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崛起美利坚 > 第678章 你们怎么来了?

第678章 你们怎么来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异时空的华夏首都燕京,和另外一个时空的燕京可有着一些不同之处,其中最为明显的区别就是人多,同时已经开发了十五环……

    地处异时空燕京南郊的大兴,因为地理环境因素,这些年虽然也赶上了大发展,但比起朝阳等区却要差了很多,可谓是一个天一个地。

    因此在大兴这边还存在一大片的平房区,这儿和内五环到处是高楼大厦的环境可是不同,不过却也保留了老燕京的风韵和一些古典建筑。

    同时这边的房租较内五环和中五环也便宜的多,因此大多数选择北漂的异时空华夏年轻人,多会选择在大兴这种京郊地区租房住,因此即便是地处郊区也不是显得那么荒凉,反而还让人看了之后觉得很是繁荣。

    当然,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这儿的治安和综合方面就要差很多了。

    街上小摊小贩什么的随处可见,占道经营什么的也不出奇,甚至大冬天里也能看到大排档的摊子就摆在街边,压根就没有城管来管一管。

    这样的事儿要是出现在内五环和中五环,早就引来城管队员抄摊了,但是在大兴这边却不会出现这样的事儿。

    另外一个时空的大兴是不是这样没人知道,但在异时空这边大兴却是这样一个状况。

    不过这样也好,倒是方便了那些住在这儿的大部分北漂青年人。

    而可可猜的没错,阴符派的人就住在这个地方。

    末法时代,像是阴符派这样的小组织,根本就不可能占具一个什么洞天福地,即便是在遥远的上古时期这样的事儿也是不可能的。

    平房区边缘,靠近马路的一栋由三间瓦房构成的民宅,这就是阴符派的门派驻地了。

    从这栋宅子外看去,其和周边的大兴民宅没有什么不同。

    顶多就是这儿出没的人,多为一些中老年男女让这里看起来好像有点那么不一样的地方。

    同时还有几个身穿灰色道袍的道人,时不时的进进出出。

    阴符派兴起于前朝末期,活跃于山东一带,从是15年前开始搬到了燕京城郊大兴,开始频繁活动于此。

    通常阴符派的人,都以在大兴街头摆摊算命为赚业,至少表面上如此,同时通过他们时不时的弄出一点在普通人看起来很是有些神奇的小法术,以及看相的时候还真的能说中不少事儿,所以阴符派在大兴很快的就站住了脚。

    并且在没有开发前的大兴地界上混的风生水起。

    大兴这儿原来本地村镇不少,村里面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对这些神神叨叨的玩意儿很迷信,这给了阴符派活动的空间和市场。

    但阴符派却不指着这些职业来生活。

    同时得益于华夏燕京经济大发展,吸引了不少外地年轻人来燕京闯荡,阴符派的人开始将其业务重心转移到了拐卖妇女儿童这件阴损的事情上。

    并且还通过这样的方式,开始修炼本门的阴损功法。

    规矩六处掌握关于阴符派的信息,阴符派开派祖师其实是一个倒斗的盗墓贼,机缘巧合之下在一次盗墓的时候,得到了一篇修行功法的残篇,至此才有了阴符派的诞生。

    前朝完蛋的时候,阴符派因为行事以及修行之法过于歹毒,曾被华夏正义门派秘密围剿过。

    因此阴符派也趁机了不少年。

    天知道在进入新时代之后,他们怎么又活跃起来了,并且还明目张胆的在首都郊外为非作歹。

    或许,这其中有程家的一些因素在,但更多的李红觉得还是阴符派现在的掌门人已经是筑基的修士,因此他觉得自己有实力了吧。

    想到这儿,开着车子的李红撇了撇嘴。

    小小的筑基期修士,还真是当自己很厉害了吗?

    末法时代下,大多数修行者都无法突破筑基期,因此筑基期的修士可不就是最厉害的了嘛。

    但李红却很清楚,筑基期的修士,其实就是个蛋!

    所以她压根就没有将阴符派的那位筑基期修士放在眼里,更何况她李红也有这样的资本和底气。

    因为她出身蓬莱!

    三辆悬挂着军牌的车子停在了建筑门口,李红绷着脸下了车,随即重重的关上了车门朝着面前宅子内走去。

    她的四名下属也纷纷下车快步的跟在了李红背后,并且几个人都将腰间的武器拿在了手上引得进出的人们侧目不已。

    走进院内,李红瞧见不少中老年男女跪在地上,手中拿着一把把的香在哪儿磕头,对此情景李红无奈又痛恨,但却没有什么办法。

    对于普通人来说,阴符派诸人显然是神仙之流,又因为眼下大能力者纷纷出世,普通人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活泛的心思呢。

    甭管是求医的,还是想要拜在阴符派学艺的,或者是拿着大把大把钞票来问前程的,总之这些人都带着私欲很重的心思。

    对于这些人,李红既替他们感到悲哀,也感到无奈。

    因为她很清楚,这些普通人压根就不了解,传说中才会有的那些修士也不见得各个都是好玩意儿啊。

    事实上甭管修为多高深的修行者,其实内心都有一股子或大或小的私欲,这种私欲来的要比比同人还多还强。

    要不然怎会有心魔一说。

    说穿了,修行者就是在和自己斗。

    越是修为高深就越是如此。

    再加上如今这个时候,不仅仅是修行者们现世,那些古老的武术传承世家,X基因突变者,以及超能力者都纷纷出现在了大众面前。

    李红这段时间对此很是有些心力交瘁,因为这些人引发了不小的动荡不说,还有不少人开始仗着力量为非作歹的。

    更让李红感到痛恨的是,那些为非作歹的人,往往原来都是安分守己,或者是被人欺负的人。

    可这些人一旦拥有了力量,回过头来做的事情却更加过分。

    这人性还真是……呵呵。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持械闯我阴符派驻地?”

    站在那些中老年善男信女面前,接受众人磕头的道士看到了李红等人后,气势汹汹的抬手指着李红大声喝问。

    李红对身后的四名下属示意了一下,随后这四个下属会意的分开,走到了院落内的四角占据了有利地形。

    而李红则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那个道士,道士则被李红的眼神盯的直发毛。

    这是来找茬的?

    那名喝问李红的道士有点反应了过来。

    也不知道他通过了什么方式联络的自己人,总之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又有几个道士凭空出现在了院落内,他们的出现引得院子里的普通人惊呼不已。

    凭空现身,事前毫无预兆,这在那些人看来很不明觉厉的样子啊。

    阴符派不大,掌门加弟子也就几个人。

    李红目光扫了扫,知道现在阴符派的人都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贫道左然,不知女施主来我阴符派所谓何事?”

    院落内出现道士统一灰色道装,只有一个人穿着杏黄色的道袍,显然这人就是阴符派的掌门左然了。

    李红冷笑了一下,开口道:“请你们回去协助调查?我怀疑你你们和这个月内三起少女失踪案有关。”

    左然脸颊哆嗦了一下。

    这个娘们是不是真的掌握什么证据?

    不应该呀,自己明明没有留下手尾做的很干净。

    那么显然这个女人实在诈我。

    左然不认为李红掌握着证据,更何况他觉得即便李红掌握证据也没关系,大不了找程家出面解决就是了。

    此时此刻,左然压根就没有将李红放在心上,甚至根本就没有看得起李红。

    在左然看来,李红可能是大兴区某个派出所醒来的女警,对于她这样的人左然当然不会在意。

    想到这人,左然淡淡一笑,同时打了一个稽首。

    “无量寿佛,警官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们阴符派和程老关系不错,怎么可能做这种无良的事儿呢。”

    左然抛出了程家的关系,希望能让李红知难而退。

    不成想,李红冷笑了一下开口道:“不要以为你们阴符派做的那点王八蛋的事情别人不知道,这些年你们在大兴拐了多少良善人家的女孩回来做炉鼎,这事儿瞒得住别人可瞒不住我,今天你们必须跟我走,要不然……哼哼。”

    李红哼哼了一声,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站在左然身后的阴符派弟子则有点显得慌乱,左然也神情一紧,因为他也听出了李红言词中的杀意。

    “这么说没得商量了?”

    李红就是要创造一个借口,可可不过是一个引子,但却不是李红能够拿出来做借口的。

    她很清楚阴符派的人不会就范,而这也正是李红希望的。

    站在四个角落的李红下属,不约而同的朝着空中丢了一颗金属球,着四颗金属球被丢到空中后释放出了密密麻麻的幽蓝色电弧,组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电网。

    电网正中释放了一道一米方圆的粗大电柱,电流没入了地面之后便消失不见。

    “你们阴符派有缩地成寸的小手段,可土遁之术却不是很擅长,我看你们还是乖乖的就范吧。”

    天罗地网已经形成,对阴符派那点神通手段很了解的李红,已经心下大定。

    左然一瞧便知道今天不动手是不可能的了,因此收起了平时那副道貌岸然的模样,露出了自己本来的真面膜,冲着李红很是淫邪的一笑。

    “臭娘们,你不知道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吗?不让你尝尝道爷我的厉害,以后我还怎么混!”

    说话间,左然双眸内银光乍现,他对李红施展了阴符派的荧惑之术。

    等的就是左然这么做。

    他这样正中李红下怀。

    但还不等李红抬起手开枪,就见左然忽然毫无预兆的整个身体仿若遭受重击似的飞了出去。

    并且在‘飞’的过程中,左然还双手握着自己的裤裆,脸上表情扭曲无比且还掺杂着痛苦。

    就在这个时候,四个小孩诡异的出现在左然先前站的地方。

    其中一个一看就是外国孩子的小家伙一脸兴奋的用中文喊道:“耶!他的蛋蛋肯定被我打碎了,耶!”

    李红看到四个小孩后顿时瞪大了眼睛,随即喊了一嗓子:“可可,你们怎么来了!”

    可可闻言转头看了看瞪大眼睛的李红,冲她笑了笑回应说:“我是来打架的,谁让他们的人想要诱拐我,对于这样的坏人我怎么可能放过呀。”

    回应过李红后可可抬起自己的右手大声喊道:“九头蛇!”

    凯拉、皮特罗、旺达三人立马附和可可:“我们代表正义!去死吧,坏蛋!”

    下一秒,三个小屁孩便冲向了阴符派呆滞中的其他人,而可可则冲向了被皮特罗重创的阴符派掌门左然。

    话说皮特罗够阴险,他也不知道怎么打的,左然现在还没有缓过劲儿来呢。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那是要害啊……

    PS:【女儿生病,心里有点乱】(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