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地穴下的石墓

第二百三十五章 地穴下的石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百三十五章 地穴下的石墓

    “嗒…嗒嗒……”

    静谧的滴水声回荡在昏暗的石制长廊里,空气处于一种湿润沉闷的状态,并带着一股腐败的刺鼻味道,石柱上面的魔法火把噼里啪啦的响着摇曳着,散发出捉摸不定的黯淡光线,将长廊深处的幽深照得仿佛是野兽张开的血盆大口一般。

    潮湿的地上,时不时的从脚边窜过一只硕大老鼠,它们毫不顾忌的停留在黑暗的墙角落里,用猩红的目光看着我,就像是沙漠上的秃鹰在打量着即将渴死的旅人的眼神一般,黑色的沙漠蝎子则是静静趴伏在地上,乍一看仿佛正处于冬眠状态,但凡是有虫子老鼠接近,它们都会以闪电般的速度窜上去,一旦被抓住,那条蕴含了剧毒的尾巴就会猛的刺上去,宣告着猎物的死亡。

    就在村子不远处的地方,由村民瑞克不小心所挖出的地穴钻了进去,我点起了火把,猫着腰小心翼翼的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地穴深处逐渐宽广,最后,从出口处的地方隐隐传来一丝昏暗光线,由地穴里钻来来,展现在我面前的就是这么一处副景。

    我狠狠一脚踏下,将把自己当成了猎物的,用钳子钳着脚,剧毒的蝎尾在自己鞋上猛扎着的一只不知死活的沙漠蝎子踩成肉泥,那些躲在暗黑角落伺机窥探着我的老鼠,眼见了蝎子的下场,纷纷发出了不知是欢畅还是恐惧的叽叽叫声,在静谧的石墓里特别的刺耳,它们四散着离去,等我走开了,脚下这滩蝎子肉泥将成为它们争相的难得美食。

    很明显,这里正如瑞克所说的一样,是一处不知名的古墓。回过头,来处那个地穴地出口其实只是石墓墙上一个大洞而已。

    我想了想,觉得只要把这个洞穴口堵扎实一点的话,那些愚笨的怪物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得了,这样一来附近村民的安全大概也没什么问题了,特别注意的是预防那些贪玩的小孩跑到这里来。

    问题的解决办法有了,不过却并未阻止我一窥里面的念头,这里是鲁高因。如果瑞克说地是着的,里面有木乃伊出现的话,以此推算,里面的怪物实力水平也应该不会很高才对,这些日子以来老追在堕落者的屁股后面跑,也是时候安下心来历练一下了。

    “真的没问题吗?其实碎石荒地上也一样能历练吧。”

    小幽灵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地洞、监牢、墓穴等等带有相关联词语的地形,对于超级路痴地某人来说都无疑是禁忌之地。

    “当然没关系。”

    我信心十足道:“因为。这次我可是随时都能用回城卷轴。”

    “看你气势满满的样子,以为你能说出更有出息的话的我真是个笨蛋,你就是个无可救药的大路痴。”小幽灵彻底地对我无语了。

    “别小看我,我偶尔也是能找到命运之路的曙光的。”

    我恼羞成怒,指着前方大声道:“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吧。决定了,就走这个方向。”我现在的状态,就仿佛是运气极差地赌徒突然觉得自己手感来了一般。

    “那条是死胡同。”看着我手指指向的方向,十多米处一堵坚实的墙壁拦在前方。项链里顿时便传来小幽灵困扰无力的呻吟声。

    “……”

    其实,每个赌徒都认为自己的手气和别人是不同的,是唯一的、与众不同的存在,在输得差不多地时候,他们往往也会自我感觉到命运女神的突然降临,然后,他们会和所有的赌徒一样,光着身子的身上套着一个大木桶回家……

    不过。这次我可不仅仅是感觉到幸运女神的眷顾,而是切切实实的有着证据,我不屑的哼声啧啧,顺着刚刚指着的方向走去,果然就如小幽灵所说地那样,一堵坚实地石制墙壁将前路给堵死了,话说回来,这小幽灵的眼光还真是贼亮得很呀。这堵墙就是连我这个德鲁伊。也都无法在如此昏暗地环境里隔着几十米远的地方察觉到啊。

    “哼哼,小凡。真理是不会因为某人的死不认输而改变的。”小幽灵叉着手臂,一副牛气冲天的得意模样。

    “是……是吗?”我额头上的青筋勃起,这只小幽灵太嚣张太可爱了,今晚非得好好教训她一下,重振夫纲才行。

    我用手在潮湿的墙壁上摸索了一下,不一会儿,在小幽灵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原本密不透风的墙壁,正中央毫无预兆的冉冉升起了一道大门。

    “无论什么时代,信息才是战争制胜的关键啊。”我如军事狂人一般仰天大笑。

    小幽灵依然保持着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似乎在不可置信我这个路痴竟然也让目光如炬的自己吃了一回瘪。

    “不要得意了,笨蛋,看前面,看前面啊。”从愣神中清醒过来,小幽灵突然大声尖叫道。

    呃,前面?

    我回过神,发现大门打开以后,里面是一个间宽阔的封闭房间,数十副装备精良的黑色骷髅正从里面举着武器朝自己冲上来,骸骨眼架里闪烁着让人不寒而栗的血光,而在它们后面还有十多具闪烁着色彩缤纷光芒的骷髅,它们将光芒聚集在手上,方向也正瞄准着自己。

    “……”

    我漠然的朝刚刚的地方再次一按,巨石落地的声音响起,刚刚升起的大门又重新落下,骷髅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在眼中。

    “石墓,真是个好地方啊,没脑子的怪物,也是好怪物啊。”在小幽灵无语的眼神中,我给石墓和怪物各派了一张好人卡。

    “这样的做法也太无赖了吧,还能算是历练吗?”小幽灵杏眼圆瞪的挑着刺。

    “也不是所有的石墓大门都能这样的,有些打开以后是合不上地,有些则是更危险,里面就是一个陷阱。一旦进去以后石门会自动合上,必须找到恰当的方法才能打开,当然,在找到方法之前,最好还是将里面的怪物先打发掉。”

    我一边将小雪它们召唤出来,一边闷闷的说道,这些石墓的设计者一个比一个鬼精,为了防止盗墓所设计出来的陷阱让无数冒险者大吃苦头。到现在也归纳不出个解决这些陷阱的手段,只能见招拆招,实在不行就用回城卷轴跑人,要是连回城卷轴都使用不了,那么,恭喜你,你将成为鲁高因百分之五概率的阵亡冒险者中地一员。

    等小雪它们全部出来以后,我让它们在门前一排排好。然后再次轻启大门机关。“轰隆——”一声,大门再次升起,那些骷髅也颇为搞恶,它们的动作还停留在我关门前的那一刻,就仿佛是门关上以后里面的时间也停止了一般。等大门再次打开,时间又活过来了,它们延续着刚刚的姿势,全身喀拉喀拉作响的继续迈前了脚步。

    顺着余光一看。咦,这些骷髅还是老熟人呢,记得罗达门特的近卫队吗?没错,就是这些全身漆黑的终极骷髅——恐怖白骨,而它们身后地法师则是低上一阶的次终极骷髅法师——燃烧的死法师。

    在我一声令下,五只鬼狼鱼贯的冲了进去,剧毒花藤更是早已经悄悄从地里潜伏过去,只有懒乌鸦。看着其他宠物浴血奋战,它站在我的肩膀上,貌似无聊地打了个哈欠,看我扭过头瞪着它,它还以一个无辜的眼神。

    在鬼狼和剧毒花藤的施虐下,里面可怜的几十只骷髅还没能支持上几分钟就尽数化成一堆骨头渣子,让我想起了一句经典地俗语——关门打狗。

    这时,小幽灵也终于从项链里出来了。她本来便透着幽幽白光的洁白小手。此时更是光芒大作,随着白色光芒的升起。小幽灵身上圣洁的气息越发的强烈,白光在她后面逐渐凝结成一对雪白的羽翼,她合在胸前的双手慢慢展开,身后那双光翼也随着她的动作缓缓伸展开来,浓烈地光芒顿时照亮了整个房间,犹如圣天使降临一般让人忍不住低头膜拜,与此同时,小雪它们的身上也被一层洁白柔和的光芒所笼罩,在白光的轻抚下,连身上那原本因战斗而有些凌乱的毛发也变得光洁无比。

    虽然已经看了无数次,但是我依然为此刻小幽灵展露出来的魅力而心醉,果然不愧是专业级的牧师,这水平,这气势,如果她不是属于我的小圣女地话,我大概都要自卑了。

    “够了,小雪它们已经好了,再治下去地话都要撑死了。”

    看小幽灵不断的催促着自己地力量,我心疼的打断了她,这些日子以来,小幽灵为了在以后不成为我的累赘,一直都勉强着自己,每每使用魔法的时候都是不到力竭不罢休,要知道,就和战士的耐力一样,魔法需要的并不仅仅是法力,还必须消耗一定的精神力,精神力是任何东西都无法补充的,法师如果消耗过多精神力的话,就会和战士透支耐力一样陷入极度的虚弱状态。

    而如今,小幽灵已经6级了,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就从4级升到了6级,就算是其他职业的冒险者也未必能做到,何况是升级更慢的牧师?可见她在这段期间付出的汗水,不过,小幽灵也有点小困惑,她似乎觉得经验比以前多了许多,不然即使再怎么努力,也没听说过哪个牧师有这种升级速度,具体的情况她并不清楚,毕竟那是几千年以前的事情了,谁还记得那时放个治疗魔法得多少经验呀?我们也只能将其归功于错觉了,毕竟升级快那是好事。

    吩咐小幽灵好好休息以后,我开始打扫战场,随手拾起地上掉的几个金币和一瓶轻型生命药剂,我左右打量了一下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只有十几个瓦罐和两个箱子在角落上摆着。

    慢着,我脑子突然一个激灵,这个洞穴是第一次被发现,我也是首个进入里面的。那不就是说……

    对,也就是说,这些瓦罐和箱子里面的东西都经过不知年月的积累啊!我仿佛已经看到无数的金币和装备正在向自己招手。

    想通了以后,我流着口水屁颠屁颠的走了过去,嗯,先从外表穷酸一点地瓦罐开始好了,箱子留到最后再开,我围绕着瓦罐转几圈。一脸凝重的思考着从哪个开始下脚好。

    没错,就是你了。

    我瞄准一个瓦罐,乐呵呵的眯着眼睛抡起大脚,这个,啥xxxx射门,看招。

    “彭——”

    脆弱的瓦罐在我兴奋过头的力度之下被踢成粉碎,一幽蓝色的光芒猛的从破碎的瓦罐之中爆发出来,如同一朵蓝玫瑰般以其为圆心绽放开来。

    法师地二阶技能——霜之新星……

    于是。被魔法陷阱逮个正着的某人,就这样保持着射门的姿势被冻成冰块,连被冰霜覆盖冻结的脸上的滑稽笑容都没来得及褪去。

    “可恶的设计师,我诅咒你的子孙后代木有小jj。”

    冰块破碎以后,我指天咒骂。不过这话似乎也很矛盾啊,没有小jj的话,怎么能有子孙后代呢?没有子孙后代就无从诅咒了,但是假如有后代地话。那诅咒也算是失败了,呃……,这问题太逻辑性了,不管它先……

    随后,我学乖了,随手捡起块大砖头,我跑得老远,直到认为即使是闪电陷阱也别想逮着自己以后。才掂量着手中的砖块,狠狠的砸了过去。

    “碰——”

    瓦罐破裂,满满的一罐金币从里面漏出来。omg,起码也有上百枚,我的眼睛顿时也变得金灿灿,对于这种天上砸下来地馅饼,无论是多是少都能让人开心。

    第三个瓦罐破裂,也掉出了十多枚金币。还有几瓶药水。话说,这药水放了多少年了?过期了没有?喝下去的话效果究竟是补血还是中毒拉肚子?真让人不放心啊。还是放到冒险者市场卖掉算了。

    接着第五个……第六个……直到所有的瓦罐被砸光也没再次出现魔法陷阱,被砸碎流出来的金币铺满了一地,起码也有上千枚,将整个昏暗地房间都照得雪亮,另外还有几十瓶药水,两捆箭矢,一枚碎裂的蓝宝石,大收获呀大收获。

    我志得意满的将一地的东西扔到物品栏里面,眼光放向了那些箱子,这些箱子可不能砸烂,必须留给后来人,嗯嗯。

    于是,我走向旁边第一个箱子,箱子没上锁,轻轻一扳就被打开了,一件银白色的锁子甲静静的躺在里面。

    损坏的锁子甲

    防御:60-65

    耐久:20-45

    需要力量点数:48

    可惜了,连白板都算不上,不过毕竟还是值不少钱的,我心满意足地笑纳了。

    一共六个箱子,除了最前边的锁子甲以外,还出了三件白板装备,一把蓝色的水晶剑。

    青铜之力量的水晶剑

    单手伤害:5-15

    耐久:20-20

    需要力量:43

    需要等级:18

    剑等级:快速攻击速度

    +18准确率

    +2力量

    不错,相信一定会有很多野蛮人或者圣骑士喜欢这把剑的,看了这把剑以后,我在上面打了大大的两个字——待售。

    将整个房间收刮一遍以后,在四处转了一圈,发现除了来时的那扇机关门以外,其他三面墙也各有一扇机关门——又是一个十字路口型的房间,我头疼地挠了挠脑袋,算了,随便选一个吧……

    随后,我为了这个疏忽大意地选择,再次在古墓里像无头苍蝇般兜转了十多天,将路痴这一属性发挥到淋漓尽致,不过也并不是毫无收获,身为古墓的第一位客人,光是里面地那些宝箱坛子瓦罐之类的宝藏点就已经让我收获不菲,虽然没出现特别好的东西,不过也足以让那些转职者们抢破头了。

    在兜兜转转,将石墓里外逛了一遍之后,我终于人品爆发的找到了通道——通往石墓第二层的入口,据说这些古墓在最后一层都有黄金宝箱,那可是起码有精英级的怪物镇守,有可能会藏着黄金甚至是暗金装备的黄金宝箱啊,真令人期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