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失踪的标题娘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失踪的标题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林曦整理了一下东西之后,就背着古筝走在回侍奉部部室的路上,一路上行人来来往往,总会有几个萌萌的妹子过来打招呼,邀请林曦参加后夜祭。

    林曦表示还有一些收尾工作需要做,放下琴之后还有文档需要整理,要是还有时间的话,再遇上再聊。

    开玩笑,哪有什么跟妹子跳舞的时间,收拾好东西,差不多林曦就要溜回家打游戏了,这么久都没怎么上过游戏,要不是LA已经进去了稳定期,早被耍等级大队拉开好几个等级了。

    来到门口的林曦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两人好像终于有了平静的对话的机会的样子。林曦默默的停在了门外没有进去。

    “……并没有说谎哦。因为,我就是不认识你嘛”雪之下说道,

    “……不过,我现在认识你了”

    “是这样啊……”

    “嗯,是的。”好像在夸耀着自己的胜利一样的,雪之下说道。

    看样子他们算是讲通了,两人误解是解不开的。人生无论何时都无法重新来过。错误的答案一定永远都是错的。

    所以,要不厌其烦地重新问过。

    为了得知全新的,正确的答案。

    就像比企谷以为雪之下允许他加入侍奉部是为了之前比企谷车祸的事情的补偿,而心里有些敏感,因为比企谷需要的不是怜悯。所以比企谷选择了回避。

    而林曦也同样以为雪之下其实怀有愧疚却不言,导致双方的误会,所以跟雪之下说了一些有的没的话。然而就如她的性格一样,一如即往的笔直。雪之下从不撒谎!愧疚什么的是存在的,但是雪之下不会改变她的基本原则。沿着正确的路线,一路走下去。林曦的一些话有些她听了。有些她没在意,因为问题点不在她身上,而在比企谷。习惯性的拒绝导致的所有的好意在比企谷看来都是怜悯,大老师不需要怜悯。

    雪之下也好,比企谷也好,都不了解彼此的事情,而林曦,就算有看过动漫但是也没有理解太多。

    要到什么地步才能叫了解呢?谁知道呢。

    在长长的假期和短暂的祭典结束后,比企谷和雪之下终于回归了怎样都好,无可救药的日常。感觉有些突兀,也有些奇怪的和好?他们之间有发生了什么?林曦表示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在意这些细节,还不如安心的打游戏,而且没有这些尴尬的气氛就好。

    林曦一如往常的推开部室的门。

    “哟!”然后把琴轻轻的放在桌上。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安静的看了一眼比企谷正在整理的文案,又拿出在书包里珍藏已久神机pfp。开始了久违的打游戏日常

    不一会,日常的脚步声一样的,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呀哈罗!!”

    开门的是笨蛋由比滨。

    “我感觉有人在说我坏话!”

    “……”林曦表示什么都还没说。

    “由比滨?有什么事吗?”

    “文化祭辛苦了~~!所以大家一起去后夜祭吧!”

    “才不去。所以说,那个后夜祭是什么玩意?”

    “还不知道就拒绝了?!小雪,我们去嘛~!”

    由比滨一如往常的在雪之下隔壁的位子就坐,像是撒娇一样的摇晃着雪之下的身体。对此雪之下一边露出有点困扰的表情,却没有拒绝。

    “我也不太清楚,那是怎么样的活动呢?”

    被雪之下问到,由比滨视线暂时向上看向了虚空。

    “诶、诶多……感觉像是庆功宴、大型的那种……?”

    “连你也不知道啊……”

    雪之下则是用手扶住了下巴。

    “根据语感来判断,就是前夜祭的相反,这样理解可以吗?”

    “就是那个!”

    由比滨朝雪之下刷的一指,赞同着正确答案。说的真的对吗,刚才那个……

    由比滨靠不住的说明在继续着。

    “是隼人君他们做的企划,说是在车站附近预约了live house!不光是班上的人,据说还有好多其他人会来……”

    “原来如此,所以才会对比企谷君邀请呢”

    “没,我也是班上的人吧。也包含在前者之中吧?是吧?由比滨同学?”

    因为有些不安我赶紧确认一下。

    “嗯,差不多。隼人君也说,要我邀请一下小企什么的。还有林曦也要一起去。”

    “差不多是怎么回事……‘差不多’也是‘义理’,有双重意思的吧?话说我这边就撤销邀请吧。被叶山赏脸照顾什么的也太难接受了。”

    “为什么我感觉,我才是顺带的?”林曦说道,“明明今天应该我是主角才对的吧?这群现充怎么回事。”

    为了安抚情绪激昂的林曦和比企谷,雪之下用平静的声音慢慢的教育道。

    “也不用那么抗拒吧。不是令人感激的提议嘛。就索性让他们接受你的加入如何?”

    “不要,我拒绝,我要打游戏!而且这也不是委员会的工作!自从当了这个不知道什么鬼的执行委员会之后,我就没打过游戏了!明明就在要愉快的结束的时候。还要被你姐坑了一把,老实说,你是不是跟你姐一伙的。看你今天逼我写台词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还有画风这种神奇的说法,简直就是故意的。”

    “你知道太多了。”

    “嘛、嘛……难得的机会一起去吧”

    “我就算了。就算去了也只是一个人在墙角呆着而已。有这样的家伙在会把气氛弄糟,让人挺过意不去的。”说着,比企谷继续开始整理文案。

    “……是呢。既然后夜祭不是执行委员会主导的,那也没什么特别要去的理由了呢。”

    “诶——?!虽然小企有工作所以没办法可是小雪……”

    话题的雪之下也开始写起了什么。

    “小雪,在写什么啊?”

    “进路调查表”

    “嗯……。那我等你写完哦”

    “我一次也没说过自己要去吧……”

    看来由比滨是进入了待机体势的样子。虽然雪之下有些困扰的这么说了,由比滨还是笑眯眯的在一旁守望着。啊啊,这样就必须跟这家伙走了啊……说了会等就肯定会等的,这家伙是忠犬。

    通红夕阳的光线射入了部室。

    祭典的结束。

    之后的祭典。林曦表示,我是打酱油的,别管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