你们就看不出来吗?快点将我爸爸保护起来呀,快点。”

    小可可在卡珊的怀中挥舞自己的小胳膊,努力的展现自己的气势,想要指挥那些人高马大的保镖。

    可惜,那些男性保镖们纷纷看了看同伴们,压根就没有移动自己的脚步,更不要说去将金贤泰‘解救’出来了。

    毕竟可可是个一岁多的小屁孩子。难道真要听她的话,去做这种事情吗?

    显然,这是不太可能的。

    保镖们也不傻,知道这样的事情真心不能做的。

    “真是的,你们太不称职了,对于危险一点都没有察觉,我要让爸爸换掉你们!”

    小可可开始叫嚣威胁起来。

    可惜她的威胁压根就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而保镖们则在心里笑翻了天。

    他们当然知道自家波ss‘很危险’,毕竟晚上要是波ss一个人和这么多女孩去约pao的话,肯定是‘很危险’的。

    但这种‘危险’,还不至于让他们这些保镖去解决的程度。

    除非自己的波ss金贤泰口味重。要去玩什么重口味。

    小孩子可可看不出来,但他们这些成人可看出来的。

    那些女孩们分明想要和自家波ss,生那么一段什么事情嘛。

    瞧瞧那些女孩们眼中闪烁的之火就能知道呢。

    对此,还是小屁孩的可可。当然不可能看的出来。

    虽然感到不对劲儿,但可可也只是划分到了‘有危险’这个意识范围去了。

    当然,说自己父亲‘有危险’也没错,只是这种‘危险’是很另类的就是了,和可可认为的‘危险’有很大的差别。

    那些女孩们很大胆,让金贤泰很是有些无法招架的意思。

    甚至有的女孩和金贤泰握手时。还会很露骨的在他手心挠一下,其暗示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而金贤泰反应很害羞,这让女孩们觉得很有意思,同时像是现了新大6一样。

    要知道,像是金贤泰这样多金,帅气,有气质的男孩还有这样的表现,简直太出乎预料了好不好。

    也正是因为如此,更是让女孩们兴奋无比。

    要知道,有时候女孩和男孩一样,也都是很好色的。

    尤其是女孩好色起来,可一点也不比男孩子差的。

    “我是朱迪王,你可以叫我朱迪,我一直关注你的脸书推特,看过你好朋友奥马过的一则视频,我想试试和你做一晚,感受一下你的那根硕大……”

    哇!

    这也太露骨了一些吧。

    一个看起来也就是十岁的华裔女孩,这个时候整个人都贴了过来,然后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用只有自己和金贤泰才能听到的声音,对他说了这么一番撩人的话。

    而金贤泰则有些感到吃不消。

    他知道美国华裔女孩豪放,比起白人女孩黑黑人女孩还要豪放,但不成想会这么豪放啊……

    此刻,华夏驻洛杉矶使馆大使袁海洋这边,电话已经接通。

    袁海洋:“陈秘书,金省长在不在,我有急事儿找他。”

    袁海洋:“那好,请你务必要转告他知道,他家另半块玉佩有下落了。”

    电话那头被称为陈秘书的人有些云山雾罩的,压根就不知道袁海洋的意思,不过他却听得出来,貌似这事儿对于金省长很重要。

    聊了几句话,袁海洋还没有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呢,所以陈秘书不得不问一句。

    当然了,能够知道金省长的电话,显然陈秘书也不会认为对方是个无名之辈,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客气。

    袁海洋:“我是驻洛杉矶大使袁海洋。”(未完待续。)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