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黑影

第一百四十七章 黑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四十七章 黑影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外面杂乱而清脆的虫鸣鸟叫声所惊醒,一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光线照在脸上,无论我怎么摇头躲闪,都脱离不了它的肆虐范围,无奈之下我只有睁开眼睛,入目的是昨天晚上那个空荡的小教堂,还有从窗口里透露出的几许白光。

    “呜~~”

    小雪低沉而略显可怜的呜咽声传入耳边,作为召唤兽,它可是身负重任,不但要做我的枕头,还要和剧毒花藤一起负责警戒,自从有了它们以后,我都已经很少在外面布置什么陷阱了,还有什么陷阱能比得上它们?

    现在想想,德鲁伊在这方面还真是得天独厚呀,虽然死灵法师也能召唤,但是那些没有生命的骷髅和石魔哪能和小雪它们相比!亚马逊也有召唤女武神,但是那得60级才能学会,所幸的是她们的警惕感是所有职业里最强的,即使不用陷阱,想偷袭她们也是难上加难。

    而刺客则是一种另类的形式,精通陷阱的他们,布置陷阱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一项乐趣甚至是本能,即使没有危险,他们可能也会时不时的捣鼓上几个陷阱。

    其中最可怜的,则是非野蛮人莫属,特别是道格那种一旦睡着则是雷打不动的习惯,估计没有拉尔在的话,他早已经在睡梦中被沉沦魔偷偷抬走,然后扔入锅里清蒸掉了……

    收拾好东西以后,我随便拿出点什么填饱肚子,目光自然而然的放在了散发着微光的神殿上,从那暗淡的光芒可以看出,这个装甲神殿附带的力量比较微弱。持续时间应该不会很长,最多也就几个小时的样子,据凯恩的书里所说。最强大地神殿,力量甚至能持续一天左右……

    哎!!这种巨大满足感中产生的微妙失落,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小心翼翼的用手指碰触神殿,接触的那一瞬间,没有天动地摇,也没有华光闪烁,整个过程平静的让人有点突兀。

    身在其中,我只觉得有一股柔和的力量正不断的从神殿身上传过来。一个眨眼的功夫,神殿上本来就十分微弱地白光已经完全暗淡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我的身体上散发着的淡淡光芒,若是以旁观者的角度仔细看的话,此时遍布我身上的白光,正在额头处巧妙的构成一个长盾地形状,看起来颇有点气势凛然的感觉,只可惜本人看不到而已。

    似乎也没什么的。我抬起自己的双手,认真的看了许久,除了刚开始时有道暖流流过以外,根本就完全感受不出这些神殿所代表地惊人力量。

    大概只有在战斗中才能察觉出来吧,不是说好的东西都是平淡无奇的吗?想到这里。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教堂地大门。

    迎面而来的是有些炫目的光芒,还有冰凉的轻风,昨天那场暴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了,留下来的只有那被雨水洗刷一新的彩色世界。还有空气中透露出的湿凉之意。

    带着淡淡的期待,我朝昨晚选择地那条通道一直走去,没过多久,就发现在长廊外的一处小庭院里,一群黄不溜丢的小恶魔,大概有二十几只的样子,里面还有一个身为头领的小恶魔法师。

    此时,十多个小恶魔正“嘿咻嘿咻”的将它们的镇“群”之宝——一个又丑又脏。估计是被哪个老陶匠当成失败品而扔掉的瓦锅抬了出来,这个土灰色地大瓦锅,估计塞入十多个小恶魔都没有问题了,所有它们不得不动用十几个人手,像是八抬大轿一般将瓦锅抬了出来,另外几个小恶魔就在旁边架好锅架子,并堆起木材准备点火,而剩下地小恶魔。咋一看。差点让我一头栽倒在地。

    俗话说“早起的鸟儿又虫吃”,特别是像现在地雨后清晨。似乎给人一种不早起就不算是好鸟的感觉,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早起的鸟儿不一定能吃上美味的早餐,甚至有可能被别人当早餐给吃掉,就如同我眼前的情景一般……

    在小恶魔法师的带领下,剩下的几只小恶魔,正蹑手蹑脚的在小庭院里行动着,目标自然是那些叽叽喳喳的小鸟,只见它们掂起脚尖,轻轻的靠上去,然后猛的一个手起刀落,那美丽的小生命顿时羽折命陨,鲜血飞溅,偶尔有几个幸运儿逃了开去,旁边等候的小恶魔法师却是一个火球砸去,一副我吃不成也不让你活的恶劣作为,将这些自以为逃脱的可怜鸟儿烤的连灰都不剩。

    真是一群大煞风景的家伙。

    看到它们的举动,我恼怒之余,却突然产生一丝毫无理由的怜悯,怎么说呢,就好像要征服世界的罪恶集团,因为经费不足的原因而不得不排队起长长的队伍沿街讨乞一般,可笑的可怜之处。

    脑里想些乱七八糟的,但是我却从来没打算放过这群小恶魔,就凭它们大清早的滥杀鸟兽的行为,也足以让我花费上一点时间去打发它们。

    首先是小恶魔法师,还有它几个小恶魔,我并未掩饰自己的脚步声,所以即使在专心致志的捕食,在我接近十米上下的时候,它们也立刻发现了我。

    “拉卡尼休……”

    领头的法师警惕的大喝了一声,立刻将附近的鸟兽全部惊走,只剩下十几只小尸体躺在地上,似乎在恼火我让它们的早餐泡汤,法师和几只小恶魔显得尤为愤怒,擅长人海战术的它们,挥舞着手中的短刀和狼牙棒等武器,竟然不等后面的小恶魔跟上,率先的向我冲了过来。

    我站在那里,示意后面的小雪不要动手,然后默默的数着它们的距离,直到小恶魔法师的火球砸到我身上的时候,我顿了顿,手上立刻便凝聚起一团刺目地炙红色焰球,在挥手的瞬间。一道一人高,两米多宽的混沌火焰冲天而起,然后顺着地表蔓延开来,分成三道朝小恶魔直冲过去,火焰所过之处,只听见几个声“唧唧”的惨叫,几只小恶魔连渣都没有留下,就这样凭空的消失在了我的面前。狂暴的火焰足足蔓延了十米多远,一直到那只小恶魔法师脚下才逐渐熄灭,这只可怜的小恶魔法师眨大着细溜地眼睛,手中的鬼头杖愣在半空,看样子是打算复活那几只死去的小恶魔,但是却愣是找不着一具尸体。

    瞬发魔法果然就是爽,我回味着刚刚的感觉,恩……以后究竟要如何改良火风暴呢?是将其发展为类似巫师的火墙术一般。控制方向,且可以持续燃烧的火焰,又或者是其他更适用的法术呢?

    小雪在我的示意下,早已经扑上前去,将那只还楞楞地发呆的小恶魔法师干掉了。直到这时,其他十几只抬着瓦锅的小恶魔才姗姗来迟,看那只丑陋的大瓦锅好好的摆在地上,想来放下地时候花了不少时间吧。

    不过它们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没等它们离开几步,有着恶劣趣味的懒乌鸦便徒然从头顶掠了过去,然后瞄准它们的大瓦锅,如同轰炸机一般俯冲过去,只听“碰”地一声,做工劣质的瓦锅哪能经受得起懒乌鸦的一啄,被洞穿的地方顿时裂开无数道裂缝,然后“啪”的一声。裂成即使是最出色的巧匠也无法修补的数十块大瓦片。

    那十几只小恶魔咋一听到碎裂的声音以后,也不管前面地敌人便一个急刹车,然后纷纷将脑袋转回去,正好看到自己视若珍宝的锅子裂成碎片的一幕,它们的脸上顿时露出一副世界即将崩塌般的绝望,然后将狠毒的眼神投向了尚在天空中满足的鸹叫着的懒乌鸦,看样子是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才好。

    “呱~~”

    懒乌鸦似乎也受不过那至爱之物被毁后地狠毒目光,惨叫一声以后。祸水东引般地落在我的肩膀上。那十几只小恶魔看到仇敌竟然乖乖地落了下来,哪还管得了起来。纷纷的冲了上来……

    ”早起的人,果然都比较寒酸一点……”

    我无语的看着地上的几枚钱币,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自以为蕴含着深刻哲理,揭露社会的本质的句子。

    不过,懒乌鸦对此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在接过它叼来的几枚钱币以后,我正要掉头走人——如果今天再找不到军营入口的话,我打算即使厚着脸皮,也要回到外侧回廊传送站里请教方向,反正我路痴的本质,在罗格营地里估计已经广为流传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了。

    “呲呲……”

    正当我回过头的时候,身后的小雪突然俯下前身,呲牙咧嘴的做出一副前扑的警示,一股强烈的警惕感,从那微妙的精神联系中传到我的脑海里。

    “嘿嘿~~警惕感真不错嘛!”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长亭柱子的背后传了过来,明明仿佛是调侃的语气,但是怎么听来,都让我觉得没有带着一丝感情,非要说语气里带着什么意味的话,恐怕也是鲜血的味道。

    鲜血的味道能“听”得了?极为不协调的感觉,让我立刻转过身子,手里的武器也换成那把权杖。

    “别激动,别激动,我并没有什么恶意……”

    躲在长亭背后的身影依然用那看似富有感情,实则却是漠然单调的语气说到。

    然后,一个披着贴身的战士斗篷的身影,从柱子后面缓缓的转过来,消瘦的身材,阴冷的气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职业——刺客,当然,死灵法师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没有谁规定法师不能穿战士斗篷,想当初遇到琳娅的时候,她手里还拿着召唤法杖呢。

    不过,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实在是太阴冷了,是我在罗格营地里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特别是帽子那双眼睛,仿佛是毒蛇一般,锐利而残忍。

    罗格营地里有这号人吗?只呆了一年多的我,有些不确认的想到,再以前可从来没有见到过那么一号危险的人物,而且还是独自一人,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丝毫不比莎尔娜姐姐来的弱,如果罗格营地存在这样的人,应该早就有所传闻才对,我心里越想越不对劲。

    “你是谁,我好像从来没有在罗格营地里见过你……”

    我将小雪它们唤回来,警惕的组成一个防守兼备的阵势。

    他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将那毒辣的眼光,在小雪身上扫了一眼,毫不掩饰的露出惊讶不解的神色,然后放到明显比普通鬼狼大上一号的其他四只鬼狼,接着是剧毒花藤,至于懒乌鸦和橡木智者,他根本是连看也没看一眼,然后,他才把目光放到我身上,似乎发觉我身上那层淡淡的白色光芒,那正是被神殿庇护时所特有的效果。

    “叫我丘顿就行了……”

    目光闪烁了一阵,他缓缓回答道。

    “那么丘顿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就此告别呢?”

    “对于这个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怪人,我毫不掩饰自己的抗拒。

    “嘿嘿,当然,不过在临走之前,能否告诉我外侧回廊传送站的方向?我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我皱了皱眉头,究竟鸟不鸟他好呢?老实说,我对眼前这个怪人没有哪怕一丁点好感,从他身上明显可以感受到那股绝对不是抱着什么善意而来气息。

    “在那里……”

    最终,我还是给他指明了方向,虽然厌恶他的眼神,还有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但是我并不想在这里和他引起什么冲突,而且他那句“很久没有回来”也让我稍微有点放心,或许这就是我没有在罗格营地里见过他的原因吧,至少它也是一个冒险者,是自己的同类,虽然给人的感觉恶心了点,但是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当然,我未尝没有抱着一种看好戏的态度,以他那不知天高地厚,兼且一副装b扮酷的性格,回到罗格营地以后肯定会被卡夏教训一顿,说不定还能清理一下他那混身的阴毒气息呢。

    “嘿嘿……真令人期待啊……”

    带着意义不明的诡异笑声,他也没谢一声(我也没有指望),就缓缓的走开了,结果到最后,我还是没有弄清他究竟是刺客还是死灵法师。

    直到他走远以后,小雪逐渐的恢复常态,我才放松了下来,不经意之间,竟然打了一个寒蝉,没想到那个人竟然带给我那么大的迫力,虽然和卡夏那个老bt没法比,和姐姐……呃,说实在的,我还没有感受过姐姐真正的战斗气势呢……

    结果直到黄昏,我也还是没有找到军营的入口,今天一整天,除了早上遇到的那个诡异黑袍人之外,就只有经验涨了那么一小截,我无力的拖着长长的影子,按原路返回了传送点,笑吧,你们就尽情的笑吧,反正我就是路痴。

    “这……这是什么……?”

    我瞳孔骤然放大,血红的夕阳下,三具尸体倒在了血泊之中,昨天下午还向我温和笑着的中年法师,还有那两个好心向我建议的罗格弓箭手,整个传送站,已经被他们三人的鲜血所染红……

    这是什么回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