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 > 第三十四章 标题娘被狗狗抓起来了!

第三十四章 标题娘被狗狗抓起来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川崎沙希的事情告一段落,不管她接不接受资助,林曦都不在意了。毕竟该做的也做了不少。

    考试的一个星期全都结束了,假期是之后的星期一开始。今天是把考试结果全部通报的日子。

    林曦死记硬背记下来的东西,一毛钱帮助都没有。考试的时候一点都用不上。

    “经常有呢,每次考试的点都是没有复习的点之类的,辛辛苦苦背了几天结果一点都用不上之类的。”伦也在旁边幸灾乐祸,不,唉声叹气……

    对,这两个蠢货并没有挂科,只是刚刚塔在及格线上。

    “差一点,就要面对平冢大魔王的铁拳了呢。最近好事做了不少,人品值有提高啊!”林曦表示,文史,国文之类的,答题基本靠蒙。

    “活下来真的不容易啊……”伦也拍了拍林曦的肩膀。这股难兄难弟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期中过去了,期末还会远吗?暑假的气息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夏CM展也越来越近了!”

    “话说,游戏的进度怎样。基本的脚本我都写好了,你只要把文本和CG摆上去就没啥问题了吧。”

    “呃,那个已经改了呢。诗羽学姐的新作的执笔时期正好冲突,还有英梨梨的原画工作时间需要延长,还有她本来的CM展作品之类的需要工作。时间延伸至冬CM展呢……”

    “……”赌了5毛,赢了的林曦很高兴,“只有两位的原因?你自己的问题呢?例如作为制作人的你,一毛钱的作用都没有之类的?”

    “……总而言之,5月到六月先做好人设跟剧本预设呢。其他的进程以后再说……”

    “呃。那你最近忙得无怨无悔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诗羽学姐说,印压光碟,宣传海报,宣传页之类的需要至少100w。我正在忙着打工。”

    “……需要我借钱给你么?”

    “时间还有,不够再说。”

    “我觉得这是一个flag呢……必然成坑的那种……”

    “……”

    “我还以为你跟你的后宫团在愉快的玩耍中,无知觉的度过了快乐的时光呢。”

    “后宫团是什么鬼……”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总之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记得叫我就可以了。我也很期待这部作品呢。”

    “嗯,谢谢你了,林曦。”

    “嘛,不要在意。姑且把我算在你的社团里就行了。”

    “对了,过一段时间剧本应该写得差不多了。到时候一起来讨论吧。”

    “嗯,就这样吧,最近打工要注意一下休息呢。你病了社团崩溃的可能性高达80%呢。”

    “请不要立flag,谢谢。”

    “那就这样了,我先去侍奉部了,有事电话联系。”

    “嗯…拜拜。”

    来到部室的林曦发现非同寻常的安静,少了少女们轻声细语的呢喃。微风轻拂着秀发,雪之下一如往昔一般低头看着她手上的读本。炎热的夏季,却显得格外的冷清。跟林曦第一天来的时候一样,。

    “他们人呢?”林曦问到。

    “不知道,或许有事。”

    “哦,这样啊。”林曦没有在意,不一会,比企谷来了……

    “……什么啊,是比企谷君啊。”

    雪之下发出轻轻的叹息,马上又把目光落回到读本上。

    “我说,别一副换座位时隔壁的女生一样的反应。你这不是比平时更加若无其事地伤人吗。”比企谷轻松自如的自我吐槽,一如往昔。

    “明明我什么坏事也没做,为什么会有一种好像是都我的错的气氛啊。既然是抽签决定的那么应该去怪抽到我身边的坏运气才对啊。”

    “倒是承认了自己身边的座位是最差的这一点呢……”

    “我才没说是最差的呢,是你先入为主的想法吧。”

    “对不起呢,下意识真是可怕。”

    这么说的雪之下微微一笑。虽然下意识这一点上又增加了多余的伤害

    “刚才那么说也只是不小心下意识的,别在意。我以为会是由比滨同学来着。”

    “啊啊,是这么回事啊。”

    雪之下会这么想也不奇怪。由比滨这几天并没来部室里露脸。所以肯定会在意今天会不会来的吧。

    “前天是去动物诊所检查,昨天是家里有事……”

    “由比滨同学的话今天也不会来了哦,刚才来邮件了。”

    “由比滨同学,是不是再也不会来了呢……”

    “你可以去问问她。”林曦说道,“这孩子很笨呢,问完看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但是,雪之下无力的摇了摇头。

    “我不能问啊。我要是问了的话,那孩子一定会说来的,就算她不想来……也会来的吧……”

    “还是问清楚比较好呢,雪之下你这边没有跟由比滨发生什么事的话,那就只能是比企谷说了些什么了。”林曦一边看书一边说着。“就比企谷的本性来说,说了些什么奇怪的伤人的话也不奇怪呢……”

    “是呢,比企谷君!”

    “您有什么事吗……?”

    “你和由比滨同学之间发生什么了吗?”

    “没,什么也没有!”

    “要是什么也没发生的话,我认为由比滨同学不会突然不来的。吵架了吗?”

    “没、没吵架、我觉得。”

    “那就是还是有什么事发生了?”林曦问着,“以你跟由比滨的关系来看,最大的可能是发生了类似于思想分歧之类的问题呢。”

    “是么,那么就束手无策了呢。”

    雪之下吐出小小的叹息合上了读本,一副把话咽在肚子里,只是看透一切陷入消沉的软弱样子。

    “你准备怎么做?姑且由比滨也是部员之一,身为部长的你不准备做些什么吗?”林曦问着,虽然不太想插手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冷清的时候又感觉很奇怪。

    “由比滨同学考虑不周,又不够慎重,经常不怎么思考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别人的私人领域也毫不在意的就踏进去,随后又随便糊弄过去,最后又引起骚动。”雪之下说着,

    “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不过,并不是坏孩子。”

    就是决定找回来了呢。那就这么做吧,雪之下部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