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苏醒

第一百三十三章 苏醒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三十三章 苏醒

    “我就是那把被你赋予乱七八糟的外形,乱七八糟的属性,还有乱七八糟的名字的什么斩杀天使之剑。”

    圣剑态度的转变之快,简直到了人类难以企及的地步,短短一瞬间,它就完成了从贤哲到泼妇的……呃……进化?

    面对这种巨大的转变,我一时如被雷轰,嘴巴张了大大的,好不容易才憋出了一句。

    “你……你是,我储存箱里的那把剑。”

    “正是如此。”

    “可是不是这个形状啊,我的斩杀天使之剑可比你好看多了。”我的脑子依然有点糨糊,一不留神就把心底话给说出来了。

    “你……你说什么……,我……”

    圣剑那由低大幅度拉高的语调,充斥着它的愤怒。

    “咳咳,算了,我们进入主题吧。”

    “我”字拉了老长,突然语气一转,咳嗽几声,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说道。

    应该是在转移话题吧,果然,你也对自己那平淡无奇外表感到自卑吗?真是个可怜的家伙,我同情的看了它一眼,没有继续刺激它。

    “慢着……”

    我大声说到,它的话有问题。

    被我赋予形态,属性和名字,名字还好,是我在储存箱里找到以后才命名的,但是形态和属性,分明是我在原来世界的电脑上赋予,为什么我在修改器里随便做的一把剑,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什么圣剑,听它的口气,似乎已经存在了很久的样子。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你知道我原来地世界?你知道回去的方法?”

    我嘶哑的声音问道,并不介意会暴露自己是穿越者的事实。我现在是抓住了一根救命草般,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再换个角度来说,它的形态,让我很没有危机感,觉得即使是暴露了也没什么大问题。

    “是的,我知道你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世界……”圣剑悠然的说道。

    “但是。你真地那么想回去吗?”

    “呃……?”

    它的下一句话,仿佛狠狠的击中我的心里最脆弱的地方一般,让我呼吸一窒。

    是啊,自己真的那么期待回去吗?原来的世界,有自己所熟悉的高楼大厦,汽车地铁,温暖地家,便利家电。还有自己所沉迷的游戏动漫,最重要的是,那里很安全,我完全不用担心下一刻会被杀死。

    但是,但是除此之外。在原来那个世界,我还有什么呢?父母已经死了,朋友也不算很多,都是那种介乎于一起玩玩游戏。讨论动漫的普通程度,房子,钱,家电什么的,都只是死物而已……

    而在这个世界呢?虽然陌生,并且充满了死亡地威胁,但是这里却有自己最爱的人,亲密无间的朋友、长辈。生死与共的战友,如同姐姐一般存在地亚马逊,还有那些关心着自己的人,纱拉,拉尔,道格,格夫,纱丽大婶……他们的脸孔一一在我心里划过。

    我突然有一种两难的感觉。就像处在大浪里的一然清雅的感觉。

    “没关系。如果你真的想帮助我的话,那就快点增强自己地实力吧,到时候拿起那把剑,说不定就能和我交流了……”

    它用“那把剑”来形容,似乎并不承认它就是自己的本体,真是一把骄傲的剑,连那样的绚丽地外表,那样的bt的属性。也不被你放在眼里吗?

    然后。我眼中的世界开始慢慢的模糊起来,它那挺直的身影。不断的在我眼前扭曲旋转着,眼睛一黑,我已经失去了知觉。

    “哎……”

    空旷的末日战场,传过来一声幽幽地叹鸣。

    “多少年了,我本来还以为已经忘记该怎么发出声音了呢,不过……”它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战场,苦笑着说道。

    “似乎更加寂寞了……”

    救赎者吗?啊,忘记问他的名字了。不过,是一个很有趣的小伙子,虽然嘴巴毒了点,但是心地很善良。

    真是让人期待呀。

    下一刻,它所伫立的整个尸山,突然颠簸起来,那些堆积在它下面,号称永不泯灭的天使尸体,全部如同灰烬一般,飘散开来,整座山的真面目,也随之出现。

    被埋在尸山里的,是一座巨大地黄金骷髅,它保持着半蹲在地上地姿势,头骨朝天,下颚张开,一副仰天长啸的姿态,背后长着一双无与伦比地巨大骨翅,散发着璀璨的黄金光芒,那是被掩盖的,天地之间的第二种颜色。

    但,它只是一具尸骸而已,因为圣剑,就插在它仰起的额头骨上,静静的,静静的……

    救赎者,与我同为破坏“规则”的存在,我的主人,你究竟是要延续末日的悲哀,还是创造新的历史呢……

    睁开迷糊的眼睛,慢慢映入眼眶的,是一个昏暗的小房间,还好,还算正常,我想揉揉眼睛,但是却发现,自己的手被紧紧的握住,是一双温暖,柔软,而微略有点粗糙感的小手,从掌心传来的微微潮湿的汗水可以看出,这双轻柔的小手,握的很紧,也很久。

    我缓缓的转过头,一张亦喜亦嗔的绝色容颜,慢慢的浮现在我面前,那海蓝色的眼睛里的惊喜与温柔,似乎能将我融化了一般,昏暗的屋子里,淡淡的烛光下,那张白皙的脸蛋,染上了一层昏暗柔和的色调,让她看起来如同散发着女神一般的圣洁光辉,一时之间,我惊艳的说不出话来……

    许久,我才脖子一歪,然后用迷茫的语气说道。

    “你……是谁……”

    拉尔和野蛮人两兄弟,正在酒吧里喝酒吹牛,维塔司村的战斗在昨天就已经结束了,而他们的好兄弟吴,也在前几天就回来了,呃……虽然是被卡夏大人抬回来的。虽然以后一直昏迷不醒,不过既然卡夏大人说他安然无恙,那他们也就将心里的担忧放了下来。

    而且,据卡夏大人说,他们英勇强大的好兄弟,以一个人地力量,将这次的幕后主谋——刚刚降临于暗黑大陆的魔王贝利尔给收拾掉了(魔王贝利尔现世的消息,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也隐瞒不了多久),这可真是个让他们又惊又喜的好消息,虽然他们为贝利尔的出现而感到一层忧虑,但是毕竟山高皇帝远,贝利尔还轮不到他们来操心,所以他们更多是为自己的好兄弟而感到高兴与自豪。

    道格这个大嘴巴兼吹牛大王,此时正口沫横飞地向冒险者吹嘘着他的好兄弟,是怎么将贝利尔打的东倒西歪。毫无还手之力,那利索的嘴巴如同机关枪一般快速流畅,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亲眼目睹呢,不得不说,道格的吹牛功夫实在了得。即使大家知道里面没有多少真实的成分,但是依然听的津津有味,放在原来那个世界,他说不定能成为大神级别地写手。

    “啊——啊——”

    就在道格说大正精彩的时候。如同残废怪一般丑陋狰狞的贝利尔(可想而知他谎言很快就会被揭破),是如何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时候,一道连他那大喇叭地声音也要盖过的凄厉叫声,远远的从某个方向传过来过来,三人对视一眼,这声音咋那么熟悉呢?难道是……

    他们“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抛下那些好奇不已地冒险者们,在酒吧老板那微弱的抗议声中直奔而去。

    “碰——”的一声。大门被粗鲁的道格一把踢开,他两手展开,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嘴巴也是满满的张大,似乎又想用那胜过狼嚎似的大嗓音给予热情而激烈的问候,但是很可惜,下一刻,他地声音被活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保持着嘴巴张大。一脚金鸡独立,两手大鹏展翅的姿势。那满是刺青的大脸被憋的通红,显得十分搞笑,但他就是不敢将喉咙里的声音吐出来。

    怎么了?在后面的拉尔和格夫好奇的对望一眼,这可不像道格平时地表现呀!?于是他们将自己地脑袋从道格与大门之间的缝隙里挤了进去,好奇地张望了里面一眼。

    英勇强大的屠魔战士,他们的口中的好兄弟——吴,此时正趴在床上,腰上跪坐着一个金发女人,这个恶毒的女人,正跪坐在他们的好兄弟吴的腰上,身体微微向前倾,一手勒住吴的脖子,将他的后脑勺搂在怀里,另外一只手狠狠的勾起他的两只腿,将他们的好兄弟给箍成一个u型,那暧昧的姿势,与其说香艳,不如用痛苦来形容。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级自创技能——女王u字箍?

    三人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感同身受般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腰,光只要看到这副姿势,就觉得很疼的样子,可想而知他们的好兄弟,此刻正遭受着什么样的痛苦。

    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不敢制止,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

    “嗯……?”

    那个金发的女人,用剩余的目光,轻轻的瞟了他们一眼,白皙小巧的的鼻翼,轻轻的发出了一道带着实质威严的质疑音调,那如同大海一样深蓝的眼睛,仿佛正刮着十二级的风暴一般,惊涛骇浪,吞天没地,让人如同置身里面,惊骇欲绝。

    他们顿时如堕冰窖,身子下意识的站的比白杨还要笔直,眼睛没有在他们的“好兄弟”那求救的眼神中逗留哪怕一秒,便立刻高高的抬了起来。

    “实在是失礼了,请大人放心,我们什么也没看到。”

    不错,他们就是女王靡下最忠诚的士兵,狠狠的敬礼以后,他们大声说道,然后眼睛微不可察的一低,发现他们的女王陛下已经没有再看他们一眼,而是把全部精力放在了身下的“好兄弟”身上,从他那更加凄厉的叫声可以看出,似乎力气又加大了几分。

    他们如赦大罪般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在那凄厉的惨叫声中,果断的转过身子,道格还不忘记轻轻的将门上,然后再给关紧了,真是个好士兵。

    在屋子里一声悲愤欲绝的“叛徒”声中,三人神态自若的走远了,就连格夫这个貌似忠厚老实的人,脸上也不忘记假惺惺的抹上一滴泪水。

    吴,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纱拉,明年今天,扫墓的时候,绝对不会让你看到她哭泣的面容的。

    三人抬头看着那一闪而逝的流星,心里默默的想到。

    “哈……呼呼……”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确信的揉了揉几乎被折断的腰部——以后真的还能用吗?

    不过,我还是没能起来,莎尔娜姐姐依然罪坐在我后腰,坐似乎并没有放过我的打算,呜~~

    正当我心惊胆战的等待着接下来的惩罚的时候,头发突然传过来滴水的感觉,我几乎立刻转过身字,看了姐姐一眼。

    她的的腰弯了下来,手正搀扶在我的脑袋的两边,那张气质优雅,美丽动人的脸蛋正对着我,满头的金色长发如同瀑布般的笔直的垂在我的脸颊上。

    最重要的是,她的脸颊划过了一道微不可察的湿痕,几乎让我的心立刻纠急了起来。

    “我身出双手,穿过柔细的长发,轻轻的搂在她的脖子,然后微微用力,她并没有抗拒,如同发威过后的小猫一般,温顺的被我搂入怀里……

    “你这个混蛋弟弟,难道想吓死我才甘心吗?”

    她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喃喃着,声音细微的如同轻风一般。

    “对不起……,我双手微微用力,此时此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我心里的悔恨,明明姐姐是那么担惊受怕,而我却丝毫没有体会到她的感觉,竟然开起了这样顽劣的玩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