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都喜欢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都喜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都喜欢

    “小露露,你小时候的性格是怎么样的?”

    从拉尔家出来,空荡荡的夜色小路上,维拉丝似乎也放开了许多,抛开平时沉稳的一面以后,她有些调皮的跳上了小道外面的木围栏上,展开双手,踮起脚跟,修长婀娜的身材就像一只轻灵的燕子。

    和第一次和维拉丝邂逅大概是在两年前,她那时似乎只有17岁,也就是说现在也不到19岁,比莎拉大不了多少,在原来的世界,这个年龄的少女才正值花季雨季啊。

    “大人~~”维拉丝脸红红的娇嗔道,左右张望着发现周围没人,才松了一口气,在家里也就算了,要是被别人听到“小露露”什么的,那该多羞人啊。

    “我以前嘛~~”顿了顿,维拉丝开始回忆起来:“嗯~~,我想想,只记得懂事以后的一些东西了,记得经常和艾露拉一起洗衣服,回家做饭,和奶奶一起种莫洛洛,去村子外面摘野菜……”

    比着指头,维拉丝一件一件细数道,说来说去,也无非就是帮忙家务什么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维拉丝现在的个性就是从小时候一步一步积累起来的,经历着毫无跌错的日常,甚至连一丝波纹也未惊起,虽然听起来似乎有些无趣,但仔细聆听的话,未必不能从这种平稳缓慢的步调中品味出温馨。

    还真有她的风格啊,我在维拉丝困惑的眼神中忍俊不禁笑了起来,只觉得就应该是这样平和步调,才能培养出如此完美的小妻子。

    “大人很在意莎拉妹妹的变化吗?”维拉丝突然转过身子看着我。

    “哈,说不在意那是假的,但也没办法,这是必须经历的成长不是吗?不过说起来。我到有些疑问,不知道小露露你发现了没有?”我低头沉思着,眼里尽是疑惑。

    “大概在三年以前,我和莎拉第一次见地时候,她大概是这高度。”我往自己胸口往下寸许处比了比。

    “但是刚才我暗中比了一下……”说着我将自己的手往下又挪了半寸,长叹了一声。

    “我的小莎拉呀,都三年了,怎么反而变矮了呀。”

    “这不大可能吧。我想大概是大人你长高了。”维拉丝惊讶的捂起了小嘴。

    “嗯,这我也不是没想到,最近的确觉得自己高了一点点,但莎拉没怎么长大却是事实。”

    “呜哇~~”维拉丝担忧的发出惊呼声,三年前的莎拉有多高她不知道,但回忆起第一次见到莎拉时的情形,她突然发觉,似乎真地没什么变化呀。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可是致命的问题,想到这里,维拉丝顿时慌张了起来。

    “大人不必过于担心,我想应该是莎拉妹妹的发育年龄比普通女孩要晚一些吧,还有还有。我记得一些村子里流传下来的秘方,明天就去准备药材,熬着让莎拉妹妹喝下去,肯定很快就能长大起来。”

    “咳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有些疑惑而已,并不是介意,无论莎拉能不能长大,其实都不要紧,那些什么祖传秘方就算了,免得吃坏身体”我咳嗽着解释道,非要说的话。除了b罩杯以外,其他的我都喜欢!!

    顺便一说,维拉丝介于c到d之间,小幽灵是e上下,莎尔娜姐姐肯定在f以上,不过论到巨无霸,恰西则当之无愧的是罗格第一,至于莎拉嘛。咳咳。我并不大清楚她是否有需要戴……

    “嗯嗯……”嘴里应着,但是维拉丝明显心不在焉。这地确是一直被忽略掉的问题,她们并不了解我这个穿越宅男的另类观念,在大多数暗黑人的眼中,女人个子过矮和身材太“贫”都属于缺陷,所以维拉丝觉得莎拉现在面临的问题十分严峻,她开始琢磨着明天是不是去和纱丽好好谈一谈……

    “小心。”

    维拉丝地身子很灵巧,即使心不在焉的状态下,也能稳稳的在围栏上面如履平地,但是再怎么灵巧也无法预知前面是什么,不知不觉当中,她已经走到了围栏的尽头,却依然愣愣地向前跨出一步,踏空之下,整个身子顿时往前倒了下去。

    呜呜~~惨了,看着逐渐逼近的地面,维拉丝悲鸣着闭上了眼睛,预料之中的碰撞和疼痛并没有出现,身子前倾的力道被另外一股力量卸去,然后被抱了起来。

    维拉丝慢慢睁开眼睛,正好看到我一脸的坏笑:“我的小露露呀,还没到家呢,怎么就等不及投怀送抱了,那么想要吗?”

    “咦咦——?!!!”

    脸一下子通红了起来,维拉丝发现,自己正以一种羞人的姿势被抱住,两只火热的大掌正紧紧抓揉着自己敏感地臀瓣,大腿张成八字,下意识的夹住对方腰部,两只手挂在脖子上面用力往下拉着,看起来就像要把对方的脸埋进自己高耸起来的胸部一样。

    “噗!!”仿佛有一阵热烟从脸颊处冒出,维拉丝晃悠悠的转了几下脑袋,最后竟然软绵绵的垂了下去。

    “喂喂——不是吧,小露露,振作一点。”我连忙抱住因失去力道身体往下滑的维拉丝,哭笑不得的轻轻拍打着她那滚烫地脸蛋,因害羞而晕过去这种事情,我原以为只能出发生在动画里面,没想到自己竟然能亲眼目睹……

    墓穴三层,幽冥地灯火发出着清冷色彩,几十只被放逐者浩浩荡荡的从长廊上飘过,似乎在追赶着什么东西,在它们刚刚掠过地昏暗长廊角落里头,有着一扇十分不起眼的小木门,从里面传出若有若无的喘气声。

    “他爷的,我还以为这次要玩完了呢。”房间里,三个冒险者喘着粗气,其中一个巨人正虚脱般的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浑身焦黑地像被火烤过一样,不用多想,他肯定是被刚刚那群被放逐者的火球亲热洗礼了一番。

    “闭嘴,给我连呼吸也闭上,房间里的空气都快被你吸光了。”巨人对面,同样靠着墙,个子要比他矮上一大截的黑糊状物体骂道。身上的衣服全都被烤焦了,香喷喷的肉香味从那裸露出来的肌肤上散发出来,境况之惨,比对面的巨人还要凄凉许多。

    “你这王八蛋,是想憋死我对吧,难道新鲜地空气比我这个出生入死的伙伴还要重要吗?”大概是喘过了一口气,巨人的咆哮声那叫一个中气十足。

    “嗯~~,这个嘛——”对方明显在沉思着。似乎有些举棋不定。

    “别考虑啊王八蛋,新鲜空气和生死战友究竟哪个重要,这种问题还需要考虑吗?不是能立刻说出答案吗?”

    “的确如此,根本不需要考虑呢。”对方有些暧昧的回答道,也不知是在说新鲜空气。还是眼前的战友。

    最后一个冒险者看着他们争吵,露出了憨厚的笑容,眼中的两位伙伴几乎每天都要寻着乐子吵上一场,甚至连逃亡地时候也不例外。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他用焦黑的手臂在焦黑的脸上不断擦着,结果越擦越黑,最后他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只能无奈放弃,顿了顿,掏出些柴火摆好,熟练的点燃,然后又在上面架起铁锅。往里倒满了水。

    “今天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他憨笑着朝还在吵闹的二人说道,随着火苗地升起,房间逐渐亮了起来,三个人的影子也逐渐清晰,只是那黑乎乎的脑袋实在让人无法辨认出其相貌,从外表上看,那个燃火的人和那巨人一般高大,光秃秃地脑袋上都甩着一条鞭子。几乎就是从模子里印出来的。应该是野蛮人无疑,而比前面二人矮上一节的壮实大汉。他的职业就难以预料了,可能是的德鲁伊,也可能是圣骑士或其他。

    “呸呸——真他妈受够了,真想快点回去吃些好吃的。”那位争吵的野蛮人最先围在篝火旁边,拿出一块肉干,也不待铁锅里的水煮沸,便一口肉干就着一口水啃了起来,虽然嘴上抱怨着肉干地味道,但却吃吃起来的速度可不慢,几斤重的肉干囫囵吞枣的几口就咽了下去,另外二人几乎也都是这样。

    从遇上的第一批怪物开始,他们已经不知道逃窜了多久,墓穴就是这样,当遇到无法战胜数量的怪而选择逃跑时,往往是连锁灾难的开始,往往你还没有甩脱咬在屁股后面的怪物,前面又遇上了一批,有不少缺乏经验地倒霉冒险者就这样被堵到死角,甚至是被活活追到累死,大概也只有某德鲁伊才具备无视这里任何数量怪物地实力,而从来没有“享受”过狼狈逃窜的经历吧。

    总地来说,这三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在无止境的逃亡中找到了这处藏身所,成功的摆脱了所有的怪物,不过看他们一脸轻松的样子,不是对自己逃亡的功夫信心十足,认为即使没有这藏身所也能甩脱怪物,就是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大哥,接下来该怎么办?”那位憨厚的野蛮人开口,他取出条破布巾,粘着些热水,然后递给了那个比他要矮上一大截的冒险者。

    “怎么办?”接过湿热的破布,狠狠的往自己脸上擦着,咬了咬牙,他最终斩斤截铁的说道:“都已经找到入口了,干脆赌上一把。干他娘的。”

    “好好好,我赞成大哥的意见!!”和他吵嘴的那个野蛮人拍手称快,一看就知道是个动手多过于动脑的大老粗。

    “这样不大好吧,和原本计划的不一样。”憨厚的野蛮人有些担忧:“而且大嫂那边不提前通知一声的话……”

    原本三人是计划这次历练完以后,回罗格好好潇洒一趟,交代好一切之后再进行这次的行动。

    “别说了,计划赶不上变化。”大哥威风凛凛的喊道:“大嫂,你大嫂又怎么了,我可是一家之主,难道想做什么还得跟她汇报不成?”

    话刚落音,别说嘴刁的那位,就连憨厚的野蛮人也立刻投以bs的眼神,仿佛在说,就你丫的妻管炎,也就敢在这里逞逞威风而已。

    “当然,也还得从长计议一番,我们是去拼命,不是去送死,奶奶的,真不知道莎尔娜大人还有吴究竟是怎么凭着一个人的力量通过这里的,前些时候到没有什么确切的感觉,现在自己走上那么一趟子,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人干的活。”回忆起那移动炮台式的被驱逐者大队,钢铁般坚硬的翼魔陷阱,还有灵活诡异的鼠人一族,他不禁又打了个寒战。

    “切,老子从来没把他们当人看待。”嘴刁的野蛮人大咧咧说完,似乎也觉得自己用词不当,接着又补充:“我是说,他们本来就不是正常人。”

    “不过这次我们可是要让吴大吃一惊了,哈哈——”仿佛在脑海里想象着对方吃惊的样子,这位大哥将脸上的湿布一扔,露出一张英俊的胡渣脸。

    “道格,格夫,有信心吗?”

    “哦!当然有!!”野蛮人两兄弟发出震天的咆哮,小小的房间顿时被一股肃杀之气所充斥。

    “嘘——,是被驱逐者。”拉尔突然做出禁声的手势,然后是一连串的掠空声自门外穿过。

    “我们小声点,继续,继续。”道格讪讪的笑了起来,三人当中就属他的嗓门最大。

    “在这之前,还是先换掉衣服吧。”比较爱干净的格夫建议,在逃亡中,三人身上的装备已经无限趋向于零。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拉尔不乐意了,他肚子还饿着呢。

    “……”三人对望,谁也不肯让步。

    “讨论作战!!”道格急了。

    “换衣服!!”格夫不紧不慢。

    “吃饭!!”拉尔拿出大哥的架子。

    于是,一场以讨伐安达利尔为目的的伟大争论,在小小的房间里正式展开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