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崛起美利坚 > 第528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第528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美国驻日本东京情报局所在地建筑地下,专门用于审讯的房间内,伊藤近海就被安置在了其中某个房间。

    刺眼的灯光下,默克尔坐到了伊藤近海的对面,然后很友善的递了一只烟给他,并且很贴心的还给他一个火机。

    伊藤近还观察了一下,他除了能够看见对面的默克尔外,根本就看不清楚四周的环境,在刺眼的灯光下四周反而显得乌漆墨黑的,可凭感觉伊藤觉得四周还有其他人存在,只是他无法确定有几个而已。

    伊藤的直觉是对的,在四周还有五六个默克尔的人,他们的存在是为了防止伊藤自残,或者作出其他举动的。

    当然,默克尔认为伊藤不会这么做,毕竟作为山口组的六代目,伊藤已经养尊处优惯了的,绝对不能也不敢作出伤害自己的事情,他这样地位的人,不可能和那些底层的小喽啰们一样的。

    不得不说,默克尔的判断很准确,他对伊藤这种人的心里把握也非常正确。

    伊藤接过默克尔递过来的烟和火机,点燃香烟后又将火机还了回去,然后还对默克尔说了一声‘谢谢’,至此默克尔基本上断定这一次的谈话会很顺利。

    “美国骆驼牌香烟?”,吸了一口默克尔的香烟,伊藤这才看了看标识,然后露出了一副回忆往昔的神情,“我年轻的时候就从美国大兵哪儿换到过这种烟,然后我会拿到黑市上去贩卖或者交换,这种烟太呛,一般日本人都抽不惯。”

    默克尔微笑看着伊藤,且安静的听着他说话,并没有一点点要打断他的意思。

    再次深吸一口,然后吐出了一道青色的烟圈,伊藤终于露出了松懈下来的模样,视线也放在了默克尔这边。

    “你要保证我家人的安全,因为有人已经警告过我,要是我攀扯上了太多的人,我的家人就会给干掉?如果在这方面你无法满足我的话,我是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情的。”

    伊藤涣散的目光渐渐变得坚定,一看就知道他在自己的心底已经有了要坚持的东西,而这样的人往往也是最难攻克的,对此默克尔非常有经验和了解。

    因此他稍微的露出了思考的神情,仿佛在认真思考伊藤的这个条件,过了差不多一分钟时间后,默克尔这才开口对伊藤道:“我也不愿意使用暴力,其实我是一个很喜欢祥和气氛的人,那么请你告诉我,怎么样才算是保证你家人的安全呢?”

    没错,这事儿口说无凭,他需要知道伊藤心里对这事儿的一个基本底线。

    而且从伊藤的态度上来看,对方是可以合作的。

    基于这一点,默克尔也觉得没有必要使用暴力。

    就像是他自己说的,其实没有必要的话,他真的是不愿意也不喜欢使用暴力对待自己的目标,他真的是一个很‘和善’的人。

    深吸一口香烟,因为吸的太大口,因此伊藤被呛的剧烈了咳嗽了一阵,等到他缓过来之后这才对默克尔道:“把我的家人送到美国去,将她们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我需要看到视频证明,等我相信之后就会告诉你们想要知道的一切,是一切!”

    伊藤近海也是被那些‘朋友’弄的伤心了,因此他觉得既然他们不够意思,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为他们承受什么痛苦,所以只要美国人能够保证他家人的安全,合作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默克尔观察了一下伊藤的神态,判断伊藤这话的可信度很高,因此他决定答应伊藤的条件。

    冲着伊藤点了点头:“没有问题,五天你就可以看到结果,洛杉矶、纽约、拉斯维加斯这些大城市是不行的,因为你们山口组在这些地方都有分支,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有一个好地方安置你的家人,阿拉斯加怎么样?”

    默克尔很是好心的给了一个建议,希望伊藤可以考虑和接受。

    而就在伊藤认真考虑这个提议的时候,默克尔则继续道:“阿拉斯加虽然看起来很偏僻,并且有些冷,不过哪儿人很少,这也会让你的家人变得更安全,无非就是娱乐少点而已,但我想你不会对这点有什么介意的对不对。”

    没错,现在考虑的就是家人的安全问题,其它方面的因素都是次要的,甚至没有必要去考虑的。

    阿拉斯加州地广人稀,不像是纽约或是洛杉矶,甚至拉斯维加斯这些城市,在这些城市中都有山口组活动的痕迹,因此要是自己出卖了那些人的话,自己和家人去了美国也不会变的多安全。

    相反,阿拉斯加这种不毛之地,山口组根本就懒得在哪儿活动,也正是因为这个关系,自己和家人去哪儿反而变的更安全了。

    想通了这个关节后,伊藤重重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默克尔的建议,这让默克尔很是开心。

    “我银行的现金有办法帮我转到美国吗?你也清楚,去了美国我就会失去收入来源,要是没有钱我和家人是很难生存下去的。”

    伊藤这个时候试探性的又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默克尔笑着点了点头:“应该没有问题,毕竟你愿意合作的话,对我们也有好处,省去了我们不少的麻烦,那么看在你愿意合作的份上,我们帮你处理一下这个小问题应该是可以的,那么你这边只有这两个条件了吗?”

    伊藤很知道分寸,明白应该到此为止了,在继续得寸进尺的话反而会让这种友好气氛彻底消失,那将会对自己变得不利了。

    所以伊藤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只有这么两个条件,再也没有其它的条件了。

    默克尔心情大好,因为他觉得伊藤这个家伙实在是一个聪明人,且对于自己身处什么样的环境,以及形势都有着很清晰的判断和认知,并能够做出作为明智的选择。

    说真的,默克尔是真的很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因为不用那么麻烦和使用暴力手段就能够合作,其实不只是默克尔喜欢,有谁不喜欢和伊藤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呢,想来都会喜欢的吧。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由美国人出面帮伊藤在银行的存款转去美国那边,然后在通过特殊渠道办理让人查询不出痕迹,并且还开始给伊藤的家人包括他办理假证明和身份,以方便他和他的家人未来在阿拉斯加生活。

    至于伊藤的妻子和女儿,在当天晚上就乘坐横须贺海军基地的飞机离开了日本,这让得知美国人帮伊藤弄存款转移的那些人察觉到伊藤出卖他们后,准备以将伊藤家人抓住来要挟伊藤的打算落了空。

    一时间,和敲诈案有牵扯的那些幕后黑手们,一个个都感到了恐慌,因为他们不知道伊藤到底会出卖多少人,将这事儿牵扯有多广。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三天,伊藤也看到了默克尔带给自己的家人视频录像,证明妻子和女儿已经到了阿拉斯加某人口不过数千的小镇,且已经买下了一栋别墅式独立住宅,在哪儿算是安了身。

    至此,伊藤心里的担忧尽去,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对默克说了出来。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原本准备去泰国的金贤泰,则带着他的女儿和两个女仆,以及在蒙古国被苏联人送给自己的‘宠物’47抵达了日本,且在下了飞机后,便直接的去了填海造陆工地那边,去看周建国他们的情况。

    因为在去泰国的飞行途中,金贤泰接到了周建国的电话,在电话中周建国说他们和日本黑#道起了冲突,并且还爆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群殴,虽然周建国说他们没吃亏,可金贤泰还是担心有人会受伤,所以他不得不舍弃了去往泰国,而转到奔赴日本。

    对于金贤泰的决定,老乔治倒是没有说什么,毕竟他很清楚金贤泰在东京湾这边填海造陆工程中,也是投资了一大笔钱的,所以他非常能够理解金贤泰。

    况且泰国这边的事情金贤泰来了也不能解决,自己也不能总是让金贤泰跟着自己吧。

    所以老乔治也就没有反对金贤泰去日本。

    甚至老乔治还告诉金贤泰,如果在日本有什么并不能解决的麻烦,就让他去横须贺海军基地找指挥官乔纳森将军,他一定会帮助金贤泰的。

    虽然老乔治没有透露更多的内情,但金贤泰却听出了老乔治没说的那些潜台词,那个横须贺的指挥官搞不好和老乔治就是一个组织的人。

    就这样,金贤泰来到了日本,且一下飞机离开机场就来到了东京湾填海造陆工程工地这边,找到了周建国。

    “哎呀,金总,您这么一个大忙人,怎么还用亲自来我们这边啊。您放心吧,横须贺美国海军已经派了人在工地外驻守,现在已经不会有人敢来找麻烦了!”

    见到金贤泰后,周建国立马将眼下的情况对他做了一下说明,并告诉他现在已经没人敢来找麻烦占便宜了,因为横须贺美国海军基地那边在工地外派了兵保护工地。

    不过金贤泰来这儿可不是为了这个事情,他关心的重点在于是不是有华夏工人们在冲突中受伤。

    别看金贤泰对异时空华夏没有太大归属感,可他骨子里也还是不愿意看到华夏人被欺负,尤其是他还在周建国的公司入了股,是占据80%份额的大股东,严格意义上来说青云公司就是他的,因此公司的员工就等于是他的人。

    那么自己公司的员工被小日本欺负了,你让他这个做老板的心里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这一次来日本,金贤泰也正是为了了解这个问题,并且他不愿意在电话中听周建国说,认为只有自己亲眼看到了一切,才能做到真正的了解一切。

    当然,这起码说明他对员工还是跟关心的。

    因此等周建国说完,金贤泰问道:“员工们受伤严重不严重?有多少人受伤?在电话中我担心你不告诉我实情,所以我就亲自来一趟日本,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处理好,绝对不能让员工们寒心才是。”

    跟着周建国一起迎接金贤泰的青云公司其他员工们一听,顿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单单就凭小老板这句话,他们认为自己给公司做事儿也值得了,起码老板没有忽略他们不是吗。

    问完,金贤泰又小声的问了一个问题。

    “当时你怎么不找华夏大使馆,让他们出面?”

    的确,按理说正常的路数是这样的,也不怪的金贤泰对此疑惑非常。

    不成想,当金贤泰提及这个事情的时候,周建国顿时脸都黑了。

    金贤泰一看,就察觉到其中有点内情。

    因此他小声对周建国道:“走,找个私人地方聊聊。”

    周建国闻言沉默的点了点头,转身让其他人都离开后,这才和金贤泰去了工地外一处美国人开的酒吧,准备将这其中的一些隐秘对金贤泰说一下,毕竟自己的遭遇和金贤泰也有关,所以让金贤泰了解了解也很有必要不是吗。

    至少,周建国是这样认为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