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惊闻

第二百五十三章 惊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百五十三章 惊闻

    “在地狱入侵的时候,牧师的确已经被它们赶尽杀绝,而且大部分资料也被烧毁,但是你想想,几千年都过去了,就算再怎么困难,也应该能重新找到牧师的转职方法吧。”

    “你的意思是罗格营地一直在训练牧师,暗地里??”我的声音放低了好几分。

    “放心吧,没人能听见。”

    阿卡拉满不在乎的笑了笑,这时我才发现,周围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布置了一个隔音魔法,心中不由一凛,看来阿卡拉也并不像传言中那样没有一点战斗力,至少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魔法技巧,恐怕比起法拉也不遑多让。

    “你说的没错,罗格营地里的确暗中训练了许多牧师,不止是牧师,还有僧侣,苦修士等等,许多已经‘绝迹’的职业,其实早已经找到了途径,这也是我们罗格一直隐藏起来的力量,你现在已经是长老的身份,经过重重的考验也获得了我们的信任,所以有些东西我觉得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知道了,我会守口如瓶的。”我连忙紧闭嘴巴,生怕阿卡拉下一句就是:算了,突然又开始担心起来了,还是杀人灭口算了,然后暗处跳出几个高手刷刷的将我砍成肉泥。

    “卡夏他们也知道吗?”

    “那是自然。”

    “可是,主动告诉我牧师情报的,就是卡夏啊!就算是想隐瞒,不说出来就好了,也没必要撒谎故意误导我吧。”我一脸郁闷,这究竟玩的是哪套啊?

    “呵呵,恐怕她也并不是有意欺骗你吧。”阿卡拉口气中颇有一种教导无方的无力感。

    “你应该也知道,每次开会的时候。只要事情与她无关的……,咳咳,所以说这件事情她可能也不大清楚,只是在照本宣科而已。”

    想起卡夏趴在桌子上流口水的样子,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十分了解阿卡拉现在的感受。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阿卡拉突然停下来,转过身子看着我。面露肃容。

    “知道为什么牧师会那么快死绝吗?”

    “是因为战斗力太低的缘故吧,咳,卡夏是这样说的。”末尾,我又加了一句,

    “这只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原因而已,真正的原因,是因为牧师对高等地狱一族——如四魔王三魔神之类的威胁太大,所以才被它们赶尽杀绝。吴,你认为呢?”没等我从震惊中情形过来,阿卡拉就开始玩起了iq问答游戏。

    看着阿卡拉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我不禁回忆起自己所知道有关牧师地一切——牧师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对了,对恶魔和不死物的抵抗力特别强。不过这与‘威胁’无关吧,充其量也只是个超级肉盾而已,那么还有……,对了!!

    “难道是……四阶攻击技能——驱逐?”我有些迟疑的说出自己的答案。想来想去,我只能想到这个貌似nb,但对于强大的敌人来说只能算是隔鞋挠痒的技能。

    “没错,亲爱的吴,你的判断力果然惊人,就是驱逐,单一牧师所施展地驱逐的确可能连普通怪物都难以成功,但是这技能却有一个特点。就是可以叠加,试想一下,如果上千个顶级的牧师联手施展驱逐,恐怕就是三魔神来了也有一定的几率成功吧。”阿卡拉兴奋的说道,仿佛真地已经拥有了上千个顶级牧师一般。

    “天啊,那可真是……”想象上千个牧师一起施展驱逐的情形,我也不禁浮想联翩。

    “所以说巴尔它们那么急着消灭牧师,就是这个原因。而我们现在也不得不把牧师这股力量隐藏起来。以免被它们发现。”

    “那我岂不是暴露了?”脑子一转,我突然大惊失色。难道自己一时的冲动坏了大事?

    “没关系,如果只有你一个的话,想必引不起它们地关注,但是以防万一,我现在就是要提醒你,如果它们真的连一粒沙子也容不下的话,你以后可就要小心一点了。”阿卡拉罢了罢手,一副你大可放心的表情,但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点奸诈。

    “怎么个小心法?”我咽了一口口水,眼巴巴的看着阿卡拉。

    “嗯,它们可能会千方百计的除掉你,不过也不用过于担心,三魔神由于己身力量过于强大,不借助世界之石的力量根本就无法穿越世界壁垒,但如果他们肯拼着消耗一些元气,却也能将最弱小的怪物传送回来,你小心点这个就行了。”阿卡拉地老脸上仿佛绽开了一朵花似的。

    “能请问一下,所谓‘最弱小’的怪物,指的是什么吗?”我目无表情的看着她。

    “就是第三世界的普通怪物啊。”阿卡拉笑得那叫一个灿烂,仿佛年轻了二十岁一样,我的不幸就真能让你们那么开心吗?

    “所以说这还叫弱小?第三世界的普通沉沦魔也有六十级啊!”我几乎晕倒在地:“抗议,我要申请保镖!!”

    “抗议无效,申请驳回。”阿拉卡笑着大手一挥,连续给了我两个不采用地大印。

    “吴,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懒了点,现在正好乘这个机会督促一下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只是第三世界普通怪物实力地话,就算你赢不了,逃跑也是绝对没问题。”

    “……”

    好吧,算你狠,到时别怪我将怪物引回罗格,我到要看看卡夏他们出不出手,我颓然无力的跟在继续前行地阿卡拉身后,又走了一段时间。

    “我说,我们究竟要去哪啊。”

    “诺,到了。”阿卡拉指着眼前的大门说道。

    顺着方向一看,只见在那丹红的夕阳下,“爱德华”三个像魔法符文一般苍老古朴的大字映入眼中。

    咦——?爱德华??

    那不是琳娅的老家吗?整个暗黑大陆鼎鼎有名地法师家族。但据老酒鬼说,它的前身却是最大的牧师家族,阿卡拉带我来难道跟这有关?

    紧跟在阿卡拉后面,我们两个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爱德华不亏是大家族,从外围上看,那坚硬的铁木围成的高栏往两边远处延伸出去,看似里面竟一点也不比法师公会要小。门口同样有几个笔直的士兵把手着,在罗格营地里俨然一副城中之城的派头。

    不过里面却远没有我想象中地那么奢侈,一眼望过去,就如同来到了一个小村落,左右两边多也是石制平房,有些甚至是木房或者干脆搭建帐篷,想想也是,在罗格营地的生活水平条件下。怕就是爱德华家族富可敌国,也不敢过分铺装吧,更何况爱德华家族也不一定很有钱,别忘了法拉说的,法师做试验就是在烧宝石。而爱德华一族恰恰几乎都是法师,这样一算的话,能支持这个规模恐怕也是极限了。

    这里不愧有着法师之家的称号,一路上除了老幼妇孺之类的家眷外。见到最多的就是身穿法师袍的法师或者冒险者了,里面甚至不乏转职者,其中还有不少熟人,大多都是我在冒险地时候认识的,只是我不知道他们竟然是爱德华家族的一员。

    阿卡拉在罗格营地的威望很高,所以即使是这里高傲的法师们,见到她也要恭恭敬敬地行上一礼,我的话那可就随和多了。那些在冒险途中有过交际甚至并肩作战过的,多少都会凑上来勾肩搭背的聊上几句,陌生地脸孔也会停下脚步,好奇的观望过来,不到一会,我身边就围满了人,看来自己在罗格营地的知名度也不小啊。

    待众人散去以后,我们也终于来到了目的地。眼前是一栋白墙红瓦的大四合院。守在门口的竟然是两个法师,这年头法师不值钱了吗?我摇头苦笑。当然不是,只能说明这个地方或是这里的人,十分重要。

    前头的阿卡拉和法师聊了几句以后,带着我走了进去,门里面是一个清幽地大前院,花林园木,假山流水,处处透露着东方风格的雅调,在整个罗格营地也算是首屈一指了。

    庭院之间铺着的碎石小道,则是连着着里面的各个房间,阿卡拉对这里似乎很熟悉,她轻车熟路的带着我穿梭在庭院之间,东张西望,似乎在找着什么人的样子。

    正当我忍不住开口询问的时候,从旁边的屋子里突然走出一人,两只手似乎正抬着什么东西,低着头冒冒失失地样子,在离我不到半米远地大门处冲出来……

    “呜啊——”

    对方发出娇憨的痛呼,啪地一屁股坐到地上,手里拿着地东西也随之掉了下来,于地面碰撞发出锵锵的金属撞击声。

    “你没事吧。”

    身为事故的另一个受害者,我到是一点事都没有,除非对方是野蛮人,否则飞出去的绝对不可能是我,只是胸口碰触到的柔软,耳朵听到的清澈声音,还有那缠绕在鼻尖的一抹淡淡余香,让我意识到对方是一个女孩子。

    屁股着地,似乎摔着有点儿疼,她坐在地上,两脚叉开,如果是短裙的话恐怕已经全部走光了,嗯嗯,有点可惜呀……

    保持着让男人想入非非的坐姿,女孩低着头,不断揉着自己那性感挺翘的屁股,墨绿色长发随之垂下,将那圆圆的脸蛋遮挡了一半,听到我的声音以后,女孩的身子顿时一僵,也顾不上揉屁股,猛地抬起头,垂在脸上的长发也随之向两边散开……

    “咦咦——”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惊叫声。

    “琳娅,你怎么在这里——”我瞪大眼睛。

    没错,眼下这个脸蛋甜美得不像话的少女,就是我来到暗黑大陆以后遇到的第一个,也是罗格营地并称的三大美女,无论气质还是容貌都丝毫不逊色纱拉和莎尔娜姐姐的美女巫师——琳娅.爱德华.斯普莱菲尔德。

    “咦咦——?吴…凡先生,我才要问你呢,为什么会在这里?”琳娅显然比我更吃惊。那张清纯的脸蛋满是震惊、不解、慌乱,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幽怨。

    “这个嘛——”我这才想起这是琳娅地家,即使遇上也不出奇。

    不待我解说,闻声回过头来的阿卡拉替我解围了。

    “琳娅,太好了,原来你在这里,门外的法师说你回来了,所以就过来看看。没有打扰到你吧。”阿卡拉看起来很开心,没想到她一直在找的人竟然是琳娅。

    “咦——”这下琳娅更迷惑了,不过并没有因此而呆楞,见我理所当然的伸出手来,她俏脸微微一红,柔若无骨的玉手颤抖迟疑着搭到手心上,让我情不自禁的在上面轻捏了一把,等站起来后。琳娅迅速将手缩了回去,默默的看了我一眼。

    “这是哪里地话,阿卡拉大人能亲临拜访,是我们爱德华家的荣幸才对。”她很快就从慌乱和疑惑中回过神来,落落大方的行了一礼。果然不愧是大家族的直系。

    待她站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她身上系着围裙,一身浅蓝色的随意装束,白色的围裙。还有脑后那被发夹简单束了起来的柔顺头发,让她展露出来地那份清纯甜美中,又多了一丝成熟的诱惑,仔细打量着已经有一年多未见的琳娅,这小妮子,真是越来越成熟了,一年多来,个头是一点未变。还是一米六上下的娇小外形,但身材可是越发的诱人。

    琳娅地身材一向很好,只是经常穿着宽松的法师袍,不怎么引人瞩目罢了,据我目测,在第一次相遇,也就是差不多三年以前,她就已经有着不输于小幽灵的尺寸。而现在更是前凸后翘。紧紧系在身上的围裙更是让那优美地曲线展露无遗,该细的细。该丰满的丰满,那过于宽大的上衣,在胸口处却是绷得十分紧的,咋一看仿佛要挤出水来,让人不由产生将她的身体搂在怀里恣意揉捻、占有的欲望。

    甜美的容貌,娇小地个子,火爆的身材,啧啧,这小妮子啊,在沙尔娜姐姐离开后怕已经是整个罗格营地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了,沙拉虽然也不差,但是还过于青涩,除非有特殊的嗜好(比如说某人),否则就各方面来说都还比不上琳娅。

    “呜呜~~”

    似乎感受到了我炙热的目光,琳娅那圆吹弹可破的脸蛋越发红润,两只手习惯性的捂着了自己的胸口和臀部,这两处发育过剩地地方一直让她困扰不已,不过,此刻似乎又多了一丝丝得意地感觉……

    “咳咳——话说回来,你在干什么呢,琳娅?”看到自己猥亵的目光被抓个正着,我连忙撇开视线,目光放到她掉在地上地事物。

    意料之中却又人哭笑不得的,那发出锵锵响声的金属半圆物品,是一个小小的铁锅,结合琳娅身上的围裙,在看看落在半山腰的太阳,估计用屁股也能想到她在干什么了。

    “哇啊——!!!”

    在我视线放到地上的铁锅时,琳娅就像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惊呼起来,连忙弯下腰将铁锅抱在怀里,满脸通红的看着我,有必要那么夸张吗?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已经害羞到极点的琳娅也顾不上打招呼,便以惊人的速度冲回屋子里,一阵噼里啪啦,重新出来的时候,怀里的铁锅已经不见了。

    “让两位见笑了,来,请这边走。”

    镇定过来的琳娅,面带微笑的走在前头,那脚步却是越走越慢,阿卡拉仿佛也没察觉到似的,任由琳娅落到后面,自己反倒一马当先易客为主的跑到前方开路。

    “小琳娅,一年多没见了,你过的还好吗?”

    看到逐渐放慢脚步和我并排行走的琳娅,我哪会不知道她的意思,只是阿卡拉那老家伙耳朵贼灵贼灵的,在她面前调戏琳娅……啊,错了,应该是和她一起讨论关于青春和性感的话题,似乎也不大好,所以我只能正经八百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倾听起她近一年多来的经历。

    “密斯那家伙,一个人就冒冒失失的冲了上去……,还有法特艾斯,竟然被自己的鬼狼卡住了……,米西拉姐姐老说我长得太矮,站在后面都看不到敌人了,呜呜~~……”

    “……”

    随着那似抱怨似撒娇的语气由琳娅口中不断道出,我恍如又回到了两年多前,那个孤单一人坐在酒吧里面,墨绿色的长发,有着蓝天一般清澈的眼睛,手里紧握着一根骨杖的胆怯害羞的女孩身影,看向琳娅的眼神不由痴了起来。

    “凡先生……”琳娅轻轻的咛呢着,心有灵犀的沉浸在了回忆之中,脸上露出羞涩甜美的微笑,小手缓缓伸出,与那旁边的大手若即若离的碰触着,每一次相连都像触电一样心悸不已,那越发炙热的目光,让琳娅觉得身体正在不断融化……

    “咳咳——似乎已经到了。”

    不合时宜的咳嗽声响起,那差一点就要钻入手心的指尖突然被抽走,琳娅俏脸红的都快要烧起来了,慌乱迈着大步上前,我这才回过神来,四处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三人已经来到了大厅,阿卡拉端坐在了椅子上,露出我是瞎子我什么都看不见的神秘笑容,得了吧,还装。

    在阿卡拉旁边坐下,琳娅利索的添上了一杯茶,坐在我们对面,脸色依然有些羞红,眼神躲闪的不肯和我接触。

    “族长他们都出去了,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阿卡拉大人见谅。”

    “不必客气,别学你爸爸那一套,老婆子我可不习惯。”一笑过后,阿卡拉脸色才逐渐严肃起来。

    “其实老婆子我今天来,是想厚着脸皮跟你们借点东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