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残酷的温柔(一)

第二百六十二章 残酷的温柔(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百六十二章 残酷的温柔(一)

    你当我看到谁了?

    娇小的粉红色头发女孩,正在身处一片翠绿的小丛林里,小小的身体挥动着一把木剑,若非我刚好将视线放到这里,若非那头粉红色长发在罗格营地实在太过惹眼,或许我就错过了。

    哈,不是我的小莎拉又还能有谁,有如此妙曼的倩影呢?我低声偷笑着凑上去,前些日子本来想去训练营探望莎拉,顺便震摄一下某些可能对她依然没死心的小p孩,没想到老师竟然说她被某个臭老头单独安排去训练去了,害我扑了个空,原来是在这里。

    黑暗里的剑术并没有武侠小说里形容的那样天女散花、银光漫天、剑影重重,这里讲究的是应敌杀怪的实用剑技,大概也就是快,狠,准,巧那么几个字,我不知道暗黑的剑术是不是也有华丽而又实用型的,但是却明白,什么样的剑术都要从基础学起,而说到基础也无非就是刺,劈,挂,撩等几个动作,每个动作又分好几种,比如说上刺,下刺,平刺,后刺,而且依据暗黑世界的单手重剑类型,还要增加砍,斩,扫等许多刀的动作,说多也不是很多,但是想真正打好基础,让身体记住这些动作,收发由心,做到快狠准巧,没有个一两年的功夫却是办不到的。

    而莎拉现在练着的正是最基础的平刺,在她旁边有一个白胡子老头,穿着一身朴素的平民衣袍,有些弯腰驼背,板着一张脸,双目极为有神,特别是下巴那寸许长的白胡子,就像硬皮老鼠的毛刺一般。看起来刺刺的,让人第一眼的印象是个脾气很臭的臭老头,他正用那硬朗地声音不断在莎拉旁边吆喝着,让我心头看着有火——你瞧那姿势多准确,多优美,多可爱,你还挑三拣四的,闲不闲烦啊。再说我家莎拉是你能摆脸色的吗?

    我在心里恶狠狠的bs着那死老头,不过看他教的的确尽心尽力,也就罢了,看着莎拉香汗涔涔的样子,鬓发上的汗水随着她每一次地动作挥洒开来,不由又是心疼又是怜惜,眼睛咕噜一转,这样死练也不是个办法。到不如让莎拉见识一下真正的战斗再说。

    心里这样想着,我的决定迅速传达给了小雪,它当下微微俯下身子,低声咆哮一声,隐藏在丛林里的身体由静至动。瞬间跃出,如同一道魅影般无声无息的朝莎拉那边扑了过去。

    那老头的确有两手,小雪普刚跃起的时候,他那双锐利的眼睛突闪过一道厉芒。原本收在背后地木剑瞬间直刺向小雪的额头,只可惜……

    “卡啦……”

    面对直刺过来的凌厉一剑,小雪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连回避的意思都没有,就这样直直的冲过去,两者相触,剑断,人飞。

    哼。非装备类地武器,而且是一把木剑也想对小雪造成伤害?还早了点,而且听说这老头也只是士兵等级的,即使给他把神兵利器,也不见得能对小雪造成多大伤害,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这老头很可怜,明明有如此高的剑术天分。但是上帝却偏偏不肯赋予他相应的资质。没有成为佣兵,甚至是转职者地资质。就好像没有内力的剑手,剑术再好也只是花架子。

    看这一大把年龄的白胡子老头狼狈的摔倒在地上,我顿时有些无语,其实我只是想看看莎拉的反应能力,没想到这老头护人心切,自己凑了上来,小雪可不懂得什么叫客气,这下可好,测试没测试成,人到被撞翻了,希望这老大爷身子骨够硬朗,别出什么事才好。

    回过头来看看莎拉,她却还是保持着刺出去的姿势,愣愣的看着仿佛鬼魅一般出现在她身旁的我和小雪。

    “反应太慢啦,小笨蛋。”我又气又好笑地捏着她那可爱的小脸蛋,轻轻的揉了一下,这手感,真是太完美了。

    “啊,大哥哥。”小家伙这才反应过来,甜甜的娇声欢呼道,一把搂着我的腰,像八爪鱼似的缠上来,小脑袋不断在我怀里蹭着,别说,这一招还真是吃遍天下,至少我是没有丝毫免疫力,每次只要她这样柔柔的蹭着我,就什么火都发不起来了。

    “你……你是谁,为什么要偷袭我们。”这时,那老头才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还好,看样子没受什么伤,这样我就安心多了。

    “吉尔爷爷,这是莎拉地大哥哥,也是莎拉以后地丈夫哦。”莎拉脸红扑扑的说着,还不忘记整个人挂在我身上。

    “你——?”白胡子老头瞪了我一眼,似乎对我出场地方式很不感冒:“我管你是谁,不要打扰我的训练课!”

    “老师傅,我要感谢这些日子以来你对莎拉的不辞教导,但是我想今天亲自给莎拉上一堂课,你就乘着这机会好好歇息一下吧。”老头说话不客气,我自然也不用笑脸相迎。

    “胡闹,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还懂得怎么教人?”这老头听我这么一说,立刻吹胡子瞪眼。

    “我承认,在剑术方面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也找不更比你更适合的老师,但是我认为想要让莎拉变得更强,光训练是不够的。”

    “胡闹,简直是胡闹,莎拉,还不快点给我过来。”老头见我“胡说八道”,不由气得捶胸顿足,如果不是后面的小雪在虎视眈眈着,估计他冲过来跟我拼命的心都有了,果然和纱丽阿姨说的一样,是个死板的老头啊。

    莎拉听到那老头的咆哮,身子不由微微一颤,小脑袋紧紧埋入我的怀中,缠在身上的手和脚也更加用力,不愧是我的小莎拉,咱多年的感情,岂是这老头能抹杀得了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微微朝对方一笑。掀开斗篷,将莎包裹在里面:“老师傅,如果你真的想当一位合格地老师,那么我建议你,别对自己的学生提出一些既无意义而又让她为难的要求。”

    说完以后,不待还在为我这一番话而发愣的老头,我径自轻抱着莎拉,翻身跃上了小雪。刚刚坐稳,小雪便长啸着化作了一道白影。

    “舒服吗?”小雪背上,我紧紧将莎拉温香的娇躯纳入怀里,用自己的斗篷为她遮挡着迎面扑来的烈风,只露出一双弯弯月牙满足着怀里小天使的好奇心。

    “嗯。”莎拉兴奋地打量着左右两边飞速掠过的景色,不由重重的点了点头,说起来小雪还真是合格的坐骑,那魅影般的速度比之跑车也不遑多让。而且极为平稳,在上面感觉不到一丝颠簸,顺滑柔软的毛发更是提供了舒适的座驾,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风太大了,如果全力奔跑地话。即使是我也不得不俯下身子眯上眼睛。

    “小雪,莎拉是你的女主人,可要记住她的味道,以后要好好听听她的话。保护她,知道吗?”我拍了拍小雪说道,它立刻应承的呜咽了一声。

    “咦——,以后小……它真地会听我的话吗?”

    怀里的莎拉怯生生的问道,她有些恐惧,如果小雪能缩小那么几倍地话,以它那没有一丝杂质的柔软皮毛,修长优美的体型。还有毛茸茸的尾巴,无疑能获得所有女孩子的喜爱,但很可惜,无论长得再怎么好看,当有一只比自己还要高的巨狼杀气腾腾的站在面前,两排锯子般的锋利牙齿吐着热气,猩红地倒刺舌头微微卷起,恐怕任谁也难以用可爱去形容吧。

    “那当然。你可是我的小妻子。也就是它的女主人,它不听你的听谁的?”我亲昵的在她那香甜的脸蛋上亲着。

    “嗯!!”莎拉脸红红的应着。仰起小脑袋,在我下巴上轻轻回啃了一口,便好奇心十足地将目光放到两边地景物上。

    “好家伙,那就是安达利尔吗?”

    道格紧紧的顶着红毯尽头王座上地高大身影,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自己在野蛮人里也算是高了,但是和它比起来,道格衡量了一下,如果安达利尔站起来的话,应该只能到胸口,光体型就处于劣势了,更别提它身后那几对如同蜘蛛爪子一般的毛绒触手。

    “它似乎不大看得起我们呢。”拉尔添了添干裂的嘴唇,双手也剧烈颤抖着,好强烈的气势,光远远的看着双腿就想颤抖了,这就是魔王等级的实力吗?

    嘴里这样忿忿的说着,但是拉尔心下却明白,要安达利尔真“看得起”他们,和大厅里其他怪物一拥而上的话,他们除了撤退以外别无他法。

    “大哥,九个精英,还好小boss等级的没有。”性格谨慎的格夫却已经将整个大厅的情报收入眼底。

    “很好,竟然魔王大人想要看戏,那我们就好好表演吧,可不能让她失望了。”拉尔挥动着手里的蓝色盾牌,森寒的利目微微眯了起来,带着野蛮人两兄弟,他们朝离安达利尔最远的大厅一角,由一个精英级黑暗巫师带领的黑暗魔小队迎了上去。

    “大哥哥?”莎拉见我停了下来,紧紧的盯着前面的丛林不出声,不由用她那双美目好奇的看着我。

    “莎拉。”能听见里面有什么吗?”我笑了笑,目光并没有从那片丛林里移开,微风拂起树叶的沙沙声中,有着一丝不自然的响声,就仿佛大浪中一叶逆流小船的船桨划动声般,几不可闻。

    莎拉凝神注视着草丛好一会,最终摇了摇头,似乎是因为没有达到我的要求,她看起来颇有点沮丧的样子。

    “小家伙,别着急,先将剑术练好再说,饭得一碗一碗吃,知道吗?”我揉了揉她那粉红色的小脑袋,然后召唤出剧毒花藤和小二它们,看着召唤的魔法阵一个个亮起,小天使的美目一眨一眨,竟羡慕而又自豪。

    先将丛林里的硬皮老鼠全部干掉,我将这份美差交给剧毒花藤,虽然硬皮老鼠那点攻击我实在看不上眼。但别忘记我怀里还有个士兵等级都没有达到的小可爱,哪怕只是亿分之一的可能,我也不愿意让它出现。

    “唧——唧——”

    随着剧毒花藤地潜入,不一会儿,在那树叶的沙沙声中传来几声尖锐的唧唧的悲鸣声,刚刚响起便又立刻被硬生生的中断,如此重复了一会儿,那静谧中透露出来的肃杀和鲜血的气息。就连莎拉也察觉到了,在我怀里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别怕,小宝贝,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地。”

    我轻吻着她,紧紧的搂住怀中颤抖的娇躯:“只是想让你见识一下战斗的场面而已。”

    我的安慰似乎是凑效了,莎拉慢慢冷静下来,这时,剧毒花藤也完成了任务。无声无息的回来了,让它暗中跟着附近警戒,然后在其他四只鬼狼的护卫下,我紧搂着莎拉,驾着小雪缓缓步入丛林里面。

    充裕的树叶将大多光线格挡在外。视线所及,处处透露着阴暗潮湿地气息,走在里面,树叶摇摆着。却反而听不到一丝沙沙声,静的诡异,静的可怕。

    莎拉不由自主的抓住我的胳膊,尽量紧靠着我以寻求更多地安全感,就在这时,异变突生,一道红色的身影突然由几米远的树干后面冲出,朝我和莎拉直冲过来。

    “啊!!”

    莎拉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叫。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道巨大地白色影子迎了上去,与那道扑过来的红色影子狭路相逢,红色顿时被白色所湮没,白色身影停了下来的时候,嘴里叼正着一具红色尸体,却是走在我们右后方的小三。

    说来长,但其实从红色影子出现到现在。也只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看到小三嘴里叼着的尸体,莎拉轻呼了一声:“沉沦魔!?”

    “不错。一只不知死活的沉沦魔而已。”我漠然的看着小三嘴巴用力一甩,仿佛扔垃圾般将尸体甩入丛林深处,说实话,这还真是一只勇气可嘉地沉沦魔呢。

    “卡夏大人在训练场的时候让我们见识过呢,不过是黄色的小恶魔。”莎拉有些恐惧的看着被抛飞的尸体:“当时我们许多学员都被它打的落花流水呢。”

    学员?被小恶魔打得落花流水?我想了想,突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还记得那把搞怪的“马尔达斯的大片刀”吗?里面附带了操纵10个小恶魔地属性,难怪卡夏敢让学员去冒险,不过落花流水那是肯定地,单对单,小恶魔至少也要士兵等级,而且是经验丰富的战士才能搞定,只学了一两年地学员哪是对手。

    解决掉那只不知死活的沉沦魔以后,我们继续前进着,一路上又有几只沉沦魔自动送上门来,或者从树后面,或者躲在草丛里面,有些甚至爬到树上,当然,全部都给小二它们毫不客气的笑纳了,这些沉沦魔的小伎俩哪骗得过我们,若不是想调教莎拉,最多一分钟,我们就能将里面所有的沉沦魔清理掉。

    不过,几只小卒子偷袭过后,却是再也没有了动静,从天空中懒乌鸦传来的信息,让我不禁微微一笑,原来是这样,没想到这群沉沦魔还蛮有头脑的嘛,不过对我来说正好一窝端了。

    步入丛林深处,视线越发阴暗下来,又走了一会儿,我们机灵的敌人终于露面了,不,应该说是我们终于捅到了它们的老巢——小山坡脚下的一个约莫有三米的洞穴里,点着一堆巨大的篝火,篝火上面架着个大锅,里面煮着滚滚热汤,不时有动物的尸骸浮出来,煞是恐怖,几十只沉沦魔包围着一只精英级的沉沦魔巫师,正畏缩在洞口处,依仗着“地利”的优势,呲牙咧嘴的舞着手中的片刀朝我们叫嚣。

    看到精英级的沉沦魔巫师,我不由皱起了眉头,换来了剧毒花藤的委屈:你只是说硬皮老鼠而已。

    算了,只要不让它接近射程范围就行了,看着对面那些虚张声势却不敢冲上来的沉沦魔,我冷冷一笑,俯下身子咬着莎拉的晶莹的小耳朵道:“我的小天使,待会的战斗,希望你能好好的看下去。”

    安达利尔的王座大殿里面,拉尔三人正苦苦的奋斗着,不一会儿,最后一只污染怪精英被道格的大斧斩首,墨绿的鲜血从血肉模糊的脖子口喷出来,粘黏恶心的血液染得满地都是。

    “还有两只。”道格毫不在意的抹了抹脸上恶臭的墨绿液体,一个多小时的战斗不但没有让他觉得劳累,反而激起骨子里那野蛮人的疯狂天性,脸上的刺青图腾,眼睛的露骨战意,让他此刻看起来狰狞无比。

    格夫也好不了多少,对于野蛮人来说,战意一旦被激起,如果不好好发泄的话,那可是比性生活被打扰更郁闷的事情。

    三人当中,只有拉尔最是冷静,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大殿深处,离安达利尔最近的地方还有两个精英。

    “恐怕安达利尔不会再给我们机会了。”他苦笑着说道。

    仿佛应证了他这句话,一直在看戏的安达利尔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倒下,终于忍不住了,手中用人头骨做成的杯子一扔,鲜红的热血随之洒在红色的毛毯上。

    “你们这些可恶的人类。”

    随着那尖锐的咆哮声,它猛地从王座上站起来,五米多高的庞大身躯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胆敢入侵的“爬虫们”,大手用力一挥,一个巨大的扇形绿色光环以她为中心,无差别的向四周爆发出去,瞬间便将十米以内的空间变成剧毒地狱。

    安达利尔的看家技能——剧毒光环。

    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