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亲爱的?

第三百六十二章 亲爱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六十二章 亲爱的?

    “我认输!”

    听到胡子巫师这样说到,我跑着差点一个踉跄倒地,我靠啊,老子被你电了又烤,烤了又冻,打完就想撒手?

    在数千冒险者睽睽注视之下,我无奈的停了下来,看了朝我干笑不已的雷克一眼,决定了,这次任务有什么苦力的活,就让你去干。

    丝毫不知自己已经被某人在额头上打下“苦力”烙印的胡子雷克,此时正苦笑的看着对方,闪电,火焰,冰冻,三系全抗,完全就是巫师的克星,刺客的攻击又破不了防,这家伙是什么怪物呀。

    恐怕也只有死灵法师的毒系魔法才能和对方一拼了,雷克这样想到,不过如果让他知道我四系抗性中抗毒最高,不知会作何感想呢。

    “阁下实力超凡,我输得心服口服。”

    眼见战斗已经结束,自己也无须再担心对方的狠招了,想想库特被炸成黑人,迪卡屁股开花,自己虽然也输了,却是输得最为恰意,心里面的小郁闷不由一扫而空,顿时乐了起来。

    “哪里,雷克先生的魔法也厉害得很呀。”我笑道。

    得意之下,雷克并未注意到一只大手正以非比寻常的速度朝他的肩膀落下。

    “碰——”

    肩膀传来一道巨力,雷克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震动,事实上,震动的不是世界,而是他。

    “尤其是雷系魔法,让我大开眼界啊。”我再笑。

    “碰——”

    这次是另外一只肩膀,雷克开始觉得世界正围绕着自己旋转。

    “火系魔法和冰系魔法的威力也不容小窥。”我豪爽的笑。

    最后一击,两只肩膀同时落下。不知是不是错觉,雷克觉得自己本来就不高的视觉似乎又矮了几分。

    最后,雷克摇摇晃晃的步出擂台,他得赶快回去量一量自己的身高,看是不是被拍矮了。

    野蛮人地招呼方式真是大杀伤性武器呀,而且还是用了别人还得陪笑脸那种,这一刻,我无比佩服发明这种招呼方式野蛮人哥们。觉得他内心一定是充满了爱。

    静静站了一会,发现没有人再上台以后, 我想这些桀骜不驯的冒险者也差不多该消停了吧,力量的代表库特,灵巧的代表卡迪,还有魔法的代表雷克都已经败阵下来,估计剩下的冒险者也能以此为参照,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来挑战了。当然,还有一种战斗类型,那就是亚马逊的远程攻击,不过她们一向很少打擂台,因为擂台太小了。不适合她们发挥。

    “好了,如果再没有人上来的话,那么这次地行动希望大家能好好服从分配,这次的任务很重要。我不希望出什么差错,还有一点,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冒险者,也知道大家不愿意被束缚,所以请放心,我不会下太让大家为难的命令,只是必要的规矩希望大家一定要遵守……”

    一会儿之后,眼看台下再也没有不满和抗议的情绪。我开始娓娓的介绍这次行动,当然,台词都是索恩事先准备好的,我只是在照本宣科罢了。

    “等等,还没完呢,我要向你挑战。”

    正当我自我感觉良好的在默念着背了一晚上地稿子,并逐渐进入状态,找到了那么一丝领导人的感觉的时候。台下突然传来一道阴柔的怪里怪气的声音。就好像刻意变声地一样。

    吼吼,什么人。究竟是哪个不知死活的混蛋,给我站出来,我要将他的十二指盲肠从屁眼里面钩出来。

    带着怜悯的目光,冒险者纷纷让开一条通道,将这最后地舞台献给敢于直面死生的勇士,于是,这条通道一直蔓延,最后终于到达声音的出处——一个白头发的德鲁伊。

    “咦?”

    见密密麻麻的人群分开,将通道蔓延到自己这里,然后台上某人的愤怒目光穿过通道直射过来,白发德鲁伊茫然的用手指指着自己,发出不知所措的疑问声,然后才反应过来,拼命地摇着头。

    “我……”

    这时,他突然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猝不及防之下,向前跨出了一大步,这样下来,他真是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

    看到那德鲁伊少见的白头发,我心头一阵疑惑,这不是那只小狐狸精队伍里面的德鲁伊,记得叫白狼什么的,他为什么要……猛然之间,我想起了那道怪异的声线,白狼的声音我听过了,根本不是这样的,再仔细琢磨的话,怎么听里面都带小狐狸精那娇媚地声线。

    原来如此,是你这只小狐狸精啊,才刚刚回到库拉斯特就给我添乱,不可原谅,等着瞧吧,下次我要在你地面前将一瓶回复活力药剂以一枚碎裂宝石的价格卖给其他人,或者将完整宝石送给别人,就是不卖给你,让你纠结上三天三夜……

    脑子里转动着一些极其“歹毒”地报复,我正想为无辜的白狼大叔澄清误会,不过似乎已经太迟了,天生爱凑热闹的冒险者已经开始起哄,都想看看德鲁伊和德鲁伊之间的对决,而白狼现在已经骑虎难下,就算不是他说的,就算我为他澄清,但是那么多双眼睛看着,碍于冒险者的面子,他现在也不得不上台过上两手了。

    “咳咳……”

    我从台下的索恩手里接过魔法扩音器,咳嗽几声,不错,有那么几分麦克风的味道。

    “露西亚你这只小狐狸给我出来!!!!”

    全力的怒吼声,通过魔法扩音器放大了不知多少倍,巨大的声音仿佛化作了有型的波浪一般在整个广场刮过,不仅是中心广场,恐怕整个冒险者区域都能听到,台下数千名冒险者的声音,就仿佛雨滴遇上巨浪一样。瞬间便被淹没。

    震耳欲聋的声音仿佛一条在上空盘旋的巨龙,在广场上回荡了十多秒钟才停下来,静下来以后,那些冒险者们捂着耳朵,将惊讶地目光看过来,不明白我发什么疯,不过其中也夹杂着不少佩服和崇拜的目光,仔细一看都是野蛮人。他们的目光仿佛在说:靠,这一嗓子真是太牛了,要你是野蛮人,恐怕呐喊系的技能都会被你的大嗓子硬生生的增加几个等级了。

    喂喂,我可不想被你们在这方面佩服。

    时间过了几秒,终于,从白狼身后钻出一只小狐狸,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她了。此时,她那张千娇百媚的萝莉脸蛋正带着惊恐,被数千道冒险者地目光注视着她并不怕,她的美貌已经让她习惯了万众瞩目的场面,但是被台上那个家伙一吼。她不知怎么就慌张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

    低着头的露西亚柔弱中带着一丝胆怯,抗起来就如同一只胆小慌乱的可爱兔子,顿时引起了许多不明真相的男性冒险者的喜爱——库拉斯特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顶级美女?

    不过,也有很多脑子转得快的冒险者。在听到露西亚地声音以后,联系刚刚白发德鲁伊发出挑战时的声音,顿时明白了什么回事,不由报以了然的笑容,真是一场闹剧啊。

    “你给我过来。”

    我瞪了她一眼,怕,这才知道怕?你跟我的捣乱不要紧,但请自己站出来。别把伙伴往火坑里推,有你这样对待战友的吗?不知道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这次非得好好训一训你,不然还那啥……对了,叫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来着。

    在我严厉地目光注视下,本来让给白狼的通道到是被露西亚给用上了,在数千名冒险者的注视下,她可怜兮兮的畏缩着娇躯走上前。大眼睛水汪汪地。似幽怨,似求饶。出乎意料的,那个叫白狼的德鲁伊也跟在她后面一起上来。

    看到像保镖一样笔直站在她后面的白狼,我不由苦笑一声,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这只小狐狸精会做出那么胆大包天的举动。

    “你太骄纵她了。”

    “大概是吧,已经习惯了。”白狼酷酷的耸了耸肩膀,小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好吧,我明白了,大叔,你是个m。

    “骄纵只会害了她。”

    “不会的,我们相信露西亚,她在大事方面从来不含糊。”看了露西亚一眼,白狼笑道。

    “是吗?那样就好。”

    想起上次在丛林看到他们队伍战斗地情景,无论是判断还是诱敌,露西亚都做的非常之好,一点也不逊色经验老道的冒险者,我不由信了几分。

    见两个大男人谈的那么开心,甚至露出惺惺相惜的笑容,露西亚顿时有一种被忽视掉的感觉,什么嘛,两个大男人的,别那么恶心好不好,还有你这个笨蛋,竟然敢大声吼我,我也是,竟然就真的被这个笨蛋给吓住了。

    露西亚越想越是憋屈,那原本水汪汪地眼睛不断充盈起来,让她那美丽地眼眶看起来就如同一潭波光荡漾的湖水一般,吸了吸小琼鼻,她贝齿轻咬。

    老娘我要反击了。

    亲爱地——“

    下一刻,洒落着如宝石般晶莹泪珠的露西亚,在我,在所有人的呆滞眼神中,一头扑进了自己怀里,用刚刚好能让在场所有冒险者都能听到的声音这样喊道。

    咦咦——?”

    “咦咦你个死人头啊。”

    我毫不客气的朝项链里面惊声叫起的小幽灵吐槽道。

    “哇!!”

    似乎被我先声夺人的气势给吓了一跳,小幽灵呆了一呆,露出“你恶人先告状”的万分困扰神情。

    “你不是天天和我在一起吗?难道就看不出现在的状况?”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将手伸进去,将那张万分困扰的可爱脸蛋揉啊揉。

    “那可说不定哦,我最近大部分时间可是在睡觉,谁知道小凡你乘着这段时间做了什么。”

    小幽灵学着维拉丝的样子,用手指捂着自己白嫩的脸蛋无奈叹道,越想越有可能,俏脸上不禁露出了弃妇一般的神色。

    “结婚三年后已经进入了厌倦期的丈夫,已经玩腻了妻子那具美丽的躯体,开始动辄以暴力,白天让妻子为自己做一些变态的事情,晚上花天酒地,夜不归宿,到最后,竟然公然将一个长得像小狐狸精的女孩带回家同床共枕,软弱可怜的妻子也只唯有无奈的屈服于暴力之下,呜呜~~”

    这样说完之后,似乎完全陷入了消极思想的小幽灵,假惺惺的抹了几滴鳄鱼的眼泪,跪坐着抽鼻子的模样,看起来还真那么煞有其事。

    这……这该让我如何吐槽是好?是吐槽“那句美丽的躯体”,还是吐槽“变态的事情”,又或者是那句意义不明的“同床共枕”?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小圣女的话已经比三无公主当街朗诵h书更黄更暴力了,自己是不是教了她太多不该教的东西?

    呆了不知多久,我才脱力的罢了罢手:“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爱你一辈子的,这样行了吧。”

    你不就想逼我说出这么羞人的话吗?哪能让你那么容易得逞,顿了顿,我补充了一句。

    “附赠揉一辈子的脸蛋。”

    “哇!!”

    刚露出奸计得逞的窃喜神色的小幽灵再次惊呼,可怜兮兮的抬起头。

    “能不能不要附赠品?”

    “那可不行。”

    我正了正脸色,就像油条配豆浆一样,少了一样那对我来说就不是早餐了。

    “你根本不喜欢我,呜呜~~”

    “谁说的,你看那么多人我还不是第一个吐你的槽?”

    “这种说法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听我这么一说,小幽灵脸上的神色更加困扰了。

    “好了,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再说吧,诶……”

    被小幽灵这么一闹,露西亚已经扑到我怀里撒娇了好一会,我的沉默肯定被当成了默认,在其他人看来那时好一番郎情妾意啊,这下更是难以解释清楚。

    我的命好苦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