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不答应的话,就亲你!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不答应的话,就亲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不答应的话,就亲你!

    ……

    “凡兄弟,出大事了!!”

    法师库克心急,一个瞬移就从大老远处移了回来,结果因为太心急,将自己给传送到屋顶杆上悬挂着了。

    “凡兄弟,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圣骑士马拉格比后来居上,跑到我面前气喘吁吁的俯身下去,一边喘气一边大声说道。

    “我想还是将库克弄下来再……”

    看着在几十米高的屋顶上被呼呼寒风吹得摇来摆去,仓惶手舞足蹈的库克,我觉得他这样摔下来的话,很有可能会菊花不保。

    “别管他了,事关重大,你先听我说。”马拉格比还没等我说完,就立刻拉着我焦急说道。

    “……”

    我说马拉格比同志,虽然知道你这样说是无意的,但是你楼顶上那位队友,已经在对着你哭泣了吧,已经在心里哭泣滴血着了吧。

    等琳娅用心灵传动将库克救下来,一行四人回到点着炉火的温暖屋子里。

    “对了,露西亚那只小狐狸呢?怎么没来,还有白狼,难道是被狼人族公主抓去做女婿了?”

    我这样开口一问,在进屋以后有那么一刹那,被里面的温暖空气所包裹而露出陶醉样子的两个家伙,才清醒过来,连忙重新在脸上摆出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

    我说,根本就不是什么急事吧。

    “凡兄弟,露西亚出事了。”库克连忙说道。

    “是呀,白狼就别管他了。”马拉格比接着用十分无意却能让队友黯然泪下的说话方式,将白狼那个可怜的家伙完全无视了。

    “什么?比武招亲?”

    听完他们的解释以后,我将茶杯往桌子上用力一摆,忍不住忽地站起,嘴巴惊讶的都快合不上来了,只觉得一股恶俗之风刮过身体,雷的我十二指盲肠都焦黑无比。

    “比武招亲吗?这到是个不错说的说法,应该就是这样吧,族里的长老为露西亚举办的,不过最后赢的人,还要通过露西亚首肯就是了,毕竟她在狐人族里有很高的地位,没有谁能强逼她结婚。”

    “竟然还得看露西亚的意见,那你们急个毛呀!不喜欢让她拒绝就是了!”我双手一拍桌子,强忍着将其掀起来的冲动,扯动着眼角皮子吼道。

    “话不能这样说,毕竟是长老他们的共同意见,露西亚也不好一口拒绝,‘就算不喜欢也要勉强交往上一段时间才能开口,太麻烦了’,露西亚是这么说的。”

    圣骑士学着露西亚的口气,还别说,无论是她那娇媚的表情,蛮横的动作,还是嚣张的口气,都模仿的惟妙惟肖……的让人恶寒。

    “她不喜欢麻烦,就来麻烦我吗?”我顿时将眼睛眯起来,就差没将“门都没有”直接写在脸上。

    “不过话说回来,没想到这只狐狸竟然还有那么多人要,真是的,我完全不明白,除了那对耳朵以外,她究竟还有什么好?”

    啧啧称奇的摇着头,对于暗黑世界男人的审美观,我这个最具有常识的人实在无法理解。

    “那个,凡兄弟,离开前露西亚说了,让我记录你知道消息以后所说的所有话,回去以后一字不漏的转述给她。”马拉格比小心翼翼的说道,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我。

    “……”那只小狐狸,知道我一定会说她坏话吗?呼呼,还真是不可小窥呀,竟然是这样的话,就别怪我反击了……

    “这样啊,我说兄弟,你难道没听出来我刚刚是在说反话吧,其实我觉得露西亚女士,除了那双耳朵以外,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无缺,让人心醉,这才是我的心里话,我想,你应该不会将刚刚那些骗人的话传达给她欺骗她吧。”我搂着马拉格比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

    “对不起,露西亚让我用不带任何感情偏袒的方式,将你的话全部转述,她自己会分析真假。”马拉格比定了定神,用仿佛法官一般的口吻说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就我个人来说,也能看出你刚刚那句话说的有多假,更别说露西亚了,凡兄弟,保重!”

    “切!!”

    “这一个字我也会好好转述的。”马拉格比立刻说道。

    “……”

    “对了,那个比武招亲什么时候开始?”打着哈欠,我漫不经心的说道。

    “三天后开始,由于几乎所有狐人族年轻男子都参与了,所以要比五天的时间。”

    “这样啊,不是完全不用着急吗?”我立刻将身子软绵绵的瘫在椅子上,做出副等睡醒一觉再说的懒洋洋样子。

    “话可不能这样说,从哈洛加斯到狐人族的领地,距离可不小,就是三天的时间,想要赶回去也有点勉强。”库克好心提醒我说道。

    “谁说只有三天的时间?八天之内赶回去就行了。”我懒洋洋的挥了挥手。

    “八天,八天以后,不就是到决赛的时间了吗?到时候结果说不定都已经出来了,已经太迟了。”

    “就是要在决赛的时候赶到,在获胜者自以为能得到露西亚的那一刻,凌空而致,将获胜者击败,不是更加悬念、紧张和刺激吗?”

    想到那时候一大群千娇百媚的狐人mm为咱飘飘而致的风采所迷倒,我就流起了口水,虽然不是真想找个狐狸mm,但是被爱慕的感觉也不错呀。

    “高,实在是高!!”被我这么一说,库克和马拉格比顿时翘起了大拇指,就差在前面加上一句“太君”了。

    “哎~,原来吴大哥那么在行呀,怪不得那么多女孩子喜欢。”

    刚刚去了马拉那里的琳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大厅里,陶瓷般精致的俏脸,笑颜如花的看着我。

    “呃……这个,琳娅宝贝,你误会了,我……”我额头上立刻冒起了冷汗,大意了,自己实在太大意了,竟然忘了琳娅还在这里。

    “一点也不像吴大哥平时的样子,是不是又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说着,琳娅“好心”的将冰凉的小手探到我额头上,俏鼻一皱:“看来上次药剂的分量不够,得再添加一些才行。”

    完蛋了!!!

    听我这么一说,也完全安心下来的库克和马拉格比,心安理得的在马拉家里住了下来,不过,我们是不是都把什么东西给忘了呢?

    “哈——欠——!!”

    遥远的狼人一族领地里,某个类似蒙古包的大帐里面,传来一道酷酷的喷嚏声。

    直到第三天,我们才开始慢吞吞的准备出发,小甲这可怜的家伙,在训练营里被训练了个惨,这些天看我的目光一直有些幽怨,现在听到要离开哈洛加斯这个鬼地方,顿时兴奋不已,将前一刻的怨念立刻忘记了,还真是好哄。

    对于小甲的存在,马拉格比和库克也是惊叹不已,直称在我身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我说吴兄弟,也让我们坐一坐吧。”

    已经是出发后的第三天,我们走在路上,马拉格比羡慕的看着坐在小甲背篮子上的我和琳娅,目露恳求。

    “你忍心让一个女孩子下到雪地里走路吗,圣骑士的教条忘到哪去了?”我两眼一翻,无视他目光里的渴望说道。

    这一路也太无聊了,没有怪物,一眼望上去,尽是雪白茫茫的一片,若是匆匆赶路到没什么,可是现在为了迁就小甲的速度,这一缺点就凸现出来了。

    我和琳娅到还好,坐在篮子上说说笑笑,有着说不完的打情骂俏,马拉格比和库克两个大男人就不行了,无聊的上蹿下跳,恨不得在小甲屁股后面推着它前进,然后又跑到远处,采摘了一些据说是野蛮人经常吃的草根和野果子,打算亲自体验一下这片苦寒之地的特色风情食物。

    结果刚刚放到嘴里嚼了一口,他们就吐了老半天,冒险者虽然过的辛苦,但唯独没有在食物上委屈自己,要让两个“养尊处优”的家伙吃这种东西,不吐才怪呢。

    第四天,我们远远的就看到了狐人一族的领地,比预料之中的提早了一天,原本策划好的在最关键的一刻,制造英雄夺美的浪漫情节的计划,看来是要付之流水了。

    一路上遇到了好几个头上长耳朵,屁股后面摇尾巴的狐人,都用警惕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小甲,幸好库克和马拉格比已经在这里混了个眼熟,好一番解释,才让他们放下警惕。

    狐人不愧是号称不逊于精灵族的美丽种族,和精灵族mm相比,狐人mm虽然少了几分清幽淡雅,却有多出几分热情和妩媚。

    这不,刚刚还有一个妩媚到不行的狐人mm大胆的朝我抛媚眼呢,不过,你若是以为这样便代表狐人mm开放,很容易勾搭上手,那就大错特错了,狐人mm内心里其实有着不逊色于精灵的高傲,热情归热情,若是有人乘机意图不轨的话,她们可就会立刻摇身一变,叫吼着“老娘割了你那玩意”,拿着皮鞭小刀通缉你了。

    咳咳,言归正传,狐人mm和精灵mm相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狐人mm的身材要比素有纤细(贫乳)之称的精灵mm要娇小丰满许多,这使得两者相比较,大部分男人还是倾向于狐人mm,当然,贫乳控除外……

    一路上,我所遇到的狐人mm,单以容貌而言最低也在60分以上,要知道咱久经莎拉她们的熏陶,眼界已经高了很多,50分的标准放到原来世界,就足以当玉女偶像女星了。

    而狐人一族女孩特有的丰满娇小的身材和千娇百媚的气质,至少还要给她们加上十分,总体来说,质量比精灵族还要高上一分,这不,害我一路上,被小小吃醋的琳娅暗地里拧了好几次。

    至于狐人族的男子,到是和精灵男子差不多,不过他们的个头相对来说更矮一些,脸蛋也更秀气一些,很是有点“满城尽是伪娘走”的感觉。

    “我说凡兄弟……”

    在狐人族呆过了半个多月,对狐人mm已经有一定免疫力,再加上本身也是个爱情粗线条的马拉格比,看我贼心不死的和其他狐人mm“眉来眼去”,终于忍不住开口:“这些狐人女孩,虽然质量都很高,但是比起露西亚来,总是还差许多吧,为什么你唯独对露西亚不感冒呢?”

    马拉格比原本还对对方,在露西亚的魅力之下依然稳不动摇,很是佩服,如今一看,却让他大跌眼镜。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一个女孩的外表虽然重要,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心灵,像露西亚那种小狐狸精,除了耳朵以外,根本就完全不符合我的标准。”我高深莫测,居高临下的坐在小甲上面,冷冷的撇了马拉格比一眼,全身闪耀着情圣的光辉。

    那你就知道现在和你眉目传情的那些狐人mm心灵怎么样?马拉格比搔搔脑袋,暗自问道,决定将刚刚那一番话也原封不动的传达,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要更加悲剧的某人,依然还在和身旁的狐人mm眨着眼睛。

    狐人一族的领地很快就出现在我们面前,和野蛮人一族有着固定的居住地哈洛加斯不同,包括狐人族在内的大部分兽人族,都是半游民种族,就比如说我眼前的狐人族,她们在夏天的时候,会居住到这里,而在冬天,则是会搬迁到离这里几十公里以外的一片峡谷盆地,以躲避亚瑞特山脉冬季的狂风。

    兽人族的种类很多,但是阿卡拉给我们的情报里面却说到,在特瑞斯山脉,和野蛮人有联系的兽人族,只有狐人和狼人两个种族,其他兽人族,比如说熊人虎人等等,都居住在亚特瑞山脉更深处,或者根本就是相隔几万里的其它地方。

    因为每年都要搬迁的缘故,狐人族的屋子都是一顶顶高高竖起的帐篷,不过和我们冒险者带的简陋帐篷不同,这些帐篷有些类似蒙古包,比普通帐篷大了好几倍不止,上面海画着一些精美的图画,毕竟她们也算是半定居,居所肯定不会像冒险者的帐篷那样窄小随便。

    小甲依然是那么引人瞩目,害马拉格比和库克一路上拼命解释,嘴巴没怎么停过,不过我发现,相比起这里的帐篷数量,狐人的人口密度明显少了,很显然是跑集中到某个地方去了,再联想小狐狸的比武招亲还在进行,便恍然大悟。

    果然,马拉格比带着我们来到了一片巨大的广场空地,里面狐山狐海,估摸起码有数万狐人挤在一起,这种盛事,据说其他狐人部落,甚至是狼人部落,也赶来凑上了一脚。

    我们直接绕过了整个广场,来到前台,吩咐士兵看好小甲后,便从一座高台的阶梯漫步而上,最后在高台上看到了那只小狐狸的身影。

    她正无聊的将自己那让所有男人都垂涎欲滴的娇小丰满身段,深深埋在椅子里面,屁股后面那条棕色尾巴,时不时有气无力的甩两下,打着可爱的哈欠,就差没将无聊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即使一路上见了那么多狐人,但是无论是尾巴和耳朵,她们的毛色形状都远远比不上小狐狸来的光泽柔顺美丽,如果说这些狐人的特征算是一种容貌的话,那么这只小狐狸也依然是倾国倾城的主。

    怪不得我一路对其他狐人mm的耳朵,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唯独喜欢这只小狐狸的呢,看不出,自己的品味也蛮挑剔的。

    我制止住马拉格比出声的举动,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轻轻在这只慵懒妩媚的小狐狸耳朵上一捏,这手感,比小幽灵的脸蛋也就只差上一筹了。

    “你……!!!”

    在手碰触的一瞬间,小狐狸立刻挣脱警惕的挣脱,美目中隐含着杀意的回过头,发现是我,神色呆滞了一下,立刻转怒为喜,也不计较我未经允许就玩弄她的耳朵了,立刻飞扑过来,猝不及防之下,我被她华丽的给逆推倒地。

    “坏蛋,你怎么现在才来,我都无聊死了。”

    这只小狐狸,曲腿坐在我腰上,两只小手撑着我的胸膛,屁股后面那条刚刚还无精打采的尾巴,兴奋的大幅度甩来甩去,几次在我鼻子上擦过,被毛茸茸的棕色狐毛刺着,痒的难受。

    感觉到腰间上,小狐狸那挺翘圆润的小屁股所传来的美好压力,我虽然有点小享受,但是想到琳娅就在后面,连忙坐起身子,却不料这样的举动,立刻让坐于我腰上的小狐狸惊呼着向后一仰,我下意识的便伸出手搂了上去,将这只小狐狸虚抱在怀里。

    “讨厌,就算真的很想我,也不用那么急着嘛!!”

    小狐狸娇羞笑着,颔首轻轻靠在我的肩膀上,白玉小指不断妩媚的在我胸膛上比划着,说多有亲密,就有多亲密。

    不对劲,绝对是哪里出了问题,这只小狐狸今个怎么一反常态,变得如此有小女人味了?我隐约有一种被当枪使的不妙感觉,抬头一看,果然见到几只坐在露西亚周围的老狐狸……咳咳,是老狐人,正用熊熊的怒目看着我,而一旁那些年轻的狐人男士兵,看着我的目光更是宛如有着夺妻之恨。

    果然,好古老的俗路呀,按照情节发展,这时候是不是该有长老跳出来,大骂我来哪里来的野路子,竟然妄图沾污我狐人一族的天狐圣女,又或者是年轻的狐人战士冲上来,舞刀弄枪的要和我决斗。

    我抱着小狐狸柔软香腻的娇躯,叹了一口气,觉得也不能白白让这只尽给我找麻烦的小狐狸利用,于是左手轻轻摸着她靠上来的小脑袋,在那双毛绒可爱的耳朵上细揉慢捏,右手轻轻顺着她那柔顺的棕色大尾巴上一抓,在小狐狸的不断甩动之下,那柔顺毛色悄然无声的在掌心由头至尾的滑过,亲密无间的样子看得其他狐人目瞪口呆。

    “呃……”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掌心在从小狐狸的毛茸茸大尾巴上抚过的时候,似乎从怀里那张娇艳的唇口中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搂着的娇躯似乎也微微一颤,小手暗地里在我腰间上用力一捏。

    呜呜,不就是摸了一下尾巴吗?有必要那么用力呀?!

    “你……你……”看到这幅情景,几个狐人长老一手指着我,神色百变,你你你的说不出话来。

    本以为它们会俗套的站出来大声指责,又或者是其他几个狐人战士按耐不住,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最先冲上来的却是琳娅,提着我的衣领就是用力往后一甩,好一只灵敏的小狐狸,在我甩出去的瞬间就一个优美的后翻,稳稳站在地上。

    话说,在这种突发情况下还能如此迅速反应,刚刚她那惊呼后仰的姿态,莫非是故作出来的?可恶呀!这只狐狸果然个小恶魔。

    用自己的身体将我挡在后面,琳娅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将胸膛一挺,用带着外交性质的柔和微笑看着露西亚:“琳娅听闻狐人族的女子热情大方,现在看贵族的天狐圣女,竟然用如此热情的方式欢迎我们,我代表前来和谈的冒险者联盟,不胜荣幸。”

    犀利,好犀利的语言,几句话就将彼此的关系撇清,让人感觉到我和小狐狸并不是很熟,小狐狸表现出来的热情,也只是一种对使者的热情欢迎罢了,而这种过度的热情,也可以理解成是一种大局上的礼貌性屈就。

    虽然心头还有着许多疑惑,但是对面那些狐人长老,目光明显柔和了许多,即使是责备也掩饰不住里面的溺爱的目光,看了小狐狸一眼:“小露丝,你这是干什么?可不能将客人吓坏了。”

    说着,当中一女性老狐人站了出来,慈蔼的笑道,并向我们……准确来说,是向琳娅点头示意,不知是依然对我怀有警惕之心还是怎么的,她似乎擅自就将我列为在琳娅身后的跟班打杂角色了。

    我到是不介意别人的看法,不过对这个狐人长老的称呼,却几乎笑破了肚皮,小露丝?哈哈,好柔软可爱,但是用在露西亚身上好别扭的名字呀,笑死我了。

    “玛玛加婆婆,你怎么能在他们面前叫我的小名呢?”小狐狸一直注意着我,自然发现了我在后面忍俊不禁的模样,不由面色泛红,摇着那名狐人长老的手臂撒娇起来。

    “嚯嚯——,我们的小露丝长得那么好看,就算用再可爱的名字也合适呀。”狐人长老慈爱的牵着露西亚的手,走了上来。

    “我是狐人族的大长老玛玛加,没想到今天有贵客临门,真是失礼了。”

    这样说着,打量着一身称身的百叠碎花水蓝色长裙,如同雪中傲然而立的水仙一般的琳娅,继续笑着说道:“得到联盟的使者要来的通知,今个一瞧,没想到竟然是不输给我们小露丝的小姑娘,听说人类联盟人才辈出,现在一看,果然不错。”

    “玛玛加大长老太谦虚了,未通报一声贸然前往,是我们的不对才是,早就听闻贵族的天狐妩媚天成,国色天香,只是封印了自己的魅力而已。”琳娅宛然一笑,应对得体的说道。

    露西亚得意的朝琳娅皱了皱小鼻子,似乎在说,你明白就好,若是老娘魅力全开,你那容貌气质还有胸部什么的,全加起来也比不上。

    “我是受阿卡拉大人之命,前来和贵族商谈的琳娅,爱德华,斯普林菲尔德。”琳娅微微一鞠,然后退后一步,小手恭敬的朝我这个“打杂”的伸了过来。

    “这位是我们联盟的长老,德鲁伊吴凡……“说道这里,她俏脸一红,看着不断朝自己示威的露西亚,脸上的笑意越发亲切温柔。

    “同时也是我丈夫,全权负责这次商谈的所有事项。”

    咦咦——!!丈夫?琳娅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大胆了?上次向马拉介绍她是我的妻子的时候,还被狠狠的捏了一把呢,沉浸在“打杂光环”的我心里一惊,顿时呆了起来。

    “哼——”察觉到琳娅羞涩目光里饱含的得意,露西亚咬着一口贝齿,后面的狐狸尾巴笔直竖着,上面的狐狸毛也根根竖起,很是有点怒发冲冠的意思。

    “吴凡,你就是那个人类联盟那个吴凡?”

    大长老玛玛加惊讶的看着我,大脑似乎暂时无法接受在她心目中一个本该是打杂的,骤然成为大名赫赫的大陆双子星的角色转变。

    “我想这个世界,和我同名的人应该不会很多才对。”我礼貌性的颔首一笑,肯定了她猜测。

    “原来是这样,刚刚真是失礼了。”

    玛玛加神色恭敬的微微点了点头,回首看了露西亚一眼,深邃的目光让这只小狐狸心虚的低下头去。

    “听说贵族正在举办比武招亲,不知现在进展如何?”我将目光落到下面的赛场上,居高临下,一眼就将整个比赛收入眼中。

    现在应该还在进行淘汰赛,会场中心有两个大圈子,分别进行着比试,据资料显示,狐人族一共有两种职业,一种是狐人法师,一种是狐人战士。

    狐人法师和七大职业的巫师差不多,不同的是,因为狐人族天生的能力,这些法师有着异常灵巧的身法和速度,也因此具备好几个近身攻击技能,在战斗中能够比巫师更加灵活运用,取而代之的是在魔法威力和对魔法的领悟上不及巫师。

    而狐人战士,则比较倾向于刺客职业,他们拥有同样神出鬼没的速度,虽然不像刺客那般多才多艺,但是变化多端的速度加上强大的武技+魔法技能,却让他们的攻击力比刺客更胜一筹。

    当然,除了这两种种族职业以外,狐人还能就职其他职业,就比如说露西亚,就是一名标准的刺客。

    此时场面上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两个圈子,一个是狐人战士vs狐人战士,一个是狐人法师vs狐人法师,将战士和法师分开,是因为狐人战士克制法师,就如同刺客克制巫师一样。

    不过,就算如此,到总决赛的时候,法师和战士还是将不可避免的碰上,到时候就要看狐人法师的手段了。

    场上的四名狐人战士和法师,大概都在三十来级,此时他们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数万狐人观众都沸腾起来,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都在为自己的目标加油喝彩。

    身为种族特有职业,他们的一些独特技能自然是我从未见过的,此时看着,每到关键时刻,也忍不住大声喝彩,和其他人一样,紧张的透不过气来。

    “你是来帮我还是来看比赛的?”

    一旁的小狐狸立刻不满,乘着长老的注意都放在场上,蹑手蹑脚的走过来,暗暗在我手臂上一捏,小声抱怨道。

    “都有,都有。”我回过神来,不禁讪讪一笑,下面突然一阵欢呼浪潮涌起,我连忙看去,才发现战士组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不由大呼可惜,这两个狐人战士的实力都差不多,局势也一直很不明朗,没能看到那决定胜负的最后精彩一刻,让我很是惋惜。

    至于法师组那边,就有点乏味了,无非是利用灵敏的身法在场上窜来窜去,远远向对方用魔法的轰炸,偶尔的一次近身攻击也只是一触即离,远没有战士组的如同两道光影般不断近身交错来的惊心动魄。

    “已经进行到什么阶段了?”眼看法师组的没什么看头,而且很明显是其中一名法师压制着另一名法师,我不由凑到小狐狸的耳朵里轻声问道。

    “前百名的争夺,等会还要进行几十场,争夺出前十六名,明天进行总决赛。”小狐狸气呼呼的说道。

    “既然不喜欢,那为什么不拒绝?”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我心里一个舒畅呀,你这只狡猾多端的小狐狸也会有今天。

    “哼,你以为老……我不想拒绝吗?就是因为十多年前,族里要为我举行这种无聊的比赛,我才偷偷跑到你们人类联盟那去历练,十多年过去了,本来以为她们也会死心,没想到还是念念不忘,就像我嫁不出去似的。”

    “你这只小狐狸也有失算的时候吧,告诉你,千万不要小看老人的执着,哪怕就算你躲上一百年,只要还没死,她们也会记在心里,嘿嘿——”我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教训着小狐狸说道。

    “笑!笑!笑!你还笑,还不都是因为你,我才回来,被抓住举办这种比赛,我不管,这次你要是不帮我的话,我……”

    小狐狸咬着那娇艳欲滴的红唇,目光妩媚迷离的看着我,全身散发出一股让人忍不住将其搂入怀里肆意揉捏的魅惑气息,然后吐气如兰的在我耳边呵气道。

    “我就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你。”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散发出酒红色水泽的诱人红唇,我差点就没点头说好哇你就吻我吧,好在还有一丝理智,想到了这样可能会发生的后果。

    除了被在场的数千名狐人战士法师围殴,还会有其他选项吗?

    “我帮你就是了,不过,你确认那些大长老们会答应让我上场吗?”我强忍着近在眼前的致命诱惑,添了添干燥的嘴唇问道。

    “哼哼,只要我在场上推波助澜一下,那时候就由不得她们了。”

    小狐狸也下意识的跟着我,将粉红小舌从水晶般动人的红唇上添过,露出小狐狸式的嘿嘿笑容,却不知自己无意识的诱人举动,再加上故作奸诈的可爱模样,差点就将我建立起来的防线瞬间崩溃。

    很快,法师组的战斗也结束了,两名胜者,豪气万千的举着双手,向台上的露西亚投以炙热疯狂的眼神,露西亚也不得不稍微配合的朝她们笑着挥手致意,只是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表示,就让这两名狐人的情绪涨到了最高点,可想而知她在整个狐人一族的地位和魅力。

    当然,若是这两个可怜的家伙知道露西亚微笑招手的时候,心里却暗暗咒骂着“你们这些色狐狸给老娘统统滚回家里喝奶去吧”之类的恶毒骂语,恐怕会当场晕厥倒地吧。

    接下来的几十场战斗,也异常精彩,我略微计算了一下,发现里面大多数都是三十多级的狐人冒险者,而最后胜利的,也合乎常情的都是剩下的少数四十多级狐人,这种合乎常情,也从另一方面凸显出狐人族里面并没有天纵之才的人物,至少这里没有。

    难怪玛玛加大长老见到我这个大陆级别的“天才”的时候,眼神会如此复杂,也难怪眼高过顶的露西亚,会看不上自己族里的年轻俊杰。

    夜幕降临,十六名最终胜出者终于决出,八名法师和八名战士,此时从广场里站出来,看着彼此的目光可谓刀光剑影,恨不得现在就用目光将对方击倒,然后齐齐向露西亚看来,很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露西亚对自己有点意思。

    面对十六道灼灼的目光,即使强悍如露西亚,也不禁微微缩了一下脖子,笑容那是说多勉强有多勉强,可惜太阳已经下山,台下隔着老远的十六名狐人并没有察觉到露西亚笑容里的僵硬,而是继续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露西亚是在朝他微笑,于是十六股浓烈如实质的斗魂,从他们身上汹涌而出,就连原本极具狐人特色的矮小个子,似乎也变得如同史泰龙一样壮硕热血澎湃。

    “明天你一定要出场,不然的话,我就当着决赛获胜者的面前亲你。”

    在十六股冲天气势的压迫下,这只狡猾的小狐狸也露出了彷徨无助的眼神,然后恶狠狠的瞪了在一旁暗自偷笑的我一眼,用百分之百认真的口吻对我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