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奇异的攻城兽

第四百六十四章 奇异的攻城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四百六十四章 奇异的攻城兽

    ……

    亚瑞特山顶上,似乎终年都飘着零零碎碎的小雪,偶尔不知道一股从哪里吹来的怪风刮过,没有心理准备的话,很有可能会瞬间便会被刮上半空,摔个狗吃屎。

    地面因为长期的冰冻,结着一层薄薄的,但是却坚硬之极的冰层,冰层晶莹剔透,甚至可以看到下面的褐色石块泥土,上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积雪,所以到不会怎么打滑,不影响战斗。

    天空也被一层仿佛触手可及的厚重云层所遮盖,即使偶尔有一丝雪白的阳光透出来,照在身上,也无法让人感觉到一丝暖意。

    这便是我来到冰冻高原之后,一天多来所看到的景象,纯白弥蒙的小雪,冰冷有些锐利的冷风,还有脚踏在雪上,所发出的沙沙积雪声,颇有点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的异类美丽。

    “……”

    应该没有人会看不出,我是在说反话吧,这该死的鬼天气,我宁愿呆在湿热的湿热的热带雨林里,天天被汗水浸泡,也比呆在这鬼地方强,不知道我最怕冷么?

    瑟瑟发抖的抱着臂膀,身后留下了长长一串清晰洁白的脚印,坚硬的地面,极冷的气温,让剧毒花藤的速度也慢了不少,平时一副懒洋洋的,快要冬眠的模样,也就肚子饿,吃怪物的时候,才会表现出相应的积极。

    渐渐的,地上那层坚硬的冰层变薄,乃至消失,黑褐色被冻得如同木板一样的泥面露了出来,我逐渐变得谨慎小心起来,这种状况,恐怕就是傻子也能猜出个大概——自己已经逐渐接近战斗区域了,因为冒险者和怪物之间的激烈战斗,就是地上凝结了不知道多少千年的僵硬冰层,也被融化瓦解。

    前面也不是没有遇到怪物,不过都是一小队一小队恶魔妖精,数量还不足两位数,每次我不用出手,就给随着体积变大,胃口也变得庞大无比的剧毒花藤咕噜几声吞下嘴里。

    最大时有水缸粗,躯体可以冲上上百米高空的剧毒花藤,那富有收缩性的锯齿大嘴,让我毫不怀疑,即使一头大象也能包容得下,对付这些体型矮小的恶魔妖精,吞噬的概率更是高达50%以上,多试几次,找准角度,总是能一口吞下去的。

    而且,在和食尸藤融合以后,剧毒花藤每吞噬一个怪物,就能将里面的能量化作生命力,流向我这个主人身上,我稍微实验了一下,能量越大(也就是实力强,体积大)的怪物,能转化的生命力就越多,而吞噬一个恶魔妖精,能在十秒的时间内,帮我补充10-20点的生命,简直就是一个超级补血机器。

    和其他德鲁伊的食尸藤比较一下,我才发现剧毒花藤的bt之处,剧毒花藤本身具有吞噬能力,所以当和食尸藤融合的时候,吞噬能力便和食尸藤的吞食尸体,将能量转化为生命力的能力融合在一起。

    普通的食尸藤只能吞食尸体,即使在以后,加仑老头的融合魔法阵普及开来,其他德鲁伊的猛毒花藤和食尸藤融合,也一样只能吞食尸体,从死灵法师对尸爆的研究可以看出,尸体残留的生命能量,不及活体的十分之一,因此,能直接吞噬活体的剧毒花藤,其吞噬所转换成生命值的量,也要大得多。

    地面的积雪逐渐减少,黑褐色的硬泥土上,逐渐露出了一些残留的石板等人工的痕迹,透过那细密的小雪,远远望去,远处模糊的轮廓展现在了我眼中。

    一座古城……准确应该说,一座古城的废墟!

    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地狱入侵前的时候,和野蛮人一族共同居住在这里的,还有一个伟大的部落,他们的祖祖辈辈,都以保护世界之石神殿为己任,世代在亚瑞特山上,和野蛮人一族,兽人一族生活在一起,这个部落曾经繁盛过,最高峰时一度达到上亿人口,实力强盛,即使是高傲的野蛮人一族不得不承认略逊一筹。

    而这些连绵无边的古城废墟,就是这些曾经繁荣的部落所建立起来的生活地,可惜,在地狱大军压境之际,这些经过祖祖辈辈的灌输洗脑,脑子有着极端的誓死保护世界之石神殿意志的部落居民,不肯像其他种族一样,退居一隅,集中力量抵抗地狱大军的攻势,他们反而疯狂的发动攻势,击退一切试图染指世界之石神殿的敌人。

    刚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确凭着自己强盛的实力,让地狱无法踏入雷池一步,可是部落的人口有限,而地狱大军却仿佛无穷无尽,不久以后,他们就陷入了困境,特别是当三大魔神——墨菲斯托,迪亚波罗和巴尔出现以后,更是一溃千里。

    这时,部落的领袖才翻然醒悟,可惜已经太迟了,昔日繁盛的城市已经变成了废墟,曾经遍布整个亚瑞特山脉每一个角落的族人,只剩下几万战士苟延残喘。

    为了保存部落最后一丝血脉,争取有朝一日重新夺回世界之石神殿,他们毅然做了一个让自己被世人,被死去的祖先,甚至是自己也要唾弃羞辱的决定——放弃荣耀,放弃尊严,放弃世界之石神殿,将世界之石带到哈洛加斯,依存于野蛮人一族的保护之下。

    放弃了一切的部落领袖,为的就是留下一丝希望,有朝一日部落的后人能够将地狱赶出世界之石神殿,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荣耀和尊严,届时他们在九泉之下,也能为自己当初这个决定,而感到心安。

    细细回忆着凯恩书上对这些古城废墟的介绍,我不禁黯然叹息,要是部落的领袖能早点醒悟,那该有多好呀,说不定现在这个世上,又能多出一个强大的种族和地狱对抗。

    想到这片土地,曾经流着上亿人的鲜血,倒下上亿具尸骸,我便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突然觉得对面吹过来,让鼻子冰冻麻痹的冷风,也带上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古城上空,似乎有无数黑压压的冤魂,取代了天空中的乌云,在不断游走嚎叫着,愤怒,悔恨,不甘,那股强烈的负面情绪,直欲逼人发狂,而地上踩着的土地,则是积累了几米高的厚厚尸骸。

    不过,这些古城现在的主人,并没有让我有太多时间去联想昔日血流成河,冤魂漫天的情景,几十只恶魔妖精,中间参杂着恶魔妖精的一次进化体——土黄色的恶魔喽啰出现在不远处。

    恶魔喽啰比恶魔妖精要强上很多,因为它们比恶魔妖精多了一个技能【地狱之火】,不过,这些小家伙对自己新掌握的技能并不大熟练,施法的速度极慢,它们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缺点,那比猴子高不到哪去的脑子经过好一番思索,终于找到了办法,只要跳在怪物背上,或者是封闭之塔上,不就能安安全全舒舒服服的施法了吗?

    久而久之,这样的观念就在恶魔喽啰的心中根深蒂固,变得只能在怪物背上或者封闭之塔上,才会施展地狱之火。

    当然,所谓在怪物的背上,自然便会有这种怪物,你看,跟在这些小家伙后面那两只庞然大物,全身披着层层精铁铠甲,密不透风,头顶,肩膀,甚至是手背,都长着粗大锋利的倒角,庞大的体型,沉重的脚步,封闭式的重铠甲,还有犀利的倒角武器,这些所有的特征,让人一眼看到便会联想到一样东西。

    攻城武器!

    没错,它们的本体名字正是叫攻城兽,昔日能打破部落所砌起的坚实城墙大门,它们功不可没,只是这些家伙没什么脑子,终日混混沌沌,大概就连身处战争之中,也察觉不到,因此和狡猾的恶魔喽啰一合计,便狼狈为奸的勾搭起来,攻城兽在自己背上搭个箱子,供给恶魔喽啰站在上面施展地狱之火,而这些愚蠢的巨兽,也能通过恶魔喽啰的智慧,更好的与冒险者做斗争。

    我估计,之所以地面上的冰层瓦崩碎裂,跟这些好动的恶魔喽啰,带着攻城兽四处闲逛脱不开关系,你看攻城兽那几十吨重的庞大躯体和铁甲,两脚踩在地上嗡嗡作响,有什么冰层能承受得了这些家伙的重量?

    几十只恶魔妖精和恶魔喽啰发现了我一个人“落单”,似乎立刻就兴奋起来,不过它们的警惕心不可谓不强,即使这样,也依然没有大意轻敌的直接传送过来将我包围,而是围绕在两只攻城兽的周围,等待着它们的脚步,并向我不断翻着跟斗扮鬼脸挑衅,希望我能自动送上门来。

    如你们所愿,我笑了一声,提着水晶剑不急不缓的迎了上去,那些恶魔喽啰一看,顿时兴奋了,以前那些该死的冒险者,总是小心翼翼的游离在攻城兽的攻击范围之外,对它们实施打击,让强大的攻城兽和恶魔喽啰的配合无用武之地,这下可好了,有一个傻乎乎的落单冒险者,自动送上门来了。

    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有点小聪明的恶魔喽啰看到对方如此反常的举动,甚至在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在我的自动接近下,双方很快就进入了彼此的远程攻击范围,这些小家伙到是一点也不会客气,很是地主之谊的将二三十个能量铁锤扔了过来,热乎乎的火焰,让我这个从冰天雪地之中赶来的客人,感受到了对方格外的热情和温暖。

    强行接收了这些攻击,虽然有点疼,但还真别说,就像大冷天里的一杯热茶,被冻了小半天,有些僵硬的身体顿时暖和过来,我该感谢它们吗?

    肚子有些饿了的剧毒花藤,不待我的命令,便已经潜伏到它们脚下,嗖的一下钻出,在所有恶魔妖精和喽啰呆滞的神情中,一口吞下一只,细细在嘴里嚼了一会以促进消化,然后才席卷而去,而我刚刚承受几十道火焰能量铁锤而损失的一点生命值,也因为剧毒花藤的吞噬而重新补满。

    所以说无论什么游戏,吸血技能一般都会很有用的……

    这些恶魔喽啰似乎才意识到眼前的敌人并不简单,更不可能是他们擅自想象的“落单”的敌人,不过,已经太迟了,正所谓礼尚往来,主人帮我热了身,身为客人,也要将礼物双手奉上才行。

    两只掌心控制着一团凝聚的四重火风暴,往地下虚空一按,几十道细分的拳头粗火柱骤然涌出,顿时有二十多只恶魔妖精和喽啰化为灰烬,光这一下它们就损失了大半。

    由于我刻意的控制,这些火柱大多都落在恶魔喽啰身上,所以原本混杂的队伍,顿时变成了清一色油绿的恶魔妖精,哦,还有两只恶魔喽啰早早的瞬移到了攻城兽的背上,侥幸逃脱一难。

    剩余的恶魔妖精顿时大骇,仓皇的躲到了攻城兽的后面,这些可怜的攻城兽,大概还在为自己找到一些聪明的盟友而沾沾自喜吧,俗不知对方却将它当成坐骑和盾牌使唤。

    这些攻城兽到是厉害,如果不是脑子懵懵懂懂,不知所以的话,肯定不比巴尔的近卫队【死神之王】弱多少,它们掌握的技能也很具有攻城特色,是圣骑士的三阶技能【突击】,所以,冒险者一般不敢靠太近,特别是它们背上站有恶魔喽啰的时候。

    想想,要是进入攻城兽的突击范围之内,被它们几十吨的身体猛然一锤,恐怕就是野蛮人也得头晕脑胀吧,这时候攻城兽背上的恶魔喽啰肯定不会放过机会,一大通地狱之火顺势喷下,很多一个不慎的冒险者,就是惨死在这两种怪物密切的搭配之下。

    虽说攻城兽厉害无比,但是对付它们也不难,只要游离在它们的攻击范围之外,用远程攻击就行了,反正这些笨重的家伙行动缓慢,也没什么痛觉,估计就是死,也死的莫名其妙,唯一麻烦的就是它们身边的恶魔喽啰也会远程攻击,而且攻城兽的防御高得惊人,亚马逊的普通箭矢射在它们的厚实铁甲上,也只能划过一条白痕。

    我自然不会去品尝几十吨的巨锤滋味,估算着攻城兽大概的突击范围,便停了下来,不紧不慢的用引导箭射着,这把暗金弓就是好,射出的箭矢自带引导箭能力,简直不逊色于低级一点的神器,只不过长期使用的话,对弓术的练习并没有什么帮助,而且很容易形成依赖心理,要不是对付这些难缠的恶魔妖精,我还不真大愿意拿出来用。

    这些恶魔妖精,被漫天的引导箭追得唧唧乱叫,感觉就好像被数头饿猫盯上的老鼠一般,无论怎么蹦跶,都免不了被引导箭命中,变成一滩灰烬,很快,剩余的十多只恶魔妖精也跟上了前者的脚步,只剩下两只攻城兽,和站在它们背上,色厉声惧,勉强做着垂死挣扎的恶魔喽啰。

    毫无技术可言的慢慢后退,用风筝流拖着两只攻城兽,很快,这两只攻城兽也倒了下去,死的时候,它们那裸露出来的双眼依旧透露着茫然和麻木,看来的确对疼痛乃至死亡都没有什么感觉,这种怪物的存在,还真是悲哀。

    剩下的两只恶魔喽啰没什么好蹦跶的,其中一只,仓皇的从倒下去的攻城兽背上跳下,脚还没落地,就被猛然窜起的剧毒花藤咕噜一口吞下,另外一只也被我一记定点火山爆给轰得连渣都不剩。

    两只攻城兽到是慷慨,贡献出了一件带1个凹槽的歌德战甲,啧啧,可惜呀,只有一个凹槽,根本无法组合成任何神符之语,不过也该知足了,毕竟它们只是普通怪物呀,爆落装备的概率不足千分之一,更何况是凹槽装备。

    至于另外几十只恶魔妖精和喽啰,不说也罢,我发现,体积小点的怪物,爆率也低,关于这一点,我已经从营地的沉沦魔,鲁高因的沙漠跳跃者,库拉斯特的小矮人,还有群魔堡垒的血肉野兽身上,充分的体验过了。

    途中,又遇到了几波恶魔喽啰,不过它们并没有攻城兽,攻城兽是稀有品种,要是每一小队恶魔喽啰都配备攻城兽的话,冒险者的脚步将变得寸步难行。

    除此之外,还有血腥丘陵的老熟人【仆魔】,不过却没有见到它们的搭档【巨锤死神】,大概是因为这里的废墟地形,并不适合巨锤死神这种远程攻击怪物吧。

    走走停停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来到了古城废墟边缘,还没等瞻仰一下这座曾经宏伟的古城,三个巨大的能量球就从天而降。

    omg,是投石器!

    我连忙一个闪身,下一刻,充满毒气的毒素之球,威力比法师的陨石也差不了多少的巨型火球,还有笼罩着氤氲白气的冰冻巨球,就在同一个地点爆炸开来。

    nnd,竟然敢来阴的?我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黑褐色的硬土,顿时怒发冲冠,直接跳过前面一米多高的废墙,进入了废墟地带,四处搜索起来。

    不过,先不说有墙壁这些阻碍视线的障碍物,就是刚刚攻击我的那几辆投石器,也可能隔着上千米远,想要片刻之间找出,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此,我只能小心翼翼的在废墟里面行走,一边干掉在里面游荡的敌人,一边四处寻找投石器的位置。

    废墟里面的恶魔喽啰尤为烦人,它们不仅仅会利用废墟的地势,和冒险者大玩捉迷藏,甚至还在里面建造了无数封闭之塔,只要有一个恶魔喽啰跳上去,汹涌的地狱之火立刻便从里面喷出,有时候一片小区域同时耸立着五六座封闭之塔,从里面喷出的地狱之火铺天盖地,让人以为置身于火海炼狱之中。

    大部分冒险者都不会选择在废墟里行走,而是从边缘绕过废墟,只有对自己有信心的精英队伍,才会心血来潮,进入里面挑战一下,所以这里的怪物特别密集,一段时间内几乎让我焦头烂额。

    当然,我进入里面,并不是为了不输给其他精英队伍,又或者是挑战自我之类的原因,虽然一直在致力于锻炼自己,但是我还没有自虐到这种程度,而是因为根据探子回报,那些被掳走的野蛮人,踪迹就消失在冰冻高地,很有可能,他们就被关在这片区域里面,若说这里哪个地方最好关人,当然就是这片废墟。

    正当我思索着的时候,顺手解决掉一批仆魔,眼角突然发现一个极其隐秘的身影,正蹑手蹑脚的贴着墙边靠近,已经离自己不足五米远。

    这道身影的模样极其恶心,下半身和仆魔差不多,但是再往上面一看,便让人作呕,它的上半身完全就是一个充血的大肿瘤,没有脑袋,没有双手,形如鼓胀的不规则血红气球,里面的血肉骨头都隐约可见。

    看到如此奇特的怪物,我在脑海里瞬间就想起它的名字——狂信者仆魔,这些家伙,是由一批对巴尔死心塌地的仆魔,经过改造而成,简单点说,其实就是一个人肉炸弹,玩的就是自爆。

    哎?自爆?!!

    被一闪而过的知识所填充的大脑,瞬间便反应过来,可惜已经太迟了,这只狂信者仆魔,仿佛已经知道我识破了它的身份,竟然突然加快速度,同时上半身的血红肿瘤猛地膨胀,仅仅在半秒的时间都不到,它就已经跨过了我们之间短短的距离,同时上半身膨胀到极点。

    “轰——”

    剧烈的爆炸,夹杂着狂信者仆魔大量的血块和骨头飞弹出去,就像参杂了弹片的手榴弹一样,以它为中心爆裂开来,强烈的爆炸气流甚至将方圆几十米的积雪都一扫而空。

    “……”

    这次,我的脑袋是直插入泥墙里面……

    整个古城的废墟,就像一个无边的迷宫一样,最是让我这种路痴头疼,不过反正也是毫无目标性的搜索,说不定反倒被我这个路痴瞎猫撞上死老鼠,找到那些野蛮人呢?听说第二世界也来了两个帮手,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有没有机会遇到?

    我一边沿着破碎的街道,四处乱转着,只要看到封闭完整的房子,便会闯进去搜索一番,可惜失踪的野蛮人没有找到,到是藏在房子里的一些恶魔喽啰,仆魔甚至狂信者仆魔找到了一大堆。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五天,离规定的日期越来越近,我却一点线索也没找到,依然只能像无头苍蝇一般四处闲逛,想要在一座能容纳上百万人居住的城市废墟,寻找那些生死未卜的野蛮人,又谈何容易?虽然这样想有些失礼,但是万一那些野蛮人要是全都已经挂了怎么办?自己白跑一趟到也没什么,权当历练,但是其他的野蛮人会有什么反应,便值得考虑了。

    这天,我依然在废墟里漫无目的的找着,突然对面传来一阵嘶喊打斗声,仔细一听,双方都不似人类,想必又是怪物之间的争斗吧,我见怪不怪的打算凑上去围观一下,顺便捡个渔翁之利,这已经是我在这片废墟所能找到的唯一乐趣了。

    好想念你在我身边的时候呀,爱丽丝。

    一边思念之情狂涌,一边左拐右弯,朝打斗声的方向接近,很快,就让我看到了很欢乐的一幕。坑坑洼洼,布满了碎石砖块的道路上,一只笨重的攻城兽,撒开大腿拼命跑着,而在它后面,几十只恶魔喽啰还有两只攻城兽,在拼命追赶,若不是恶魔喽啰畏惧攻城兽的实力,不敢瞬移冲上前去阻拦,只能在后面远远叫嚣的扔着火焰铁锤,恐怕这场追逐战早已经结束了。

    同类相残吗?这到是稀奇事,一路上,仆魔+狂信者仆魔的组合和恶魔喽啰+攻城兽的组合之间的残杀战斗,我见多了,但是互相之间的厮杀,到还是第一次见,看来这场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正好是自己捡渔人之利的时候。

    不过,我很快就发现了不妥,第一,后面那些追兵,为什么连一点伤痕都没有?按道理来说,即使被追杀的攻城兽这边的队伍,实力再怎么弱,也不可能被对方完胜呀,再说,拥有攻城兽的怪物小队,实力绝对不会弱到哪里去。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陷阱,对方专门引诱自己这种渔人所布下的陷阱,随后又自嘲起来,这些怪物怎么可能想到这种高深的计谋,要是放在第三世界遇到这种情况,疑神疑鬼还差不多。

    而最令我惊讶的,却是那只被追杀的攻城兽的表现,在我眼中,攻城兽一直都是一种悲哀的怪物,它们没有思想,没有神智,甚至连灵魂都残缺不全,终日混混沌沌的活着,空有完善强大的躯体和移动力,却和草木没什么区别,我一度认为,上帝为了惩罚某些人,便会将它们变成攻城兽。

    但是眼前这只攻城兽却让我惊讶,首先,它的眼睛没有其他攻城兽的麻木浑浊,而是像恶魔喽啰一样灵活,更惹人注目的是,面对身后恶魔喽啰的火焰铁锤,它竟然会有意识的利用废墟建筑物阻挡或者躲闪。

    虽然以它笨重的体型,这种无意义的行为并无法躲开多少攻击,反而会使得身后的追兵拉近距离,但至少说明了它和其他攻城兽的不同,这是一只拥有了一定智慧的攻城兽。

    草木一般的攻城兽,竟然拥有智慧?这和告诉我花草树木成精没什么区别,我惊讶的看着这只攻城兽,甚至它带着追兵朝自己这边冲过来,也一时忘记要躲起来看戏。

    这只攻城兽看到前面有冒险者站着,铁甲里深藏着的眼睛,闪过了一道惊慌,但是衡量一下前后的实力,还是一往无前的冲了上去。

    而我在这时候,也回过神来,想要藏起来却已经太迟了,无论是被追杀的攻城兽,还是后面的追兵,都应该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所以,我干脆好奇的站在原地不动,看看迎面冲过来的攻城兽会有什么举动。

    如果它是一只普通攻城兽的话,肯定会立刻朝自己攻击吧,不,如果它只是一只普通的攻城兽,那根本就不会逃,而是会毫无知觉的和追兵战到最后一刻,我现在才醒悟到眼前这一幕最不协调的元素,攻城兽竟然会逃!

    果然,这只攻城兽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并不是普通货色,它只是保持着警惕,迈着沉重的步伐从我身边经过,让我续群魔堡垒之后,再次遭到了被怪物无视的待遇,而那些追兵,也仿佛将我当空气一般,嗖嗖的从我旁边经过。

    怪事了,被无情冷落的我站在路中央,一阵卷雪寒风吹过,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究竟是演的哪一出戏呀?

    回过神来,我连忙跟了上去,好奇的观察着这场诡异的追杀,不一会儿,被追杀的攻城兽就已经岌岌可危,虽然它以皮粗肉糙而闻名,但是再怎么样,也顶不住身后二十多只恶魔喽啰轮流的轰炸呀。

    很快,它背后的厚重铁甲就变得一片焦黑,上面咝咝的冒着热烟,步伐也越发沉重踉跄,后面的恶魔喽啰则是不断上蹿下跳,兴奋的唧唧乱叫,仿佛杀死这只攻城兽,比干掉十支冒险队伍更值得高兴一般。

    救这只攻城兽一命,我很快便有了决断,瞬间一个火墙阻隔在二者之间。

    突然看到一道火墙挡在了自己和猎物之间,看着猎物的踪影消失,恶魔喽啰气得直打滚,狰狞的看了我这个暴露身形的施法者一眼,本来我以为它们肯定会杀过来以发泄心中的怨恨,不料,它们只是咬牙切齿的看了我一眼,竟然指挥着两头攻城兽从火墙穿过去,而它们也刷刷的瞬移到了另一边,打算将追杀进行到底。

    难道那只攻城兽毁了它们的老巢?究竟是多大的怨恨,竟然让恶魔喽啰放弃我这个站出来阻拦它们道路的天敌冒险者,而去追杀一只自己的盟友。

    想到这里,我不由好奇心大发,不再留手,冲上去,一个熔浆巨岩爆炸,便将措手不及的二十多只恶魔喽啰消灭了一大半,接着,剩余的几只,还有两头攻城兽,也在我无情的攻击下化为了灰烬。

    接下来……我将目光落到那只逃难的攻城兽身上,却发现它出奇的并没有乘机逃走,而是背靠着墙壁,看着我的目光里,透露着警惕,还有一丝隐约不可察觉的哀求。

    看到这里,虽然对它那重达几十吨的身躯,所爆发出来的突击技能有点心悸,但是我依然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心,缓缓向它接近。

    “呱啊——呱啊——”

    当接近到大概十米距离的时候,这只体型巨大,偏偏又像被逼到胡同的小松鼠一样,流露着警惕和恐惧的攻城兽,立刻挥舞着两只巨臂,朝我示威的叫着,似乎在说,你要是再靠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微微将脚步一顿,笑了起来,至少,它没有立刻使用突击技能攻击我,这就意味着事情还有转机。

    同时,我隐约也察觉到了这头攻城兽的身份,在凯恩那本书偏僻一角的奇人怪事里,似乎有过这么一段记载。

    在浩博的第一世界,任何超脱常理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就连怪物投影也一样,据传闻,这些数之不清的怪物投影,有不到千万分之一的概率发生变异,从投影的身份中挣脱出来,具备一定的灵魂和智慧。

    虽然概率只有千万分之一不到,但是怪物的数量众多,且过了几千年,总应该有一小部分了吧,有人这么想,但是事实上,这只是传闻而已,这些变异的怪物一旦脱离了投影的范畴,便是有了完全不同的身份,那些昔日的同类,也不知是出于嫉妒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对变异了的同类抱有十分强烈的敌意,甚至强过它们的天敌冒险者,因此,刚刚才会出现那些追兵为了追杀攻城兽而放弃我这个天敌的情况。

    不仅仅是同类,其他怪物投影也对变异怪物抱着强烈的敌意,这些怪物虽然变异了,拥有了初步智力,但是实力却没有多大提升,又怎么可能摆脱得了周围怪物投影的天罗地网呢?因此刚刚诞生的变异怪物,就会立刻遭到屠杀,乃至年轻时走遍整个第一世界的凯恩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它们的存在,而将这条消息列入了【传说】的范畴之内。

    眼前这只攻城兽,大概是刚刚变异没多久,那些追杀它的恶魔喽啰和攻城兽,应该在前一刻还是它的伙伴,怪物变异,而恰好被自己遇到,这种概率,该在千万分之一这个数字上面乘以多少呢?真是人品大爆发呀,只是我现在暂时还不知道是自己的负人品光环,还是一闪而逝的正人品光环在作祟。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拥有初步智力,应该能勉强听懂我的话吧,我用着最人畜无害的笑容,停留在攻城兽的警戒范围边缘,向它伸出手,努力证明自己并没有敌意。

    大概是真能听懂人话,或者对气息的感应比较灵敏,察觉到我身上并没有杀气,这只攻城兽透露着警惕的目光,逐渐安静下来,两只巨臂也不再挥舞,而是静静的,用胆怯的目光看着我。

    比我预料的速度还要快,难道咱身上还有驯兽师光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