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十四章 出发

第七十四章 出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十四章 出发

    出乎意料,当我回过头一看,却发现站在我身后的人,是一个高大结实的女人,并不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的任何一个。

    她身上穿着的是佣兵最喜欢的紧身皮衣,脸部的线条更像男人一般的刀削硬朗,充满了英气和刚毅的神色。年龄不大好判断,看起来大概30岁左右,但是却给人一种更为沧桑的感觉,印象最深刻的却是那一身的酒味和烈火般的红色齐肩短发,手上拿着一个大瓶子,大概就是她身上酒味的来源。虽然浑身都散发着酒臭味,但是她给人的感觉并不讨厌,一副和善而散漫的样子,仿佛看谁都是自来熟,丝毫不会因为你是陌生人而变的冰冷警惕,这样的人,到是颇有点原来世界古代里那些放荡不羁的浪子,呃,大清早就醉酒的女侠哇……

    从她的外表看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就是罗格营地的长老之一,掌管整个罗格营地的军事大权的卡夏。

    “小子,我看你高大威武,气势不凡,怎么样,帮我个忙如何?”

    如果我没有看过星爷演的《功夫》,一时之间我或许还会被她的话唬住,但是很可惜我已经看过,而且不止一遍,她这样一说,反倒让我警惕起来——路边随便拉个野蛮人,哪个不比我高大威武,至于气势,我看你的气势就比我强多了。

    “卡夏大人,你要我帮什么忙着?”我笑嘻嘻着说道,她给人一种很随和的感觉,让人很难对她做出一副必恭必敬的样子,或许,这也正是她所希望的。

    “哦,你知道我,那就更好办了,来来来。”

    她大咧咧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我来到路边的一根腐朽倒地的树干旁边,用脚轻轻一踢,把上面的积雪给震下来,也不顾又湿又冷,一屁股便坐了上去,然后对着手中的瓶子喝了一口,呼出一阵带着浓烈酒气的白雾。

    “你小子就吴凡吧,我在阿卡拉那听过很多你的事情,看你实力不错的样子,所以请你帮我个忙!”

    “杀血鸦吗?”我想了也不想的立刻回道。

    “没错,告诉你,这可是光荣的任务,一般人,我是不会让他帮的。”她又喝了口酒,一副你该很荣幸的样子。

    这次轮到我奇怪了:“卡夏大人,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你要说什么吗?”

    “你白痴吗?罗格营地里哪个上了10级的转职者我没这样对他说过,知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她一脸你是白痴吗的样子看着我,接着又觉得这句话好像与她前面所说的有点矛盾,打了个哈哈,立刻接到。

    “不过,我找上的都是一些高级小队伍,像你这样独自一个人的转职者,还是第一次,呃……除了莎尔娜那个脾气暴躁的小家伙以外。”

    那不就是第二次了吗?我翻了翻白眼。

    “到不是不可以,问题是我能得到什么回报呢?”竟然卡夏的性格如此,我也没必要拐弯抹角了。

    “小子,你就那么功利呢?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一项很光荣的任务吗?”卡夏瞪着我说到,不过眼神却依然保留着笑意,看来我这种爽直的说话态度也很合她口味。

    “荣耀又不能当饭吃,我可是一个德鲁依啊,为什么要去惹近战客星的血鸦呢?”切,还真当我是热血愤青吗?

    “那……”

    卡夏沉思了一会才脸肉疼的说道:“年度最佳战士奖章怎么样,凭此徽章在罗格营地里购买东西的时候一律九折,这也算是实质性的东西了吧。”

    她不知道从拿掏出一个土不拉叽的圆形状铁块,得意的向我晃了晃。

    “……”卡夏,你真的是战士领袖吗?你确认你不是商业联合会那帮奸商吗?

    卡夏看我不为所动,又沉思了起来,不一会,她恍然大悟一般,神秘兮兮的凑到我面前:“听说你现在还没有佣兵是吧,如果你肯帮我的话,回头我挑个最漂亮最能干的佣兵给你,怎么样。要知道我可是罗格营地里的佣兵头头,里面每一个佣兵我可都了如指掌哦。”

    “……”又由奸商变成老鸨吗?

    看我依然不为所动,卡夏无奈的抓了抓那头火红的短发。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个都那么挑剔,我身上可没有什么好东西了,唯一的几个银币都被我拿去买酒了。”说着,她弯下腰,在用手指头在雪地上比画了一会,然后拍拍手指头上的雪。

    “冰冷之原和埋骨之地之间被一层迷雾森林所阻挡,不知道走法的话很容易迷失方向,这是那片迷雾森林的路线图,小子,可要记住了,不然到时候迷路可别怪我,还有,血鸦身上有一个这样的徽章。”她把刚刚那个徽章递到我面前。

    “干掉她以后,立刻摘下来,不会消失的,放心吧。”卡夏一阵劈里啪啦的说完,就拎着瓶子走了了,丝毫不给我反应过来的机会。

    我看看雪地上的地图,恩,虽然粗糙了一点,但是大致上还能看懂,但是问题是她怎么那么肯定我会去杀血鸦呢?难道又是阿卡拉那什么鬼预言?还有那个徽章,明明就是血鸦掉的,她刚刚还唬我说什么年度最佳战士奖章,骗人也要打个稿才行吧?!

    呆了一会儿,等将雪地上的路线记熟以后,我才转身离去,来到训练场,莎尔娜果然已经站在那练习了起来。

    “听说刚刚卡夏找你说话了?”当我靠近,正想打个招呼,莎尔娜冷不防的突然问了我一句。

    我一愣,没想到那么快就传出去了。

    “是的。”

    “是杀血鸦的任务吗?”

    “恩。”

    她摇了摇头:“血鸦是近战的克星,如果你想去的话,最好再找几个法师或者亚马逊,别逞强。”

    “姐姐做过这个任务吗?”我好奇的问道。

    莎尔娜沉默了一会,终于还是一脸郁闷的从袋子里掏出一个灰不拉叽的徽章,正是卡夏刚刚给我看那个。

    “被她骗了!”莎尔娜深蓝色的大眼睛里蕴涵着一层无法浇息的怒火,看她一副闷闷不语的样子,我不由偷笑——真是个傻姐姐,这么容易就被骗了,也不想想,卡夏只是战士头头,哪能让其他商人说打折就打折啊。

    莎尔娜狠狠的瞪着手中的徽章,仿佛下一刻就要将它捏碎一般,不过终究还是觉得这也算是战利品,还有那么点纪念价值,才一把扔进自己的物品栏里面。

    “弟弟,这个任务做不做都不要紧,但是你要记住,千万不要去惹她就行了。”发了一会儿火,莎尔娜突然回过头对我认真的说道。

    “呃……放心吧,她好歹也是罗格营地的长老,哪是我惹得起的。”

    “不是这个意思。”莎尔娜摇了摇头。

    “人人都以为我是罗格营地里的第一强者,其实她才是,而且比现在的我强很多。”

    莎尔娜郁郁的说完,便不再理我,也不再说话,而是把精神集中在她的靶子上,仿佛在发泄着什么似的,我心里一惊——能让好胜心强的莎尔娜说出这样的话,看来这个卡夏还真不简单,呃……其实罗格营地的四大长老,撇开那个尚从未谋面的魔法工会的会长我还不了解,又有哪一个是简单的货色呢?

    不过,卡夏的一翻话到是惊醒了我,是呀,自己已经在罗格营地里呆了差不多2个月,魔法方面的训练已经遇到了瓶颈,而空投围杀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拉尔他们也回来了,该见的都见了,自己似乎不应该再沉溺于这种安逸的气氛里面了,杀戮以后放松一下心情,固然重要,但若是忘记了鲜血的味道,那也是大大的不妙啊,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个古训,在这个世界里显得尤为有道理。

    弟弟,怎么了?”

    莎尔娜看我默默的站在那不动,不由奇怪的问道。“

    “我想,我应该差不多出去历练了。”我有点无奈的说道。

    “真的吗?”没想到莎尔娜仿佛很高兴。

    “姐姐我正好也有这个打算,看来我们两个连想法都一样啊。”

    我心里一沉:“姐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挑战安达利尔?”

    “很快了,等到我24级,就立刻出发。”莎尔娜那双从未失去自信的眼睛,瞭望着遥远的西方,那里是安达利尔的老巢,修女院内的墓地的方向。

    我沉默了一会:“到时候一定要先通知我一声,如果我不在,也要等我,行吗?”

    “通知你可以,不过可不许跟来。”莎尔娜用那明媚的深蓝色眼睛轻轻看了我一眼,一副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告诉你的神情。

    “知道了,我保证。”我勉强笑了笑,接着,便开始了今天的弓术训练。

    晚上的时候,拉尔他们全都在,乘着纱拉已经谁着了,我跟他们说起了这事,不过没想到的是,拉尔首先提出了反对。

    “吴,我知道你现在的实力很强,但是我还是不赞同你一个人历练,毕竟你没有莎尔娜的经验,这样太不安全了。”

    我只用半年就升到12级的事,只有拉尔三人清楚,和莎尔娜的关系,他们也早已经知道了。

    “对呀,吴,要不干脆再等一会,你和我们一起出发好了,加入我们的队伍怎么样?”道格粗声粗气的说道。

    他的提议我不是没想过,加入拉尔他们的小队的话,我一样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挥自己的能力,被他们看到也无妨,当然,bug护身符的我还是不会告诉他们的,必要时可以拉阿卡拉来当挡箭牌,而且我认为,他们也应该不会问出令我为难的问题才对。

    但问题就是,我现在的传送站只开了冰冷之原一个,而他们却已经达到了黑色荒地,如果要和他们同一个队伍,势必又要让他们走很多远路,权衡之下,我最后还是固执的决定一个人出去历练。

    莎尔娜说她不喜欢送人,所以决定比我早一点点出发,临走之前,我塞给她一回恢复活力药剂,换来她的轻指一弹,本来那把蓝色长弓我用不上,也想送给她,没想到她却得意的朝我眨了眨眼,拿出自己的武器,竟然是一把黄金级的猎弓,让我这个乡里出来的暴发户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

    没有过多的离别之语,我和她都不是那种人,只是默默的看了彼此一眼,从对方眼中读到了保重以后,她便大步的走向传送阵,只留下了一个背影,随着白光的弥漫,也慢慢的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当天晚上,我来到拉尔家告别,还有把极品蓝色双刃斧,也一并送给了野蛮人兄弟,他们本想推辞,我说了一句“用的上的,我自然会留给自己,用不上的,我留着也没用。”他们看力量需要44点的需求,也知道我说的是实话,便没再客气,道格手上已经有一把白板双刃斧了,而格夫则还是用着一把蓝色级别的手斧,所以道格想也没想,就将这把双刃斧给了格夫,在他看来,他的好兄弟实力变强,也就等于自己变强。

    然后,我们一直闹到深夜,等所有人都醉倒以后,我又在桌子上偷偷的留下三瓶回复活力药剂,才悄然的走出了拉尔的家——还是一个人离开的好,离别的滋味,我今天早上已经品尝过一次了,不想再尝试第二次了。

    但是当我踏入传送阵的白光时,不经意的回头一看,才发现,拉尔三人,还有纱丽大婶,牵着泪流满脸的小纱拉,默默的站在不远处,注视着我的身影,看我回过头来,都用力的朝我招了招手,小纱拉更是一边用那哽咽的声音向我道别,看来自己笨拙的演技终究是瞒不过其他人啊,我心中一片温暖,笑着朝他们高举了一下预示着胜利的拳头,然后眼前一闪,他们已经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