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擂台(三)

第三百五十九章 擂台(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五十九章 擂台(三)

    当看到库特成功的摆脱那死亡的火山爆的时候,台下的冒险者顿时欢呼起来,以他们的眼光自然能看出要做到这一点有多不容易,就算是刺客也未必能躲得过的火山爆,库特能躲过,胆识、魄力、运气和能力缺一不可。

    因此,他们为库特而欢呼,为他的即将胜利而欢呼,大部分冒险者认为,火山爆过后德鲁伊剩下的技能已经再也无法阻止库特近身了,若是处于狼人或者熊人变身状态的话,或许他还能在近身之中和库特过上几招,胜负还有些悬念,但是看看对方,别说变身,就连插在地上的水晶剑都还没有拔起,一个31级未变形的德鲁伊,一把白板水晶剑,恐怕就连库特的防御也破不了吧。

    当然,还有少数人并没有因为库特精妙的战术而忽略一个事实——对方既然有可能是契合度达到甚至超过100%的鬼才,又怎么可能只靠一个群魔堡垒级的改良火山爆吃遍天下。

    “笨蛋,贴上去会死的更惨。”

    人群之中,菲尼克斯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台上兴奋不已的冲上的库特,轻摇着头嘀咕道,似乎已经能想到这个可怜野蛮人的命运,。

    “那个笨蛋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输呢。”

    另一边,一身紧身锁环甲,将自己那娇小火爆的身材凸现得玲珑毕现的刺客露西亚,妩媚的凤眼中带着坚定的色彩,虽然她没有见识过对方真正的实力,但是她却相信自己的直觉——那个傻瓜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输的,不过紧接着,她又想到对方竟然无故消失了好几天,让自己一阵好找。稚气地脸蛋又鼓了起来。

    “算了,这个笨蛋还是输掉算了。”

    一旁的德鲁伊白狼看到露西亚流露出的小女人姿态,不由摇头苦笑一声,继续将目光放到台上,眼睛里闪烁着不定的目光,他也很想看看同为德鲁伊,对方究竟会用什么办法摆脱这种困境。

    同时,还有不少神色冷静的冒险者。他们并没有跟着其他人一起闹,而是将目光紧紧锁定在擂台,等待着那惊心动魄一幕的到来。

    在所有人的欢呼声和期待目光中,面临着库特那如同猛虎咆哮一般逼近的德鲁伊终于动了,应该说,他那一直握剑而立地手终于再次动了,火山爆的冷却时间不可能那么快,他究竟想干什么呢?所有的冒险者不约而同的在脑子里想着这个问题。

    只见那只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右手。面对着库特气势滔滔的临近,不紧不慢的举了起来,掌心正对着直冲过来的库特。

    极地风暴吗?没用地,虽然能延迟速度,但即使能击中库特。现在也已经来不及阻挡他近身了,一旦进入库特的攻击范围,一个重击或击晕便足以打断这种持续型的魔法技能了,这一刻。几乎所有的冒险者都在心里面摇着头。

    当对方的手掌正对着自己地时候,处于兴奋状态的库特也吓了一大跳,他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只看似不大的手掌,却仿佛无限的扩大,最后变成一面坚不可摧地万丈高墙,将自己的进攻路线尽数堵住,甚至反震出去。

    将这种不安感强行压下去。库特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但是现在不能信了,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到对方还有什么手段阻止自己近身,他心里有一种感觉,有的,对方会有的,但是又怎么样呢,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唯有一搏了啊啊啊——!!

    怒吼一声。在那莫名的强大压力下,库特突破极限。速度再次加快了半分,紧握在手的一剑一斧发出咻咻的破空声,似乎连空气也切破了,近了,更近了。

    就在这时,库特发现自己前面地景象变了,对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火红,通红的石头和上面流淌着的滚滚岩浆,所散发出来的热浪迎面扑来,让他觉得自己的脸皮岩浆被烤熟了。

    熔浆巨岩!!

    他瞬间反应过来,一个巨大的熔浆巨岩挡在了两人之间,天啊,竟然是瞬发,还没听说过哪个库拉斯特的德鲁伊能瞬发熔浆巨岩地,契合度100%地冒险者是怪物吗?而且巨岩的直径超过一米,又是变异技能吗?这小子究竟有多少个变异技能,库特心里面震惊极了,但是——

    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如果对方用地是极地风暴的话,或许库特还会顾忌几分,毕竟极地风暴能减速,会对自己近身以后的连续技能攻击造成一定的影响,但如果是熔浆巨岩的话,反倒令人安心,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熔浆巨岩扔出去以后速度可是公认的慢,特别是在冒险者眼中,看起来就如蜗牛一般温吞吞的滚几下,然后爆炸,即使是速度最慢的法师也能躲过去。

    就算是变异技能,就算威力再大,打不中也是白搭,对手还是嫩了点,太依靠自己的变异技能了,这样想着,库特速度不变,高大的身体却如泥鳅一般灵活的低俯下去,微微向右偏过——在躲过的同时,给予对方沉重一击,用自己最强的技能连击结束掉这场战斗!!

    然而下一刻,库特的眼神由自信变成呆滞,在他的判断中,那原本会在成型后瞬间激活飞出去,然后从自己旁边擦身而过的熔浆巨岩,正不断旋转着驻留在原地,被那只手掌牢牢掌控在手心,然后缓缓举高,直至升到头顶,此时,在库特呆滞的眼中,那虚浮于对方高举在头顶上的手上的熔浆巨岩,就仿佛太阳一样散发着无比的炽浪。

    库特瞬间清醒过来,心里骤然拉响了极度危险的警报,就仿佛小时候被一只饥饿的高原雪狼盯住那时的感觉一样,他知道,对手头顶上那个熔浆巨岩肯定会对自己造成严重地威胁,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想究竟会怎么样对自己造成威胁。他也已经别无选择,如今唯一的出路只有……

    拼了!!

    线条明朗的肌肉再次暴涨几分,库特发尽全力的怒吼一声,高举起右手的金色双手剑,朝近在咫尺的对手砍了下去,野蛮人三阶技能击晕——一定要赶上!将那威胁自己的技能打断!!

    然而,库特的速度再快,又怎么能快过爆炸呢。在他长剑落下地瞬间,头顶上那颗熔浆巨岩骤然爆裂,汹涌的火焰从滚烫熔石中喷出,高速膨胀的爆炸气流让每一粒碎裂成如拳头婴儿拳头大小的火焰碎石,如同子弹一般向四面八方弹射出去。

    “咚——”

    第一颗击中库特的碎石让他的动作顿了一顿,第二颗让他的动作慢了几拍,接着第三颗第四颗第五个……,在短短不到一秒之内。库特那庞大的躯体便承受了不下一百颗石头地撞击,然后直直的飞了出去,或许,他会平生第一次责怪父母为什么将自己生得那么大个。

    和熔浆巨岩的蜗牛速度一样为人所知的,是它的威力。大概是为了弥补速度慢地缺点,熔浆巨岩的杀伤力是所有职业的二阶技能里面最大的一个,甚至能和某些四阶技能相比肩,而熔浆巨岩在爆炸地刹那间。恰恰又是杀伤力最大的一刻,由此可以想象在近距离体验了一把“流星雨”的库特所付出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爆炸过后,以我为中心的魔法加固的地面被打成了坑坑洼洼,而十几米远处,库特那高大壮实的身体趴在地面上,盔甲上面冒着浓浓的白烟,场下地冒险者则是一片肃静,落针可闻。一时间,整个广场充斥了一种诡异紧张的气氛。

    看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库特,我吓了一大跳,接着认真一看,发现对方还有三分之一的生命以后,才轻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幸好自己脑子转得快。将熔浆巨岩举到头顶上再爆。要是直接在库特面前爆开的话,估计就要闹出人命了。九级的熔浆巨岩那可不是开玩笑,普通的怪物一碰即死,我还没对冒险者施展过呢,现在看来,幸好自己留了一个心眼。

    不过,说起这场战斗,也是有点悬啊,就在这短短交战的一瞬间,自己就已经露出了许多缺点,比如说火山爆,库特只是卖了个简单地破绽就让自己轻而易举地上钩了,这完全是经验不足和太过紧张所致,经验丰富的冒险者根本就不可能会上这种当,说不定还会抓住机会,将计就计给库特来个狠地呢。

    “呜~~”

    这时,躺在地上的库特呻吟一声,摸着后脑勺站了起来,估计是被几颗石头给砸中头了,希望没有脑震荡,可怜的孩子。

    “我输了。”

    站起来的库特愣愣的打量了自己一眼,突然回过身,大步走到我面前,突然重重的用自己的大掌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你也不错,我只是依靠变异技能而已。”

    我暗暗咧了咧牙齿,靠,这头牛的力气可是比道格那混蛋还要大呀,你就不会顾虑一下其他人的感受吗?不过看到库特那双真诚的眼睛,我却又无法生气,这就是野蛮人对别人热情打招呼的方式之一。

    话说,如果对方是法师的话那该怎么办呢,岂不是要被这大块头硬生生给拍趴到地上?

    “输了就是输了,其实或许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要输了,可别看我块头大就以为我迟钝,其他人都管我叫像史泰兽一样机敏的库特呢。”

    史泰兽,一种原始森林里的群居动物,大小如兔子一般,实力弱小,但是直觉特别敏锐,速度十分快,捕捉不易,和帝鳄并称为库拉斯特三大美食,蒸煮炒炸样样皆宜。

    不过这话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总觉得经常能听到类似的说法呢。

    在我无语的目光中,这位很快就将自己输掉的事实抛之脑后的野蛮人仁兄,拼命拍着我的肩膀,然后回过头对台下的冒险者大声吼道。

    “今天是我库特输了,正所谓愿赌服输,这次行动,我愿意听从吴凡兄弟地指挥。哪怕是去闯龙穴,眉头也照样不眨一下。”

    “噢——”

    台下的冒险者沸腾起来,和库特有交情的都知道,库特绝对不是在夸张,他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吴凡兄弟,叫库特给我们来个扭腰舞!!!”

    突然,欢呼声中穿来这样的吼声。众人愣了一愣,仿佛在想象着库特扭着自己水牛一般的粗大腰肢的滑稽样子,纷纷哄然大笑起来,也跟着起哄,有些唆使我命令库特跳草裙舞,有些叫嚣着库特在大街上裸奔,更有甚者提议让他穿上女装,你们有才。你们全家都很有才!!

    但是,什么怪点子都让数千冒险者给想到了,为什么就没人让库特唱歌呢,估计里面有内情,嗯嗯。不过呀,说起唱歌,该不会有人忘了我歌神的实力吧,真可惜。若是有人让库特唱歌,我再顺水推舟勉为其难的代替库特向众人献上一首,不但能卖库特一个人情,而且也能让所有人见识到自己地实力,说不定不用再比试,直接就被自己的歌声给征服了。

    好吧,得在笔记记上,未来的目标:除了混吃等死。还有娶个能接受自己混吃等死的好妻子以外,再添加一条——用歌声征服宇宙!

    “你们这些兔崽子肉痒了吗?给我再说一遍!!”

    台上,被众人奚落的库特就像一只暴怒的蚱蜢,不断的上窜下跳着,那披在肩膀上的散发都快要冲起来了,可是台下地冒险者人多势众,众口铄金,库特一时也无可奈何。

    “卡迪亚。你这小子还是我的队友吗。竟然跟着起哄——!!”

    库特不但直觉敏锐,眼也特尖。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某个跟着起哄,而且特别带劲的瘦小身影,不由怒吼一声,憋在心里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对象,近三米多地块头直接从台上向人群跳了下去,然后直追那道逃窜的瘦小身影,扬起一阵尘土远去,简直就像头大犀牛一样。

    “好了,请大家静一静。”

    无语的看着混乱的场面,我头疼起来,这些顽皮而又高傲地冒险者,自己真的能指使得了吗?咳嗽几声,我无奈的将手中的水晶剑轻轻一挫,仿佛“锵”的一声清脆声音,没想到效果竟然出奇的好,闹哄哄的场面突然静了下来,诡异的仿佛被突然施加了时间静止一般。

    大家……这是怎么回事,感觉数千双安静地眼睛集中到自己身上,我这个当事人到愣了起来,就像嘴里刚嘀咕肚子好饿,天上就立刻就掉下一个巨型铜锣饼一样,哇靠,你们这些家伙别吓我好不好。

    勉强定了定神,我将目光从台下的冒险者身上一扫而过,缓缓开口。

    “那么,我们继续吧,除了库特以外,还有谁想上来试一试吗?”

    话说完以后,台下一片安静,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均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在整个库拉斯特有着擂台之王称号的库特都被打败了,还有谁敢上去,群魔堡垒等级才能掌握的诡异莫测的改良火山爆,还有哈洛加斯的德鲁伊也不一定能学会的即时爆裂熔浆巨岩,而且都是变异的,恐怕就是五阶冒险者来了,也不敢说自己一定能取胜吧。

    “我来!!!”

    正在冒险者犹豫不决地时候,冰冷地声音突然响起,在安静的广场显得特别突兀,顺着声音,冒险者纷纷让开一条小道,瘦小地身影缓缓顺着通道走了上前。

    “是好战狂迪卡……”

    “原来是他,怪不得……”

    “他在擂台上赢过库特几次,输的却更多……”

    “就算是他恐怕也不行吧……”

    一时之间,冒险者窃窃的私语声不断传来,让我对这个瘦小的刺客产生了兴趣,同时也升起了一丝丝忌惮,能在擂台上赢过号称近战之王的库特,眼前这个人的实力肯定不简单,而且相比野蛮人,我更忌惮刺客,因为刺客在战斗技巧方面号称七大职业之最,而战斗技巧却偏偏是我的弱项,看到这个叫迪卡的刺客那轻灵的步伐,我便不由自主的想起和老酒鬼对练时,她凭着自己风骚的身法专挑我屁股打时的情景,顿觉菊门一紧。

    嗖的一声,迪卡一个轻跃,仿佛蜻蜓点水一般轻落在台上,和库特那重型坦克般的行动完全是两个极端。

    “很荣幸接受你的挑战。”

    我上下看了迪卡一眼,他就仿佛一根冰块似的,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对我的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竟然比我还要酷,靠!!

    “你很强大,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还是想和你战斗,无论输赢,我都会在行动中听从你的命令。”

    这样说着,他那双漠然的眼睛里突然迸发出比库特更为狂热的战意,难怪叫好战狂迪卡,我终于明白了。

    “荣幸之至,那我们开始吧。”

    知道对方不是喜欢废话的人,我也不啰嗦,深呼吸了一口气,突然拔剑而起,在迪卡,在所有人诧异的眼神中仰天长啸,慢慢的,那悠久的啸声变得低沉起来,带上了一丝嘶哑的意味,就仿佛血红的夜色一般,清冷而孤傲。

    狼人变身。

    见我变身狼人,迪卡的目光连连闪烁。

    “战斗技巧,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还是想和你切磋一下。”

    我咧着獠牙,将迪卡的话原封不动奉还回去,面对强敌,体内的热血在不断沸腾着,咆哮着,相信迪卡现在的感觉也和我一样吧。

    战斗,原来可以如此美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