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船

第三百一十九章 船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一十九章 船

    回去的路上,我不断把玩着从祭坛上得到的半菱形石头,灰不溜丢的石头大概有一指来长,看起来很粗糙,但是摸上去又出乎意料的光滑,其中一面凹凸不平,像是断层,因此我猜测这应该不是一块完整的物品,至于将剩余的石块集齐的念头,我是完全没想过,暗黑大陆那么大,这无疑是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

    随手将它扔进物品栏的某个角落里,正在这时,趴在小雪被上的蒂亚发出一声轻吟,幽幽的睁开了眼睛。

    “蒂亚,你醒了?怎么样,好过些了吗?”

    在精神虚弱的状态下又遭受到督瑞尔的精神冲击,我十分担心会在她心里留下什么阴影或者后遗症。

    缓缓抬起头,蒂亚的眼睛毫无焦距的,茫然的看了四周一眼,周围的景色逐渐清晰,最后,她将目光定格在我身上,定了几秒,突然露出恐惧的神色,下意识的往后退,却没有发现自己是在小雪背上,结果“啪”的一声掉落在地。

    “蒂亚,你是怎么……”

    我刚想上前将她扶起来,没料到她却避如蛇蝎似的连连退后,直至退到墙角,挥着手,用带着泣音的声调不断挥着手大喊:“别过来……别过来……”。

    “……”

    看来在她心里面留下阴影的不是督瑞尔,而是我呀,这种情况我也有料想到,毕竟回想起来,就连我也对“那时的我”深感畏惧,恐怕也就神经大条的拉尔三人组,还有深爱着我的莎拉能够理解和接受。蒂亚有这种反应,我并不意外。

    并不意外,只是,有点寂寞啊……

    蒂亚抱着膝盖,将俏脸埋在里面,独自缩在角落轻轻饮泣着,我不知道所措的呆立着,望着前方。目光没有焦距,心里面胡乱想着什么打发时间,这时候还是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哭够了,总会平静下来的,然后默默的回去,默默地分开,只要有心回避。这一辈子也不再会相遇,这样就好了。

    “凡凡……”

    细若蚊吟的声音自耳中响起,幻音?不大像,我诧异的转过头,看见蒂亚已经停止了颤抖。半双可爱的眼睛从膝盖里面抬起来,像胆怯的兔子一般望过这边,与平时元气十足的样子截然不同的,柔弱可爱的蒂亚。更添了一分女人魅力。

    “怎……怎么了?”

    我为这突而其来地转变感到惊讶,更多的是颤抖,声音里掩饰不住的高兴,轻轻走上去,蒂亚并未回避。

    “呐,凡凡……”

    刚刚走到她前面,衣袖便被一只小手拉住,然后轻轻的往下拉了拉。我顺势蹲了下了,和抱着膝盖的蒂亚面对面蹲着,距离不足半米,然后,在我惊异的眼神中,蒂亚的身体往前一倒,额头顶在我怀里。

    “凡凡,告诉我。刚刚的都是幻觉。对吧。”

    “……”

    张了张嘴巴,我知道。无论是为了她,还是为了自己,都不能将“是”字说出口。

    “是幻觉,对吧!!”

    仿佛察觉到了我地决心,蒂亚的双手突然绕过我的腰,紧紧一抱,额头用力顶了上去,差点让正欲开口的我岔了气。

    “嗯,没错。”

    感受到她语气里的柔弱,我不禁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抱上了她的头,说实话,我真的不大明白蒂亚现在是怎么想的,自欺欺人?她那沾满了蓝色血液地衣服不是已经说明了一切吗?女孩子的心,我真的搞不懂。

    “呜哇~~~~,凡凡,吓死我了,我真的好怕啊。”

    话刚刚一出口,就成了蒂亚泪腺崩溃的导火索,这样贴着我的胸膛,她放声大哭了起来,温暖的泪水迅速浸湿了我的胸膛,我甚至怀疑她是将储藏了十几年地泪水一口气释放出来。

    我并不会责怪蒂亚的软弱,她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生活在这与世无争的封闭村落,要怪,大概只能怪责怪这残酷的世界吧。

    好不容易哭够了,声音小了下来,又等到她哭过的痕迹消去——若是就这样回去,让别人看到她那红通通的眼睛,百分之百会认为我欺负了她。

    “我们用传送卷轴回去吧。”

    看她恢复的也差不多了,我立刻建议到,从这里用走地回去,至少也要十来天,实在不怎么划算。

    “呜~~,传送卷轴吗?太奢侈了吧。”

    依然牵着我地衣袖不肯放手的蒂亚,嘟起了小嘴,立刻便进入了勤俭节约好主妇地模式,让我苦笑不已,不过在缺乏材料的赫拉迪克部落里面,传送卷轴的确是非常珍贵。

    “放心吧,我们精打细算的小主妇蒂亚女士,等传送站打通以后,就不愁没有传送卷轴了。”

    我小小的撒了个谎,即使在外面,传送卷轴也异常的珍贵,许多佣兵级的冒险者队伍,甚至整个队伍才那么一两个。

    “什么什么?我才17岁耶,才不是什么主妇呢,凡凡你真是太没礼貌了。”对于我的调侃,蒂亚顿时翘起了嘴巴表示抗议。

    这样笑闹着打开传送卷轴,我正欲踏入传送阵,衣袖突然被用力的扯了一下。

    “凡凡,你会不会怪我太软弱了。”一直在强作欢笑着的蒂亚,用消沉的语调问道。

    “怎么会呢,我在你这个年纪,可是连一只鸡都没杀过,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叹了一口气,微微笑道。

    “我……我出去以后,会好好历练的,一定会的,以后,一定能面对的。所以……所以不要生我的气好吗?”

    “嗯,我会为你加油的。”

    我回过身,轻轻地拍了拍拉着我的衣袖,将小脑袋低在我胸前的蒂亚,小家伙也终于成长起来了。

    回到村落以后,我们向撒克隆叙说了这次的经历,并在他那得到消息,村落的传送站在这几天之内就会开通与罗格营地的连接。这的确是个好消息,我匆匆的找到阿卡拉,得知和赫拉迪克族地商议也到了收尾阶段,在传送站开通传送站以后,在一个月之内,营地将陆续迎接600名的赫拉迪克族法师,其中包括100名转职者,500名佣兵。士兵就暂时不用了,毕竟考虑到营地的接纳量有限,太多陌生的冒险者一起涌入的话,也不好管理。

    不过,法师是热门的职业。在罗格营地一向是供不应求,因此我们相信,这600名赫拉迪克族法师将很快融入到营地的冒险者行列之中,估计下一批赫拉迪克族的到来将会在半年之后。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物资地问题,这也是小事一桩,赫拉迪克族封闭了千年之久,积累下来的金币肯定不少,只要有了钱,一切就好办了,庞大的暗黑大陆难道还供不起这区区五万人的物资?只是一些稀缺品——如传送卷轴之类的东西,还有待商议。其实最好地办法莫过于赫拉迪克族自己去收集制作原料,反正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战斗力。

    还有一点仍在商议的,关系到未来发展的问题,在赫拉迪克族与外面地联系稳定下来以后,究竟是否将村落的传送站与其他传送站相连,允许冒险者登录并将这里作为冒险聚集地之一,这的确是个问题,对外开放对村落的经济文化发展的确是利大于弊。但也要看高傲的赫拉迪克人想不想发展经济。看不看得上其他种族的文化才行啊,不过。当我将督瑞尔的消息传达到大长老那里以后,赫拉迪克人地口风明显松了许多,毕竟如果聚集了大量冒险者的话,以后也就不愁督瑞尔跑出来闹事了。

    这些都是我从阿卡拉那听到的,当然,私下的商定绝对不止这些,老奸巨猾的阿卡拉又怎么可能放着赫拉迪克族这块肥肉不利用?以撒克隆为首的长老也不是吃素的,大家只是互相合作,实现双赢,充其量只是谁在里面获益比较多而已。

    当我被阿卡拉逮着灌输这些东西的时候,另外一边,赫拉迪克族也迎来了另外一位客人,一直跟在我们后面地卡洛特,在我们步入村落地随后几天,也悄悄的潜伏进来,当然,他并不是想和赫拉迪克族过不去,只是想看看传说中地赫拉迪克族里面究竟有没有自己需要的东西罢了。

    不过他的运气似乎并不大好,凭着实力,他迅速的将大半部分的古墓清扫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想想也是,纵使原本古墓里藏有什么好东西,也应该早就被生活在这里上千年的赫拉迪克人搬了回去,哪轮得到他来拿,于是,他将目光放到法师塔上,可是更为不幸的是,这里却正好有个号称罗格第一抠门的小气鬼老头守在里面,当卡洛特随意步入一间空无一人的藏书室的时候,法拉已经出现在了他身后,正若无其事的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慢慢翻了起来。

    细微的动静让卡洛斯猛地回过身,看到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法拉,脖子上顿时凉飕飕的。

    “法拉老师,好久不见了。”卡洛斯微微行了一礼。

    “呵呵,难道不是上个月才刚刚见吗?”法拉淡淡的应着,眼睛始终没有看向卡洛斯。

    自己刚刚开始跟踪的时候,就已经被发现了吗?卡洛斯一愣,尴尬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哎!!你和西雅图克,也算是我看着成长的,如今,我老了,已经无法猜透你们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你的经历我多少知道一点,只不过这里并没有你要的东西。”

    法拉回过头,一改以往的为老不尊,深深的注视了卡洛特一眼,将手中的书扔了过去。

    “这里的赫拉迪克族,看起来并没有掌握太多有用的资料啊。”

    感叹一声,这些日子他一直呆在法师塔研究。这里面地许多资料虽然让他大开眼界,但也仅仅于此,曾经辉煌的赫拉迪克一族,是绝对不可能只剩下这些粗浅的东西,关于这一点,和他一同研究的凯恩也深表赞同。

    “给你个建议,或许你应该去第二世界的赫拉迪克族看看,在后面跟了那么久。想必方法你也应该知道了吧。”说完以后,法拉回过头,不再看卡洛斯一眼。

    默默的将手中的书籍翻了一遍,卡洛斯脸色阴沉不定,最后露出了深深的失落,紧握着怀里地玉石,他的目光重新坚定起来。

    “学生明白了。”

    将书放回原处,卡洛斯再次行了一礼。转过身子,脚步复又顿了一顿。

    “卡夏老师,她还好吗?”

    “好,好的很呢,天天喝酒打架。死不了。”法拉没好气的应道。

    “那么,学生告退了。”原本面无表情的卡洛斯,嘴角也不禁流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然后大步离去。

    嗯。看来又多了一个好帮手呀。

    看着卡洛斯消失的背影,法拉狡猾的笑了起来,想要找到第二世界地赫拉迪克法杖并不容易,有了卡洛斯这个身手不俗的高手在,进展无疑会快上很多,他现在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第二世界的赫拉迪克族里面究竟有什么好东西了,如果不是营地的事情走不开,法拉甚至有可能亲自动身走一趟。

    不过。说起来卡洛斯这小子还真不是当主角地料呢,第一世界也不能说没有好东西,赫拉迪克方块,塔拉夏的灵魂传承,哪个不是他突破瓶颈的契机?只是这些好处全都被那小鬼得去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命运地齿轮在转动”吧,法拉狠狠闷骚了一把,摇了摇头。复又埋入书海里面……

    从古墓回来有。已经是第四天了,日子过的还算轻闲。有蒂亚这活泼的小丫头整天陪着,日子也不嫌闷,只是周围那些青年男子的目光好像凶狠了许多,是我的错觉吗?看不出蒂亚在族里的人气竟然那么高。

    当然,我并不认为她对我所表现出来的热情,就是所谓的爱情,充其量也就是有些好感罢了,她地性情本来就是如此,对任何人都抱以友善热忱的态度,再加上我这个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脑子里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见识,因此能得到她的友谊也是理所当然,所以啊,拜托你们别再用那么恐怖的眼神望着我了行吗?

    于是到了第五天,当然蒂亚拖着我的衣袖走在大街上,让我充分体验了一把目光是如何化为“刀光剑影”的时候,那些恨不得在脑门上也刻上魔法阵地长老们终于传来消息——和罗格营地之间地传送门通了。

    “嗷——”

    大街上的所有人顿时欢呼起来,甚至连蒂亚高兴得忘乎所以地跳了上来,挂在我身上的情景,似乎也被接受了。

    传送阵开通第二天,我们就要回去了,阿卡拉他们三个要尽快回到营地,准备接纳赫拉迪克人的相关事宜,600个法师,可不同于600个平民,一个不好可能会让整个营地乱套,至于我这个无所事事的长老,则纯粹是友情陪同,回不回都不碍事,但是我可不想再呆在这里享受那些目光的洗礼了。

    撒克隆大长老带着其他几个叫不出名字的长老,后面跟着近千围观的赫拉迪克人为我们送行,跟在后面的大多都是按捺不住的年轻人,他们的眼光自然不是我们,而是开通的传送阵,可无论内心有多么渴望,他们当中也没有一个要求出去,而是静待族里的名额分配,由此可见赫拉迪克人的纪律性。

    “凡凡~~~”

    踏着台阶而上的时候,后面传来蒂亚的声音,这小家伙不是说太伤心不来的吗,又怎么了?我回过头,看见她从人群里面挤出来,又蹦又跳的向我招着手。

    “要记得回来看我哦”

    我远远的挥手向她示意。

    “还有~~~”

    又怎么了,我哭笑不得的再次回过头。

    “我的身体,随时都能准备好,你随时都可以来要哦!!”

    “噗——”

    我吐血三升,一脚撂倒在台阶上,好不容易爬起来,又被数百道宛若实质的目光刺个千疮百孔,再次无力的倒了下去。

    “这……这是误会,误会!!”

    迎着阿卡拉他们别有深意的目光,我努力解释道,在身后无数杀人的目光中,几乎是伛偻着身子进入传送阵,在白光闪起的一瞬间,我下意识的回过头,发现那几百个赫拉迪克年轻男子散发出的杀意,浓的似乎在上空凝聚成了一个黑色的巨大骷髅头。

    看来以后历练的时候得千万小心背后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无数闪电火球冰柱之类的魔法给淹没。

    回到罗格以后,我在家里堕落了几天,然后找到了阿卡拉。

    “阿卡拉,你不是说过竟然我已经打败了督瑞尔,那就免了鲁高因的测试,直接让我去库拉斯特海港吗?应该还算数吧。”

    鉴于鲁高因的小boss竞争实在太激烈,因此阿卡拉有打算将”打败督瑞尔“也算入鲁高因的测试范围之一,当然,这还必须等到赫拉迪克族同意开放传送阵以后才能实行,而我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自然是要坐上顺风车了。

    “那当然。”阿卡拉笑眯眯的道。

    “那干脆让我用远程传送站,直接到库拉斯特吧!”

    我厚着脸皮,来到阿卡拉身后捏着她的肩膀,满脸都是讨好的笑容。

    “那当然不行。”阿卡拉笑容不变,面不改色的一边享受着我的服务一边毫不留情的拒绝我的小小提议。

    “为什么!!”我神情悲愤,作状泪奔。

    “这也是历练的一环啊。”

    “我晕船啊。”

    “那更要锻炼一下才行。”

    “万一发生海难呢,我这个罗格营地的大好青年,就要尸沉海底了哟,难道你们就不担心?”

    “没关系,我相信以你的实力,即使遇上飓风也能应付过来。”

    我说阿卡拉,你对我的信心还真是比我自己还要多啊,飓风?难道你想让我出演一剧“鲁宾逊漂流记”吗?

    无奈之下,我只好偷偷找上法拉,打算动之以钱,晓之以礼,当我将明晃晃的金币在他眼前晃了几晃以后,他顿时眼前一亮,以卡夏也要自叹不如的速度抓在手中,表示可以考虑,然后第二天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告诉我,考虑的结果是“no”。

    吼吼,还我的金币啊,你这个老赖皮,都多大年纪了还骗小孩的钱,知不知羞啊!!!

    最后,我还是乖乖的搭上了鲁高因的传送阵,临走之前送了法拉一记中指,这笔钱先记着,别以为咱罗格第三抠门会那么容易放弃。

    到达鲁高因以后,我拿着阿卡拉的手札,从法师公会拿到了证明,然后打听了一下海船方面的消息,从托克那里得知,马席夫的船大概还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虽然不是没有其他去库拉斯特海港的船,但我觉得还是马席夫比较可靠,坐他的船或许会安全些(其实就是害怕坐船,在垂死挣扎),从未出过海的我,完全无法信任初中的物理知识,对于一艘由脆弱木头构成的物体能在水上漂浮表现出了严重的疑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