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远古之路

第二百八十四章 远古之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百八十四章 远古之路

    等所有的事情都安定下来,将鲁高因城的环境熟悉得差不多的时候,拉尔他们也开始考虑起历练的事情了,毕竟这才是我们冒险者的正事,虽不是说刻不容缓,但要是让自己的身体松懈下来的话,那就危险了。

    四人围在一起出谋划策,我给他们的建议是去下水道,先熟悉一下鲁高因的怪物强度再说,拉尔是圣骑士,道格和格夫是野蛮人,组合在一起的话,这个队伍也算大半个血牛型队伍了,下水道这种地形还是比较适合他们的,即使在那里遇上最为麻烦的燃烧的死亡骷髅弓箭手,如果数量不是太庞大的话,拉尔踩个抗火光环,三人顶着火焰箭冲上去,一旦冲入怪群里面,防御薄弱的骷髅弓箭手还不跟砍菜一样?

    其实这样的三人队伍是很不合理的,因为太缺乏远程攻击和魔法攻击了,一个标准强队,应该是远程和近身相配合,物理和魔法输出都必须达到一定水准才行,而像拉尔他们组成的肉搏战士队伍,在前期怪物还不是很强大的时候,还能风生水起,一旦到后面怪物的实力提升起来,就会变得寸步难行,这就跟某些游戏一样,新手期总是血多攻高的战士比较好混,但是到了后面就不一样了。

    拉尔队伍里的这一缺陷迟早会摆到台面上,至于拉尔自己的想法,他是想到库拉斯特海港的时候,一人带上一个佣兵剑法师,这样一来远程和魔法输出的问题也就差不多都解决了,当然,如果能找个转职者巫师的话,无疑是比剑法师更好更强大,但是出了罗格营地以后转职者就不好招聘了。大家都有自己的队伍,而且彼此的信任和默契也是个问题。

    经过一番考虑以后,拉尔接受了我的建议,不过三人地样子有些郁闷,毕竟是要往下水道钻,不是情非得已,谁愿意去那鬼地方啊。

    定好计划以后,我们几个开始着装准备。我的装备在回罗格营地的时候已经让恰西修理一新,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是,那根神语法杖在修理的时候掉了一点耐久上限,害恰西面红耳赤的不断道歉,当然,我是不会在意这么一点小事的 ,不过这次以后,也终于让我意识到了以后的高级装备还是必须小心保养和使用地。不能随便遇个小怪就拿出来乱耍,要知道就算有再好的铁匠,修理次数多了耐久上限也会不可避免的下降,这也是为什么没有所谓的传家之宝装备,除非你根本不用它。或者装备上有无法破坏这一牛b属性。

    此时,我们正在鲁高因的训练场训练,打算在出发以前找回点感觉,我和拉尔一组。道格和格夫一组,这两个条子,手上各拿着两把斧头疯狂攻击对方,仿佛不是兄弟而是多年的生死仇敌似的,当然,斧头都是训练用的斧头,也不妨出什么事。

    砍了一会儿之后,格夫先败阵下来。毕竟他和道格不一样,走地并不是极端路线,他的路线更趋向于平衡和变化,在这种互相对砍的战斗方式中自然不是道格的对手。

    至于我和拉尔这边,高出他四级的我依然被对方压制住,没办法,这就是正统训练出来地圣骑士和半路出家的德鲁伊的差距了,相比从小时候开始就接受正规训练的拉尔。无论我这三年地经历再怎么起伏跌宕、奇遇连连。也不可能那么快在战斗技巧方面超越他。

    “吴,你的进步真是太令人惊讶了。”拉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感叹的说道。

    “嗯,虽然和我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结束战斗的道格和格夫也凑了上来,几个人似乎又想起了三年前,那个一级的菜鸟德鲁伊绕着自己平生第一只怪物——腐尸打转的情形,和那时候比,我现在的进步无疑是惊人地。

    “嘿嘿,那是。”我给凑上来的道格翻了个白眼,得意的应道,咱可是在老酒鬼的虐待式训练中挺过来的,进步快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好,也让我试试你的实力,等会我和吴一组,格夫你就和大哥训练吧。”道格将手中的两把斧头相碰,发出铁血地清脆声。

    “……”

    我和拉尔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发出苦笑,野蛮人可是对战训练中位列第一的最不受欢迎地对手。

    终于,出发的日子到了,在我和纱丽大婶的相送下,三人依次钻进了幽暗的下水道闸门,临行前,我给他们添足了传送卷轴,每人又塞了瓶回复活力药剂,只要不往下水道三层的罗达门特的老巢里去送死,三人的安全绝对有保障。

    三人走后,日子就更冷清了,就连跑纱丽阿姨那去蹭饭,似乎也变得没有滋味起来,纱丽阿姨那边一个人冷清,干脆就搬来我这一起住,母爱旺盛的她似乎又“看”上了茉里莎,说起来茉里莎也就比莎拉大上一点点,相貌同样漂亮,身材同样娇小,胸部也同样……,咳咳,失言了,总之无视两者气质和性格上的巨大差距的话,她们两个还是有很多共同点的,现在莎拉不在,加上年幼失母和由公主沦落为侍女的唬头,也怪不得母爱无处发泄的纱丽阿姨对她照顾有加,不过茉里莎对纱丽阿姨似乎并不大感冒,果然只有莎尔娜姐姐适合你吗?你这欠调.教的小p孩。

    无所事事的呆了十多天之后,感觉身体已经调整到巅峰状态,我也开始计划着出去历练升级了,猎取四个小boss级的怪物,老实说,不是我自大,这个任务根本就没有任何挑战性,一路顺利的话,最多半年的时间就可以完成,然后坐一个月的船去库拉斯特海港,见识一下那里的原始森林,再花一年时间完成任务。到群魔堡垒……

    好吧,做梦时间结束,开始整装待发。

    计划方面,我的目标是利爪蝮蛇神殿二层的牙皮(利爪蛇怪),还有遥远绿洲地爆开的甲虫(死亡甲虫),这两个小boss是六个里面难度级别最高的两个。

    当然,我打的可不是挑战自我的念头,只是因为它难。所以比较少冒险者争夺而已,除了这两个之外,还有死亡神殿里的疯狂血腥女巫(女猎人),无他,当初在获得神器塔拉夏的守护漆甲的时候,塔拉夏可是留言让我去一趟,时隔那么久,也是时候履行了。

    至于最后一个小boss。我还没决定好,到时候再说吧。

    和茉里莎和纱丽阿姨打了声招呼,我便坐传送站来到了遗失之城,遗失之城往西南方向大概四五天地路程,就是蝮蛇峡谷。利爪蝮蛇神殿就在峡谷里面,第一个目标放在这里,是因为在酒吧里听人说了,莎尔娜姐姐最近似乎在这里出现过。如今的她在西部王国可是大名人,鲁高因女王的名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几乎已经成为酒吧里的头号八卦人物了,要打听她的下落还真不难。

    回鲁高因那么久,也该是时候见上一面了,省得姐姐又埋怨我不关心她,想起姐姐的温柔怀抱,幽香的体息。玉唇的甜美,金色地长发,海蓝的眼眸,纯美的脸蛋,火爆的身材,皮鞭,蜡烛,绳子……

    阿……?!我是不是把不该透露出来的信息给透露出来了?

    在酒吧里逛了两天。打听到最近并没有冒险者打算去挑战牙皮以后。我地决心顿时坚定下来,不过随后又露出古怪的笑容——姐姐这次来该也不会是为了牙皮吧。不然到时候又抢了她的怪,也不知道她一怒之下会怎么惩罚我。

    遗失城市,相传是古代的巨大战场,这里地地底下埋藏着不知多少尸骸,当然,随之的还有数量庞大的无主装备,这就造就了一种不怕死的职业——拾遗者,这种职业咋一听好像颇具神秘气息,但说穿了却是一文不值——就是一些不怕死的平民跑到怪物出没,风沙暴虐的城市外面拾取那些遗留下来的古代装备,大奸商艾吉斯那的赌博商店里地装备就是这么来的,nnd,一把破剑就赚了我4000个金币,可想而知这个职业有多吃香,前提是你肯拿自己的小命去博。

    刚刚出到城外面,就遇到了浩浩荡荡的拾遗者大军,这些人既怕死,又想赚钱,所以就在城市附近开工,有些人趴在沙子上仔细摸索,期待能找到一个被其他拾遗者忽略的戒指项链,有些人拿着铁铲拼命往下挖,总认为越深的地方几率越大,无论任何时代,金钱总是能让人疯狂。

    估摸走了小半天以后,怪物开始出现了,拾遗者也少了,在这里出现的拾遗者,大多数都是不要命那种,他们踏着脚下同伴的尸骸继续前进,要么发财,要么被怪物吞到肚子里,或者是被大漠地风沙所湮没。

    第一批出现在我视线范围内地是一群掠夺者,这群四只手臂的骷髅怪物,其实就是沙地骑士地二进体,就和沉沦魔与小恶魔之间的关系一样,实力虽然要比沙地骑士强上一些,但是攻击方式依然老套,四把大刀二话不说就齐齐从你头顶上砍下来,数量一多的话,到还真有点铺天的刀芒落下的感觉。

    除了掠夺者以外,还有夜行老虎,女猎人的二进体,一手鞭子一手盾耍得不亦悦乎,攻击和防守都很平衡,

    墓地爬行者,沙漠跳跃者的二进体,依然是一触即退、远远尾行骚扰的,令人郁闷到极点的攻击方式,最喜欢躲在沙底下偷袭路人,那些拾遗者有大半就是被它们干掉的。

    黑夜投石怪,投石怪的二进体,一手持盾一手扔矛,专家们到现在也没研究个明白,这些投石怪的矛究竟是打哪来的?投了又投,好像没个止境似的,难道它们也像我们冒险者一样有物品栏?这的确是个有研究价值的问题,就让那些专家去操心吧,值得一提的是,投石怪和女猎人在外形上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区别,就是一个拿鞭。一个握矛罢了,果然不愧是大众配角啊,建议暴雪公司在以后的暗黑游戏里,在两者脸上一个刻甲,一个刻乙,以示区分。

    最后一种怪物叫瘟疫散布者,腐尸地四进体,和腐尸一样。行动缓慢,对冒险者的威胁不大,但是顾名思义,它能散布瘟疫,一旦靠近人群的话,瘟疫很快就能通过普通人散播开来,往往能在几天之内兵不血刃的让整个村子的所有生命灭绝,甚至波及到附近村落。危害可谓是所有怪物中最大的一种。

    遗失城市的范围之内,怪物大多也就这几种,不过在这里,这些怪物并不是冒险者最大的威胁,最恐怖地是这里的环境。身为西部王国的边缘地带,最接近沙漠中心的区域,这里的气候十分恶劣,中午的阳光能将鸡蛋煎熟。深夜的冷风能让刚拉出来的尿瞬间冻结,即使是冒险者也难以忍受这种温差,更恐怖地是这里的沙漠风暴,如果应对不及时的话,就算是转职者也能瞬间吹飞,卷上几万米高空活生生的窒息而死。

    本来在回罗格的时候,我地经验就已经过了大半,干掉那只地狱沉沦魔以后又涨了一大截。因此在顺着西南方向走了三天以后,我毫无意外的升到了二十五级,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升级的技能用不上,属性点也留着,又不能学到新地技能,升下一级的经验变得更多了,感觉还真的是挺一般的。

    烈日当空。仿佛被火炙烤着的空气膨胀歪曲。滚烫的沙子隔着靴也能感受得到,湿漉漉的汗水闷出来。却又立刻被蒸发,每踏出一步都似有千斤重,走在旁边的小雪将猩红舌头吐地老长,这种炙热的天气对它来说是一种很大的负担,但是我也没办法,只能期待太阳尽快落山,享受那短暂的黄昏的清爽。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走一两天就能看到蝮蛇峡谷了,嗯,只要不迷路的话,我有些没底气的想到。

    诶?是海市蜃楼吗?还是自己地脑子被晒晕了?前面不远处似乎突然出现了点什么东西,我揉了揉眼睛,打起精神加快步伐前行。

    在靠近后,我确定了不是自己地幻觉,几堵破破烂烂,仿佛风一吹就能倒的围墙出现在了视线当中,可以看出,这些隐约有着轮廓地围墙绝对不可能是风沙侵蚀而成,而是人为的。

    在附近转了一圈之后,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里在n年前,应该是一个村落,不,观其建筑结构,更像是一处军事驻地,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荒废了而已。

    我再次仔细的搜索了几遍,找到几个比较完整的罐子,踢碎,掉出几个脏兮兮的银币,除此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直至最后某个角落……

    不觉这个牌子很碍眼吗,我看着这个孤零零地插在地上摇曳着的破木牌,就好像草地上经常能看到的“禁止踏入”的牌子一样,上面的字迹早已经被腐蚀,看不清写着什么。

    更加可疑的是牌子旁边,一扇“躺”在地面上的厚重“木板”,这种布局,总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我冥思苦想了一会,终于醒悟,这不是和鲁高因的下水道闸门很像吗?

    受到启发的我立刻有样学样的拉起木门,一个黝黑的地下通道顿时露了出来,同时,我也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远古通道。

    这个在酒吧里被传诵得十分神秘的地方,因为是在沙漠的正中央,想要找到它,就好像要在茫茫的海洋上找到一艘船一样,不靠点运气是不行的,据偶尔进入过里面的冒险者介绍,里面的怪物似乎普遍要强上一点,与此相同的经验和爆率也要高很多,对于有足够实力的冒险者队伍来说到是个好地方,只可惜可遇而不可求,要想在沙漠之中找到那么一丁点大的地方,实在是太难了。

    不过,远古之路不是在遗失城市东南的方向吗?蝮蛇峡谷则是在西南边,角度上似乎微妙的偏离了一个直角啊,想到这里,我额角上顿时冒出黑线。

    算了,将错就错,到远古之路逛逛吧,难得的机会,就算不为里面的爆率和经验,避避暑也是理所当然,这样决定以后,我带着已经快要被晒得七荤八素的小雪一头钻了进里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