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破

第三百八十五章 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八十五章 破

    “怎么了,一开始的锐气到哪去了?胆怯了?害怕了?哈哈哈——”

    见我在沉思不语,加莫罗显得很是开心,本来他对这个任务并不满意,束缚自己的力量,来到脆弱的第一世界,对于他二翼王者巴罗格来说实在是太无趣了,只是这是迪亚波罗殿下的命令,他根本无法说一个不字。

    可是没想到在这里,竟能遇到这样一个对手,虽然大部分力量被封印,以至于束手束脚,让自己最得意的领域力量也使用不出来,但是,像这样一个在力量上和自己势均力敌,技巧经验却差距甚远的对手,让它热血再次沸腾起来,加莫罗,不,应该说所有的巴罗格,甚至是大部分地狱生物,都有一个坏嗜好,喜欢虐敌,看着敌人由自信变得沉重,沮丧,害怕,直至恐惧,绝望,这对许多地狱一族来说绝对是至高的享受。

    但是地狱族也不是傻子,面对和自己实力相近的敌人,虐敌绝对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敌人在绝望中的临死反扑,往往会让处于上风者吃一个大亏,甚至是同归于尽,而实力低于自己太多的敌人,那虐起来也没什么兴致,就像是慢慢将一只蚊子捏死,玩多了,也就腻味了。

    而现在在加莫罗眼前,就有那么一个实力对等,但是只要他愿意,却随时能够杀死,不用担心对方反扑的对手,如果把加莫罗比喻作色狼,眼前的就是一个被脱光了绑着的赤裸美女,怎能让他不开心。

    在完成任务的同时,他决计好好享受一下先。

    “那么急着回去舔迪亚波罗的屁股吗?那我就成全你。”

    怒吼着,我率先朝加莫罗扑了上去,右手成扇。带起一片铺天盖地的火焰朝他甩了过去,在火焰包裹下地巨大利爪,带起了几道白色的厉芒,就算是强如加莫罗,被擦一下那也绝对是皮开肉绽。

    “哼,来的好。”

    被我一句话气得暴怒三尺的加莫罗,添了添自己的青色獠牙,冷哼一声。对方单调的攻击,对他来说简直就像小孩子拿着笨重的铁锤砸过来一样,伤害虽大,但是除非自己想不开,否则绝对不可能碰到自己一根毫毛,

    眼见利爪已经近在咫尺,他微微将身子一偏,十多米巨的躯体竟然做出一个精确无比地角度偏移。爪子立刻便以差之分毫从他的胸前掠过,以最小的动作躲闪,为他换来了更大的反击空间,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手中那把暗红色的大刀轻轻一送。刀尖直至那疾奔过来的胸膛,看起来就好像是对方想不开,自杀式的对着自己地刀口撞过来一样。

    “咦——?”

    他轻轻发出一声惊叹,因为他看到。本来自己这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在对方强行将自己的身体一侧之下,躲了过去,不过,躲得并不是很完美,那胸膛依然在刀刃上擦了过去,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或许这看起来很容易。但是加莫罗知道,如此巨大的躯体,想要在这种急速地奔驰下反应过来并作出躲避,这一点虽然不难,但是也不是立刻就能学会的,至少,并不是眼前这个技巧在他眼里像婴儿一样稚嫩,只懂得鲁莽冲撞的笨熊能够掌握的。

    对手在进步。正如一块干燥地海绵。当然自己在戏耍他的同时,他也在疯狂的摄取着自己的战斗技巧。

    好恐怖的天赋本能。就算是加莫罗自己,设身处地的想一下,也不认为自己能像对方一样,学的那么快。

    有意思,他露出了一个丑陋的笑容,却是并不担心对方表现出来地天赋会对这场战斗产生什么变数,因为对方和自己的差距,并不仅仅是技巧经验那么简单,而是经过几千年的战斗积累,所体现出来的一种感悟,一种境界,一种对自身本能的运用,这一点就算对方有再好的天赋,没有一定的时间积累,也不可能学习得来。

    说时慢那时快,这些想法只在加莫罗脑海中一闪而过,然后,他发现对方在闪过自己的一刀以后,侧着身子一矮,顺势将整个肩膀向自己撞了过来。

    嫩手就是嫩手,这种顺着肢体动作所作出来地攻击,最容易被人识破,加莫罗眼睛闪过一道嘲讽,翅膀微微张抖,双脚着力向后一跳,躲过攻击地同时已经扇动着翅膀飞上了半空。

    “人类,吃我一记地狱火焰弹,这可是我们巴罗格的招牌菜,你要好好享受啊,哈哈哈——”

    停留在半空之中地加莫罗嘿嘿笑着,说完以后,前胸一个后仰,肌肉结实的胸膛鼓胀起来,凝聚了一会后,他的喉咙一鼓,一个脸盆大的暗红色浓稠火球从嘴里吐出,在空中划过一条直直的轨迹朝我飞了过来。

    这是由巴罗格的招牌技能地狱之火凝变而成,别看地狱族不像转职者一样,到六十级便能掌握了三十个职业技能,他们一般只有两三个,多的也只有五六个,但是这么几个技能在他们数千年的不断使用中,早已经运用的炉火纯青,变化多端,已经无限接近于完美,其所衍生出来的其他技能,也绝对不会比转职者少。

    因此,别看这个地狱火焰弹名字俗,大小也只是比巫师的火球大上几倍,但是里面蕴含的力量和速度,却绝对不是区区的火球所能比拟的,最大的威力,最快的速度,这是所有冒险者共同追求的一个极致,而显然,加莫罗轻松地做到了这一点。

    在加莫罗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似乎便预感到了什么,受到一种本能的驱使,同时也聚集起能量,张大嘴巴,被自己暂时命名为血熊能量炮的绝招,一个雷光闪烁的黑色能量球在嘴里形成。然后逐渐凝聚膨胀,在加莫罗的地狱火焰弹喷出的同时,水桶粗黑色能量炮也发射出去,更加巧合地是,两道能量攻击的轨迹竟然在同一条直线上。

    看起来虽然没什么难度,但如果再来一次,我肯定做不到,别说精确的将能量炮和对方的火球定位于同一条直线。抵消那可怕的攻击,就是能不能在对方那瞬即而至的极速火球下反应过来,也是未知之数,因此,这不得不让人感叹本能的强大。

    正当我心里为这一次超乎寻常的本能发挥而有些沾沾自喜地时候,对面的暗红色光芒一闪,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眼前一暗。一阵痛入骨髓的炙烧感瞬间遍布全身,身体也仿佛置身云端一样,被一股巨大的冲击砸飞了起来。

    “轰轰——”

    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方圆百里之内仿佛发生着八级地震一样剧烈摇晃起来,一朵巨大的熔浆花蕾。在整个爆炸中心区域绽放开来,滚烫的熔浆被冲上千米的高空,然后像雨滴一样落下,十里内地地方。竟然下起了骇人听闻的熔浆雨,让本来已经焦黑荒芜的大地更如人间地狱。

    爆炸过后,我原本站着的地方已经成了一个小湖泊,源源不断的熔浆正从四面八方流进来,迅速灌满着整个湖泊。

    “轰——”

    又是一声巨响,不远处地熔浆炸了开来,我浑身焦黑的从里面跳出,疯狂的眼神怒视着加莫罗。恨不得能将他生撕活裂,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也达到了将近免疫火焰攻击地程度,刚刚那一下子,就能要自己的半条命了。

    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将刚刚的镜头放慢千百倍,就会发现,在能量炮和地狱火焰弹即将接触的一瞬间,急速的火焰弹突然绕了个弯,躲过了能量炮的撞击。目标不变的朝我射了下去。以火焰弹的速度,我连什么状况都没搞清楚。就被轰上了,而加莫罗却是轻松之极将身体一挪,便躲过了我地能量炮。

    好恐怖的对手,在愤怒咆哮之余,我也暗暗心惊,没想到自己的超常发挥,对对方来说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不行,如果不变得更强的话,会输,对方的综合实力,绝对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比拟的。

    极烈的狂暴之血在体内动荡着,在加莫罗三番几次地挑拨和戏虐下,高傲地血熊本能已经忍不住了,似在嘲笑我这个主人的无能,它拼命地催动着,冲击着我布下一层层防御,试图夺取身体的控制权,然后给那只该死的下贱恶魔一点颜色瞧瞧。

    我心下暗暗苦笑,不得不加大了对狂暴力量压制,诚然,如果狂暴力量能打败加莫罗,我并不反对将身体交予它控制,可问题是它不能,将身体交予它以后,力量的确能够得到最大的释放,而且在血熊近乎恐怖的战斗本能下,就算是我刚刚超常发挥的那一次,由它施展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因为这股狂暴的力量没有意识,没有思想,就是靠本能在战斗,是最恐怖,最精密的战斗机器。

    但是,纵使是像这样状态全开下的血熊,我依然不认为能打败加莫罗,因为我和加莫罗相差的不仅仅是经验和技巧,而是一种境界,这种模模糊糊的,似悟非悟的感觉,在我灵魂里细细的萦绕着,就像一层迷雾,看似能轻而易举的捅破,却又老是摸不到边。

    因此,与其将身体交给血熊本能,然后自己的意识在沉睡中不明不白的死去,死不瞑目,我到不如赌一把,看能不能一朝捅破那层玄妙的感觉。

    “哈哈哈哈——,你的天赋的确不错,但还是太嫩,太弱了,我现在一根指头就能打赢你。”

    面对着我狰狞的视线,半空中停浮着的加莫罗疯狂大笑起来,他似乎感觉到我在苦苦抵制着体内的野兽似的,不断的对我进行打击和嘲讽,似乎想将那股力量彻底引发出来,享受最大的战斗快感。

    我自然不能如他的意,将狂暴力量放出来以后,我可能就要一睡不醒了,再次加大力量压制住因加莫罗的挑衅而变得更加疯狂的力量,我怒吼着双手一挥。两道交错的火焰弧形斩从手中激出,朝半空的加莫罗飞射过去,不求有功,只要能将他逼下来就好,我现在需要战斗,需要不断地战斗,不断的体悟,将心底里的那层迷雾彻底捅破。

    战斗再次打响。

    而此时。正有无数冒险者在关注着这场战斗,虽然大多数人只能通过对力量气息的感知,远远的感觉到那两股恐怖力量的对碰,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全神贯注的去感受,在皇城的联盟冒险者,有些不怕死地甚至打算去力量的对碰点处看一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样的怪物在打斗。可是当他们试图使用传送站的时候,却被精灵严厉禁止,理由很充分,怕引火烧身,你去送死也就罢了。要是将那两只怪物引过来,那我们精灵族岂不是要遭殃?

    面对精灵的决绝,冒险者也只能小声抗议着嘀咕几句,不说对方人多势众。平心而论,如果是换做自己是对方,也不可能让人去凑这个热闹,这种级别的怪物,谁知道一个不小心,会为整个精灵王城带来什么麻烦呀。

    至于其他精灵冒险者,收到大长老的勒令以后,她们更不可能违抗命令去凑这个热闹。本身,精灵族的好奇心也比人类小很多,因此,真正看到这场战斗地,也只有露西亚她们四人一狼,只是在几十里开外,她们也只能勉强看到两个小点在不断交错,到是那强烈的气劲一股一股的吹过来将他们压得直不起腰。

    “叽——”

    三个大男人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的时候。露西亚依然将目光紧紧系在小雪身上。乌黑闪亮地大眼睛自看着小雪那一刻起就一直没眨过,可怜的小雪。被对方紧张的目光盯得浑身发麻,身体一缩再缩,几乎恨不得缩到洞穴里去,如果不是主人交代要保护好这几个人,它怕是早就将这只可恨的小狐狸地脑袋种到土里面去了。

    而后,就是雅兰德兰和阿尔托莉亚三人了,比起露西亚她们,有雅兰德兰的奇妙法术监控,她们看得更为清楚,面对这场惊心动魄的巨兽之战,此时也不禁屏住了呼吸,连雅兰德兰也不列外,它虽然能预测到结果,但却无法详知过程,而阿尔托莉亚的紧张,则是更多建立在这次战斗是否会对精灵族和人类的联盟产生影响上,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什么能让她产生紧张,激动,喜悦等等巨大的情绪波动,恐怕也只有事关精灵族的发展了。

    “慢,太慢了,你是那些又脏又臭的木乃伊吗?”

    轻松挪动着自己庞大地躯体,以一个个近似诡异的灵巧动作躲闪过我的攻击,加莫罗还不忘在一旁极力讽刺着,只是地狱一族向来以拳头大为准,口头功夫上到是不怎么在行,所以来来去去也就这么几句。

    接受到对方藐视目光的我,准确来说,应该说是体内的狂暴之血,更加的愤怒急剧,如果不是一边全神贯注的控制着它,还得一边应付战斗,我真想开口骂上几句,让加莫罗见识一下什么才叫辱骂,什么才叫挑衅。

    眼睛里越发浓厚朦胧的黑雾,代表着心神地逐渐模糊,累了,自己真地已经很累了,一边对加莫罗做着无用的攻击,将他地动作姿势一点一滴的收入眼里,仔细琢磨,就连体内的力量也要自己操心,不得不分神去抵制。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

    心,真的累了,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干脆想就这样放弃,让狂暴力量接管身体,然后躲到里面沉沉睡去,输也好赢也好,死也好活也好,都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可是,我不是为自己一个人而活呀,我死了,维拉丝她们怎么办,比起自己的死亡,我更害怕她们伤心哭泣。

    心底涌现出来的强烈求生意志,让我怒吼着,爆发出了更强的力量,可是自己不是青铜五小强,爆发个120%是没问题,但是想成倍成倍的增长,将远远超过自己的敌人打败。我做不到。

    沮丧?绝望?不,还远着呢,如果让这些情绪笼罩着自己,让加莫罗如愿以偿的享受快感,我情愿将身体交给狂暴力量,这是我自尊的底线。

    “哈哈——,不行,这样还不行。你是不可能打败我的,真可笑,人类果然是愚蠢地动物,竟然试图抑制自己的战斗本能,就像明明想吃饱肚子,还要压制禁止食欲一样,连自己的本能都无法操纵,无法凌驾的废物。”

    加莫罗越发的猖狂。他感觉到了对方的心灵在逐渐崩溃,就快是自己享受战果的时候了,挣扎吧,沮丧吧,恐惧吧。绝望吧,这些才是我们巴罗格最美妙的食物,才是我们生存地意义所在呀。

    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对方的攻击突然停了下来。愣愣的曲腰定在当场。

    怎么回事?难道是他体内那股疯狂的力量终于忍受不住,暴动起来了?看着一动不动的敌人,加莫罗心底里涌出诸多的疑问,感觉隐隐有些不妥,但是挣扎了一会,他却选择了观望,看看对方究竟出了什么事?

    反正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对方和自己间的巨大差距。是唯一不会改变地事实。

    然而,这成了加莫罗数万年以来的最大失误,也是最后一次失误。

    就是加莫罗最后那一句话,捅破了我内心那一层薄薄的白纸,心底里的迷雾中,一道光线光线射进来,接着是成千上万道,刹那间。整个心灵一片豁朗。一切的郁结和困扰都在光芒中散尽,破开云雾见青天。大概就是形容这种感觉吧。

    从那最后一句话中,我终于明白自己与加莫罗地差距在哪里,终于明白纸那一边的彼岸究竟为何物,那种突然的顿悟,原来是如此的美妙。

    不是经验,不是技巧,虽然这些也是我们之间地差距,但是最重要的,却是心,心境上的差距,而在明白这一点的同时,加莫罗也给我指点出一条明路,通向于他并肩平行的通道。

    一直以来,体内的狂暴力量就像一头桀骜的野兽,在我变身血熊的时候无时无刻不想着操纵我地身体,对方竟然想抢夺自己的身体,而且抢了之后还会拿去四处滥杀搞破坏,那还了得?因此,我下意识的把这股狂暴力量当成是敌人,欲排之而后快,每当它汹涌出来,我不是借助小幽灵的力量将它强硬的控制,像用强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抓着牛角让它转弯为自己犁地一般,就是极力的将它压制。

    但是,加莫罗地话却提醒了我,为什么我一定要压制它呢?为什么不能通过其他地方法控制这股没有意识的力量,甚至凌驾于它之上?当下意识地抗拒这股狂暴力量以后,我从来就没想过一种可能性,接纳它,融合它。

    大家打个商量,互相合作吧,我给你身体控制权,你听我的话。

    其实,道理就那么简单,但是人总是会跟着自己的惯性走,没有旁观者的点醒,经历一些事情,或者是一种突然的顿悟,就是想不到那么简单的事实,真理是最简单的,但是人类却用了数万年,经历无数次失败,才一条一条的琢磨出来。

    当我放开心房,尝试着将那一丝丝的狂暴力量融入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里面的时候,顿时不可自抑的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在加莫罗眼中,却又是另外一番情景,见对手突然停止动作,弯腰低伏着躯体愣了片刻,突然发出莫名其妙的狂笑声,他不由万分疑惑,对方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然而下一刻,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诡异气息,却让他惊恐不信的大叫起来。

    “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缓缓的直起身体,全身萦绕着一层黑色气旋,这正是身体完全被本能操纵,疯狂,杀戮,毁灭的气息完全爆发的终极状态,也就是说,血熊的本能已经获得了我的身体和所有力量的控制权。

    但是,我的意识却没有沉寂,以凌驾本能之势,通过本能感受操纵着一切。

    本能,就好像一台电脑,纵使再怎么精密,再怎么强大,如果没有人操纵,它也只会默默的运行着操纵系统,而如今,有我的意识在,却能通过它完成更多的东西。

    这就是本能于意识的结合,意识凌驾于本能之上,而当这股本能是疯狂,暴躁,杀戮和毁灭的战斗结合体的时候,便有了一种新的称呼。

    疯狂之心。

    无限接近于伪领域的境界,也是加莫罗现在的状态,从他的眼睛里感受到的那股诡异气质,其实就是代表着冷静的意识和代表着疯狂的战斗本能的结合,是绝对的冷静和绝对的疯狂所形成的超然战斗境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