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一十章 可怜的血鸦

第一百一十章 可怜的血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一十章 可怜的血鸦

    差不多十天没有出来的小雪,此时显得特别兴奋,四条大腿仿佛上足了发条似的在草原上狂奔着,速度之快,让我也不得不稍稍的俯下身子,以避开迎面刮来的烈风,乘着空余之际,唯一能追赶上小雪速度的懒乌鸦,还有可以充当抱枕用的橡木智者也被我召唤了出来。

    按照德鲁夫的地图,我远远的从西北方绕过——那是当然,我可没有和几万只怪物正面对上的勇气和能力。

    鲜血荒地上的怪物,可能大多已经聚集到一块了,因此一路上我毫无阻碍的前进着,连一个沉沦魔和腐尸的影子都没见到,更别提那些只懂得躲在树林里偷袭的硬皮老鼠了,就怎么走了大概几十分钟,终于,怪物大军那庞大的躯体,进入了我的视野之内。

    从一个小山坡远远看去,底下的一片草原,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怪物所占据,视目所及的,也只有前面的一部分,它们是整个草原里最多,最常将到的红色沉沦魔,还蓝色利刃魔,光这两种颜色,就已经占了这片怪物的一半左右,而后面的灰蒙蒙一片,就是怪物的杂牌军了。

    为了看个究竟,我骑着小雪远远的围着这片庞大的怪物群绕了一圈,以小雪的速度,也足足走了大半个小时,才将这些怪物的大致情报掌握在眼里。

    如同德鲁夫所说的一样,这只杂牌军队伍,各种各样的怪物都有,而且由强到弱形成了阶梯一般的排列,最前面的是最弱小的,用来充当炮灰地沉沦魔,越到后面的怪物越是强大。绕到怪物最后面时,我甚至看到了几百只地底洞穴里的残废怪,这种即使在地底洞穴里也比较希罕的丑陋怪物,如今却吐着那细长的恶心舌头,肆无忌惮的出现在鲜血荒地里,如果每个村子的残废怪数量都有那么多,那岂不是说足足有几千只残废怪?

    光是这几百只残废怪,就已经不是我能接近得了的。即使抗闪电已经高达50多,一轮几百个闪电球打过来,在没变身地情况下也能足足打掉我差不多四分之一(50多点)的血了,还要算上可能出现的麻痹,停顿,僵直等魔法负面状态。

    还有上千的骷髅弓箭手,密密麻麻的凑在一起,如同骨骸山一般。手中紧握的惨白骨弓好似择人而噬的利爪猛兽,光是看到那庞大的数量,我就已经可以想像出它们攻击时那铺天盖地地箭雨是何等的恐怖,上千只箭矢,如果全部被命中的话。除非变身熊人,否则连我也是被秒杀的份,战争这玩意,一个人的力量果然是渺小地。

    当然。如果是卡夏她来了又是另当别论,凭她的能力,这些远程怪物的攻击对她能有百分之一的命中率就应该烧高香了,而比卡夏更加nb地82级巫师法拉。则更是简单,远远的放几个陨石就能将这群怪物给打残了,只可惜他们是不会出手的,如果我们连这点危机都应付不了,我相信阿卡拉他们绝对不会介意来一次大换血。优胜劣汰,只有强者才能够生存,这是属于上位者的无情,无论他们愿不愿意。

    让我比较无语的是,站在骷髅弓箭手旁边的,居然是一大群邪恶猎人,这两种在地底洞穴一旦遇上绝对是至死方休的怪物,如今却像老邻居一般和和气气的粘在一块。比听到暴雪不跳票更让人觉得神奇。究竟是什么力量能让这两种死敌站在一起?想到这里,我不禁狠狠地打了一个冷战。只觉得这次战争充满了一种叫阴谋的气息……

    除此之外,如此庞大的怪物群体里面,当然少不了精英级的怪物,头目就更是不用说了,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小boss级的怪物,这种独一无二的稀有品种,可不像精英级那般泛滥。

    绕了一圈以后我回到起点,刚刚无聊之余,被我派出去的懒乌鸦,也“呱呱”的叫着飞回来了,它所传递过来地信息比较模糊,并没有值得我关注地东西,不过其中一条看似无关紧要的消息却引起了我地好奇。

    在懒乌鸦的带路下,我们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山坡之上,从这里看去,整个片怪物一目了然,的确是个观察的好地方,而这个山坡之上,有一片小丛林,懒乌鸦无意间发现的异常,就在这里面。

    “阁下,能出来一下吗?”我对着小丛林淡淡的说道。

    不一会儿,丛林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里面走出一个身材消瘦的冒险者,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眼神里满是惊讶的走了出来。

    果然如此,若是在平常,我只会以为是几只硬皮老鼠在作祟,但是现在所有的怪物都聚集在那边,不是很奇怪吗?

    “我是负责维塔司村的探子,刺客马林,不知道大人有何见教?”

    马林惊讶的望着眼前这个骑在一只硕大的白狼上面,披着斗篷的神秘男子,从他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白狼,那凌厉的目光紧紧的将他锁定,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的气势,让他一动也不敢动弹,更何论骑这匹强大白狼上面的男人?

    难道是什么新的隐藏转职者?到是听说过精灵,矮人还有兽人一族也有转职者出现,不过他们的数量及其稀少,行动也十分隐蔽,至今也从来没有人真正见到过……刺客的冷静与沉着,让他压下了心中的百般疑问,语气也不由自主的带上一丝恭谨,虽然不明白眼前的究竟是什么人,但是他的强大也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对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敌意。

    “我是德鲁依吴凡,维塔司村的特别行动队员,马林先生,能将最新的情报给我汇报一下吗?”

    我骑在小雪身上,居高临下的望着眼前地刺客,用着命令的口气询问到。阿卡拉说过,而每个村子的特别行动队员,都是相当于队长级别,甚至在关键时刻能凌驾于其之上,成为整个村子的实际管理者,这也是为什么德鲁夫看到我是维塔司村的特别行动队员时,会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毕竟大家都是熟人。比较好说话。

    “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战争,彼此之间的关系就只有命令与服从,身为一个上位者,应该明确自己地地位,树立出威信,而不仅仅是依靠友情,尊重与崇拜,这样才能作出最明确的判断。”

    临别时阿卡拉的话又回荡在脑海里面。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虽然对这种仿佛要刻意培养我的威信一般的行为表示疑惑,但就事而论,我认为阿卡拉说的并没有错,这不是一场儿戏。那些宝贵的生命,很有可能就决定于自己地一个决定,不是自己任性的感情用事的时候。

    “是…是的,尊敬的凡大人。这是我地荣幸。”

    听到是特别行动小队,马林下意识的笔直了身子,心里的惊骇却更甚,本来听到这次维塔司村的特别小队只有一个人,而且并不是自己所想像中地莎尔娜大人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那个叫吴凡的德鲁依,最近虽然大出风头。实力也很不错,不过他却从来没想过要拿他来和莎尔娜大人比较,如今看来,自己是大错特错了,罗格营地里果然是藏龙卧虎。

    接着,马林将这几天刺探到的情报,言简意骇的向我一一汇报,与德鲁夫所说的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说到刚刚最新得到的情报时。却让我微微一愣。

    “你是说,血鸦也混在里面。”

    “是的。属下敢肯定,绝对没有看错。”马林眼神一肃,铿锵有力地答道。

    “果然,呼呼,连小boss级的怪物也出来凑热闹了,血鸦,呵呵,不说我还真把她忘记了呢。”

    我喃喃自语的说道,说起来,自己这一路所经过的历练场所,唯独还欠缺埋骨之地没有去,自然,血鸦也成了我唯一遗漏掉的小boss级怪物,不对,还有埋骨之地里面的墓穴那个碎骨者,说起来它也是个小boss级的怪物呢,只是在游戏里很不起眼,三两下就被敲掉了,实力渣的很,所以很少会人去留意罢了。

    我这边思索着,前面地马林不敢打扰,恭恭谨谨地站在一旁等待着命令,如今他可不敢再小瞧眼前这个特别行动队员的实力,那说及血鸦时轻蔑地口气,并没有让他觉得有什么不妥,莎尔娜大人能独自解决的怪物,眼前这位大人也应该没有问题,毫无根据的信心,在他心里面迅速的滋生着。

    “好吧,没有什么事了,你回去继续观察吧,一有什么动静,记得立刻回报。”我摸了摸小雪柔软的皮毛,淡淡的说道。

    “是的,属性遵命。”马林应了一声,立刻便回到了林子里,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我暗暗赞叹了一声,指挥着小雪飞快的离开了这里。

    获得了在比较具体的情报以后,我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在附近悠转了起来,虽然说怪物大量聚集的行为已经停止了,但是还是偶尔会有一些“远道而来”的怪物,而我就像负责“欢迎”它们的主人一般,清理着这些风尘仆仆的来客,实在无聊的话,干脆就靠近怪物群,用手上的弓箭将外围的一些怪物吸引过来,娱乐练习两不误,反正以小雪的速度,我丝毫也不用担心会被包围,几个小时下来,成绩还算不错,足足杀了几百的数量,比历练时候的效率还要高,就是这些怪物的实力弱了点,经验更是少的可怜。

    算了,就当是热身吧,憋了差不多有十天了,无论是小雪它们,还是我,都有一种手痒的感觉,我觉得自己现在越来越奇怪了,一心期待着平静的生活,又渴望鲜血和杀戮的刺激,难道在不知不觉当中自己已经开始bt起来了?

    夜晚的篝火突明突暗,更显得不远处的天空被渲染的红灿灿地一片——除了那些怕黑的沉沦魔们还有谁?其他怪物可没有生火的习惯。

    我现在手里拿着法拉给的那本魔法入门,伴着皎洁的月光。还有篝火所散发出的残余热量,仔细的阅读着,在这个实力至上的世界,我终于开始正视起现实,在生死攸关之际,内心对力量地渴望也是越发的强烈起来。

    “日了!”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我终于被书里那些繁杂至极的理论和奥术给搅的一塌糊涂,狠狠的将书扔进物品栏空间里后。顺手拿出凯恩那本智慧之书放松一下心情,说起来我都想哭了,常年混迹在acg世界里的宅男,如今却只能靠一本类似于地理风俗人物志的无聊典籍打发时间。

    至于阿卡拉所交代的负责打听情报地任务,我并没有这方面的相关经验,所以到现在为止完全没有头绪,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其他九个特别小队身上,自己则充分的发挥着“自由行动”的精神。毫无大局观的在附近打打闹闹了两天,当我终于觉得无聊,打算回村子里面地时候,突然发现了自己一直期待着的目标出现了。

    没错,就是血鸦。

    发现它的身影时。我牙根颇有点痒痒的,本来以为以她地形态,会混杂在黑暗猎人或者黑色流浪者里面,害我睁大了眼睛一阵苦找。差点没瞪出红眼病,没想到这丫的一点审美观都没有,竟然和一群饥饿死者和骷髅呆在一起,让我觉得前面的行为,就仿佛小丑一般滑稽。

    好吧,我承认是我出发点有误,血鸦本来就是埋骨之地的头头,特殊能力除了火箭之外。还有一项就是复活饥饿死者,所以在埋骨之地的时候千万别和她打游击或者打持久战,否则的话,等你回过神来,说不定已经被一大群饥饿死者所包围,囧……

    这样也好,本来我还担心她混在黑色流浪者里面,自己无法靠近呢。没想到她既然跑到饥饿死者那边去了。汗,这样更能体现出自己速度的优越感吗?

    我小心的接近怪物群地外围。耐心的用手上的弓箭吸引着饥饿死者,一点一点的将它们清理掉,由于弓术实在太烂,我又不敢用冰风暴这种极易引起群殴事件的魔法,所以用了整整一个下午,血鸦才慢慢的暴露在我面前,这丫的竟然能在一群腐臭的饥饿死者包围下打瞌睡,我都不知道应该说是享受还是自虐了,难道她地没有一点嗅觉系统?

    当我抱着极大地疑问,歪歪扭扭的一箭射在他旁边地随从身上时,血鸦终于有所察觉的似的站了起来,一身红白相间的软甲,将她的身材完美的衬托出来,只是脸上扭曲愤怒的表情让人不敢恭维,一双红腥的眼睛,四处打量了一下之后,终于落在远处的我和小雪身上。

    目标锁定以后,她阴阴沉沉的低估了一句不知道什么,然后立刻举起手中的长弓。

    “快跑。”

    我拍了拍小雪,开始以不规则的方式跑动起来,如此远的距离,这样的跑动能让弓箭手大部分的箭矢失去准头,但是我却低估了血鸦的能力,因为,她是小boss。

    “碰”的一声,我感到背后一阵灼烧般的剧烈疼痛,仿佛一根被烧的通红的铁钉刺入身体里面一般,让我忍不住疼哼了一声,生命值竟然掉了几十点,日,不亏是血鸦的特殊技能——火焰箭,比起冰冷之原的洞窟里面,同是小boss级的冰冷乌鸦,她的伤害高了不止一点半点。

    我恨恨的回头看了一眼,心里默默祈祷着这傻瓜跑出来,否则自己这一箭就白挨了。

    仿佛听到了我的祈祷,血鸦挪动了一下脚步,犹豫了一会,紧紧的盯着我那正以不紧不慢的速度离去的身影,终于是“呼”的一声追了上来。

    见敌人上钩,我连忙招呼小雪保持速度,血鸦对自己似乎很有信心,而它的速度也很bt,以小雪五成的速度下,它跟上来的同时,竟然还能时不时的射上一箭。

    等到靠近附近一个小丛林。我微微一笑,突然一个鱼跃,从小雪背上跳下来,半空之中,就已经开始集中精力,启动自己还从来没有在实战中使用过的自创战术。

    空投围杀!

    不错,其他四只鬼狼就躲在旁边的小丛林里面,经过这一段时间地磨练。我已经可以同时控制包括小雪在内的五只鬼狼同时瞬移,不过精神消耗很大,最多也只能使用两次。

    说到精神力,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无法具体化的东西,它跟法力的关系,就和战士的耐力与招式的关系一样,对于一个战士来说,光有技巧招式是不行的。还得必须有耐力维持,战斗时间长了,耐力降低,就会出现疲惫现象。

    法师也是一样,光有法力也是不行的。施展魔法还必须消耗一定地精神力,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学员必须经常冥想,一来锻炼元素的感知能力,二来锻炼精神力。一般来说,经过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刻苦磨练,法师的精神力和战士的耐力都是十分高的,除非是经过长期或者高强度的战斗,才会出疲惫透支的现象。

    在血鸦惊讶地眼神中,狼背上的那个人类突然跳了下来,然后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只白狼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消失了。等自己回过神来,眼前已经被一双猩红的利爪所遮盖……

    “碰”的一声,血鸦后退了好几步,她骇然发现,在她胸口部位留下六道交叉血痕地,正是它刚刚追击,又突然消失的白狼,它怎么突然反客为主的攻击起自己来了?还没等血鸦明白过来。后背又遭到了袭击。回头一看,既然是四只比那白色巨狼小上几号的灰狼。什么时候后面又出现了四只这样地东西,自己竟然一无所察!!

    一时之间,血鸦那原本就陈腐僵硬的大脑,有点转不过来了。

    说实在的,我也很想将这场战斗描述的惨烈上一些,以表达我对血鸦的敬佩,但是情况很明显,在五只鬼狼严密有序,密不透风的凌厉攻势下,血鸦先是很没面子的愣了一会,等它反应过来的时候,其实跟没反应一个样,她是一个优秀地弓箭手,贴身战绝对是她的弱项,在鬼狼的团团包围下,她连拉弓的空间都没有,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将弦拉开,狡猾的小雪却总是会跟着四个手下齐齐攻击,十有八九会将她的攻击给打断。

    对于小雪它们来说,简直没有比血鸦更合适的猎物,一个只懂得使用弓箭的远程弓箭手,被五只凶残地鬼狼给团团围住,后果稍微想像一下就已经很清楚了,在随后,队伍中攻击力最强地剧毒花藤也加入了战斗,只要不是鬼狼绕晕了头,故意留下一个缺口让血鸦跑掉的话,这场战斗已经没有任何地悬念了。

    不过战斗到最后,血鸦还是让我很是惊讶了一把,这丫的竟然很光棍的舍弃掉无用的弓箭,改用用拳头迎击,别笑,也别小看她的拳头,一个普通转职者的拳头都有很大攻击力,何况是小boss级的血鸦,可惜的是她并不擅长贴身战,虽然拳头的攻势很凌厉,时常能将鬼狼的攻势给逼退,但是从我这个角度看,怎么看都像是花拳绣腿而已。

    这场战斗,在我没参与的情况下,小雪他们只用了区区几分钟就搞定了血鸦,当然,不是血鸦的实力弱,而是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取了巧,一下子就将她包围了起来,让她的速度无用武之地,否则在这个广阔的草原里,能不能在她跑回怪物堆以前将她收拾掉还是一个问题呢。还有一点就是,血鸦的另外一个特殊能力——复活饥饿死者没有发挥出来,这里的地下并没有尸体,如果是在埋骨之地,她一边攻击,一边召唤饥饿死者,也是一件麻烦事。

    不过,总的来说,无论血鸦是否能发挥她全部的能力,这场战斗的胜利者都将是属于我,有擅长应付敏捷型怪物的小雪它们,还有擅长应付皮厚的剧毒花藤,罗格营地的小boss对我来说,区别只在于麻不麻烦,而不是能不能干掉的问题罢了。

    走到血鸦的尸体面前,看到她丢下的那把弓,在好奇心的驱动下,我俯下身子,正欲将其拾起来,没想到还没有碰触到,就已经消失了不见了,切,真是不给面子,好歹我也是主角吧,难道就不能发生一点更yy的事件吗?我无聊的把注意力转移到血鸦掉落的几件物品上。

    哦哦哦,这块像大饼一样的东西是什么?我好奇的拿起一块散发着蓝色光芒,如同被拉长了一般的椭圆块状物体,硬硬的如同石头一般,难道又是游戏以外的物品,想到这里,我按耐不住兴奋,手中拿起辨识卷轴拍了过去。

    力量的大型护身符

    +3力量

    omg,竟然是护身符,这还是我第一暴出护身符呢,这里可不同于物品栏有限的游戏,几乎有十立方米大的空间,有多少护身符都能放得下,其附带的能力无论如何垃圾,都等于是额外赠送,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因此珍贵性可见一般,而按照这个世界的铁律,越是珍贵的东西暴率越低,这也是为什么我混了那么久,才第一次暴出护身符的原因。

    不过,高兴之余,我还是有点纳闷,不是我缺乏游戏常识,而是游戏里的护身符实在是太……总之,是不能将它与眼前这个石头状的实物联想起来。

    看了一眼地上其余的物品,除了那个小护身符以外,其他几件都是白板装备,分别是骷髅帽,短剑,竟然还有一件损坏的皮甲,日了,原来小boss身上也有次品啊,随手将这几件白板装备扔进物品栏里,我继续在血鸦身上搜索着,等等,我可不是变态,还不至于饥渴到这种程度。

    很快的,我就在血鸦尸体的腰部袋子里找到了一枚黑呼呼的东西。

    传说中的年度战士最佳徽章,get!!

    呸呸,除了莎尔娜姐姐那个小笨蛋,谁会信啊!

    当我将血鸦那枚徽章扔到马林手里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泛着敬仰般的光芒了。

    “血鸦我已经干掉了,你去通知德鲁夫一声,让他安下心来吧。”

    我无视马林崇拜的眼神,其实是不好意思……咳咳,谁在偷窥我的内心,给我站出来!!

    “是…是的,大人,这实在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马林激动的说道,之前已经说过,远程攻击的怪物才是这次任务的最大威胁,而身为远程攻击怪物中的佼佼者的血鸦,她那精准的超远距离攻击,还有特殊技能火焰箭的巨大伤害,若是在密集的战场上让她完全发挥出来,绝对能对冒险者造成巨大的损失,能在开战以前将她干掉,这无疑是整个维塔司村冒险者的福音。

    “对了,大人……”马林收起徽章,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我。

    “根据这几天的观察,毕须博须似乎也在怪物里面的样子。”他用一脸信任的眼光看着我,仿佛我已经提着毕须博须的头颅站在了他面前一般。

    “……”

    我一脸汗然的看着这个已经对我盲目信任的刺客——被上万个沉沦魔和法师围着的毕须博须,是那么好杀的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