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崛起美利坚 > 第762章 张信哲

第762章 张信哲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威廉金反对控枪》

    洛杉矶法院门前,威廉金宣称肯尼的《控枪法案》就是一个笑话,而对于威廉金的说法本人也非常的认同。

    就像是威廉金说的那样,没有武器,我们怎么在面对坏人袭击的时候抗争?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诚然,枪支泛滥是国内一个严重的问题。

    同时因为枪支泛滥而引起的一系列案件也层出不穷。

    甚至于威廉金本人,也曾经是枪支泛滥的受害者之一。

    但即便如此,美国公民的持枪权力也不是任何人能够剥夺的。

    【洛杉矶时报-刘易斯】

    《为威廉金点赞!》

    肯尼不是一个务实的人,他总想要找一个噱头出来,并引起大家的关注,对此我承认他是很成功的。

    一个《控枪法案》虽说还没有被国会通过,但却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讨论。

    但我要说的是大家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公民享有持枪权,这是被写进了美国宪法的。

    那么肯尼想要控枪,他是不是要修改宪法?

    同时我又要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一旦善良的公民们失去了合法持枪权后,当遭遇了犯罪分子的侵害时我们又该怎么做呢?

    我想结局必然是个悲剧。

    这一点丝毫不用怀疑。

    美国各地的犯罪分子是个什么德行,我想大家都不用我来提醒。

    因此肯尼的《控枪法案》就是一个笑话!

    彻彻底底的笑话!

    甚至我怀疑肯尼就是个智商在20以下的弱智。

    【俄亥俄新闻时讯-山德斯维尔】

    《我们应该武装自己》

    威廉金已经重新获得了清白。

    但是这个清白却获得的很有戏剧性和偶然性。

    如果不是华夏爆出了视频证据,那么威廉金想要洗清抹黑和诬陷显然是不那么容易的。

    诬陷他的人可谓是环环相扣,根本就让人抓不住一点点的把柄。

    好在老天有眼,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但威廉金事件,也让我们看到了什么叫做不公平,以及美国各族裔对我们根深蒂固的歧视,这些只是被他们平时隐藏的很好,而我们自己也自以为是的忽略了而已。

    他们说我们华裔是黄皮猪、是为了钱不择手段的,我们的善良等同于软弱,勤劳坚忍是好欺负,总之极尽挖苦讽刺之能。

    并且威廉金事件,也让我们看到,如果我们再不发声的话,未来他所遭遇的事情,就会发生在我们自己的身上。

    威廉金是成功的!

    他也同样是幸运的!

    因为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华裔成为美国精英阶层的可能。

    但有些人却不想看到这样的事儿发生,所以他们要阻止。

    当然,更重要的是利益。

    威廉金创建的百胜餐饮连锁,打压了墨西哥卷饼和南方热狗,这原本是生意上的事情。

    既然生意做不过别人,那么就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不要怨天尤人。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有些人却不会这么想。

    他们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来反击,这倒也附和没良心的资本家们的行事风格。

    为此我们全体华裔示威,我们游行,我们希望大众能够公正的看待这件事儿,也公正的看到我们华裔的优点。

    但,很可惜。

    我们遭到的只有谩骂和诋毁,可见对于我们华裔群体的歧视是多么的根深蒂固。

    再此我要说的是,威廉金说的很对,我们应该武装自己。

    欺负我们的人有枪,难道我们就买不到吗?

    大家都有枪,天知道谁该害怕谁!

    我们华裔不是懦夫,只是不愿意惹事儿。

    我们也不是胆小鬼,只是不愿意招惹麻烦,只是想要一个安静祥和的生活给家人而已。

    但现在却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我们需要改变!

    【纽约唐人报-乔治张】

    以上,是比较典型的报纸刊登的新闻。

    其它林林总总的还有不少,并且一大半都是支持金贤泰反对控枪态度的,还有一些华裔报纸则号召华裔拿起武器,勇敢的和侵犯伤害自己的坏蛋们对抗。

    而此时,距离金贤泰在洛杉矶法院门口说出这样的话,才仅仅过去了一天时间。

    洛杉矶丁帕广场(又称丁胖子广场),这儿是洛杉矶华裔聚居地之一,并且往来多为华裔,金贤泰今天也来到了这儿,并坐在一家拉面馆内看着一份中文报纸。

    他在这儿等人。

    只是他来的有点早,对方还没有到。

    所以有点闲的他便拿起了边上的一份报纸看了起来。

    今天金贤泰的打扮和昨天就不一样了。

    合身的手工黑色西装,白色衬衫,小牛皮的方头黑色皮鞋,让人一看就是精英的模样,和昨天惨兮兮的样子完全就是两个人似的。

    面馆老板是近些年移民过来的,长的一副憨厚又胖乎乎的模样,一开口脸上就是憨厚的笑容,让人产生一股子亲近感。

    对于金贤泰的到来,这让面馆老板有些受宠若惊,毕竟金贤泰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富豪,对于他们这些底层挣扎的人来说,那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不过一番接触下来后,面馆老板察觉到,金贤泰很好说话,也没有一点点盛气凌人的样子,这倒是让面馆老板很意外。

    金贤泰点了几份炒菜,又点了一瓶茅台酒,和老板闲聊了一句后这个胖乎乎的老板便进后厨忙活去了。

    报纸上广告很多,房屋出租的,各类钟点工种不一而足,对此金贤泰却并不陌生。

    两年多以前,他也是通过这种中文报纸找工作养活自己和女儿可可的,现在他拿着报纸看还有点亲切感油然而生呢。

    今天安妮没有跟他一起出来,而是留在了家里照看可可。

    不过虽然她没有跟金贤泰一起,但也派了九个冰霜巨人跟在金贤泰身边,专门负责他的个人安全问题。

    并且47和卡蜜拉还有希尔达三个女孩,也跟着金贤泰来到了丁帕广场,单单就护卫力量来说还是很强大的。

    金贤泰坐在这儿,在他的身边则还做着一个,他就是托尼斯塔克。

    托尼的律师事务所金贤泰是合伙人,并且还是掌握着60%股份的大股东,同时今天要做的事儿也需要他这么一个精通法律事务的人在,所以他作为老板兼合伙人便跟着金贤泰一起过来了。

    金贤泰在看报纸缅怀过去,托尼则拿出了一个平板鼓捣了一下,然后对金贤泰小声道:“昨天晚上旧金山华裔遭到了附近墨裔帮派的袭击,三名华裔女孩被侵犯,现在两名女孩都在重症监护室,一个女孩已经……”

    金贤泰阴沉的表情放下了手中的报纸。

    他虽然心理有准备,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却没想到这么快。

    尤其是受到伤害的还是三个华裔女孩。

    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难道只会欺负老弱妇孺?

    “新闻上有说抓住罪犯没有?”

    金贤泰问。

    托尼摇了摇头:“还没抓住,不过有监控拍到了犯罪分子的画面。”

    金贤泰对托尼道:“警方靠不住,不过你还是可以联系旧金山警方,告诉他们我私人悬赏3000万美金抓住这些家伙,并且死活不论,谁弄死或者抓住那些犯罪者,奖金就给谁。”

    托尼立马清楚了金贤泰的打算,这是用重赏调动警方的力量抓捕犯罪者。

    在重赏之下,那些旧金山的警察们,绝对会爆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这一点基本上可以预测得到。

    不得不说,有钱有时候还真不错。

    随后金贤泰问托尼:“旧金山墨裔势力很大?”

    托尼点了点头,苦笑了一下后回答道:“每个州墨裔的势力都很大,近些年墨裔非法移民越来越多,并且他们将墨西哥那一套都带到美国来了,甚至将黑人势力都打压的厉害。”

    金贤泰闻言眼中闪烁了一下寒芒。

    好!

    那就拿墨裔黑势力开刀!

    要弄就弄最强的,要不然怎么去震慑其他人。

    面馆门前忽然暗了一下,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出现在了面馆门口。

    这是一个身高达在一米九左右的华裔男子。

    他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皮肤有些黝黑,国字脸,短寸头,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下身一条牛仔裤一双跑鞋,腰间好鼓鼓囊囊的显然带了武器。

    视线越过这名男子,还可以隐约看到他身后跟着几个手下。

    不过那些手下都被他留在了外面,并没有跟着他一起走进面馆。

    这个华裔男子走进面馆后一眼就看到了金贤泰个托尼。

    毕竟这个时间不是饭点儿,因此大厅内只有金贤泰和托尼,男子想要看不到二人都不成。

    径直了走了过来,男子在金贤泰和托尼的桌子边坐下。

    “听说你找我谈合作?说实话我不知道我这样的人能和你合作什么,毕竟你和我应该算是两个世界的人。”

    坐下后这名男子便毫不拖泥带水的开了口,且一开口没有任何客套的直奔主题。

    没错,他就是金贤泰今天要等的人。

    华安帮老大……张信哲。

    “而且你约定的这个见面地点很有意思,我原以为你这样的人定的地方,怎么也的是高大上的会所之类的吧,可完全想不到这么接地气。”

    说完,张信哲便死死的盯着金贤泰,然后等待着他的回应。

    “提厄斯,让后厨的人不要到前面来,我们这儿要说点重要的事情。”

    没有马上回应张信哲,金贤泰而是让冰霜巨人去了后厨,让面馆老板和他的员工们暂时别出来。

    等提厄斯走进后厨,金贤泰这才看着张信哲说:“不要妄自菲薄,我们能够合作的地方很多,并且我也是看中了你们的行事风格,这才选中了您们的。”

    张信哲眯上了眼睛,他很好奇,自己和兄弟们有啥值得让金贤泰看中的,以金贤泰拥有的财富,只要他一句话,不知道多少人愿意为他做事儿呢,自己又算老几。

    在张信哲心里疑惑不定的时候,金贤泰则继续道:“你们是唯一敢和其他族裔对抗的小团体,并且对自己同胞们也尽可能的该照顾就照顾,做事儿也很有章法,和其他华裔组织很不一样,这是我看中你们的重要原因。”

    张信哲没有做声,他在等金贤泰继续讲下去。

    当然,金贤泰没有让他失望,继续说:“你们的组织理念很不错,我听说是保护华裔不被欺负,但因为这个关系所以你们无法做大对不对。”

    张信哲点了点头:“我们不想收自己人保护费,也不愿意做那些没屁眼的事儿,所以我们赚不到多少钱,但又不想自己同胞被其他的那些族裔欺负,所以……”

    金贤泰笑了,笑的很灿烂。

    “我愿意出资扶持你们,并且还能够在你们有麻烦时,提供法律上的援助,那怕是你们进了监狱但我也可以帮你们打通环节,让你们在里面不会受到伤害,但我想要知道,如果我让你们和其他族裔开战的话你们敢不敢?想清楚在回答我,这是玩命的活。”

    张信哲身体微微前倾,目光和金贤泰对视:“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个,这也是你想要的合作?”

    金贤泰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我今天见你就是要和你在这方面合作,并且我保证你和我合作绝对没有坏处,并且也可以昂你们摆脱眼下的困顿形势,过上比今天要强得多的日子。“

    金贤泰一点都没有忽悠张信哲,他也没有必要忽悠对方,这番话说的真心实意。

    而华安帮自上到下,还真的如金贤泰说的那般,生活过的不咋样。

    原因倒也有一些,主要就是张信哲他们不愿意欺压自己的同胞,从同胞们身上弄钱罢了。

    不过这也是金贤泰看中他们的一个重要原因。

    如果他们和其他华裔组织一样,都会去欺压自己的同胞,那么今天金贤泰也就不会来和张信哲见面了。

    “我需要和兄弟们商量一下,这事儿我一个人做不了主。”

    张信哲没有当场就答应金贤泰,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金贤泰没有反对,并且拿出了一个名片放在了桌子上推了过去:“想清楚打这个号码,往后的事儿你和对方谈就可以了,接下来的所有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了,并且我也不会承认和今天与你见过面。”

    张信哲很理解金贤泰这话背后的意思,所以他缓缓颔首了一下说:“好,这事儿有了结果我会联系号码上的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