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野故 > 第四章 夜安林家

第四章 夜安林家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张小花看着眼前大大的“林宅”,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进去了。

    只见林宅其内,先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大草坪,片片不知名的野花为点缀,夏日微风吹拂,带起阵阵涟漪,几棵老榕树四散在草坪上,巍然不动,一群飞鸟穿行其中,煞是好看。

    最中心的位置是一栋三层高的小楼,赤红砖,琉璃瓦,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各种光芒,很是引人注目。

    楼前有个小池塘,说是小池塘,也只是相较于这大草坪来说罢了,池塘中满是碧绿的荷叶,几朵绚丽的荷花在微风中摇曳。

    铁栅栏门后一块不知道是什么料子的大石头上写着八个大字:“林家宅院,非请勿入。”

    但奇怪的是,大门紧锁着,却又留下了一道小门,大大的敞开着,也许是这家的主人忘了关吧,张小花这样想着。

    楼前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色背心,有些微胖的老汉,正推着割草机,打理着这一望无际的草坪。

    夏日阳光的照射下,张小花看不太清那老汉的面容,隐隐觉得老汉的身上散发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张小花有些犹豫,想要走进去问问,但就这样不经过主人同意闯进去恐怕不太好,但又想到自己走了这么远来到这里,总不可能在这门口放弃了吧,再说是张大其叫他来这里的,他没理由不进去看看。

    于是张小花定了定神,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衣服,朝着老汉缓缓走了过去。

    从小门踏入草坪的一瞬间,一阵不属于炎炎夏日的清凉之意传来,刚才在街上走张小花还出了一身的臭汗,可半个身子进入这林家宅院后,张小花竟然感受到一阵徐徐细雨伴随微风飘过,张小花半个身子在草坪里,半个身子在草坪外,却经历着两个不同的季节,一个春天,一个夏天。

    张小花走啊走,仿佛走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但他发现自己和老汉的距离始终没有变过,那么近,又那么远。

    那老汉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朝着张小花的方向看了过来,见一个大活人竟然能越过封印,已经有好几年没遇到这种普通人误入这半灵空间了,不由得有些失笑,于是停下了割草机,从裤袋中掏出一个小酒壶,砸吧一口,颇有兴趣的看着张小花。

    看了好一会儿,发现这少年并没有放弃的意思,摇了摇头。

    “少年,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老汉沙哑的声音传到张小花的耳边。

    “老伯,我爷爷叫我来这儿的。”张小花回答道。

    “哦?你爷爷是?”

    “我爷爷叫张大其。”

    “凤鸣山张家?”

    “嗯。”

    “真是凤鸣山老张家?有什么凭证没有?”老汉沙哑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张小花想了想,还是将挂在脖子上的阳玉从取了下来,拽着链子,递向老汉的方向,示意他看。

    没想到阳玉直接朝着老汉的方向缓缓的飞了过去。

    老汉这样的手段让张小花有些措不及防,爷爷曾经叮嘱过他,玉在人在,于是张小花死死的拽住了阳玉的链子,没想到阳玉竟然拖着他来到了老汉的身旁。

    “小鬼,不用紧张,一会儿就还你。”老汉一把将阳玉从张小花手中扯了过去,开始细细打量起来。

    这时,张小花才真正看清了老汉的面目,一张看起来就十分凶恶的脸,左眼被一道五厘米左右的刀疤给贯穿,脖子有着一道十厘米长的伤疤,就像一条歪歪扭扭前进的蜈蚣,白色背心下裸露出的手臂,也遍布着十多条大小不一的伤疤,拽着阳玉的右手,小拇指和食指已然不在了。

    “小鬼,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的伤疤。”

    “这是我的勋章。”

    张小花这才反应过来,羞愧得不知道要往哪里看,只好尴尬的挠了挠头。

    “行了,拿着,跟我来吧。”老汉将阳玉递给张小花,然后就头也不回的朝着小楼的方向走了过去,也不管张小花是不是能跟上他的脚步。

    阳玉再次回到了张小花的手中,这时他才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跟在老汉身后,来到了小楼前。

    “少爷,有客人到了。”

    第一次见到林知鱼时,张小花是有些失神的。

    一个翩翩少年撑着头坐在门槛上,模样清秀干净,唇红齿白,眉宇间有些冷冽,让人第一眼看见他,就有种想要退避三舍的感觉。

    但少年最引人注目的还不是那一抹冷冽,而是那双水汪汪大眼睛,一般人肯定察觉不到,即便是在张小花的没能彻底开天眼的情况下,少年眼睛的异样也依旧无所遁形,这少年的左右两只眼睛中,一黑一白,两条小小鱼在眼中游动,格外欢快,格外自在的模样。

    在张小花细细打量林知鱼的时候,林知鱼也在观望着他。

    这个看起来很是瘦弱的少年,一张不谙世事的脸,以及毫无戒备的神情,举手投足间,都透露出张小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鬼,这让林知鱼很感兴趣,已经一年多没与外人接触过的他,再一次见到了一个全新的大活人,林知鱼还是很高兴的。

    “你好,林知鱼。”林知鱼主动站了起来,眉头一挑,伸手向张小花道。

    “你…你好,张小花。”张小花回过神来,握住了林知鱼的手。

    就这样,两个一般大的少年,在命运的旅途中,结下了不解之缘。

    “走吧,带你去见老爷,少爷,你也跟着过来吧。”老汉插嘴道。

    “好的,龙叔。”林知鱼点头答应道。

    一进小楼,张小花觉得里面有一种特别熟悉的味道,是一种异样的香味,沁人心脾,闻到这股香味,张小花感觉自己的身体十分的舒服,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心情,在闻到这股香味后,都慢慢放松了下来。

    龙叔将两人带到了一间书房,书房很是大气,大约百十平米的房间中,列满了书架,书架上的典籍看上去也很是古典,纸质书,羊皮书,竹简,甚至龟壳,应有尽有,一位中年男子正坐在书桌前看着书,仿佛并没有察觉几人的到来。

    “老爷,有客人到了。”龙叔很是恭敬的对中年男子鞠躬说道。

    中年男子依旧没有理会,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抬起头来,只见一张英气逼人的大方脸,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颇为杂乱的胡渣,眉宇间透露出一股睿智。

    在看向张小花的一瞬间,中年男子眉头就皱了皱,随后目光一直盯着张小花背上的那把黑色油纸伞,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老张家的人?”

    “是的,还是老爷厉害,慧眼识珠,一眼就看出来了。”龙叔笑着小小的拍了个马屁。

    “少年,说说你的来意。”中年男子对张小花说道。

    等到张小花将情况给中年男子一一说明之后,中年男子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额头上一个深深的川字横立,随即叹了口气。

    “没想到老张家已经没落到这种地步了,也罢,少年,先在这里住下吧,下个月就是忘川大学开学的日子了,到时候你跟着知鱼一起读书去吧。”

    “嗯,谢谢林叔。”张小花点了点头回答道。

    “对了,你背后的那把黑色油纸伞…算了,你好好保管它吧。”中年男子想要说些什么,说到一半又放弃了。

    “林叔,这把油纸伞怎么了?”张小花好奇的问道。

    带上这把黑色油纸伞纯属偶然,张小花在家中收拾行李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这把油纸伞,想到自己一路走来,若是遇到下雨就不太好了,家里又没有别的雨伞,于是张小花只好将这把油纸伞给带了出来。

    “没什么,有些事情不是现在的你能知道的,切记,保管好它,不要让它落入别人的手中。”中年男子再次叮嘱道。

    “嗯,我知道了,林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