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崛起美利坚 > 第1102章 无语对苍天,老周啊!

第1102章 无语对苍天,老周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看过华夏的一些神话传说书籍,记得其中有一个‘跨服追日’的故事,不过当我听了师傅你讲述那个时期之后,忽然我想到这个‘夸父’追日的时候,岂不是也是光着屁股跑啊跑的。”

    小家伙没心没肺,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会让人产生多么恶劣的脑补画面。

    崩大脑补了‘夸父’这位名人追日的画面,想象一个巨大的人在洪荒大地上奔跑,下面还有一坨甩啊甩的,顿时让崩大啤酒都喝不下去了。

    女娲则红着脸没有做声。

    讲真,你让她说啥。

    当时那货追日的时候,女娲也撇见了一眼的,确实是光着屁股的。

    可以说,这算是她们这些存在的一段‘黑历史’吧。

    可可优哉游哉的拨开一颗盐水花生丢到嘴里,一边吃一边继续问红着脸的师傅问题,完全没有在意过师傅现在究竟有多尴尬。

    “师傅呀,为什么那个夸父要追日?书上给出的理由我不信,所以师傅你告诉我真相好不好?”

    神话传说中,说这货是想要将天上的太阳摘下,所以便开始追赶日头,不过可可对这个解释完全不相信,小家伙觉得这肯定不是真相。

    不过放在从前小家伙倒也不会探究,毕竟这只是传说中的故事而已。

    但眼下,自己的师傅却是从开天辟地就诞生的存在,且一直活到了现代社会,所以师傅肯定知道很多被历史长河所掩埋的一些八卦真相。

    所以,小家伙觉得,很多事情找自己师傅问就对了。

    小家伙不再关注洪荒时期是不是‘光屁股’的问题,总算是让女娲好受了一点点,因此当可可问起夸父八卦的时候,女娲也乐得将话题转移。

    因此女娲便对可可道:“真相并不是传说所描述的,实际上是巫族部落和当时执掌天庭的妖族在打仗。”

    洪荒时期的八卦谈资很多,随便拿一个出来都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作为从那个时期就存在的女娲,她当然对很多神话故事背后的真相非常的了解。

    但可可和崩大不一样啊。

    因此崩大和可可,在听女娲讲述真相的时候,都长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

    很显然的,女娲讲述的真相,让崩大和可可都很是吃惊。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转眼便过了午夜,时间来到了凌晨15分。

    此时的街头基本上已经没有几个行人了,店铺也早就已经纷纷打烊,除了烤串摊这里还有点人气,聚拢了一些夜猫子吃宵夜外,偌大的笔直马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影。

    京城地处北方,比不得南方这个时候街上还是人来人往的。

    偶尔有一辆发动机轰鸣的跑车,会从路上飞驰而过,烤串摊吃宵夜的年轻人,都会羡慕的看上一眼。

    听烤串摊的老板说,夜里这条路上总会出没一些驾驶着跑车的年轻人飙车。

    女娲和可可还有崩大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

    从22点30到凌晨15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三人也吃饱喝足了。

    这个时候可可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电话中金贤泰询问可可在什么地方,可可告诉父亲自己在XX路,XX街吃烤串,并且和师傅女娲在一起。

    电话那头的金贤泰一听,顿时也就放下了担心。

    想想也是,和女娲在一起的女儿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咯,要是真的遇上了什么不开眼的家伙,那只能说这货很倒霉。

    “爸爸说一会儿过来接我们回家。”

    结束了通话后,可可将父亲的话转达给了女娲。

    女娲点了点头并没有反对。

    而崩大也打消了即刻离开的想法,因为他想着留下来见一见圣尊徒弟的这位普通人父亲,并且和他聊一聊东瀛方面的事情呢。

    虽然有女娲出面,让可可给牵线。

    但要是今天就能见到正主,那还等以后干嘛呢。

    所以崩大也留了下来。

    等金贤泰的时候,女娲和可可又聊了起来。

    “可可,那个在你父亲身边的美国女人是什么人啊?我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很强大的气息,显然她并不是普通人吧?”

    女娲向可可问起了安妮的身份。

    如果是别人问,可可绝对理都不理,但女娲毕竟是她的师傅,所以小家伙倒是如实的给予了回应。

    “安妮和我爸爸订婚了,未来就是我妈妈哟。”,首先可可说出了安妮是以什么身份和自己还有父亲待在一起的,而订婚了的未婚妻这个身份,还真是让人挑不出一点点的毛病。

    不过女娲听了之后,倒是脸上流露出了很好奇的神情。

    “她是你爸爸的未婚妻?我见你爸爸和她的年龄差不少呢吧,而且她还有两个孩子,你爸爸能接受?”

    女娲好奇中还带着浓浓的八卦。

    自己师傅一脸八卦的模样,都没小家伙看在了眼中,忽然让小家伙觉得这样的师傅比那种老古板有趣多了。

    “差十岁吧,我倒是不觉得岁数的差距,对她和我爸爸在一起有什么影响,我个人很喜欢安妮的。”,小孩子没有那么复杂的想法,什么年龄差距啊,财富多寡啊,况且安妮曾经和可可生活过一段时期,在那个时期小家伙对安妮的印象很不错,因此对于自己以后多出这么一个‘妈妈’,可可倒是没有什么反感的,反而还为此暗地里开心不已呢。

    毕竟因为没有妈妈的缘故,熊孩子没少被别的孩子嘲笑,虽说可可通常都会挥舞小拳头打回去,但毕竟这样做没有办法制止那些孩子在背后继续嘲笑她呀。

    因此有了安妮,可可就完全不用在乎那些人了,因为她也是一个有‘妈妈’的孩子了不是吗。

    以后谁要是在用这个事儿来嘲讽她,她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回击对方‘我有妈妈’。

    “至于澄华和志宇,说起来也挺有意思的,我爸爸当初和我在美国的生活很不如意,甚至有段时期都没有钱吃饭了,因此我爸爸当时急中生智,想到了去卖……”

    属于金贤泰的黑历史被可可说了出来,听的女娲一脸的不可思议。

    “巧合的是,安妮那个时候用了我爸爸的,然后就有了澄华和志宇,因此严格意义上说他们俩真的算是我的弟弟呢。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关系,安妮便和我爸爸产生了交集。”

    女娲恨不得拿出一个笔记本来,将可可讲述的这些事情都记录下来,因为在她看来可可父亲和安妮之间的这件事儿,简直可以拿来去创作一部狗血淋漓的网络小说了。

    也因此,女娲忽然觉得,成为可可师傅后,在金贤泰位于南锣鼓巷的家中居住,未来一定会很有趣。

    现实中活生生的狗血剧,并不是谁都有机会遇到的。

    而可可则继续说了下去:“不过师傅你的感觉没错,安妮妈咪的确不是一般人,她有过一次奇遇,在那次奇遇中得到了传说中奥林匹斯神,以及北欧诸神的传承,继承了那些家伙所有的力量!”

    女娲脸上感兴趣的神情更浓郁了许多。

    “你的意思是说,那位安妮女士,已经是一个地道的西方神灵喽?”

    可可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吧。曾经的那些神灵们已经消失,但他们的力量和神格却被安妮妈咪所继承,重新融合在了一起,因此安妮妈咪俨然是奥林匹斯和北欧神系唯一的存在,并且还是超越了那些家伙的新女神了。”

    哇咧!

    这简直就是三流小说的套路嘛。

    女娲听了可可的讲述后,眼神都变得不对劲儿了。

    兴奋和八卦是一方面,更多的则是对安妮的这个奇遇,感觉到了浓郁的狗血味道。

    这让她不知道说安妮运气好,还是她的命好了。

    毕竟这样的机遇,可不是随便一个普通人能够遇上的。

    当然了,女娲也很清楚,这个世界上还真的就是有好命的人。

    所以不排除安妮就是西方人中,拥有超级运气的存在。

    崩大这个时候插话进来说了一嘴。

    “西方的那些神灵,和咱们东方的不太一样,貌似是天地间法则孕育而生,不修道法,不识天数,天生就拥有强大的天赋能力。但也因此被限制住,无法最求到更高的层次,殊为可惜啊。”

    可可闻言回了一嘴:“我师父也是洪荒之前天地孕育而生的,难不成我师父也是这样?不许这么说我安妮妈咪,她可是很厉害的。”

    崩大撇了撇嘴低下了头,没有就这个问题争执的意思。

    倒是女娲将可可抱起,放在了自己的腿上,然后对小家伙道:“崩大没有看轻你安妮妈咪的意思,或许他这是因为不会表达吧。

    不过崩大说的倒也没错。虽然师傅我也是自然孕育而生,但我却懂天数,知运道,辨阴阳五行,这是西方神灵做不到的。

    其实在久远的过去,师傅我也接触过一些西方神灵,发现他们都是天生拥有强大的力量,但这种力量却没有办法提升,永永远远都是保持在那个程度。

    但师傅我这样的却不同,我们能够通过修炼,感悟,遇到的机缘,来提高自己,让自己不断的进步和提高。”

    “信仰呢?安妮妈咪也能聚敛信仰,并且以此为契机强化自己,才不是师傅你说的这样呢,想来师傅你遇到的那些西方神灵,肯定都是弱菜,要不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伪神’。”,小家伙即使面对女娲也不服气,反正就是不允许看轻了安妮妈咪。

    不过小家伙的这番话,倒是让女娲楞了一下。

    旋即女娲问可可:“你安妮妈咪还能聚敛信仰?”

    仿佛,安妮能够聚敛信仰这个事儿,让女娲小小的吃惊不已呢。

    不清楚为何师傅会这样问,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

    但小家伙还是点了点头:“当然啊,不只是安妮妈咪,我也一样啊。师傅你要知道,我也继承了一个叫做哈迪斯的家伙的神格呢。”

    唔!

    看来可可的这个‘后妈’,还真的不能当成自己见过的那些西方神灵看待了,能够聚敛信仰强化自己的存在,那都不一般啊。

    女娲心里暗自思忖。

    一辆黑色的悍马从远处驶来,并稳稳的停到了烧烤摊边的路旁。

    车门打开,金贤泰下了车。

    另外一边车门同样也出现了一个人,并且还是一个熟人,周建国。

    天知道这么晚了,周建国怎么和金贤泰在一起。

    下车后,金贤泰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女儿,随即便朝着女儿的方向走了过来,周建国则一脸郁闷无比的跟了上来。

    可可见过周建国,知道他和自己父亲在华夏有合伙的生意,只是小家伙很好奇,为何周叔叔表情那么纠结和苦闷呢?

    金贤泰见到了崩大,因为不熟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便与周建国落座。

    刚刚坐定,周建国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居然哭了起来。

    一边哭周建国还一边唠唠叨叨:“我想死的心都有了,现在我就是一个大笑柄,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后笑话我。看我的乐子。都是那个不争气的死孩子,好好的男孩儿不做,非要做什么女孩……呜呜呜呜!我周建国愧对祖宗啊!”

    周建国这幅模样,让周围的客人们很是侧目不已。

    金贤泰抬手轻拍周建国的后背,同时歉意的冲女娲还有没见过的崩大笑了笑,解释道:“老周是我朋友,他家里出了点事儿,因此心里很是郁闷,想要找个人诉苦一下,这不就找到我了吗。我又因为担心可可,所以便带着他一起过来,顺带着在外面可能会让他舒服一点。”

    解释完后,金贤泰转头对周建国道:“老周,不要有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如今都什么年代了,你得想开点。”

    周建国抬头,一个四十多岁的大老爷们,那副‘泪眼朦胧’的模样简直不要太美,“小泰啊,这事儿我怎么能想得开!如果他是个女孩我当然不会这样,问题是我家死孩子是男孩,是男孩啊!偏偏他要做女孩!这才是问题的重点呀!我实在是想不开,也没有办法能想开!老板,给我来五瓶牛栏山!”

    从老周的絮絮叨叨中,女娲听的来了兴趣。

    因为周建国的那些只言片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稍微整合一下貌似很厉害的样子啊。

    他有一个儿子,但这个儿子却要做女孩!

    哇喔!

    过瘾!

    女娲内心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大叔,其实这都21世纪了,就像是……”,女娲看了金贤泰一眼,心里琢磨怎么称呼金贤泰才合适,最后一狠心一咬牙有了决定,“就像是泰哥说的,想开点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在国外这事儿很平常。”

    周建国抬手在脸上胡乱的摸了一把,“反正这事儿我是想不通,回去我就收拾那小子,非要把死孩子这个念头打的改过来不行!”

    忽然女娲眼珠贼兮兮的转了一下,“大叔,要不你让我劝劝你儿子,毕竟我们都是年轻人或许能成呢,他有没有联系方式,QQ号,电子邮件账号什么的。”

    实际上女娲那里是想要劝周建国的奇葩儿子呀,其真正的目的是想要见识见识这位,要从男孩变成女孩的伟大孩子真面貌,满足自己好奇和八卦之心啊。

    其实不用女娲费什么心机,因为很快她就能得偿所愿了。

    一辆很是骚包的红色玛莎拉蒂,停在了金贤泰的黑色悍马车后。

    随着车门打开,一个穿着性感紧身短裙,踩着平底小凉鞋的‘美少女’从车中走了下来。

    当这个‘美少女’出现后,周建国先是身子哆嗦了一下,然后‘腾’地站了起来,眼珠子也变得通红,还喘起了粗气,那模样看起来很是吓人。

    而那个女孩看到了这个状态的周建国后,也被吓的站在了原地。

    大约十几秒后,周建国‘嗷’的一声窜了出去,同时喊道:“今天我就打死你,省的你给我丢人现眼啊!”

    “快但拦住他,千万别出人命。”

    女娲没有出手,而是兴奋不已的自言自语起来。

    “资本还是很不错的,模样就是个女孩的模子,还真是我见犹怜呢,晋江那些腐女肯定喜欢这样的事儿,我得先拍照录下来再说。”

    言毕,女娲迅速的掏出了手机,然后喀嚓!喀嚓!的拍了几张照片!

    拍过照后,女娲还将手机调到了录像模式,一边录她还一边小声且猥琐的‘嘿嘿嘿’笑着。

    可可则莫名其妙看着自家师傅,“师傅你自言自语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啊。”,同时小家伙觉得师傅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很猥琐,简直无法让人直视了都。

    崩大则在金贤泰一喊,便起身去拦周建国了。

    倒是那个‘女孩’不但没有跑的意思,反而看到周建国气势汹汹的朝着自己跑过来,并且挥舞起拳头时还闭上了眼睛,一副‘随你怎么样’的模样。

    周建国已经被崩大拦了下来。

    在崩大的控制下,周建国是什么办法都没有。

    “天啊!我周建国造的什么孽,居然有了这么一个玩意儿啊!”

    崩大的力气很大,周建国无法脱离崩大的拉扯,几经努力失败后,周建国崩溃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