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吴凡卖“药”记

第二百九十六章 吴凡卖“药”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百九十六章 吴凡卖“药”记

    第二天,当我一瘸一拐的出现在外面的时候,拉尔和野蛮人兄弟顿时乐了,以他们的耳力,自然能听出昨天那声连上帝也要打个冷战的惨叫是发自谁口中。

    顺便说一句,这三个厮在下水道混了一个月,前几天屁颠屁颠的跑回来了,连带负责补充三无公主的无责任侍女工作流的纱丽阿姨也回了去,不然我昨天中午也用不着饿肚子了。

    “我说亲爱的吴,你这是怎么了?”

    拉尔带着说多不怀好意就有多不怀好意的笑容凑了上来,指着我的腿转了几圈,啧啧有声的叹道,仿佛看到的不是伤腿而是世界八大奇迹。

    “吴,身为男人,我了解你的想法,但是这种事情得培养感情,不能操之过急,强扭的瓜不甜不是吗?反正迟早都是你的。”

    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刚好路过的三无公主一眼,道格回过头来露出一副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全都了解的样子,并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请注意,是用力。

    不用猜我就知道这厮脑子里正擅自描绘一副邪恶的镜头——昏暗的书房里,摇曳的灯火透露出一股淫邪气氛,意图不轨的主人面带着淫秽笑容,将自己的魔爪伸向缩在角落里的楚楚可怜的侍女,在对方无力的挣扎中将一件件衣服扯下,然后……,然后被侍女打断了一条腿。

    很好,道格,我就不说你了,这话三无公主也听个正着,你就自求多福吧,那小不点没什么特点。就是特别小心眼,记得有次不小心踩着了她放在地上的宝贝书籍,结果吃了一整天的炖肉——没加任何佐料的。

    这时,格夫终于看不下去,站出来主持公道,将被道格拍趴在地的我提了起来,一脸的憨笑,我就知道。三个人当中就属格夫你最厚道,其他两个根本不是人。

    “没关系,一点小伤而已,幸好第三条腿没被打断,以后可要当心点,脱衣服之前最好先把对方捆缚住,别再给对方找到破绽了。”

    前言撤回,这家伙也是个骚包。

    结果。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野蛮人两兄弟终于知道拿三无公主开刷会有什么下场,这已经是后话不提。

    此后几天,我依然在书房里继续扮演着家里蹲地角色,赫拉迪克方块则是被我用来全力制作回复活力药剂和完整的宝石。这几十天的试验下来,身上那鼓鼓的宝石袋子瘪了一大半,差点没让我急出红眼病来——是时候赚回点了。

    于是,鲁高因的冒险者乐园。某个偏僻的角落里,便出现了这样一幕。

    一个黑衣人,全身笼罩在黑色的衣袍里面,头上用黑色袍帽严实盖着,脸上蒙着块像是抹布一样的黑色三角蒙巾,甚至眼睛也夸张地用一条在上面挖了两个小洞的黑色宽布条绑住,似乎这样还不够,就连鞋子也是黑色的直筒软靴。手套则是不知道哪里偷来的挑粪工用的黑色软胶长袖手套。全身上下,每一处着装每一个神态动作都透露出万分可疑的气息,说多可疑就有多可疑,简直就是为了可疑而生的人。

    然而,这个出现在偏僻小巷里,让整条小巷也充满了可疑气息的黑衣人,却摆出了一副十分潇洒地姿势——双手抱胸,背靠着墙。嘴角含笑(猜测)的站在阳光最灿烂的地方(大概觉得这样自己也会变得“阳光”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会在嘴里含上一根红玫瑰。

    可疑地骚包——毫无疑问。只要是看到这家伙的路人,脑子里都会不约而同的蹦出这样的字眼。

    就是怎么一个人,正用自己从两个破洞里露出来地一双黑溜溜眼睛,打量着小巷外面的每一个人,行为举止越发的可疑。

    这时,黑衣人期待已久的目标终于出现了,这是一队衣着光鲜的转职者队伍,从其他冒险者尊敬的眼神可以看出,这个队伍的实力不是一般强大,但是领头的却是个身材娇小,脸蛋萝莉地刺客mm,这让黑衣人颇为费解,不过疑惑归疑惑,生意还是要做的。

    “哟,这位美丽的刺客小姐。”

    黑衣人出手了,他故作深沉的站直身子,垂下双臂,然后将从自己帽子里面不安分的翘出来的几根头发,很花伦式的一拨,用着那嘶哑的充满了男性魅力地磁性声音道,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被某位大屁股地巧克力卷头发会长灵魂附体,全身都在闪闪发光。

    要是再有一根红玫瑰就好了,说不定这个刺客mm会立刻爱上自己,小说里的异世界美女不都是特花痴吗?黑衣人颇为惋惜地想道。

    领头的刺客mm停下来,回过头,好奇的看着眼前耍宝的黑衣人,按道理来说,像她们这些高贵的转职者,是根本不屑于理会这种可疑的小人物,但是眼前这位黑衣人仁兄已经可疑到了一个境界,正所谓物极必反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从某方面来说,黑衣人的经销手段的确成功了,虽然这并不是他所期待的那方面。

    小刺客mm美目中流露出感兴趣的样子,毫不犹豫的就凑了上去,后面几个人无奈的互相望了一眼,也无奈跟上,四个转职者一起,对方想玩什么花样也得掂量掂量一下自己才行。

    眼看鱼儿上钩,黑衣人那唯一露出来的一双眼睛顿时眯起,弯弯的细眼说多有猥琐就有多猥琐。

    “这位美丽的刺客小姐,还有各位,我这里有些小玩意,想必你们应该需要,怎么样,要不要看看?”黑衣人用诱惑性的语气说道,但是很遗憾。他流露出来的商人形象,已经被眼尖的刺客mm打上了四个鲜淋淋的血红大字:菜鸟商人。

    “那得看看是什么了。”

    刺客mm眨了眨大眼睛,竟然流露出一股说不清的狐媚,让黑衣人失神了好一会。

    “肯定是你们需要地。”

    说着,黑衣人将手伸进黑袍里面,装模作样的掏了掏,然后伸出来,神秘兮兮的挪开一小点。顿时,一股耀眼的蓝色光芒便从指缝里透露出来。

    这下,轮到其余四人,包括那位媚人的刺客mm也愣了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从对方眼里看到不可置信的意思。

    完整的蓝宝石?

    “我要,多少钱?”

    刺客mm冲口而出。如果将这颗蓝宝石镶嵌到自己的腕刃里,那绝对比黄金级腕刃还要更实用。

    “嘿嘿,50个碎裂宝石。”黑衣人露出一副了然地神情,对于鲁高因的冒险者来说,完整宝石的诱惑力绝对是不可抵挡的。

    “50个碎裂宝石?太多了吧。”

    刺客mm皱了皱眉毛。然后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让黑衣人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这个一脸清纯的刺客mm,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狐媚。最让人心颤的是这股狐媚天然不带一丝做作,用老一辈淫的话来形容就是天生媚骨。

    “不多不多,50个碎裂宝石换一个完整宝石,你上哪家问问能有这样便宜地好事?”黑衣人咬咬舌头,清醒过来,连忙摇起了头,暗地里抹了把冷汗,晕。看来遇上了个顶会砍价的刺客mm呀。

    他说的没错,50个碎裂宝石的确不贵,换作平时,就是100个碎裂宝石别人也未必肯换,刺客mm很清楚这一点。

    “的确不贵,可是,人家地队伍很穷嘛,别看我们装备好。都是用钱砸出来的。现在是一分钱都没有了,老板你就再便宜一点嘛。”

    刺客mm娇声嗔道。微不可察的向后面的队友打了个手势,其他三人无奈地对看一眼,叹了口气,这下不用刻意装了,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负债累累的心酸没落,活脱脱一副即将破产却依然死要面子的讲排场的贵族模样。

    汗,这四个人,不去演戏真是浪费了,黑衣人顿时大囧,不说其他,光看这队冒险者之间的默契,他就可以肯定对方的整体实力绝对非同一般。

    “不行不行。”黑衣人继续摇着头,颇有一副头可断,价不换的气势。

    “纳,就买给我们吧,行不,求求你啦。”刺客干脆搂上了黑衣人地胳膊,撒娇的摇来摇去,那甜腻的声音和表情就连石头也能磨软。

    石头会不会磨软黑衣人不知道,但是他的心却已经给胳膊上那两团柔软的物体给磨软了,看不出,真看不出,这具娇小的身体竟然如此“有料”。

    “不行……”

    黑衣人做着无力的抵抗,语气说多软就有多软,明显是在死要面子的撑场面罢了。

    眼见对方软了下来,刺客mm眼睛咕噜一转:“要不这样,50 个碎裂宝石我们出,但是哥哥你再加点东西好不好。”

    两团硕大地温软继续在胳膊上磨着,黑衣人觉得自己地灵魂都快要被磨软了。

    最后,一番讨价还价下来,在刺客mm“无耻”的胸部攻势下,黑衣人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等回过神来,提着手上一小布袋50个碎裂宝石,看着对方拿着蓝宝石和一瓶回复活力药剂扬长而去,顿时喷了一口鲜血。

    “露西亚,为什么要对那种人那么客气?”

    路上,一行四人,其中那个白头发,样子酷酷地中年德鲁伊不解问道。

    中间的刺客mm,也就是露西亚,轻轻的眨着眼睛,看到一路上的男人均往着自己发呆,不禁妩媚一笑,差点没将那些男人的魂儿笑丢。

    “因为,那个是有趣的人啊。”

    “我是想知道,为什么不干脆要多一点。”

    得到露西亚漫不经心的回答,德鲁伊无奈的摇了摇头,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冷然,冒险者并不是什么善良的货色,他完全不介意做些杀人夺宝的事情,因为对方的东西实在太诱人了,完整的宝石,回复活力药剂,随便一样都能让冒险者疯狂。

    “笨白狼,你以为我没想到吗?如果他只有一颗宝石,那或许可能是运气,但是再加上回复活力药剂的话,这两样东西加在一起,你还认为对方是任人宰割的商人吗?”

    露西亚朝德鲁伊翻了个白眼,咬着自己的小拇指说道,不经意露出来的媚态,又将路人迷倒一片。

    “反正50个碎裂宝石换一个完整宝石和一瓶回复活力药剂,我们绝对是赚大了,至于对方的身份,何必想太多呢,把这次当作是一次外快就行了,有缘的话,以后自然还会见面,白狼你呀,就是因为整天想来想去,所以头发都想白了,嘻嘻……”

    露西亚指着白狼满头的白发笑道。

    “白头发是天生的。”

    白狼苦笑道,却不再发表意见,对于这个看似天真乐观,其实内在老持成熟,有时候说出来的话让自己也佩服不已的小小队长,他已经习惯了遵从了。

    第二天,痛定思痛的黑衣人换了个地点,这次他学乖了——做生意,绝对不要找女人,于是,他的目光放到性格大咧的野蛮人身上。

    “咳咳,这位高大威猛的野蛮人兄弟……”声音铿锵有力。

    无视……

    “咳咳咳,这位英明神武的野蛮人大哥……”声音添了几分谄媚。

    依然无视……

    “咳咳咳咳,这位战神下凡的野蛮人大爷……”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还是被无视。

    于是黑衣人知道了,并不是每个人都像那个刺客mm那么好奇的,冒险者的高傲让他着实吃了把憋。

    第五天,黑衣人在兜售珍贵的宝石和回复活力药剂的事情已经传了开来,这次,几个衣服光鲜的佣兵冒险者自动找上门,想买瓶回复活力药剂,但是钱没带够,希望黑衣人能和自己一起去拿,于是,黑衣人很纯洁的跟了上去。

    等到无人的小巷,几个佣兵突然从天而降,一脸奸笑狰狞的打量着黑衣人。

    ……

    五分钟过后,几个被剥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的大汉,横七竖八躺倒在小巷里面。

    “打劫什么的,我最讨厌了。”

    黑衣人满足的掂量着鼓鼓的小布袋,轻摇着食指极其无耻的说道。

    黑衣人只出现了短短的七天,但是这七天的时间里,这位如同rpg里的超级隐藏商店般存在的黑衣人,却在鲁高因掀起了巨浪,可惜的是,从此以后,却并没有多少人能有幸遇到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