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纱丽阿姨的表态

第二百五十七章 纱丽阿姨的表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百五十七章 纱丽阿姨的表态

    有内情,看到维拉丝那柔软中略带调皮的笑容,我忽然想起昨天她提到莎拉时神秘兮兮的语气。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想来想去也想不通个所以然,只觉得头都快要爆开来了,我正想回过头再次确认那位和莎拉长得极为相似的女孩的存在,骤然之间,胸口便被一股冲击力袭个正着。

    好熟悉的撞击力度啊!

    习惯性的将撞入怀中的事物抱起来,感觉轻柔的像羽毛一样,我下意识的上下摸了摸,嗯嗯,熟悉的重量,熟悉的体温,熟悉的柔软度,最让我安心的那怀中的少女幽香,是如此的让人魂思梦牵。

    熟悉?我诧异的低下头——一个粉红色的小脑袋,正在我怀里不停的磨蹭着,娇小柔软的手和腿,正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粘在我身上,口里不停道着那让我心醉神迷的稚嫩呼唤。

    “大哥哥,嗯呜~~,大哥哥,莎拉好想你啊,呜呜~~”

    莎拉?没错,怀里的就是我的小莎拉,这一刻,我瞬间将刚刚的疑惑抛之九霄,心里被那重逢后的激动于欢喜填得满满的,再也容不下其他。

    “是啊,是我,莎拉,我回来了。”真丢脸,声音竟然有点哽咽,我抽了抽鼻子,手掌轻轻的托在少女那张细腻的俏脸上。是如此的小心,生怕只要用多了一丝力气,就会将怀中纤细的少女给弄坏掉。

    托起她的脸,我细细的、近乎贪婪地端详着,一点儿也没有变,齿白唇红,可爱的小鼻翼一扇一扇的煞是可爱,修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即使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也无法在那张细腻紧凑的五官上找到一丝瑕疵,简直就是上帝的最高杰作,那双仿佛火焰般摄人心魄的绯红眼眸,此刻布满了雾气,炙热地目光毫不保留的透露着对我的思念与爱意。

    这张脸是属于我的,这具身体是属于我的,整颗心也都属于我。一瞬间,我内心充满了男人的雀跃与自豪。

    见我低下头,紧紧凝视着自己的脸蛋,小莎拉突然调皮的松开搂在我腰上地双手,“嘿”的一声。突然挂在我的脖子上,小脸顺势贴上来,不断在我脸上磨蹭着,粗糙的脸部被一阵阵柔腻触感弄得痒痒的。享受之余,也让我充分感受到男人和女人之间地差距。

    哈~,小粘人虫的性格一点都没变啊,这才是我的小天使呀,心底里暗爽着,我突然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刚刚那个女孩究竟是谁啊,绝对不可能是在我怀里撒娇地莎拉。前后性格简直就是天渊之别。

    “啊,维拉丝姐姐。”莎拉这才发现笑吟吟站在我身后的维拉丝,小脸红扑扑的从我身上跳了下来。

    “莎拉,这里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和你长得很相似的女孩?”

    一手紧抱着我的胳膊,另外一边则是牵着维拉丝,莎拉连拖带拽的把我们往屋子里拉,生恐我们不进去似的,乘这时我试探着问道。这个问题实在太严重了。憋在心里不舒服。

    “咦——”小莎拉歪过脑袋,不含一丝杂质的绯红色眼眸。眨呀眨地不解看着我。

    “和莎拉长的很像的女孩,嗯~~”嘴里喃喃着,莎拉似乎很用力的在回忆着,罗格营地里有哪个人长得和自己很像呢?

    “嗯~~”

    “嗯~~~~”

    “算了,不用想了。”眼看莎拉就仿佛过载的机器一般,俏脸憋得通红,就差冒出烟来了,我连忙阻止道。

    “呜呜~~大哥哥,对不起哦,莎拉实在想不起来究竟有谁和我长得很像。”莎拉泪眼汪汪的看着我。

    “哈哈~,我知道,大哥哥在和你开玩笑呢,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还有和我的莎拉一样漂亮的女孩呢。”我轻轻地揉着她粉红色地小脑袋,半真半假打趣道。

    “才不是呢,大哥哥你欺负我。”小莎拉朝我皱了皱小鼻子,接着又害羞的露出了让人炫目地灿烂笑容,真是的,真是一个经不起夸,又一点都不会掩饰自己的小天使。

    难道是我的幻觉,怎么可能?我摇了摇头,又将目光落到维拉丝上,却发现她一直偏过头,笑脸盈盈的看着我,看我望着她,不由调皮的避开了我的眼神——哼,躲,我让你躲,逃得过初一,还逃得了十五?今晚不好好给我解释清楚,就不让你睡觉。我哼哼唧唧的翻了个白眼,决定暂时先将心里的疑问压下,就目前来说,还有个更严峻的考验在等着我和维拉丝,那就是纱丽阿姨的态度。

    短短的前院小道终究拖不了太多时间,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中,莎拉终于拖着我和维拉丝走进了屋子里,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却因为带着与以前截然不同心情而变得陌生起来,我心虚的左右望了望,热腾腾的晚餐已经摆在了餐桌上,看来我脑袋里的“拉尔家蹭饭专用警示神经”还是一如既往的准确啊,这一能力可着实让道格和格夫羡慕了好久。

    “莎拉,纱丽阿姨呢?”见里面空无一人,我探头探脑的问道。

    “妈妈她——”话没落音,纱丽阿姨便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原来是吴啊,听说你昨天回来了,我刚刚还打算让莎拉叫你过来吃饭呢,你自个到来了。”一阵没见,纱丽阿姨到是一点都不显老,那酷似莎拉,却比莎拉多出几分成熟娇艳的容貌,不知道的还以为才20来岁呢。

    当然,事实上我们也才隔了3个多月没见而已。当然不会显老,只是在鲁高因发生了太多事情,让我产生一种时隔已久的错觉,而且纱丽阿姨也就四十岁不到,以暗黑世界的寿命来说,保养好的话像20岁也没什么出奇的。

    带着迷人地微笑,纱丽阿姨眼角一转,瞬间楞了一下。却是发现了站在我身后的维拉丝,顿了顿,脸上的笑容不变:“等等,晚饭马上就好,可别想着偷吃,饿不着你的。”

    最后的余光落在莎拉身上,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似乎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缩了回去,是我的错觉吗?一定是吧,由于太担心而导致的胡乱猜想罢了,不过形势似乎还不错,至少纱丽阿姨的样子不像在生气。

    纱丽阿姨地手艺那是好的没得说。但是我却有点食不知味,不,应该说蛮痛苦的,没法开口。面对纱丽阿姨热情的招呼还有小莎拉那万分期待的眼神,我实在无法将“自己已经吃过了”这样的话说出来,结果满载着莎拉心意的饭菜一碗接着一碗,旁边纱丽阿姨看着我和莎拉亲密的样子,所露出来地欣慰笑容也是让我无法拒绝的原因之一,四人当中只有维拉丝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可是面对纱丽阿姨,她自己也紧张的不行。哪还敢替我解围。

    “来,大哥哥,啊~~”莎拉叉着一个不知材料的小肉丸,另一手在下面虚托着凑到我地嘴边,脸上那羞涩幸福的情谊,像极了新婚尔尔,对未来充满了美丽幻想的小妻子。

    嗯嗯——,间接接吻?我喜欢。机械式的张开嘴巴。将肉丸连带整个叉子纳入嘴里,此时不占便宜。更待何时?在莎拉害羞地眼神中,我面带微笑的细细嚼着,“咕噜——”吞下,不妙,食物似乎已经由胃里堆积上喉咙了,此刻的我热泪满盈。

    好不容易在残酷的地狱式晚饭中解脱开来,我半瘫在长椅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莎拉搭着话,还是维拉丝好,知道我的苦衷,此时正满脸关切的帮我按摩着肚子嘞。

    将在鲁高因的经历挑出一部分,满足了莎拉地好奇心以后,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莎拉明天训练营还有课,不得不早点睡觉,在我怀里撒娇的磨蹭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依依不舍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之后,气氛顿时沉默了下来,我从椅子上躺起来,正迎上纱丽阿姨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不由有些忐忑的尴尬笑着。

    “你到是潇洒啊。”看着我,眼角余光却落在维拉丝身上,纱丽阿姨的笑容此刻看起来有些让人心惊胆战。

    “那个,这个……”我挠着头傻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孩子,过来,让阿姨看一看。”纱丽阿姨瞪了我一眼,朝缩在我身后地维拉丝招了招手。

    “是地,夫人。”维拉丝恭敬的应道,却是用求助般地可怜目光看着我。

    咳咳,过去吧,放心。纱丽阿姨是个好人,不会为难你的。

    凭着夫妻之间的默契,我用眼神安慰维拉丝道,心里也着实有几分信心,不是对我自己,也不是对纱丽阿姨,而是对维拉丝,虽然在容貌方面她的确无法与莎拉她们相比,但是那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温柔淳朴的气质,即使是再刻薄的人,恐怕也无法对她产生恶感。

    坐在纱丽阿姨的旁边,维拉丝此刻的模样就好像小学生正面对着严厉老师的考察,畏缩着身子,眼神羞涩中带着一丝不安,她是一个极为容易满足的女孩,对于名分什么的并不是很在意,怕的就是莎拉的母亲不允许自己再跟着大人。

    “真是个好女孩,跟着吴真是太受委屈了。”纱丽上下打量着维拉丝,由衷的叹道,光这样看着,就能感受到那股草原之花的美丽气息,唱歌也好听,并且继承了罗格几十年没有出现过的歌姬的称号,纵使有些不甘心,纱丽却做出了公正的判断,眼前这个女孩并不比自己的女儿逊色。

    什么叫“太受委屈”?难道你就不能稍微为你女儿的眼光着想一下吗?对于纱丽阿姨的话,我只能做出无声抗议。

    “不不不——,一点都不委屈,能呆在大人身边,即使只要能看着他,我……,我就已经很满足了。”维拉丝以为纱丽想让自己离开大人身边,连忙摇着头,鼓起勇气与她对视着,只有这一点,她是绝对不会妥协的,维拉丝善良,同时也固执。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纱丽是过来人,当然明白维拉丝在想什么,她顿了顿。

    “听说,你的父母……”

    “嗯。”维拉丝眼睛闪过一丝黯然。

    “妈妈在我出生不久就去世了,前年,爸爸在冒险途中也……,不过幸好有大人在。”这样说着,维拉丝黯淡的目光逐渐浮现出色彩,美目静静的凝视过来。

    “可怜的孩子。”纱丽阿姨抹了抹湿润的眼角,突然爆出了一句让所有人根本无法意料的话。

    “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就叫我妈妈吧。”

    “咦——?”

    “噗——!”

    维拉丝惊讶的几乎跳了起来,而我则是一口茶喷了出去。

    “难道不愿意,也是啊,才第一次见面的糟老太婆,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啊。”纱丽阿姨失落的低下头。

    “当,当然不是了,夫人一点都不老,我,我……”事发突然,维拉丝已经完全失去了分寸。

    “傻孩子,阿姨并不是强迫你非要这样叫不可,只是希望你有时间能经常过来聊一聊,不要那么见外罢了。”纱丽阿姨牵着维拉丝的双手,笑眯眯的说道,姜果然是老的辣,维拉丝完全是被她牵着鼻子走。

    我若有所思的看了纱丽阿姨一眼,虽然她刚刚的话的确让我大吃一惊,但是仔细想想的话,却也不无道理,纱丽阿姨虽然看似温柔,但骨子里却是好强的女人,肯定对自己先定下的女婿,却被别人抢先一步而感到无法认同,如果真的能认维拉丝做女儿的话,想必至少心里也会好过一些,也勉强可以拿“被抢了也没啥的,都是自己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嘛”这样的理由安慰自己,而且这样的结果对维拉丝来说也是百利而无一害,我到真的希望她能够从纱丽阿姨那里找到母爱的感觉,真是一举多得啊,啧啧,纱丽阿姨还真是算无遗策啊。

    最后,一大一小两个女人聊着,很快就熟络起来,维拉丝到底还是没将妈妈叫出口,毕竟就算是年幼丧母,也不可能被第一次见面的某个大妈说一声“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儿了,以后我罩着你”,就感激流涕要死要活的扑上去大喊“妈妈”,这样的情节估计只能在小说里看到,凡事都需要时间去适应和积累,急不得,我相信以维拉丝的性格,很快就能得到纱丽阿姨的喜爱。

    就是不知道小幽灵该怎么办,她的遭遇可比维拉丝还要可怜上千百倍,估计同情心泛滥的纱丽阿姨很快就要迎来她的“第三个”女儿了。

    看着气氛缓和下来,我松了一口气,终于将憋在自己心低的疑惑说了出来。

    “纱丽阿姨,还有维拉丝,我想关于莎拉的事,你们一定知道些什么吧,能让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