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劳碌命(二)

第二百六十一章 劳碌命(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百六十一章 劳碌命(二)

    “时光流逝,三个月过去了,经过这三个月的不懈努力,我现在终于能在黑暗中用一根半指长的细针刺中蚊子的翅膀了……”

    卡夏:“……”

    “你在那自言自语的做什么白日梦啊?半个月了才进步这么一点点,还敢摆出一副功力大进的得意样,还不快点给我开始?”

    “是是~~,我知道了~~。”我用半死不活的拖拉语气应着,有气无力的摁着叉腰肌,长长打了个哈欠,才重新闭上眼睛,认命的用黑布巾蒙着了自己的眼睛。

    没错,前面那句话只是本人的脑内补完而已,我现在可算是清楚了,那些“一步登天”、“日进千里”、“一周神功大成”、“三年打遍天下无敌手”什么的,其实都是骗人的,半个月的成绩,也只是让我能在一天之内在室内篮球场般大小的黑暗房间里抓住五只峰雀罢了,而且是在变身的情况下。

    刚开始的时候,我愣头愣脑的在没有变身的情况下努力着,进展却不大,偶尔抓住也只是运气好而已,有一天心血来潮了,让小雪进去,结果才刚过十秒,它就从里面走了出来,骄傲的仰起头,脸盆大的嘴里含着五只半死不活的峰雀。

    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功高盖主吗?可恶!

    我犹自不服气的让小二它们也试了一遍,结果都一样,时间最长的也没超过两分钟,最后让剧毒花藤去,这下可好了,等了老半天它也没出来,进去一瞧。五只峰雀没了,剧毒花藤睡了,嘴边还粘着半根鸟毛……

    “……”

    最后,我让橡木智者进去,才终于找到了一丝心理平衡。

    不过这次试验也让我从一个简单的误区中走出来,nnd,完全被卡夏那老酒鬼给误导了,我虽然没有办法避免在黑夜中发生战斗。但敌人也没法阻止我变身吧,竟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变身狼人也不算作弊。

    无疑,变身狼人以后五感都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嗅觉可以清楚的嗅到峰雀的气味,耳朵可以清晰的听到它们翅膀地震动声,即使完全隔绝了光线,眼睛似乎也能隐约察觉到一些东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红外线?小雪它们能轻而易举的抓到峰雀的秘诀大概就再于此,至于剧毒花藤,它本来就没有眼睛,所以黑不黑的,对它完全没有影响。

    变身狼人以后。接下来就好办,先在里面乱搞一气,让峰雀们都窜动起来,第一只最是难抓。往往要花老半天的时间才能抓住,抓的越多,剩下的也就越容易,不过即使如此,我也是用了半个月地功夫才达到这种程度。

    现在,小黑屋改成了整个训练场,而取而代之的是我被蒙上了眼睛,卡夏约莫在里面放了几十只峰雀。从早到晚,能抓多少算多少。

    别以为训练难度就是空间扩大了,数量变多了,可恶,室内和室外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因为风的流动和其他细微吵杂的声音,严重干扰了我的五感,眼睛也完全看不见了。被特制的黑布蒙着。别说红外线,就算x光也没用。

    真不幸啊!

    什么?只是训练而已?如果你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光是这样的训练,还不足以让我发出如此悲哀的悲鸣,毕竟怎么说咱也是熬过了九年义务七年收费地应试教育,还不至于被这点程度的东西吓到。

    所以真正让我叫苦连天的事情,有三点:第一,现在的训练。第二:卡夏的不负责任。第三:凯恩地啰里啰嗦。

    后面两点是什么意思?我这就给你解释,不负责任,就正如字面上的解释,在以前,卡夏的行动方式往往有迹可循,熟悉她的士兵很容易就能在训练营里找到她,可现在,这家伙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每天早上把我扔到训练场交代一番以后,直到傍晚才会回来,虽然她说是最近有“要事”,但我觉得她最重要地事情就是酒,因此,我无责任判断她肯定是躲哪去喝酒去了。

    在训练场找不到卡夏,士兵们自然把目标放到我这个蒙着布巾在训练场里乱窜的倒霉长老身上,于是乎某天士兵甲跑过来:“凡大人,不好了,西门西北位置十公里处出现了一个沉沦魔大队,正往罗格这边的方向移动,卡夏大人交代如果她不在的话,可以交给凡大人您全权处理,您看……”

    好吧,我知道那老酒鬼的目的了,吼吼,明天别让我见到你。

    于是,开了个好头以后,那些士兵也懒得放着我这个天天蹲在训练场的冤大头不用,而满训练营的去寻找神出鬼没地卡夏了:“大人,xx村外的草原上出现一大群硬皮野兽,严重影响了村民的放牧……”、“大人,xx森林里出现了xx只腐尸,已经有五个猎人受伤了……”

    你们是新手村的npc老村长吗?

    “大人,士兵储备库里的弓箭就快不够了,您看……”

    “混蛋,给我找阿卡拉去啊,弓箭关我狗屁事!!”

    愤怒无奈之余,我也不禁升起一丝悲哀,说来可笑,并不是觉得自己悲哀,而是对始作俑者的卡夏,就连我这样的小德鲁伊,也觉得自己去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怪物简直就是大炮打蚊子,那身为78级亚马逊地卡夏呢?她可是连续干了好几十年啊。

    放下老酒鬼地想法不理,另外一件让我烦心,却又无法拒绝的事情源自凯恩和阿卡拉,还记得在鲁高因那会,和赌博商店里地老狐狸艾吉斯斗的时候吗?在买书的时候我就曾经想过,是不是要将我知道的一些粗陋造纸技术给捣鼓出来,让凯恩和阿卡拉去研究研究呢?以他们的能力,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将纸张普及开来,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他们时。阿卡拉惊了,凯恩乐了,这两个老家伙,在从我嘴里得知方法以后,竟然两天两夜不吃不喝,硬是将整套工序给确定下来,直到现在,我还能清晰的回忆起当第一张廉价地粗纸在众目睽睽之下成型的时候。凯恩捧着纸张老泪纵横的模样。

    我不是不理解纸张对于一个时代来说的重要性,能和印刷术,指南针和火药并称为四大发明,肯定是有着其巨大的推动作用,但是我无法理解凯恩的心情,纵使知道它的重要性,但是作为从那个曾经在毕业以后将书本撕掉折成纸飞机的世界过来地人,我实在无法感同身受他们那股激动。

    喂。我不是说无法体会了吗?干嘛三天两头的跑来烦我,去去去,当然,这些话只能在心里说说,对于凯恩我还是打从心底里尊敬的。不过现在这老头,整个成了一活宝,只要纸张稍微有了一点进步,比如说白了一点。坚韧了一点,柔软了一点,都会像邀功一般拉着我去看成品,拜托,比这好上十倍的纸张我也看过,你就饶了我吧。

    我还是低估了阿卡拉对此的重视,在研究出来的成品可以正式投放使用的时候,为了方便运输。她就着迷雾森林附近的小河旁边弄了个造纸厂,然后为了防止怪物和森林魔兽地袭击,又煞有其事的从哈洛加斯调来两个一组的冒险者,每组轮班两个月,对于高级冒险者来说,这完全就是公费旅游、披甲还乡的好事,自然乐得赞成。

    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这其实也并不完全是件美差。别忘了罗格里还有个憋了几十年的中年老处女卡夏。见终于有些像样地高手来了,她哪还会放过。虽然这两位仁兄都是哈洛加斯的高手,但卡夏是谁?曾经到达第二世界的哈洛加斯,甚至具备通往第三世界实力的超级高手,即使是两个人一起上也被卡夏压制地叫苦连天,这就是实力和经验的差距啊。

    更让我无语的是,凯恩这老混蛋竟然提议在造纸厂门前为我塑个铜像,连石像下面要刻的字都想好了。“上帝为世界带来光明,他将知识播撒世界,让我们记住他,造纸术的创造者——吴凡”。

    我说,我还没死呢,还想多活几年呢,用不着这样咒我吧,私下里,我偷偷跟凯恩说了,如果非要这样做不可的话,铜像给我雕帅气点,姿势霸气些,像不像不要紧,重要的是形象。

    轻柔的风声,沙尘地摩擦声,翅膀扇动带起的气流声,在这个空间里,无数细微的声音汇集成一条条细流,然后用耳朵捕捉着,寻找着自己所要的声音,然而,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却将一切给扰乱了,我轻叹着一口气,解下蒙巾同时取消了狼人变身,看看旁边的笼子,里面有三只峰雀在不安分的折腾着,这就是我辛苦了半天的成果,真不幸啊。

    然后,我抬起头,将目光放到训练场地那边,嘴角不禁划过一道弧线——远处正有一个士兵地身影朝这边跑来,换作以前,我绝对无法从这诸多轻微的声音中分辨出那来自远方地脚步声,训练果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用处的,不是吗?

    “大人,北门正前方六公里处的小丛林,发现有沉沦魔和硬皮老鼠出没的迹象,数量不明。”这位罗格士兵大口喘着气,但还是清晰的向我做着汇报。

    “知道了,辛苦你了,下去休息会吧。”

    我招过一直在不远处打着盹的小雪,在士兵敬畏的眼神中翻身跃上,“老伙计,出发吧。”随着我一声令下,小雪懒散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那修长的体态仿佛弓弦般猛的紧绷,下一刻,身体便像离弦之箭,在士兵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迅速化为一道黑点。

    “咻咻——”温和的清风也化作了猛烈的气流,朝我迎面扑来,连周围景物也模糊起来,在无数学员惊叫的声音中,小雪就仿佛一股风暴,从整个北区训练营猛烈的刮了过去,在这无数模糊的景物之中,角落的一道熟悉风景,却吸引住了我的注意力,不由轻“咦”一声,架着小雪饶了个大圈,悄悄的凑了上去,你当我看到谁了?

    墓穴四层……

    “nnd,看来上帝还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从大门对面传过来让人窒息的庞大压力,让道格额头涔涔的冒着冷汗,不过他却不惊反喜,这股恐怖的气息,除了安达利尔还能有谁?

    自从下定决心一搏之后,他们担心的就不再是能不能赢的问题,而是安达利尔有没有被其他人抢先一步,要知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若是这次扑了个空,下次已经是很难再找回现在的气势。

    “道格,格夫,告诉我,你们害怕吗?”休息过后,拉尔紧紧盯着那扇充斥着邪恶气息的大门,目光里的锐利和杀气,能让平时习惯他嘻哈样子的人大吃一惊。

    “你去哈洛加斯问问,哪个野蛮人是怕死的?到是大哥你,还有纱丽大嫂,还有莎拉,就不怕回不去了吗?”道格哈哈大笑道。

    “嘿嘿。”拉尔淡淡的笑了一声:“以前的话,肯定会怕,不,现在或许也还在怕着,不过,就是因为怕,才一定要赢啊!!”

    “我跟着大哥,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格夫只说了一句。

    “很好,果然是我的好兄弟。”拉尔长笑一声,踏出脚步,坚定而有力的将那扇地狱大门推开。

    大门正前方,笔直红毯延伸的尽头,在骷髅铸造而成的王座上,安达利尔脚踏尸骸,杯中饮着鲜血,那双象征着暴虐和杀戮的眼睛,正戏谑的盯着入侵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