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誓言

第一百八十二章 誓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八十二章 誓言

    木质的大门徐徐打开,一个万人广场般大小的圆形大厅出现在我的视野当中,正对大门笔直的延伸着一条华丽的地毯,地毯两旁的四人合抱粗的巨大撑顶石柱,如同整齐排列的士兵般刷刷的挺立着,一直通向大厅的深处。

    而在那地毯的尽头,一座由骷髅堆积而成的巨大王座森然耸立,王座的主人——安达利尔,那足有五米以上的身子,正静静的坐在上面,一双蛇蝎般的眼睛紧紧锁定着大门前面的莎尔娜。

    毫无疑问,如果排除掉身后那几对恐怖的触手,还有浑身散发出来的恶毒冰冷的气息,安达利尔绝对是一个倾城的女郎,她有着更甚于莎尔娜的火热身材,暴露的着装足以让任何一个成熟的男性鼻血直流,一头火红的头发如烈焰般高高飞扬着,刀削的额骨有着符合西方人审美的性感与野性,浑圆修长的美腿,傲然挺立的双峰,冷酷高傲的眼神,让安达利尔有着致命的魅力。

    关于安达利尔的传说,在历史中有许多版本,有的说她原本是修道院的孤儿,曾经是整个罗格营地里最美丽的女子,有人说她是青春女神的堕落,有着一段难以诉讼的凄美经历,但是这些都已经无从考究,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她——安达利尔——地狱四大魔王之一,以支配其他人的痛苦于折磨为乐的黑暗女王,是整个暗黑大陆的公敌。

    而另外一方,傲然立在门前,与安达利尔紧紧对视的莎尔娜,也散发着丝毫不逊色于对方的气势——她也是罗格营地最美丽的女子,整个罗格营地公认的女王,她地实力可以让残忍无情的恶魔也为之恐惧。她的骄傲可以让高贵优雅的天使也为之低头,即使现在还无法触及安达利尔这座高峰,但也决不能被她一个小小的投影给比下去。

    这是一场女王与女王之间的角逐,战场就是这个封闭的圆形大厅,战败的人,只有死。

    木质地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上去了,我呆呆的站在门外,心里如同被挖了一个洞似的。空虚,恐慌,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敢想。

    “小凡——”

    背后突然被两团坚挺的软肉顶住,紧贴过来的是一具温暖的娇躯。我心头微微一颤,如同溺水者抓住一根浮木般转过身,一把这只小幽灵搂住,紧紧的压在怀里。

    “你不是对她很有自信吗?”

    小幽灵抬起头,用那光洁的小额头顶着我地下巴。

    “自信又不能当饭吃。”

    我将脑袋埋入那柔软的发丝中。发香与体香糅合在一起的温柔气息,慢慢的舒缓着我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这也就是所谓地关心则乱?”

    小幽灵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歪着脑袋恍然大悟一般,随后用自己的小手轻抚着我的头发安慰道。

    “放心吧。如果是她地话,一定没问题的。”

    “小丫头,说的好像你比我还了解姐姐似的。”

    我不服气的抬起头,朝着那只自信满满的高翘起来的小琼鼻上轻捏了一下。

    “唔~~真气人,你总是小看我,想当年,我可是被教廷的裁缝大师称为‘目光如炬地圣女大人’的高手哇!!”

    小幽灵不干了,手脚并用的在我怀里扭动着。

    “根本就是两回事吧。”我哭笑不得看着闹别扭的小幽灵。

    “对了。我这里还有死亡皮手套,糟糕,刚刚为什么没想到呢?”

    我一个激灵,如果姐姐戴上这双皮手套的话,应该万无一失了吧。

    正当我想乘着她还没有与安达利尔开战以前冲入去的时候,爱丽丝突然楸住了我的衣服。

    我回过头,不满的看着这只小幽灵,现在可不是任性地时候。

    爱丽丝并没有在我质疑地目光中退缩。而是用那充满旋律感的音调缓缓说道。

    “在我那个时候。曾经有一句这样地话:‘不要向心存斗志的战士伸出援助之手,那是对他的侮辱’。小凡,你认为她会接下你的手套吗?”

    闪烁着淡淡白光的爱丽丝,脸上流露出睿智成熟的温柔,浑身上下绽放着一股沉稳的知性美,恍若我第一次与她相遇时所见到的模样,这恐怕才是她身为圣女的真正一面。

    完全被她这份突如其来的成熟与冷静所震摄的我,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将刚刚拿出的死亡皮手套收了起来。

    “该死的人类——”

    整个大地突然摇晃起来,伴随着那嘶哑低沉犹如恶魔絮语的怒吼,一股淡绿色的邪恶气息从大门对面透了过来,我心中一震,拳头更是握的紧紧地。

    姐姐终于跟安达利尔对上了。

    如同游戏里一般,进入安达利尔的王宫以后,并不是立刻与她交手,她会让里面的小喽啰测试一下对手的实力,看看是否值得她出手,当然,能被安达利尔看上,并允许在她的王宫里逗留的喽啰,又岂是等闲之辈?最弱的估计也有头目等级的实力。

    没想到不过半个小时,姐姐就已经和安达利尔对上了,我那叫一个又喜又忧,喜的,是她能如此迅速的将那些小喽啰清理掉,即使是我,如果没有小雪它们的帮助估计也达不到这种效率,心中不由对她的实力又添了几分信心;忧的,自然还是她与安达利尔之间的战斗。

    “不进去看看吗?”

    爱丽丝轻飘飘的凑过来,刚刚那副让人仰视的圣女形象只是昙花一现而已,现在的她已经完全被打回了原型。

    “不用了,我现在贸然闯入的话,只会令她分心,而且我心中对她有着绝对地信心。”

    我酷酷的撇了她一眼。

    “是吗?是这样啊!真的是这样吗?你确认吗?……”

    这只可恶的小幽灵将视线集中在我握的发白颤抖的拳头上。用古里古怪的腔调不断重复着能让人火冒三丈的调侃。

    真是只欠调教地小幽灵。

    “哇!!”

    忍无可忍的我张开大手,熟练的捏着她小脸的软肉往两边轻轻的用力……

    有了活泼的爱丽丝陪伴在一旁,原本煎熬难忍的等待似乎也轻快了几分,看着她那张洋溢着明媚与可爱的脸蛋,再联想到刚刚那幅成熟冷静地表情,我有时候甚至怀疑,眼前这只小幽灵是不是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又或者有着多重性格。女人啊,还真是难以理解。

    现在离姐姐与安达利尔的交战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剧烈的怒吼声和交战声依然断断续续的从木门对面传过来,看样子双方都还精神的很,这场战斗也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我已经让剧毒花腾悄悄潜伏过去,虽然无法将战斗地场景传达过来,不过在姐姐有危险的时候我还是能及时发现的。

    “爱丽丝,在你眼中。姐姐究竟是怎么样的人?”

    我们两个楞楞地瞪着木门,仿佛这样做就能透视到里面的战斗场景一般。

    “……?”

    小幽灵对我突然的问题表示了疑惑,然后歪着脑袋很仔细的想了想。

    “很残暴的女……哇!!”

    被我用力箍在怀里的爱丽丝硬生生的被说到一般的话给哽住了。

    “呜呜~~我话还没说完呢!”

    她不甘地发出困惑的悲鸣,银色的大眼睛故作凶狠,但是看起来却依然十分可爱的瞪着我。

    “残暴的女人这句话。我不会收回,虽然相处的时间短,但是我绝对可以肯定,她就是那种‘能为一个人而屠城’的魔鬼。”

    爱丽丝肯定的语气和灼灼地目光。让我无从反驳,不过,她地话锋却突然一转。

    “不过,她也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好姐姐,呜~~”

    说完以后,她似乎很不甘心这种‘被比下去’地认输感,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便将整个身子埋进我的怀里。

    “这小丫头。”

    我又气又好笑的看着缩在我怀里。不甘心的“呜呜”呻吟着的小幽灵,却也不得不承认她口中那个教廷裁缝大师说的十分有理,这个小幽灵的眼光,说不定真的能用“目光如炬”来形容。

    时间继续慢吞吞走着,这几个小时里,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的感受,若不是依然有打斗声传来,我甚至怀疑剧毒花腾是不是在放牛吃草。

    就连一开始镇定自若的爱丽丝。眼光也开始透露出一层忧虑。虽然她对这种性格的女人并没有抱着多大的好感,但是她却是他唯一的姐姐。

    现在连整个长廊也开始弥漫着一股淡绿色的气体。若是普通人闻到这股气体,恐怕在几息之内就会倒地而毙,因为这是安达利尔所施放出来的剧毒气息。

    连外面的毒气都已经如此浓烈,可想而知在里面战斗着的姐姐,面临的是何等的艰辛与危险。

    就在我忍不住凑上前去,想透着门缝看出点什么的时候……

    “噢——”

    整个天地如同崩溃了一般,突然摇晃起来,伴随着的是一声震惊,愤怒,不甘的怒吼,仿佛连空气也要撕裂一般,炙热的气息突然从门缝里喷出来,将周围弥漫着的绿色雾气冲的一干二净。

    内心被巨大的喜悦所充斥着,我僵直着身体,一时手脚无措,等会姐姐出来的时候该说些什么呢?

    欢呼着大喊“恭喜你”?太俗太客套了;什么也不说冲上去来一个拥抱?似乎又有点矫情,一时之间,我如同第一次登门面见岳父岳母般,紧张害怕兴奋的不知所云。

    “小凡。这可是个好机会哦。”

    身后的小幽灵面带微笑的飘了过来,莎尔娜姐姐的回归,也就意味着她地潜伏,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不愿意在姐姐,又或者说是在其他人面前出现。

    “她其实是一个外表坚强,但是内心却十分敏感的女人,能否获得幸福,会不会堕落成魔。或许就在你的一念之间而已,所以你要……”

    爱丽丝的声音逐渐消失在项链里面,还没有等我仔细回味的品味着这句话的深意,大门便在摇曳中轻轻的被打开了。

    在我想象中,姐姐应该是那种会威风凛凛的一脚踢开大门,冷冷地吐出一句“太没挑战性了”以后,便飘然而去——又或者是提着安达利尔的头颅,居高临下的翘起浑圆性感的美腿坐在骷髅王座上面。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前来膜拜自己的冒险者的人。

    可是,出现在我眼前的,却是一个柔弱地女孩,破破烂烂沾满了灰尘的衣服,让她看起来有些狼狈不堪。脸上满是疲劳不堪的厌倦,甚至每一步看起来都摇摇晃晃,仿佛随时要倒下一般,最让人惊愕的是那双海蓝色的眼眸。平时无论有多疲惫,有多痛苦,也无法让里面地锐气动摇丝毫,如今却第一次露出了柔弱的神情,看起来已经不再像那广阔无垠的大海,而是一潭受伤的小湖。

    那已经不是身体地劳累,而是心的彷徨。

    她抬起那双楚楚动人的眼睛,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一般。倒在了冲上前去的我的怀里。

    “没想到又让你看到我如此软弱的样子,呵呵——”

    无力的伸出双手,轻轻地抚着我的脸颊,她勉强的露出一丝苦笑。

    “不是的,在我心目中,姐姐永远是最坚强的。”

    看到这张柔弱的面孔,我的心疼了,仿佛被刀割过一般。

    “真是老了。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她虚弱地低吟一声。有些苦闷地喃喃道,

    “没有的事。姐姐永远是最年轻,最强大地。”

    揉着自己生疼的眼睛,所谓的“以前”,是指她小幼时在森林里猎杀魔兽的日子。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你的过去,你所受到的痛苦,都烙在我的心里。

    “弟弟,你说,‘她们’会后悔吗?”

    “恩,她们会后悔的,将你赶出部落是她们一辈子最大的错误,等消息传出以后,她们一定会后悔的在地上打滚痛哭流涕集体服毒上吊投河自杀的。”

    “呵呵——说的好——”

    虚弱的轻笑了笑,她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不确认的小声自语到、

    “你说——她们会来求着我回到部落里去吗?”

    “恩,会的,一定会的,不过不能便宜她们,你要踩着跪在地上的使者,用鼻子跟她说”让所有的长老,牵上村子里全部的牛羊,三拜五磕的来求我,或许我会考虑一下。”

    被我夸张的语气逗的呵呵直笑的莎尔娜,用力的吸了几口气。

    “恩,就这样做吧,本来还想说让那些长老用自己的身体铺着路让我踩回去,我才会考虑考虑,不过既然弟弟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做吧……”

    怀里的声音逐渐的虚弱,取而代之的是疲倦而安心的呼吸声。

    从今以后,那些欺负你,羞辱你的人,我吴凡发誓,一定会将他们斩尽杀绝!

    我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默默在心里诉说着最庄重的誓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