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崛起美利坚 > 第1086章 崩大元帅的讥讽

第1086章 崩大元帅的讥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魔惑心法还在持续,一众蜀山剑仙们正在极力的抗衡着,看起来有些傻兮兮的模样。

    反观女娲这边倒是一派轻松惬意,还说说笑笑的。

    因此两下这么一对比,即便是白痴都能看出点什么来了。

    白眉心头凝重无比,同时也开始猜测对方的来历跟脚。

    很显然的,女娲那边出现的猴子,女孩都不简单,每个都拥有着强大的力量,所以对方肯定是哪一个大修行势力出身。

    只是任凭白眉想破了头也想不到,穿着嘻哈服饰的女娲,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而因为她的关系而出现的猴子和女孩,又各自代表着怎么样的一股子骇人的势力。

    “这位是小徒可可,以后还请青丘多多关照。”

    女娲照例介绍了一下可可。

    同时因为在凡间生活了多年的关系,话也说的有些直白。

    郑旦闻言如崩大猴一样,都是双眼一亮,看着可可的眼神热切谄媚了不少。

    “那是当然,我青丘必定将小圣尊当做圣尊您一样的伺候着,并且还得伺候好呢。”

    可可视线一直放在郑丹的傲人丰满上,可爱的眼睛瞪的很大很大,仿佛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

    说实话,熊孩子还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

    女娲瞥了一眼可可,又看了看郑旦,然后有迅速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飞机场’,随后撇了撇嘴也不知道心中是个什么滋味。

    反正从女娲的脸色上看不出什么就是了。

    “小姐姐你在上学啊?”

    可可一点都不觉得眼下形势紧张,熊孩子完全没有在乎过这些,居然还和郑旦聊起了天。

    不得不说,熊孩子心真大。

    郑旦笑着点了点头:“重庆第九中学的初三学生,如今大家不都是要习惯凡间的生活嘛,我们青丘也不例外,所以作为族长我肯定要以身作则了呀。”

    可可露出了吃惊的模样,看起来可爱的不要不要的。

    “哇咧,小姐姐你才是初中生啊,想不到发育的这么好。”

    但下一刻熊孩子一开口,却说出了让人很不好意思的话来。

    好在郑旦也不是一般女孩,再加上可可是女娲弟子的这层身份,所以郑旦脸上继续保持着微笑,没有看出来有半点生气的意思。

    再说了,熊孩子这番话也没有侮辱人的意思,而是很真诚的在诉说着一个事实啊。

    小家伙想要挣脱女娲牵着自己的手,但几次都没有成功。

    女娲清楚自家徒弟要做什么,所以她才不会让熊孩子如愿呢。

    很简单,瞧可可那样子,就知道她想去摸一摸呗。

    哼!

    作为一个平胸师傅,怎么能让自家徒弟沉迷于大胸之下!

    这是很可耻的一件事好不好!

    要摸,也该摸师傅的!

    说话间,乌云中又落下了三个家伙。

    后面出现的这三个都是男性模样,且身材高大,容貌也显得很凶恶看起来就好像是混黑#道的那种人。

    并且这几个家伙也都各自报上了奇葩的名头。

    “火焰山旅游开发区经理牛大宝。”

    “狮驼岭道路收费站站长狮长河。”

    “碧波潭咖啡馆店长斯蒂芬周。”

    从这三人报出的名号上可以看得出来,还加入了他们如今的职业和职位,不得不说让人惊讶不已。

    当然,这三人的跟脚来历也很显然了。

    只是做妖怪的如今也开始发展产业,这倒是让人很好笑的一件事儿。

    “圣尊,其它不成气候的小妖怪都被我们打发回去了,这些家伙也就是壮壮声势而已,起不了什么大作用,有咱们哥几个绝对能屠灭蜀山诸派,就差圣尊您一句话罢了。”

    来自狮驼国的收费站站长狮长河,是一个面貌中年模样的家伙,这货长得五大三粗,绝对看起来是黑#道中的黑#道,一开口就口气大得很,也嚣张到了极点。

    根据他的意思来看,但凡是女娲一句话,今天他就能屠灭了蜀山诸派,这口气难道还不大。

    站在他身侧的火焰山和碧波潭两位没有开口,但基本上对狮长河的意思还是很认同的。

    崩大猴扛着斩马刀蹲在边上,冷眼看着这三人。

    郑旦则翻了翻白眼,显然对这三个暴力狂很不感冒的样子。

    倒是女娲微微一笑,开口道:“屠灭蜀山倒是不用,今天主要是为我徒儿了断一桩因果,同时也我要在徒儿面前彰显一下我这个做师傅的实力,省的小家伙以为我这个师傅很挫。”

    听得女娲这么一说,火焰山、狮驼岭、碧波潭这三位一脸失望,貌似对不能大开杀戒很失望的样子。

    不过呢,女娲一开口,他们不服从也不行。

    因此狮驼国的这位点了点头,瓮声瓮气的回应道:“一切听凭圣尊吩咐,您说咋办就咋办。”

    随即女娲抬手指了指还在对抗‘天魔惑心’中的蜀山诸人,“给我狠揍他们一顿,必须要让他们所有人亲口做出保证,以后不会因为齐金蝉的死找我徒弟麻烦,不然就要身受天道反噬之劫。”

    火焰山,狮驼岭,碧波潭三人组一声‘得嘞’,然后迈步朝着蜀山诸人走去,途中还将骨节捏的嘎巴作响。

    接着‘彭!彭!’拳头砸到身体上的沉闷响声开始此起彼伏。

    至于蜀山诸人被揍的时候,这个场景就不用描述了,反正很凄惨就是了。

    并且因为这些人还处于‘天魔惑心’术的影响下,所以他们还在被揍的过程中,发出了一些异样诡异的动静。

    哦!

    啊!

    嗯!

    调调的怪异让人非常容易产生一些联想。

    弄的负责揍人的火焰山,狮驼岭,碧波潭三人组也眼角直抽抽。

    更重要的是,蜀山你们这些就家伙干嘛要一脸潮红的样子,这让人很恶心了好不好啦!

    当然,那些女性这样都是没有关系,只是蜀山和白眉一起来的人中,还有不少糙老爷们啊。

    总之三人组被恶心到了。

    可可不失时机的朝着三人组喊道:“用手机录像,发到网上去,让他们都出名!”

    唔!

    这个点子不错哟。

    来自火焰山的兄台眼前一亮,随即从口袋中摸出了手机,麻利的点开了录像设置。

    白眉此时还算清醒,可也正是因为他算是清醒的,所以才更加的痛苦。

    无它,一旦要是被录像放到网上,那么偌大蜀山就没有脸面可言了。

    倒时蜀山还怎么在修行界立足,怎么吸引凡人中的天赋出众中前来拜师学艺,扩大蜀山诸派的力量!

    所以不能啊,绝对不能让这样的模样,被人拍摄且发到网上去哒!

    此时此刻,复仇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白眉的内心已经被蜀山诸派的未来所充斥,因此复仇这件事儿已经真的不重要了。

    只有齐漱凕还心里全是为齐金蝉复仇的念头。

    “老夫答应不找小姑娘的麻烦了!这段因果就此勾销!我白眉以自身道行作为承诺,如有违背让我身死道消!”

    到底是白眉,他还是很果断的。

    白眉一出声,其他跟随来此的蜀山诸派高手们,也都齐刷刷的开口附和,分别作出了承诺。

    最后也只有齐漱凕没有开口。

    没有人想到,蜀山会在这个关头怂了。

    不过其实也不怪蜀山这些人,他们不怂不行啊。

    女娲视线锁定了齐漱凕,她在等待对方的承诺。

    可惜,齐漱凕压根就没有开口的意思。

    白眉大约知道齐漱凕的心思,因此喊道:“漱凕,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服个软吧。”

    但齐漱凕却闭上了眼睛,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家师尊。

    女娲摇了摇头:“他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留着也是我徒儿的麻烦,杀了吧。”

    作为从开天辟地就存在的圣尊,女娲虽说不是很喜欢要人性命,但也不是那种古板的人。

    已然齐漱凕无法放下复仇的执念,那么留着还真是一个祸患。

    所以女娲为了可可着想,当机立断下令弄死对方。

    因为和齐金蝉有着实质关系,真心会为其复仇的人,也只有他的家人了。

    如白眉这等人,还真的不可能舍弃自己性命去复仇,所以只要他们做出了承诺,基本上这个因果就算是没了。

    来自狮驼岭的男人反应最快,身后显化本体幻象,一头有着三个脑袋的金毛大狮子昂立天地中央,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将齐漱凕吞下了肚中。

    是幻象还是实质?

    神通即是幻象,但也可能是实体,不得不说手段端是奇异。

    收起本尊神通,男人身上一阵流光转动。

    “修士的味道就是不错,道行稍微的提升了那么一点点,真是怀念太古时代啊,如今做什么都要遵纪守法,不好玩。”

    轻轻的嘀咕了几句后,狮驼国的这位带着火焰山和碧波潭的二位退了回来,没有继续对蜀山诸人继续殴打折磨。

    郑旦也收了神通,漫天幻象消散。

    白眉连带蜀山诸派都吃了大亏,他死死盯着女娲问道:“你到底是谁,即便是输也要让老夫我输个明白,还请报上名号。”

    女娲看了一眼白眉:“以后不要让人在蜀山山脚下骗人了,也亏的你们蜀山还是修行之人,做事儿也太不入流了,鄙视!”,甚至她还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中指比划了一下。

    女娲觉得自己先前的计划白做了,早知道蜀山这么怂,她就应该直接和小徒弟杀上山门去。

    当然了,考虑到西方教的这个因素,女娲觉得这样做还是有些不靠谱,所以眼下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了。

    牵起可可的小手,女娲带着可可化作一道遁光远去。

    天际间女娲的声音隐隐传来。

    开天辟地定坎离,五行阴阳演气机。

    能使须弥翻转过,能将日月逆周旋。

    摆弄乾坤知道力,归在娲宫有姓名。

    火焰山、碧波潭、狮驼岭三人组见状也随即化作妖云离开,郑但见事情已经解决,便也没有了继续留下来的心思,说了一句‘先人板板儿,这么怂,没劲,我逃课出来的,走了。’,便也架起一阵妖风消失在了原地。

    只有崩大猴面露嘲讽的对一脸惶惶蜀山诸人嘲讽道:“如今知道惹了什么人吧?你们蜀山一向眼高于顶,总以为自己多牛,现在跪了吧?”

    听了离开的女娲留下的言语,白眉等人不可能猜不到女娲是谁了。

    也正是因为知道了女娲是谁,所以他们才会一个个变成这幅惶惶模样。

    早知道齐金蝉死于女娲徒弟之手,还是齐金蝉自己找死的,白眉当时就应该放下姿态认怂,让这个因果当场就了结的。

    要不然也不至于蜀山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虽说女娲没有屠灭蜀山,但因为这个原因,蜀山未来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就是了。

    天知道多少修士会上赶着为女娲出气啊!

    毕竟女娲在修行界乃至仙界的崇拜者可不少,甚至追求者也有一大堆呢,那些‘护花仙人’可都不好惹啊。

    传说中西昆仑散人陆压就是其中一位,还是很厉害的一位呢。

    真要是惹来这个家伙,那蜀山可就万劫不复喽。

    想想都可怕。

    当然,白眉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可可干掉齐金蝉的时候,她还不是女娲弟子呢。

    但这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可可眼下真的是女娲弟子,并且还是唯一的弟子,这就足够了。

    蜀山剑派怎么可能对抗女娲?

    这种事儿想都不要想好不好啦。

    女娲啊!

    谁能想到这件事儿,会牵扯到女娲!

    蜀山诸派高手们,看着白眉和峨眉高手们的眼神都不对劲儿了。

    同时,个人心思也开始翻腾了起来。

    峨眉一直是蜀山诸派的旗帜,要说地下的这些门派势力真的服气那是不可能的,只是摄于峨眉势大罢了。

    但如今嘛……峨眉得罪了女娲。

    未来峨眉在蜀山的地位还保得住?

    当然,这就是蜀山自己内部的问题了。

    崩大猴足下起了风云,架着一团白云急速窜入云层,然后朝着东边飞去。

    同时这猴子还留下了一句很嘲讽的道歌,听得白眉诸人心中百味杂陈。

    崩大猴留下的道歌曰:

    自号玄门炼紫宫,非妖非魔性更凶。

    五厌贪痴修恶孽,三花道果转头空。

    蜀山诸派不是邪魔外道,也不是妖道中人,他们是打着正派名头的势力,但行事风格却非常的卑鄙龌蹉以及嚣张,同时还蛮不讲理,比邪魔外道还邪魔外道,可笑他们却顶着正义势力的名头。

    其中佼佼者就是齐金蝉。

    崩大猴留下的道歌,不无嘲讽死去的齐金蝉的意思,同时也暗暗的讥讽蜀山诸派的行事风格,这让白眉他们怎么能好受。

    可即使不好受,他们现在也的受着。

    谁让女娲来头大,他们惹不起呢。

    不管怎么说,白眉觉得自己认怂,齐金蝉的父亲峨眉当代掌教也被弄死了,这事儿怎么也算是完了吧。

    虽说齐家还有一个女儿在,但一个小姑娘能成什么大事儿咯。

    当白眉这般胡思乱想的时候,天边又出现了变化。

    就见一团滚滚红云浩浩荡荡的席卷而来。

    等火红云团席卷到蜀山诸人头顶上空,猛的从红云云团中传来一声少年人的怒喝。

    “蜀山的杂毛!小爷圣婴大王来砸场子了,快点出来送人头!居然敢叫嚣灭了女儿国,让小爷我女朋友为此担惊受怕,还影响小爷我英魂五杀成绩,所以今天定要让你们蜀山知道厉害!”

    好吧,来找茬的很可能是一个网瘾少年,这种言词基本上只有网瘾少年才说的出口。

    一时间蜀山诸人心头都齐齐闪过一个念头。

    特娘的还有完没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