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对峙

第二百一十九章 对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百一十九章 对峙

    王宫大门就在眼前,周围佣兵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这并不是他们平常所接触的与怪物之间的生死搏斗,但是却更加凶险,一旦行踪败露,大家将要面对无数涌过来的愤怒士兵,其中不乏佣兵等级的强者,即使以他们的实力,也不大可能从包围圈里逃生。

    他们并不是怕死,而是对自己参于这种大逆不道的行动而感到紧张,害怕,甚至兴奋,佣兵是生活在转职者和士兵缝隙里面的一群矛盾生物,他们没有转职者的实力,却要和转职者面对同样的敌人,他们比士兵强大,生命却更加脆弱,他们既没有转职者那样桀骜不驯的实力,也没有士兵那股强烈的纪律性和责任感,存在的矛盾,就如同叛逆期的少年一般,既想方设法的去反抗,又害怕真的犯下什么弥天大错。

    这十几个佣兵都穿着清一色的贴身皮甲,这是鲁高因大街上经常能见到的巡逻士兵的制服,火光照亮的脸上流露出一股肃穆和狰狞,让他们看起来多了几分士兵的味道,随着队伍的接近,领头的几个佣兵终于被皇宫大门的守卫拦住,这时候,那位组织者上前和守卫说了一些什么,站的太远,我也没听清楚,不过,旁边有一个人肯定知道,甚至对他们的对话台词可以倒背如流,因为,里这一切都是她所策划。

    我不禁偏过头看了她一眼,她依然站在我旁边,低着头,让照过来的火光从垂到睫毛下面的斗篷帽子上反射出去,与我相连的小手一直用着似乎一旦松手就会迷失道路的力气紧抓着我的斗篷,不,比刚刚更加用力。小小的身体颤抖着,那微微渗出汗水地苍白小手上传达着她此刻的紧张与不安。

    纵使对自己的计划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保证,她依然只是一个15岁的少女而已,换成原来的世界,这个年龄的女孩大概还在课堂上偷偷的翻阅着半掩在抽屉里地时尚周刊,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上面走红的影星、漂亮的服饰和昂贵的化妆品,一边感叹,一边多愁善感或者做着白马王子的美梦吧。

    就在我一愣神之间。交涉已经结束了,守门士兵侧身后退几步,恭敬的弯着腰比了一个请进的手势,如果他知道我们现在要做地是什么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吓得把腰给闪了,安全的通过这一关以后,队伍继续鱼贯行进,感觉后面紧扯着斗篷的小手也松了几分。

    一切都是这位神奇的三无公主——请允许我用神奇这个词来形容她。即使经过莱恩讲解,她许多周密地部署,也让我这个逻辑思维经过应试教育不断锤炼的大学生听得一头雾水,根本无法理解其巧妙之处,以我贫乏的语言去形容的话。大概就是事先透彻皇宫里繁杂地规则,然后再钻其空子一般,这些环节里哪怕有任何一处细微疏漏的地方,我们这群显眼的存在也会立刻被识破包围。然后以叛逆的罪名绞杀当场。

    即使如此,这次看似危险荒唐的行动竟然也得到了稳重的莱恩所支持,并成功的说服了阿兹亲王——这种一看就知道是贪生怕死类型的贵族铤而走险,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答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三无公主地布局完美无缺,让人根本找不到理由拒绝。

    因此,现在我们才得以大刺刺的走向通往杰海因行殿的大道上。平时戒备森严的皇宫此刻寂静无比,针落可闻,偶尔有几队巡逻的士兵经过,看见我们一群人,也仿佛是理所当然一般,甚至友好的朝我们点头示意。

    不过说起来,既然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话,不是还有更简单的方法吗?比如说随便派个高手潜伏入来让杰海因失踪之类地方法……

    很遗憾。这样地做法肯定会遭到反对。因为有这个实力的人,至少也必须是转职者才行。这样很容易让别人怀疑是冒险者联盟参与其中。而且除非干掉杰海因,只是让他失踪地话,阿兹亲王也并没有充分的理由立刻取而代之,这样同样会造成群龙无首的局面,让整个西部王国陷入动乱之中,综合许多要素,鼓动阿兹亲王篡位的方法,虽然饶了个大弯子,但是无疑是较为保险的做法,不但能避免王国动乱,而且篡位的高姿态也可以很好的掩饰冒险者联盟参与其中的事实,让别人以为这只是一场王室之间再普遍不过的手足相残罢了。

    “你们先走一步,我稍微布置一下。”

    左右无人,我突然停下来说道。

    “一切有劳了。”

    组织者朝我点点头,这次行动大家的分工细明,我负责战斗,在不影响计划的情况下,使用何种方式是我的自由,他们不会干预,就如同我没有兴趣去干预他们究竟会用何种方式“劝服”杰海因投降一般。

    等他们走开以后,我才发现,身后那个小不点依旧扯着自己的斗篷不放,从那个广场一直到这里,以至于已经习惯了这条小尾巴的存在,一时之间竟然没意识到她就在我身边。

    “为什么不跟着他们过去,你不是担心父亲,不放心我们才跟过来吗?”我颇为头疼的看着这条甩不掉的小尾巴。

    “没有你在的话,不行,什么也做不了。”

    她突然抬起头,用那双漂亮得过分的眼睛直直望着我,斩金截铁的说道,那比牛奶还要细腻的脸蛋,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美丽。

    注视着那双坚定的眼睛,我突然察觉到了她的想法——即使自己跟过去,如果那些人想食言,执意要杀害自己的父亲的话,以自己的力量也根本无法阻止,倒不如一开始就赖上某人,指望他能为自己做点什么,至少他更值得信任。

    哎哎。这股小孩子气一般的被信任的感觉还真是让人高兴呀,虽然我对这位三无公主并没有什么想法,但是看她全心全意的依赖自己地模样,感觉就像是被一个特别挑剔的怪人赞扬了一般,男人的成就感瞬间爆满,心里不禁突然涌起一股想为她做点什么的冲动。

    所以,我高兴的“噗噗”轻抚着她那小小的脑袋,并老实不客气的说道:“你这小不点。看起来傻呼呼的,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挺精明地嘛。”

    “噗噗——”不断的轻抚着她那柔软的小脑袋,她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脑袋一偏,轻轻的顶着我的手心,就仿佛在说,再摸一会吧,请再温柔的多摸一会吧。

    “你很喜欢这个样子?”我一边不断的顺应她无声地请求。像表扬小狗一般大手细心的在她脑袋上面揉来揉去,一边好奇的问道。

    “父亲,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表扬我了——”她舒适的眯起眼睛。

    感情被假象成父亲的角色了,自己真有那么老吗?我当场石化,脆弱地心碎成粉末。

    “小五。回到野外以后,要洗心革面,重新做狼,不干净的肉不要吃。下雨天也要记得收衣服,第一只狼崽千万不要生男的……。”

    我摸着小五的脑袋,努力做出一副离别伤感地姿态,当事人小五和一旁站着的三无公主均是迷惑而好奇的望着我。

    算了,即使说出这种满是吐槽点的对话也没有人会配合,我颇为沮丧的低耸着脑袋,看来这个时代根本就无法与自己同步啊。

    等小五的身影消失在密林里面,我拍了拍手掌。自信满满的笑道。

    “好了,一切准备妥当,现在就让我们看看,我们的阿兹亲王那边进展如何。”

    杰海因地行殿位于皇宫的东北角,几乎每天晚上,杰海因都会在这里处理国事直到深夜,如果不是他的猜忌心太重,对冒险者过于敏感的话。的确可以说是一个值得称道的好国王。

    而此刻。本该安静的行殿却灯火通明,人头涌动。大殿里面的高台上,杰海因高高地站在上面,一脸沉着地俯视着下面那些反叛者,在他周围,七八个佣兵级的高级战士正手持武器与阿兹亲王地佣兵队伍对峙着,即使三无公主的计划再完美,也不可能将杰海因周围的近卫队调开,所谓的伤亡不可避免,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果然是你搞的鬼,没想到呀,我亲爱的表哥,你竟然会是第一个背叛我的人。”

    闹出如此大的动静,除了自己的护卫以外,竟然没有一个士兵上前护驾,杰海因脸色一变,狠狠的说道,若是眼光可以杀人,阿兹亲王肯定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哈哈,没办法,这个位置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你坐了那么久,也应该换人了吧,现在的形式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劝你还是乖乖投降,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我尚可以留你和你的妻儿子女一条性命。”

    阿兹亲王得意的笑声传来,怎么回事?这种被炮灰型的反面角色广为应用的狗血台词,也太没格调了吧,难道就不能来点创新思维?真没想到,我竟然会和这种傻瓜合作。

    “哼,该死的叛逆者,竟然还敢大言不惭。”

    杰海因眼睛闪过一道厉色,明明是处于劣势,他却没有丝毫紧张的感觉,那双阴沉的眼睛里满是愤怒和杀意,却找不到一丁点惊恐失措,他大手一挥,看来甚至打算主动出击,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有把握?

    “你们这些佣兵!!”

    阿兹亲王指着杰海因身边的护卫说道。

    “难道还要拥护这个昏君吗?想必杰海因的所作所为你们也清楚吧,再任由他这样下去的话,不出几年,整个西部王国都会被冒险者的愤怒所淹没,身为王国的子民,难道你们忍心看到自己的祖国灭亡吗?你们必须清楚,身为一位合格的士兵,你们所应该保卫的,不是这个王座,也不是你们的国王,而是整个西部王国,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只会让你们的亲人,朋友,还有整个王国的子民哭泣和唾弃而已。”

    阿兹亲王铿锵有力的眼神直指那几位佣兵,可以看见他们明显露出了动摇的眼神,能成为佣兵,至少可以证明他们脑子并不迟钝,王国现在面临的危机,身为佣兵的他们比别人看的更加清楚,对于杰海因的所作所为,他们或许早有微词,在忠君和卫国之间,他们露出了摇摆不定的情绪。

    “我知道杰海因对你们有恩,你们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所以,不需要你们做什么,只要你们站在中立的立场,两不相帮就行了,这样一来,谁也不会说你们大逆不道,在结束以后,我依然会授予你们荣誉勋章。”

    阿兹亲王对人性的掌握十分透彻,在佣兵陷入忠君和卫国两难而动摇之时,他提出这个貌似中立的折中办法,其实已经彻底将他们拉向自己这边。

    “人不可貌相,你的眼光还真不错呢。”

    啧啧,这口才,都快赶得上传销大师了,我再次摸着小不点的脑袋赞许道,然后悄然的踏入里面。

    “哈哈——表哥,你的口才还真不错呢,连我都快被你劝服了,但是,就算你说的事实,那又怎么样,你认为你们真的能赢吗?”

    杰海因的脸上露出几分狰狞神色,而听到这句话以后,他周围的佣兵明显神色一变,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再次握紧手中的武器。

    卫国?在这之前,至少也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吧,不能赢的话,一切都是空谈,他们再无一丝动摇的眼神里分明表达着这样的意思。

    “亲爱的表哥,就让我来告诉,你究竟有多么的愚蠢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你露出一副丧家犬的模样了,哈哈——”

    杰海因仿佛已经看到阿兹亲王痛哭流涕的跪在自己脚下求饶一般,疯狂的笑了起来,随着那笑声,三道身影慢慢地从他身后的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出场镜头也很狗血,果然只是小配角而已……吗?看着那三道身影,我的眼睛逐渐眯了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