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六十六章 装备打孔

第四百六十六章 装备打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四百六十六章 装备打孔

    ……

    “对了,马拉婆婆,哈洛加斯现在有什么动静?那些被掳的野蛮人回来以后,现在消息也已经传开了吧。”

    想到那一百六十二名野蛮人回去,他们被怪物掳走的事情根本就无法继续隐瞒多久,我不由有些担心起来。

    “呵呵,关于这一点不用担心,即使现在消息散布出去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一百六十二名野蛮人也救了回来,我和野蛮人长老们商量了一下,打算在近段时间在血腥丘陵组织一场大规模的清扫活动,一来可以提升士气,二来也能彻底发泄掉那些野蛮人剩余的怒气。”

    马拉不紧不慢的踱着步伐,来到窗口处,目光看向外面,露出绝对不逊色于阿卡拉的老狐狸式的神秘笑容。

    大清扫活动?这我到是略有耳闻,其实就和年终大清扫什么的没什么区别,不同的只是这些野蛮人清扫的不是垃圾灰尘,而是怪物,说白点就是组织所有野蛮人战士去血腥丘陵大肆砍杀一番,对于好战的野蛮人种族来说,几乎每年都会举行那么一两次这样的清扫活动,不过……

    “这到是个好主意,只是这场清扫活动要消耗许多粮食吧,这样不是让哈洛加斯更加雪上加霜吗?”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马拉,总觉得她在酝酿着什么阴谋,有这只老狐狸在哈洛加斯,那些野蛮人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是呀,的确如此,不过总是有办法解决的,我想用不了一会,或许就会有好心人帮哈洛加斯一把了。”马拉回过头,看着我的目光饱含深意。

    谁?是谁?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好心人吗?那样的话也顺便帮我一把吧,第一个愿望很简单,只要小幽灵以后不吐我槽就行了,再来请赐予我一根夜【哔】百女的【哔哔】吧。

    也罢,反正不用我再操心就行了,阿卡拉交代的第一个任务也算完成了,剩下的,就只有等那只棕色小狐狸回来,带我们去兽人部落了。

    “对了,有露西亚的消息吗?这只小狐狸,明明说好要尽快回来,真是的……”

    想起临走时对她所说过的话,我不由摇起了头,想来也是,要是这只狐狸精能乖乖听话,那反倒是反常呢。

    “如果露西亚姐姐不能赶回来的话,不如我们先去狼人族那里吧。”一旁的琳娅突然开口说道。

    “狼人族,你对它们族落熟悉吗?”看到琳娅自信满满的小女人模样,我心里顿时乐了。

    “阿卡拉奶奶曾经跟我说过一些,而且在哈洛加斯这些天,我也接触过一些狼人,应该没什么问题。”琳娅嘴上说的到是谦虚,但是眼睛里是满满的自信,让人忍不住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一旁笑呵呵的马拉看着我们,也开口说道:“孩子,你可不要因为太宠爱琳娅,而小看她,爱德华家的女人可都不简单,尤其是拉斐尔的孙女。”说着,慈爱的摸了摸琳娅的头发。

    “马拉婆婆,你太过奖了,我现在比起奶奶,还差着远呢。”琳娅背马拉这么一夸,刚刚还充满女强人式自信的目光,顿时崩溃下来,被打回了邻家女孩的原型,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的确还是有些差距,当年拉斐尔被我夸的时候,脸可是比你更红呢。”马拉顿时笑了起来,然后在琳娅的恳求下,说了一些拉斐尔和阿卡拉当年的往事。

    说起来我还差点忘记了,马拉还是拉斐尔和阿卡拉的长辈呢。

    听了两个女人聊了许久,我打着哈欠,突然想起还要去拉苏克那里交代任务,于是便先告了辞,不急不慢的往拉苏克家里走去。

    远远的,便看到这个巨型大汉还在熔炉旁边挥汗敲打着什么,我打了一声招呼,拉苏克的动作似乎停顿了片刻,然后加快速度,三两下将手中烧红的铁具浸入雪水里面,回过头,一脸郁闷的看着我。

    “我家女儿经常在信里说,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冒险者,在她专心打造的时候从来不出声打扰,我看不像呀。”

    这个嘛,毕竟男女有别,对女士保持一些绅士风度是有必要的。

    “我知道了。”自顾自的说完,拉苏克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脸上的郁闷一扫而空,变得开心起来:“一定是因为我家的女儿是特别的吧,哈哈,干的不错嘛,想当年我追求孩子她妈的时候……”

    这样说着,在屋子里面,大概是正做着饭的大婶,手里还握着一把菜刀,突然幽灵似的从门里飘出来半个身子,露出半张阴沉沉的脸色。

    “这个……哈哈……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对了,你是在问我恰西她喜欢吃什么吧,是这样没错吧小子。”

    感受到身后的杀意,拉苏克那庞大的身躯,很明显战栗了一下,然后立刻若无其事的哈哈大笑着将话题一带而过,还生怕我不肯配合似的,拼命的拍着我的肩膀朝我使眼色。

    他对我使眼色完全就是多余的,因为我现在的脸,除了呲牙咧嘴叫疼以外,已经再也无法表达第二种感情第二种语言了。

    “是……是呀,不知道恰西究竟喜欢吃些什么?”我觉得要是再不说点什么的话,肯定会被这大块头给活活拍到地下,于是强忍着疼痛拼命点头称是。

    “哈哈哈——,我家女儿呀,不挑食,什么都喜欢吃,就是最喜欢打造装备……”喂喂,这不是废话吗?

    拉苏克用着很夸张的语气应道,感觉到身后门里那半个身子如同幽灵一般缓缓平移离去,才大吁了一口气,看了我一眼,微微伛偻的身体瞬间又如同吹气的气球般,鼓胀威风起来,故作胸襟开阔的用一副过来人口气跟我说道:“好男不跟女斗,好丈不跟妻斗。”

    大叔你就别装了,整个哈洛加斯谁不知道你是气管炎呀。

    “对了,这次的任务完成了吧,以你的实力,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被我调侃的目光看着,拉苏克不自然的咳嗽几声,将话题转移到正经事上。

    “完成了,你看这些够不?”不忍心再给这位气管炎大叔施加压力,我顺着他的话拿出从督军山克那里入手的女王皮鞭,还有投石器上爆落的几百颗能量结晶,递了上去。

    略为扫了一眼,当拉苏克的目光落到起码有两百颗的能量结晶上,终于面露惊色:“好小子,你到是尽心尽力的完成任务去了。”说着,用狐疑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这能量水晶,该不是马拉给你透露了点什么吧?”

    “能量水晶?”

    我疑惑的歪起脑袋回忆起来,路痴都有个毛病,就是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会刻意忽略,也就是俗话说的健忘,马拉给我透露的东西,的确不少,但是关于能量水晶的……

    想了想,我很坚定的摇了摇头,就算是马拉曾经对我透露过什么,但是我现在忘了,也等于没有透露。

    “这到是奇怪了?”拉苏克摸着下巴上下打量我,小声喃喃自语道:“你这小子,怎么看也不像是那么尽责尽任的人呀。”

    喂喂,我可是都听到了哦,而且听的非常清楚!!

    眼角皮子微微一扯,我耐着性子问道“这些能量水晶有什么问题吗?”

    “能量水晶会有什么问题?没有!我说的是你,你这小子要走运了,话说回来,我也已经有好久没有活动一下筋骨了。”拉苏克大力的拍着我的肩膀,用一副“小子你走狗屎运了”的目光看着我,然后紧握着粗大拳头,整个人仿佛燃烧起来。

    “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拉苏克的独门绝技吧,哈洛加斯第一铁匠的名头可不是白给的。”

    你别自顾自说,也稍微给我解释一下呀混蛋!!

    好不容易等拉苏克激情燃烧完毕,我才得知他这一番话里面的前因后果,原来,拉苏克所给的这个任务,竟然还隐藏着语言陷阱在里面。

    当初拉苏克交代任务的时候,是这样公式化的告诉我:血腥丘陵上的投石器一直在骚扰我们,证明你的武勇,将这些投石器破坏掉,至少带回五颗能量水晶回来;还有丘陵腹地的王者级怪物【督军山克】,最近似乎开始不安分起来,干掉它,它手中的鞭子将会证明你的勇武。

    而这个陷阱,就在投石器里的“至少”二字,这句话很容易理解,冒险者想当然的就会翻译成“只要凑足五块就能交差”这样的念头,而在杀【督军山克】的时候,起码要先干掉周围那十二辆投石器,这样,每个冒险者手上至少都会有12颗能量水晶,于是很容易就会产生这样一种想法——自己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

    陷阱就是利用冒险者的这种惰性思维,而让他们产生一种满足的心理,俗不知,只要能凑齐120颗,就能在拉苏克这里得到额外的奖励,一个比较逆天的奖励,给装备增加一个凹槽,又俗称打孔!!

    这个奖励,只有在拉苏克发布任务的时候才会兑现,以后,你就是集齐120颗,甚至1200颗能量水晶,拉苏克也不会帮你增加凹槽,这是因为增加一个凹槽必须消耗拉苏克大量的精力,若是没有这样的限制的话,他肯定得活活累死不可。

    对于设置这样的陷阱,拉苏克也振振有词:这是在考验冒险者的诚意,我并没有规定能量水晶的上限,那自然是他们带回来的能量水晶越多,就表示他对野蛮人一族越有诚意。

    我看你只是想找个法子偷懒吧,听到这里,我暗自鄙视的同时,也捏了一把冷汗,自己原本也打算凑足五六颗就交差的,若不是有任务拖着,让我歪打正着的凑足两百多颗,那这次逆天的奖励肯定就得浮云了。

    最后,拉苏克数了一下,里面足足有二百五十多颗,不由瞪大眼睛。

    “拉苏克大叔,你看,比你的奖励要求多了一倍,是不是能多打一个孔?”我厚着脸皮凑上去,搓挪着手指讨好的说道。

    “这个可难办了,从来没有发生这种状况呀。”拉苏克一脸为难的皱起了眉头,在以前,到也不是没有死脑筋的冒险队伍,接到任务以后将整个血腥丘陵的投石器都虐了一遍,获得了这个隐藏奖励。

    可是,从来没有人凑足规定数量的一倍以上呀,整个血腥丘陵有没有240辆投石器还是个未知之数呢,所以拉苏克一时之间,就如同陷入死循环的程序一样,脑子转不过来了。

    “老家伙,你也清闲了许多年了吧,就不肯为自家人辛苦一下吗?”这时候,拉苏克大婶又从门里面探出头来,瞪了拉苏克一眼。

    哈,大婶你实在是太可爱啦!!

    在妻子的威逼下,拉苏克就仿佛被最后一根稻草压死的骆驼,终于无奈的点了点头,嘴里头还一直重复嘀咕着“这不合规矩”之类的叹息。

    “先说明,我的能力有限,只能在普通类装备里面打造凹槽,而且不能再打造已经有三个或以上凹槽的装备。”

    原来还有这样的限制呀,我郁郁的看了拉苏克一眼,凹槽数限制我到是无所谓,别说打造四个凹槽的装备,就算是三个凹槽的装备,我也不准备弄,原因很简单,镶嵌三凹槽的神符之语,一般都是高级神符之语,虽说人要往远处看,但是看得太远,那就是好高骛远了,高级神符之语对我来说还太过遥远。

    只是限制在普通类装备上打造凹槽,到是令我十分失望,本来还打算将这两次打造凹槽的机会留待以后,弄到高级装备在说呢,现在看来是没必要特地留了。

    对了,自己手头上不是还有一件1凹槽的歌德战甲吗?这也是仅次于高级战甲和古代装甲的,普通类衣服里的高级货色呀。

    突然想起,在冰冻高地的时候,干掉头一批两只攻城兽,它们给我贡献出来的一件1凹槽歌德战甲,我连忙取出来。

    歌德战甲(灰色)

    防御:198

    需要力量点数:90

    需要等级:49

    有凹槽(1)

    “这到是极品货色,你小子的运气还真行呀。”接过歌德战甲,拉苏克两只眼睛顿时冒起了精光,一看就知道职业病又犯了。

    “怎么样,要不要让我一口气将两个凹槽都上上去?”嘿嘿笑着,拉苏克不怀好意的对我说道。

    “别别别,你就是免费帮我提升到3个凹槽,我还不愿意呢,高级神符之语,谁有那个耐心等呀?”看破拉苏克的险恶用心,我顿时摇起了头。

    “有几分见识,半个月之后过来拿吧。”拉苏克赞赏的看了一眼,显然对我没有被好处冲晕理智而感到很满意。

    “对了,拉苏克大叔,打造凹槽的费用是多少?”见拉苏克就想开工,我连忙开口问道。

    “大家都是自己人,还说什么费用,莫非你看不起我拉苏克家?”拉苏克回过头,瞪大着牛眼瞪了我一眼。

    “话可不能这样说。”

    听到拉苏克这样一说,我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哈洛加斯现在的困境,我从马拉婆婆那里也略有听闻,拉苏克叔叔你打造装备,收取费用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其他族人着想一下吧。”

    愣愣的看着我,好一会儿,拉苏克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小子,你说的对,现在的确不是争这点面子的时候,我家女儿果然没有看错人。”

    都说我和恰西的关系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回事了,我哭笑不得叹了一口气:“钱我还是有一些的,说吧,打造费用究竟是多少。”

    “十万金币。”拉苏克闪起一口亮牙。

    我:“……!!”

    “马拉婆婆,吴大哥是怎么了?”看着某人燃烧殆尽的摇摇晃晃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琳娅顿时不知所措。

    “是呀,究竟是怎么了?我想应该是做了一件好事吧。”马拉笑意浓烈,皱纹都快将整张脸给淹没了。

    做了好事会垂头丧气成这样子?看起来就好像丢了十万金币似的,琳娅满脑子的疑惑,不过看马拉不欲详细解释,也就只能作罢。

    以吴大哥的个性,明天早上……不,今天晚上就能重新振作起来的。

    “对了,琳娅宝贝,我跟你说呀……”

    当天晚餐时间,我重新复活,一口气吃了八大碗饭,并指手画脚饭粒横飞的向琳娅说到这次任务的艰险和自己的英勇身姿,琳娅小妮子还是和以往一样细心温柔,微笑着听我吹的天花乱坠,一边还时不时细心替我抹掉脸上的饭粒,送入自己的小嘴里……

    此后几天,我在哈洛加斯闲逛着,等待那只不守时的小狐狸回来,顺便去酒吧聊天吹牛,认识了一些脾气相投的冒险者,拉苏克说的一点都没错,自从我完成任务以后,他也不知道用了什么传播手段,一夜之间就让所有的野蛮人居民认同了我的存在,再也没有遭遇过一次冷眼相对。

    这天,我带着小甲在野蛮人训练场里闲逛,其实是应夸尔凯克之约来到这里,这高大得不像话的野蛮人,站在五米多高的小甲前面,看上去气势竟然一点也不输给钢铁堡垒般的小甲,实在让人汗颜。

    这大块头叫我来,的确不是打着什么好主意,他听闻我拐了一只攻城兽回来,想拿它做做陪练,让训练营里的新兵蛋子们体验一下外面怪物的实力,将来出去,也能减少一些伤亡概率。

    听到夸尔凯克这样一说,小甲立刻将脑袋摇的呼噜呼噜直摆,似乎在说:陪练?开玩笑,小甲同志我,可是致力于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怎么能跟你们这帮好战狂做这不和平的事情呢?

    不过,小甲的抗议立刻遭到了我的镇压,它现在已经脱离了投影的范畴,也就是说,已经有了继续提升实力的空间,要是肯努力的话,未必不能变成一只十分牛x的强大怪物,现在正好是锻炼它的时候。

    在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不断说服下,小甲总算是勉强答应了,不过,我也得和夸尔凯克约法三章,不然让这些好战狂一个不小心将小甲给挂掉了,我找谁哭去?

    夸尔凯克爽快的答应了我的条件,这样一来,小甲得到了锻炼的机会,那些野蛮人新兵也能见识到野外怪物的实力,可谓是皆大欢喜,只是这只胆小鬼攻城兽,跟着夸尔凯克走的时候,还回过头来幽幽看我一眼,搞得我和夸尔凯克是人贩子似的。

    撇下小甲之后,我一路闲逛着来到了冒险者乐园,在交易市场上溜达起来,哈洛加斯果然不愧是第一世界最高级的关卡,这里交易的装备,又比群魔堡垒强上许多,一眼望去,尽是蓝色级的装备,就算偶尔有一件白板,也都是一些高级装备,比如说歌德战甲,双手饰剑,塔盾又或者皇冠什么的,低级一点的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了。

    要不要将达克法恩爆出来的那件金色战戟卖掉呢?看这里的冒险者都那么有料,想必能换到一些适合自己用的东西吧。

    这样边想边走,未免就有些走神,突然,身体仿佛撞到了什么东西,我的脚步微微一顿,对方却飞了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抱歉,这位兄弟,没什么事吧?”我回过神来,连忙走上前去,朝一屁股坐在地上的人影伸出大手,歉意的说道,并开始打量这道身影。

    瘦!!

    这是我对他的第一感觉,他的身躯就像枯柴似的,脖子和四肢细长瘦小到一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就仿佛一根筷子,只要轻轻用力一折,那只有一副人皮粘着的脖子和四肢的骨头,就会啪啦一声发出松脆的断裂声。

    他用全身的衣服包裹着自己,不同于冒险者帅气的斗篷披风,而是用黑白色调的布料组合成的怪异衣袍,将自己全身上下裹紧,白色的长筒靴,黑色的裤子,白色的马褂,黑色的上衣,白色的手套,黑色的围巾,白色的包头巾,看起来不伦不类,怪异无比。

    他看了我朝他伸出去的手一眼,笼罩在白色头巾阴影里面的脸,看不出喜怒,只是拒绝了我的好意,自个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然后……低着头,畏缩伛偻着,双手紧抱身体,又高又瘦的样子,让人怀疑一阵风吹来,会不会将他给吹上半空。

    看到眼前穿着怪异的男人,下意识所做出来的动作,我顿时一愣,他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要用衣服,用身体,将自己的灵魂紧紧包裹起来,藏在谁也看不到的最深处一样。

    “对不起,请问你没事吧?”一边打量着他,一边歉声问道,还真怕自己这样一撞,便将他拿干柴似的身体给撞散架了。

    “……”

    并没有说话,他微微笼罩在阴影里面的面庞,似乎看了我一眼,凭着敏锐的感觉,我捕捉到了对方目光里的一丝仇恨。

    不就是撞了一下吗?都已经道歉了,没必要上升到仇恨的地步吧,我顿时郁闷了。

    也仅仅是看了我一眼,说不定连我长着什么样子都没有看清,这名怪异男子便畏缩紧抱着身子,转身离去。

    “喂——”

    “吴凡老弟!!”

    正当我打算将他叫住的时候,身后肩膀突然被用力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我这几天在酒吧里结实到的一名野蛮人战士,名叫拉库拉。

    “吴凡老弟,在干什么呢?走走走,陪我去喝一杯。”说着,这个等级将近六十级的准高手,无视我的反抗,轻而易举的拉着我走了起来。

    “等等,拉库拉!”我挣开他那铁钳般的大手,朝那个怪异男子的身影一指。

    “你认识那个家伙吗?感觉怪怪的。”

    “哦!?”拉库拉顺我指着的方向一看,神色立刻变幻了几次,最后黯淡下来:“一个可怜而又可悲的家伙,说起来让人怪不舒服的,算了,别管这些无所谓的事情,一起去喝个大醉吧。”

    看到那离去的古怪身影,我陷入了深思,其实我不应该对一个偶尔撞到的陌生人如此在意的,只是这个人,给我一种感觉,很奇特的感觉,该怎么形容呢?

    如果说死灵法师罗德,即使在他的笑容中,也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悲哀的气息,那么这个怪异男子,便是给人一种异常沉重的感觉,仿佛他身上压着一座黑沉沉的大山般,即使是外人看到,也会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实在想不通,这种沉重,怎么就没将他那干柴似的躯体给瞬间压垮压碎呢?

    或许就是这种和罗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对立气息,让我对刚刚那个怪异男人产生了一定的好奇。

    于是,在酒吧里面,我拼命的向拉库拉灌酒,直到他醉的口不择言,才开始缓缓套起话来,即使是在深度醉意中,拉库拉说道那名男子的时候,神色都下意识的透露出一股黯然。

    那名怪异的男人名叫尼拉塞克,而当拉库拉说到他的身份时候,我似乎也终于明白了在他身上感觉到的那股沉重感觉是怎么回事。

    尼拉塞克,就是昔日部落的遗民,那个曾经繁荣,将守卫世界之石神殿当做是自己生命中的一切,最后又忍辱负重,抛弃世界之石神殿来到鲁高因的守卫部落。

    身负着夺回世界之石的重任,但他所面对的,却是三大魔神里的老大——毁灭之王巴尔,肩膀上的压力可想而知。

    第二天,出于好奇心,我依然来到冒险者交易市场,在里面逛了许多圈,终于在一家窄小破旧的不起眼的木屋里见到了尼拉塞克。

    屋子没有窗口,只开了一道小门,尼拉塞克的身影隐藏在屋子阴暗角落,依然保持着昨天那副伛偻畏缩,紧抱身体的姿势,站在角落里一动也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连我进入了他的房子都毫无察觉。

    顺着阴暗的光线,我发现木屋里面竟然还摆着一些破破烂烂的装备,让我瞬间就想起了鲁高因那个该死的大奸商艾吉斯,没想到,尼拉塞克竟然也是一名赌博商人,不过看他现在的模样,和艾吉斯那只老狐狸相比,等级是在相差太远了。

    与其说他现在是在做买卖,到不如说只是为了有一个阴暗的角落能让自己隐藏起来,他似乎并不怎么在乎生意,也不见有冒险者来这里试试运气,别的不说,在哈洛加斯这种高级地,赌一次所要消耗的金币可不是说笑的,动辄必须几万甚至十几万,谁有这么多闲钱来赌博呀。

    “咚——咚——”

    毫不掩饰的硬皮靴踩在木板上的沉重声音传了出来,尼拉塞克似乎才从沉浸中的世界中清醒过来,他看了我一眼,眼睛里让人心惊的怨恨,比昨天更是锐利森寒,让我越发的莫名其妙,自己又哪里得罪了他?

    大概是来到暗黑以后,生离死别见的实在太多了,因此,我能从他那双眼睛里感受许许多多复杂的东西,就仿佛是被囚禁住的灵魂的绝望咆哮,悔恨,愤怒,仇视,不甘,自责,怯懦,自卑,迷茫……太多的东西混合在一起,反而使他像被笼罩在一层迷雾里面,让人琢磨不透。

    “这里提供赌博商店吗?我来看看。”和尼拉塞克对视了一眼,我率先出声,目光从地上那些破旧的装备上一扫而过,不由愣了起来,这些东西无论怎么看,应该都是一些垃圾吧。

    “是吗?桀桀桀,这些全都是垃圾,想要的话就拿去好了,反正对你们来说都一样,世界之石神殿,由我们守护部落讨伐回来就行了,你们这些冒险者,只是在多管闲事罢了。”

    说完,他桀桀的怪笑起来,复杂的目光中透露出一股极度疯狂的神色。

    我默默的看了他一眼,退后几步,离去,心中没有对尼拉塞克冷嘲热讽的愤怒,只有淡淡的悲哀和怜悯,他的身体虽然没有垮,但是精神却已经垮了,完全陷入了一种痴狂的状态之中,而又是这种痴狂,让他的身体背着这座承重的大山,一直支持到现在,他现在所处的微妙状态,不禁让我在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十分恰当的比喻。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部落世世代代遗留下来的重任,积聚了无数代祖先的希望和鞭笞,让他疯狂欲绝,而那仿佛洗脑一般,被强行灌入他脑子里的责任义务,却又让他身上锁上了一层连枷,就连死也做不到。

    从马拉那里,我得知,在数千年前,当部落的祖先幡然悔悟,下定决心放弃世界之石神殿的时候,整个部落加起来,依然有接近五万的人口。

    这五万人口,在来到哈洛加斯以后,开始修身养息,打算重整旗鼓,将部落人口发展到原来的程度,可是数千年过去了,部落的人口不但没有增加,反而逐年减少,到现在,整个部落只剩下尼拉塞克等不足十个人了。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从世界之石神殿搬迁出来的部落祖先,一直生活在悔恨之中,恨不得立刻能将世界之石神殿夺回,为了不忘族耻,他们将这种强烈的愿望,从还是婴儿那一刻开始就灌输到了后代的脑海里面,于是,责任,和无法完成责任的悔恨和悲哀,被一直的传承下去,部落人大部分都因此而早早的郁郁而终,所以人口不增反减。

    而到了现在,当初那五万个部落祖先的强烈愿望,数千年来祖祖辈辈留下来的托付,全都集聚在最后剩下的几个部落遗民之中,可想而知他们的压力究竟有多大。

    对于这些可怜的家伙,我虽然很想帮上点什么,但是除非去第三世界将巴尔干掉或赶跑,将世界之石神殿归还给他们,不然做什么也是徒劳。

    对于爱莫能助的事情,我只能选择慢慢忘却,不然的话,这个世界实在有太多自己无法拉出来的双手在等着自己,不这样做的话,自己也会变成双手里的一员。

    我的职业是救赎者,但是我却什么都做不到,上帝呀,如果真是你让我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你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因为尼拉塞克的事情,这几天我很是忧郁了一会,让琳娅误以为我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吃坏了肚子,还借用了马拉的药房捣鼓出一济苦的要命的草药汁让我喝下,当我怀着悲壮的心情一口咽下去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和药汁一个颜色了。

    于是自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冒充忧郁诗人了,就算想哭,在琳娅面前我也会用自己的双手,在嘴角扯出一个笑脸。

    话又说回来,在琳娅的心目中,我难道已经成了一个会随便在路边捡些奇怪的东西吃下去然后将肚子吃坏的天然角色?

    所幸,这种苦闷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眼看那只爽约到爆的小狐狸还没有出现。就在琳娅试图教唆我撇下小狐狸两个人独自拜访狼人一族的时候,马拉格比和库可两个家伙,苦着脸跑了回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