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崛起美利坚 > 第927章 嚯,这......酸爽的心情

第927章 嚯,这......酸爽的心情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个熊孩子真是不得了呀!

    金贤泰在他的心底暗暗的感慨不已。

    听安德鲁说起女儿可可,居然在这个时空的华夏上海,做出了收回租界的壮举后,他这个做父亲的人还是很佩服的。

    不过他也为安德鲁提及的,东瀛人已经派出了舰队,在英、法、俄三国的支持下,即将对上海展开军事报复行动的这个事情,而产生了一丝丝的忧虑。

    虽说安德鲁一再保证,可可麾下的军队战斗力很强,但金贤泰还是会有这一方面的担忧,这是人之常情。

    同时金贤泰也并不清楚,东瀛本土派出的舰队,如今已经在皮特罗打击了南方军,展示了强大的军事实力,以及超过了这个时代二十多年的武器装备后,就已经将东瀛舰队吓的缩了回去这件事儿。

    如果他要是了解这些情况的话,或许也就不会这样为女儿担忧,并且知道东瀛人以及支持他们的英、法、俄三国,其实都是纸老虎而已了。

    二人二狗随着涌动的人群,朝着码头方向移动。

    远远的,金贤泰就望见了前方码头方向,竖起的几个高高的金属杆子,以及随着江风晃荡着的几个被扒光了的,同时被绳子紧紧绑着吊在上面的人。

    并且这些被吊在金属杆上的那些人身上,还统统都被挂着一条白色的长布,长布上甚至还写着一段字。

    可惜因为距离的关系,金贤泰没有办法看清上面写着什么。

    因此金贤泰只好询问安德鲁,毕竟这家伙的眼力要比自己强。

    “安德鲁,那些家伙就是挑战督军府的人?

    我看到他们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挂着一条写着字的白布条,但是因为距离太远我看不清楚,你知道上面写着的是什么吗?

    还有那些家伙为什么要去挑战督军府?是不是可可做出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了?”

    金贤泰显然误会了这个事情。

    他将那些被吊在金属杆子上的家伙,当成了是这个时空华夏土著江湖人士,认为是可可做出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所以才惹来了这些江湖人来挑战她。

    毕竟听安德鲁说如今女儿自己宣称是上海督军,那么上海的督军府肯定就是女儿的了嘛。

    因此这些人去挑战督军府,不就是挑战自己的女儿可可喽。

    其实他哪里知道,那些被吊在金属杆上的半死不活的的家伙们,根本就不是金贤泰所认为的那种华夏江湖人物。

    这些家伙事实上来自东瀛、英、法、俄四国,少数来自南北双方控制下的地盘内,与南北双方都有很大的牵扯,身份并不仅仅看起来死草莽江湖人那么简单的。

    也就是说,这些人来上海挑战督军府,绝对不是什么因为可可做出了什么天怒人冤的事情,而是有着他们各自的目的,目的性还非常的强,一点都不那么单纯。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金贤泰并不清楚和了解的。

    牵着芬里尔和刻耳伯洛斯的安德鲁闻言,脸上也浮现了一丝有些不解的神情,因为他离开这个时空回去找金贤泰的时候,可可刚刚收复了上海租界,皮特罗也刚刚打击了南方军事力量。

    像是有人前来上海挑战督军府这种事儿,他也是不清楚的。

    所以,对于这个问题,安德路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金贤泰。

    因此他只好对金贤泰实话实说:“少爷,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因为我离开的那个时候并没有发生这些事的。”

    说完,安德路朝码头金属杆那边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对金贤泰道:“那些家伙身上挂着的白布条幅上,写的是他们的姓名、籍贯、以及他们的师承门派这些信息,同时还有说他们是渣渣,怎么怎么弱带有侮辱性的词汇。”

    好吧,这种事儿或许只有女儿可可能做得出来了。

    听安德鲁说完,金贤泰脑子里马上就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这岂不是完全得罪了那些江湖人,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啦。这些家伙最在乎的就是面子了,这样干我觉得有些不太好。”

    金贤泰并不清楚那些人的身份,因此这个时候心里多多少少的有些不忍,同时也觉得女儿那边做事儿有些过分。

    安德鲁眼珠子一转,立马就猜测到了金贤泰心里的这些想法,因此他连忙为可可辩解,同时也对金贤泰解释道:“少爷,你不用同情那些家伙。这些家伙可不是这个时空华夏武林江湖中人,当然也不是没有,但绝对不会如少爷您所想象的那样。”

    闻言金贤泰好奇的看了安德鲁一眼,但他却并没有做声。

    因为二人二狗已经随着人流,慢慢的来到了码头金属杆下,金贤泰完全可以自己看看白色条幅上写的是什么了。

    大门五郎、东瀛九鬼神流,挑战督军府失败,人渣,战斗力五的渣渣!

    托拉斯基莫罗夫,俄国力士(号称拳王),人渣,战斗力为三的渣渣!

    仅仅看了两个被挂在金属杆上的家伙后,金贤泰便察觉到这事儿可能和自己所想象的不一样了。

    因为这个时空的华夏江湖中人,不可能乱入东瀛和俄国的家伙吧。

    随即金贤泰带着这个念头,飞速的又撇了撇其他同样吊在金属杆子上,全身上下都被扒光,仅仅留下了一个小裤头的其他人。

    这些人中洋人居多,穿着兜裆布的东瀛鬼子也不少,剩下的才是穿着华夏大裤头的那么零星几个人。

    一排的金属杆差不多有二十多个,并且每一个金属杆上都吊着一个人,同时这些人都看不出是死是活。

    “他们死了吗?”

    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后金贤泰问了一嘴。

    安德鲁回应说:“大部分已经没有生命波动,显然是已经死了。不过那些看起来好像是华夏土著的家伙,却还都活着。”

    在金属杆这儿二人无法待得太久,因为后面的人群实在太多,因此二人二狗不得不被人群朝着前方推着。

    像是这样的西洋景,显然很吸引这个时空的上海华夏土著民众们,毕竟洋人被扒光了挂在码头金属杆上这种事儿,还是很新鲜的,同时也是大家伙都喜闻乐见的,也很让人觉得提气儿。

    毕竟这个时空过的华夏民众们,被洋人欺压的太久太久了。

    因此现在洋人倒霉的事儿,肯定让民众们欢喜。

    “少爷,车子来了。”

    被人流挤出后,安德鲁收到了信号,从督军府出发来接他们的汽车已经到了。

    金贤泰点了点头,跟着安德鲁两条狗去了车子停下的那个地方。

    上车后,车子缓缓启动。

    这是一辆黑色的甲壳虫外观的车子,整体看起来很符合这个时代,但发动机却是很现代的,只是披着一个1911年美式汽车的壳子而已。

    因此坐在车上的金贤泰,并没有感到不适。

    透过车窗,金贤泰欣赏着街道两侧这个年代的建筑,以及街头的风景,心里面则想的是女儿在这个时代做出的‘壮举’,并让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谁能想到一个还不到三岁的小姑娘,在这个时空能够做出收复上海租界,并且还组建了一支二十多万人的军队这种事儿呢。

    放在现代社会,谁都不会相信的好不好。

    可偏偏女儿在这个时空做到了,并且看起来还很成功。

    所以呢,金贤泰这个做父亲的,真心无语了。

    穿着长衫的男人,以及身材曼妙穿着旗袍的女子,以及拉着黄包车的人,真实的民国上海众生相被呈现在了金贤泰的眼前。

    不同于看老照片,或者是那种黑白记录影像片,自己可是真实的在体会这个时代,同时感受着这个时代。

    当然了,或许这个时代这个时空,与自己所学习知道的历史时间线有些许不同,但大体上的一些方面还是一模一样的。

    对此,金贤泰倒也不是那么挑剔。

    根据安德鲁的说法,这个时代貌似是一个介于低武和中武的世界,虽然也有江湖人物拥有那种超出常人的力量,但却没有那种高武位面世界中那种排山倒海毁天灭地的能力。

    因此,这个位面世界对于他们这些‘入侵者’来说,还是很安全的。

    嗯,这是安德鲁的说法。

    一队穿着黑色制服的士兵列队整齐的从金贤泰眼前掠过,看到那些士兵比较熟悉的制服后,金贤泰的眼皮子跳动了一下。

    这不是二战时期德国SS突击队的制服吗!

    怎么被安德鲁还有自己女儿弄到这个时空来啦!

    金贤泰的视线一直放在那队士兵身上,一直到他看到了那些士兵制服背后,印着的一个可可的眨眼比划大拇指的大头像后,他再也忍不住了。

    “安德鲁,那些士兵就是你说的可可建立的部队的士兵吧?”

    安德鲁点了点头。

    金贤泰又问:“那些士兵穿着的军服,是你,还是可可弄出来的?”

    安德鲁么有节操的回应:“是小姐强烈要求的,小姐说这款式的军服穿起来很帅气,她希望自己麾下的部队士兵都帅帅的。”

    金贤泰继续问:“这款是的军服很帅我承认,但那军服背后的大头贴是怎么回事儿?看起来很逗比的好不好。”

    安德鲁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纠结了一下,然后才对金贤泰说:“小姐说这样可以让她出名,也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谁,同时也让士兵们知道在为谁效力,当然更重要的是让更多的人知道她的可爱,还有萌……”

    可爱!萌!

    我看是逗比好不好!

    明明很帅气的军服经过这么一弄,还帅气个屁,完全是一支看起来很逗比的军队啦!

    听到是女儿要求的时候,金贤泰顿时自己的内心像是被超过了十万匹羊驼的蹂躏似的,那叫一个酸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