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无法承受的真相

第三百九十二章 无法承受的真相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九十二章 无法承受的真相

    果然不是秉承了艺术种族的精灵一族,第一眼看到这美如画卷般的精灵王城,我也不禁微微一愣,只是,挤压在心头沉重,却在自己踏入这里的第一刻开始,就已经重重的压在了心头上,纵使眼前的景色再怎么美好,也没有那个心情去欣赏。

    “烦劳这位兄弟为我通报一声,便说冒险者联盟长老,德鲁伊吴凡请见莱曼长老。”

    我自然不会傻到一个人在诺大的精灵王城里找人,左右张望一下,便向一旁的精灵士兵淡淡的行了一礼。

    精灵士兵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听到对方是冒险者联盟的长老,虽然有些疑惑对方的年龄,但是也不敢怠慢,向负责传送阵的队长通报一声以后,便带头引路。

    一路上,我见到了不少冒险者,现在离加莫罗事件也不过三四天而已,这些佣兵难得来一趟精灵王城,当然不愿那么快离去,即是不喜欢那些精灵,也要多留几天,见多识广一些,好回去向那些没有参与这次行动的兄弟们吹嘘。

    “是凡大人。”

    “大人回来了。”

    突然的相遇,让这些佣兵喜不自禁,纷纷围了过来,一传十,十传百,不一会儿,周围就聚集起了几百名佣兵,一时之间,又引得那些精灵纷纷瞩目,心想究竟是谁来了,竟然能让这些平时鼻子朝天的人类冒险者如此热情。

    “大家没事就好。”

    看着周围一张张真挚热诚的笑脸,我心里也很是欣慰,只是这帮油滑条子们今个如此的热情,到颇令我有些不解。

    我没想到的是,虽然因小幽灵的出现,露西亚失意而归,但是好歹也记得来精灵王城向其他冒险者通个信。关于那些佣兵的死亡消息,关于这次最大地敌人,自然还有某人的下落。

    听说有六七十名兄弟死了,剩余的冒险者自然是一阵嘘唏,不过这里的哪个人不是见惯了死生离别,自己也早就有了死的觉悟,因此为死去的兄弟默哀一阵之后,也就就此揭过。

    到是听到他们的凡大人。为了死去的兄弟而大战敌人头领,虽然当时露西亚她们为了保密我地血熊变身,对战斗描述的含糊不清,但这些冒险者可不是傻子,联想到那天两股惊天骇地的能量相碰撞,时间,还有方向地点都刚刚好吻合,有那么巧的事情吗?

    如此一联想。冒险者已经心知肚明,为凡大人的实力感到震惊和钦佩的同时,更是感动有加,虽然露西亚她们说的语义不详,但是他们凭感觉。也能感受到这两股力量交锋时的生死一悬,一个强者,一个有着无限潜能和可能性、未来或许可以超越塔拉夏地强者,前途可谓一片光明。而这样的大人物,竟然为了给对他来说微不足道的几十个佣兵报仇,而不惜与强大的敌人进行生死一战,这等情义和决绝,如何让其他冒险者不感动。

    因此,如果说他们前些日子是因为联盟的积威和我地实力而感到佩服,并甘愿听令,那么现在。就是得到了他们真正的爱戴,就算我没有代表冒险者联盟,就算我失去了一身的力量,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为我地一个命令赴汤蹈火,这就是区别。

    而我,现在却并没有感受到这些冒险者内心的变化,和那发自真心的追崇,不知不觉。在自己的周围。已经围上了一大群跟随自己脚步的冒险者。

    “凡大人的心情似乎不大好呀。”冒险者甲对一旁的兄弟窃窃私语。

    “脚步有点沉。”他那沉默寡言的兄弟,酷酷点了点头。

    “可能还在为那几十名兄弟而痛心吧。”冒险者乙满脸敬佩看了人群中心一眼。凑了上去应道,接着周围地人又有一片交头接耳。

    “好了,大伙都散了吧,让这里的主人们误以为我们想捣他们的老窝,那就不好了。”看到周围越来越多冒险者,我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周围的冒险者顿时一阵窃笑,不过看到逐渐庞大的队伍,还有周围越来越多围观的精灵,大概是觉得我所言不虚,再这样走下去的话,难保这些和史泰兽一样警惕的长耳朵们不会有什么异样想法,于是,在打一声招呼以后,众人纷纷作鸟兽散,继续他们地游玩事业去了。

    不久以后,在精灵士兵地带领下,我终于见识到了精灵一族的瑰宝——水晶之树,然后在那位士兵地安排下,来到一处大概是接待贵客用的半圆型木屋子坐了下来,自有其他人去通报莱曼长老。

    不一会儿,莱曼推门而入,与我坐在对面,待士兵退下以后,沉默了一会,还是对方先开了口。

    “凡长老,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他的笑容有些苦涩,谁搭上这样的角色也不会觉得高兴。

    “那么莱曼长老,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究竟是来干什么的吧。”

    强忍着心中的怨气,我默默的把玩着前面的杯子,生怕眼中的冰冷和暴戾会将这个可怜的老头儿给吓坏,这次的计划,恐怕莱曼还没资格参与其中,我想,多半是那个什么大长老,精灵女王,还有……

    “我知道。”对方淡淡的应了一句。

    “我知道你们有自己的解释,而且一定会合情合理,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来了,想听一听,你们究竟会给出什么样的‘合情合理’解释!”

    我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紧盯着莱曼的眼睛,饱含怒意的一字一句说道。

    “为什么在那时候,你们精灵族不出手帮助,任由我们联盟六十多个兄弟被杀!!”

    房间里的气氛,仿佛也因为我心中释放出来的怒气而凝结,面对着我的咄咄逼问。莱曼的神色丝毫不变,沉默了一会,才沉沉地开口。

    “这次的小矮人袭击,不是因凡长老而起的吗?精灵族在这次战争中损失巨大,我们没有追究凡长老的责任,凡长老到是先责怪起我们来了,未免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好,你们很好。”

    我怒极而笑。原来加莫罗因我而发动小矮人袭击精灵族的事,她们也知道了,或许是和加莫罗磨叽的时候,哪个混蛋在一旁偷听吧,但是,她们越是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语气态度,却越让我心头火起,那些牺牲的兄弟。也在你们地“计划”之内吗?!

    “莱曼老头,你别给我转那些歪心思,我吴凡虽然没你们老奸巨猾,但也不傻,虽然这次袭击的确是由我引起的。精灵族也确实牺牲了许多平民和战士,但是,你们从中获益的却更多,这次袭击。可以说是正应了你们这些高层的心思,别当我什么都不明白。”

    莱曼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睛,正对上我熊熊怒火的目光,两道眼神对峙着,谁也压不下谁,

    “不错,的确如此,说起来。我们精灵族还应该感谢你才对。”许久,人老成精地莱曼将头一转,打破了僵局。

    “我当不起你们的感谢,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不.出.手.救.那.六.十.多.名.兄.弟!!”我继续用着带上了浓浓火药味的语气,一字一句的逼问道。

    “你真那么想知道?其实在我看来,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莱曼叹着气,突然站了起来。不待我发问。他移步走向窗前,被手默默的看着自己一族精神地象征——水晶之树的光华。然后问道。

    “凡长老,你说,我和你相处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对你的性格是否了解?”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莱曼要转移话题,并问这样地问题,但我还是忍着脾气,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了解你的性格,所以,我知道你不会喜欢真正的答案,即使是这样,你也还是要知道吗?”

    “的确,或许接下来的答案让人难以接受,不过,我也绝不允许自己,还有那些死去的兄弟们,作为一颗棋子任由你们去摆布,今天,你们若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那以后就别怪我不留你们精灵族情面了。”

    “答案是有,不过你肯定不会满意地,你要有心理准备才好。”似知道我的决心不变,莱曼回过头,脸色肃然的面对着我,然后举起自己苍老的手指,缓慢,却又坚定的指向我。

    “答案很简单,就是——你!!”

    “我?”

    疯了,这个世界都疯了,我?天啊!不知为何,我突然有一股放声狂笑的欲望。

    “没错,就是为了你。”

    莱曼放下指头,声音铿锵有力,表情也毫不似在开玩笑。

    “好,好,是为了我,就当是为了我,那么我到要请莱曼长老解释一下,那六十多名兄弟,究竟是为了我什么,才会被你们当成棋子牺牲掉?”

    “你还没发现吗?”莱曼无奈的摇着头说道。

    “和加莫罗一战之后,你的实力应该有了质地提升吧。”

    我地脸色徒然一变,的确,在加莫罗地战斗中,自己领悟了疯狂之心,实力是有了很大的提高,恐怕就是卡夏,如果不拿出自己的真正实力,也无法再轻易的将我击败,但是,为什么他们会知道我的实力提升了呢?这又关那六十多名死去的弟兄什么事?

    “我不懂,莱曼长老,你能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吗?你的意思是为了提升我的实力?为什么你们精灵族会如此为我们联盟卖力?这又关那六十多名弟兄什么事?我的脑子已经完全糊涂了,希望你能给我好好整理一下。”

    “这话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好,来,先坐下吧,别着急,既然你那么想知道答案,我会将一切都告诉你的。只是到时候你别怪我就好。”莱曼率先坐了下去,喝口茶润了润嗓子。

    “这还得从我们大长老说起,你大概不知道吧,我们精灵族的大长老,雅兰德兰阁下,也是一名大预言师,说起来,你们第一世界的人类冒险者联盟大长老阿卡拉。还曾蒙受雅兰德兰大长老的教导呢。”

    我愕然的摇了摇头,这到是第一次听说,阿卡拉竟然是精灵族大长老地半个弟子?

    “当然,我并不是想炫耀这一点,而且想告诉你一个事实,雅兰德兰大长老精通预言的事实。”

    我放下心中的惊讶,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心里。却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一个自己不愿意承受的答案。

    “想必你心中也发现了点什么,没错,既然雅兰德兰大长老精通预言,而这次。正是预言到这次的战斗,你必须明白一个事实,这次小矮人袭击,固然对我们精灵族来说是一次契机。但是最关键的,其实还是为了你!”

    “为了我?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如此看重我,而且,就算是为了提升我的实力,就非得要牺牲那六十多条生命不可?”我心中如遭雷击,脑海里头一片空白。

    “呵呵,凡长老。你真地不明白?在人类历史上,有哪个能和你一样,以20多岁的年龄,拥有如此的实力,而且坐上了冒险者联盟的长老位置,就算是当年天纵奇才的塔拉夏,也没有过这份荣耀,如今。你。还有我们精灵族的女王殿下,在整个大陆的高层中可是被并称为大陆双子星。不知道这个称号的,大概也只有你一个吧。”

    “不,这不可能,就算如此,也用不着牺牲那些兄弟吧,你们依然有能力将那些人救下,依然有能力让我和加莫罗对决,然后提升力量,为什么?”此时,我地大脑已经一片混乱。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没有死去的那些人,你会如此疯狂的想亲手干掉加莫罗吗?恐怕有可能会发生一些意外吧,比如说在不敌的时候,逃跑,或是将他引给我们精灵一族地高手之类的……”

    莱曼的话虽然看不起人,但是我却无法辩驳,的确,如果没有先前牺牲那些弟兄地愤怒,让自己下了与对手不共戴天的誓言,我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如莱曼所说的那样做。

    “再说……”莱曼添了添干燥的嘴唇,继续说道。

    “预言术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就算是身为整个大陆第一预言师的雅兰德兰大长老,也不敢保证,如果干涉了自己所预言的事情,哪怕是一点点,那会不会让整个结果发生巨大改变,甚至导致你地败亡,事关你的性命,我们绝对不能让事件脱离控制,所有人都冒不起这个险,所以,逼不得已也才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那六十多个冒险者牺牲,希望你能够理解。”

    “那能告诉我,为什么要那么急切提升我的实力,你们也说过是吧,我将来的成就或许比塔拉夏还要高,就算没有这次和加莫罗的一战,我的实力迟早也会提升。”

    当所有事情的真相浮出水面以后,我才明白莱曼一开始劝我不要知道答案地初衷,他并不是为了敷衍,而是真正为了我好,这个答案,地确是我所不能承受的。

    “那要多久呢?我们也知道,凡长老你地确已经在很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是须知大陆上有一话,对于天才来说,一次生死的突破,往往可能比苦练十年的收获还要大,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没有这次的战斗,你能保证自己在十年之内能提升到现在这个程度吗?”

    我还是无法辩驳,如果没有出现加莫罗这样的敌人,如果没有和他拼死的决心,别说10年,恐怕20年,50年,我都不一定能顿悟得了疯狂之心。

    “还有一点原因,或许你可以去问问雅兰德兰大长老或者阿卡拉,我只知道大长老经常在说一句,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是很多了。”说完以后,莱曼不再开口,而是一边喝着茶,一边静静的看着我。

    “恐怕还有一点吧。”我麻木一笑,对着莱曼长老说道。

    “加仑老头。怕是也在你们大长老的计算之中。”

    联系一切,所有的东西都浮出了水面,为什么雅兰德兰一丁点也不敢干扰这场战斗,除了怕扰乱结果,导致我发生不测,还有一点,就是怕我与加仑老头的“命运”相遇会失之交臂。

    再联想加仑和我见面的时候那一副了然而又无奈地神情,我想。大概是这老头和这些大长老们有过协议,如果命运真的让我和他相遇的话,就教导我一些东西,这也应该是提升我的实力的一环,就是不知道加仑老头究竟有什么绝活,竟然值得这些长老如此计算。

    “这些事,阿卡拉也知道吗?”我深呼吸了口气,问出最后一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很废,真的很废。

    “你认为呢?如果没有阿卡拉的首肯,我们怎么也不会擅自拿联盟六十多名战士的生命开玩笑,非要说来地话,预言虽然是雅兰德兰大长老的事。但是这次计划,还是由你们联盟所主导。”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一瞬间,我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软的趴了下去,额头无力的抵在桌子上。

    “莱曼长老,能先离开,让我冷静一下好吗?对了,将周围的士兵也带走吧。”

    莱曼留下一道保重的目光,然后静静的走出门外,附近士兵地脚步声也随着他一起离开,越走越远。直至消失。

    “啊——!!”

    由愤怒、悲哀、无力的感情所迸发出的,无法言喻的痛苦,在这一刻伴随着我的怒吼发泄出来,狠狠一剑,前面地厚木桌子已经被干脆利落的劈成两半,断口如镜。

    “啊啊啊——”

    似疯了一般,不断的挥舞着长剑,巨大的桌子。被毫不留情地一再分割。最后成为几百块断口锐利的碎木,接着。周围的椅子花瓶也成了我的发泄对象,被一一砍翻,整个房间如经历了暴风袭击,一片狼籍。

    没有错,谁都没有错,阿卡拉没有错,雅兰德兰也没有错,她们作出这样的决定,并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而是为了整个种族,整个大陆着想。

    那些死去的战士更没有错,他们任劳任怨的为我们传递情报,最后却被无情的抛弃。

    但是他们都错了,我也错了,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错误地世界,一个残酷的世界,每个人都身不由己,阿卡拉他们顾全大局,被迫作出一个又一个的无情决定,那些牺牲的兄弟,更是为了大局而牺牲,他们并不是自愿的。

    而我,却必须被迫承担起这些生命的重担,背负起他们职责。

    只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偏偏是我,我只是一个梦想着混吃等死,然后娶个好妻子安然颓废的渡过一生的宅男,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将我推上浪尖?我承受不起,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胸无大志地凡人,我渺小的灵魂,真地承受不起这六十多条生命的重担啊!

    我该恨谁,该埋怨谁?心中充填着堵闷,我却找不到那该死的发泄对象,谁都没有错,这个世界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噼啪——轰轰——”

    最后一剑,终于让整个早已经摇摆欲塌的木屋发出最后一声哀鸣,轰然倒塌在地,尘埃落尽,地上除了厚厚的碎木以外,只余我一个失神般的提着剑,愣愣的站在废墟中间。

    走吧。

    不知过了多久,我将剑轻轻收起,转身离去。

    “凡大人,要离开了吗?”

    路上遇到冒险者,见我匆匆的脚步,不由问道。

    “恩,你们也别留在这玩乐了,招呼其他兄弟,一起回去。”我沉着声音说道,任谁也能看出我现在的情绪十分糟糕。

    几名冒险者虽然觉得奇怪,但是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并没有问我为什么,而是相视一点头,匆匆的离去,当我来到传送站的时候,后面已经聚集了五六百名冒险者,虽然或许不是这里的全部,但是也占了十之八九了。

    “离库拉斯特最近的传送站。”

    看到后面浩浩荡荡的一群冒险者,王城传送站的士兵和法师慌了,听我这么一说,也顾不得我口气不对,连忙开启传送站,将我们一帮“瘟神”送走再说。

    水晶之树。

    “我一开始就说了,这并不是一个好计划。”阿尔托莉亚板着脸,默默望向窗口上面。

    “哎——”

    雅兰德兰看着阿尔托莉亚,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得上天垂怜,不亡整个暗黑大陆,万年不出的奇才竟然在同一时代出现两个,不过这一对双子星也是问题多多,一个过于心软善良,简直就不像是在这个残酷世界里长大的一样,而另外一个,则是固执守规,脾气倔起来一头龙也拉不住,如果是身为骑士,这或许是优点,但是对于一个王者来说,则是显得刚有余而韧不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