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意外来客

第四百六十八章 意外来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四百六十八章 意外来客

    ……

    在这种情况下,我和琳娅自然不好开口讨论结盟的事项,反正比武招亲明天就结束了,也不差在这一两天。

    在狐人大长老玛玛加的安排下,我和琳娅在狐人族的领地里受到了热情招待,也见识到了许多狐人一族特有的风俗特色,尤其是让人眼花缭乱的妩媚狐人mm……咳咳,不好,琳娅还在一边呢。

    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小狐狸这只小烦人精,竟然出乎意料的整个晚上都没来骚扰我,反常的行为到是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暗暗提醒自己明天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以应付一切不可预料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广场外面就吹起了号角,附近的狐人部落,天还没亮就已经赶了过来,迎着朝雪的初阳,我刚刚拉开帐篷大门,就被眼前人山人海……不,是狐山狐海的景象给吓了一跳。

    好多特等皮毛呀……好吧,这种话只能在心里想想。

    眼前的盛况,竟然比昨天还要夸张,估计整个亚瑞特山脉上的所有狐人,这里便占了十分之一,诺大的广场也似乎喘不过气来,地上积雪更是因为众人的热情而早早融化。

    好在身为贵客,我不用和这些狐人挤位置,而是绕过广场来到昨天的高台,琳娅这小妮子早就在上面,远远的瞄见了我过来,立刻撇过头去,红晕却蔓延到了耳根。

    嘿嘿,这小妮子自作自受,昨天莫名其妙的在玛玛加面前,承认她是我的妻子,结果在安排的时候,玛玛加自然将我们两个安排到一块,结果一回到帐篷,她就像胆小的兔子一样,缩在角落里,将被子裹住全身,扑闪扑闪明亮的眼睛不知所措的打量着我。

    若不是时间地点不对,我可真打算将她吃掉,可惜是在别人的地盘,狐人的耳朵听说贼灵贼灵的,我不大敢乱来,而且内心还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要是自己真的打算做点什么,在最关键时刻一定会很狗血的出现某个人捣乱,至于某个人是谁,我也不大清楚,咳咳……

    不过,就算无意吃掉这小妮子,我也狠狠的调戏了她好一会儿,差点玩出真火,这不,一大早起床她就不见了。

    踏上高台,我并不打算去琳娅那里,总感觉她的害羞度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还是不要再刺激得好,无数前辈们用实例证明,要是让女孩那根害羞的弦崩断的话,后果将会很恐怖。

    于是,我来到小狐狸旁边坐下,一眼往去,顿时啧啧称奇起来,眼下这种人头涌涌的场面,竟然不比神诞日的祭礼仪式逊色多少。

    祭礼是人民对神的尊敬与爱戴,因此才有如此多人观看膜拜,而小狐狸的一场比武招亲,竟然也有如此号召力,虽然不能说明她在狐人族里就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但是也足以证明所有狐人对她寄托的希望。

    “没想到你在族里那么得人望,我说小狐狸,你干脆就不要辜负了诸位长老和族人的期望,从了那位获胜者吧。”

    眼睛转咕噜几下了,我凑到小狐狸的毛绒耳朵旁边,轻声说道,看着眼前可爱的耳朵,似乎被我的呵气声弄得痒痒的,自然的抖动几下,我又差点没忍住伸出手去捏一捏。

    “要是因为他们的爱戴,就得屈就,我宁愿不要,你这个坏蛋,该不是想找借口不出场吧,别忘记我昨天说过的话。”露西亚将她那异常敏感的耳朵从我嘴巴面前挪开,回过头,瞪了我一眼,咧着两颗小虎牙威胁道。

    “这是哪里的话,我只是觉得,这十六名狐人也不错呀,你就便宜他们一下又如何?”

    将目光从广场中央那十六名自信满满的狐人冒险者身上掠过,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确要比我秀气多了,十分有伪娘的资质,而且实力也不错,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四十一二级,比我这个三八红旗手等级还要高一些。

    “哼,我就是……这个坏蛋,……便宜……他们……。”小狐狸气呼呼的撇过头去,嘴巴喃喃含糊不清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我将身子探过去,好奇的看着她。

    “少啰嗦少啰嗦少啰嗦,你只要给我乖乖的赢了就好!!别忘了你还欠我五个条件呢。”这只小狐狸莫名其妙的就凶巴巴起来,两只小犬牙随着她的羞恼娇嗔,时不时露出来,仿佛随时要扑过来咬上一口似的。

    “对了,我怎么就忘记了,这次就当做是你的条件之一吧,这样一来就只剩下四个了。”我顿时一拍掌心,这只小狐狸不说,我还真忘记了,差点就白白给她干活了。

    露西亚这时才醒悟到,自己竟然不小心给说漏了,明明是可以蒙混过去的说,想到这里,她脑子一转,不禁阴沉着脸,用险恶的眼神看着我。

    “是呀,像我这种全身上下除了耳朵以外就一无是处的女孩,又怎么可能会白白帮助我呢?不消耗条件是不行的,是吧!!”说道最后两个字时,已经在咬牙切齿了。

    “……”马拉格比你这个混蛋,迟一天转述会死吗?

    最后,以封口费为由,我还是不得不给这只小狐狸免费干活,这对身为罗格第三抠门的我来说,是多么的痛心疾首呀,所以说以后千万记住,东西可以乱吃,话绝对不能乱说。

    在小狐狸得意洋洋的摇摆着尾巴,宣告自己的胜利,而我则是无精打采的瘫在椅子上时,下面的比赛已经开始了,和昨天不同的是,今天只有一个擂台,十六个入选者将分成八组分别进行比赛。

    首先是两个狐人战士的对决,通过昨天的观察,我发现狐人战士的几个技能很是有趣,其中一个是幻影,说白了就是利用极快的速度制造出残像,让对方防不胜防,无论是攻击还是逃跑都十分实用。

    他们那毛茸茸的大尾巴,竟然也是武器之一,当第一次看到一只湖人战士的尾巴突然着火时,我还吓了一大跳,随后看着那名狐人战士将尾巴向前一甩,卷起漫天的焰火向对手攻击,才知道这是他们的技能之一,老实说,这招挺猥琐的,若是对狐人战士不熟悉的人,很容易就会被偷袭得手。

    想到这里,我不禁将目光落到小狐狸摇来摆去的尾巴上,若有所思起来,敏感的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将尾巴一卷,藏在身后,瞪着我,脸上微不可察的浮现出一丝红晕。

    “看什么看?被老……我的尾巴给迷住了吗?嗯哼?”

    “不,我只是在想……”我捏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要是你转职狐人战士,用尾巴着火那招,你有三条尾巴,岂不是威力大了三倍?”

    “什么叫尾巴着火那招,是焰尾好不好?”小狐狸用眼神狠狠剐了我一下,才慢悠悠的继续说道:“你说的不错,虽然没有三倍那么夸张,但是加成肯定是又的,不仅如此,以我的天狐之躯,施展其他狐人技能也一样能获得很高的技能加成。”

    看着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小狐狸难得文静的一笑,轻轻摆弄着自己的尾巴:“你是不是在想,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转职狐人职业呢?哼哼,告诉你也无妨,我是在想,我露西亚,就算不利用天狐的优势,也会做出一番成绩,我希望别人叫我露西亚大人,而不是天狐大人,怎么样?很厉害吧。”

    说完以后,这只小狐狸骄傲的都快要将尾巴翘上天了。

    “有好好的天赋不利用,只是浪费而已。”我瞟了一眼自鸣不已的小狐狸,摇着头叹气道:“或许,像你这样的身份,的确有资格做这种奢侈的事情,不过你却想过没有,还有更多的人因为没有天赋,即使付出多少汗水依然没有回报,对于他们来说,你这种行为可是要遭天谴的。”

    出乎意料,小狐狸听了我这一番批判,却并没有立刻动怒,那翘上天去的尾巴,也软绵绵的垂了下去,骄傲,蛮横,自信的锐利目光,逐渐柔和下来,让我有一种感觉,这时候的小狐狸,才是剥掉她那层层伪装下,真正的灵魂。

    “是的,你说的没错,其实我也曾经后悔过,当初,在得知我转职刺客以后,玛玛加大长老,还有其他几位长老突然哭了起来,当时我完全不知所措,那泪水,就像熔浆一样,到现在回忆起还炙疼着内心。”

    小狐狸轻轻捂着胸口,咬紧嘴唇,漂亮的柳眉紧蹙着,那突然展出出来的柔弱和痛苦,让我几乎忍不住将她搂入怀里,小心的去呵护和安慰。

    “是不是觉得我太不知好歹了?或许吧,其实呀,我当时只是感觉到,若是自己当时妥协,真的顺从大家转职狐人职业的话,就会被什么牢牢的箍住,再也不能挣脱开来,我不甘心,我不想像前几任天狐前辈一样,被这片土地束缚一辈子,我想要到外面的世界,我想要寻找更多美好的事情,听说在地狱入侵以前,我们族里的一位天狐前辈,甚至成为了人类世界的候补圣女,每次读到她的史记,我都会佩服、羡慕的睡不着觉,幻想着自己也能出到外面的世界,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虽然当时我还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但是只要出去,就一定能找到,坏蛋,你能理解我这种感受吗?”

    小狐狸敞开心怀,真情流露的述说着自己的内心,肆意宣泄着一直压抑在灵魂里面的呐喊,甚至激动的伸出双手紧紧拉住我的衣袖,泪光闪烁,露出一副仿佛期待着大人认可自己的小女孩般的可怜目光。

    喂喂,其他士兵看过来罗,我会被围殴的,你再牵下去的话,我恐怕就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了。

    可惜,我实在无法狠下心,将小狐狸那宛如无助的小女孩紧紧抓住父亲寻求帮助的小手甩开,叹了口气,大手在她的小脑袋上用力一按。

    “傻瓜,当然能理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和活法,就像我们冒险者,不可能去屈就平民的想法和世界,国王也不可能和乞丐一起生活,你并没有错。”

    明明只是一通没有丝毫逻辑和说服能力的话,小狐狸却破涕为笑,抓着我按在她脑袋上的手,娇憨的点了点头,突然醒悟过来,用力一甩,脑袋气哼哼的一撇,但依然可以明显看到,一团红晕正逐渐遍布在她那精致无暇的俏脸上。

    过了好一会,她似乎平静了下来,又忍不住回过头,打量着我,最后小声问道:“坏……坏蛋,你说,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样选择。”

    “我?”

    我挠着后脑勺,笑了起来:“我可不像你,有那么多资本挥霍,我的话,是绝对不会浪费自己的天赋,别人怎么看我,我不在乎,被什么东西箍住,束缚住,我也同样不在乎,只要能保护好自己重要的东西,就已经足够了。”

    小狐狸愣愣的看了我一会,突然噗哧笑了起来,接着目光一瞪,张开两只小虎牙就往我意图伸过去把玩她耳朵的手咬去,幸好我躲得及时。

    “什么叫做‘我可不像你,有那么多资本挥霍’?似乎你这个双子星,比我这个天狐的资本要大多了吧,真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笨蛋。”说着,还在我手臂上用力的一拧。

    “……”

    是吗?或许真是这样吧,不过由始至终,我从来没有将自己当过什么高高在上的双子星,也没有将自己定位到英雄的角色,我只是顺应着内心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良知和想法行事,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人而拼搏,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而已。

    不说我和小狐狸两个躲在一角互相感怀,场下的战斗,经过激烈的比拼,已经角逐出了六名获胜者,他们赢的也不容易,他们的对手实力不差,而小狐狸的魅力也实在太祸水了一点,让他们的对手几乎拼尽全部,直至重伤无法行动才不甘被带离出场。

    虽然辛苦,不过这六名获胜者内心却是万分喜悦的,因为他们又离心目中的女神接近了一步,只要能获得胜利的话,那……

    这六个浮想翩翩的狐人,似乎根本就没有考虑过露西亚会不会接受他们,又或者说即使能和女神交往几天,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若是他们知道他们神圣不可亵渎的女神,此时正在台上和一个人类敞开心扉,互诉衷肠,也不知会做何感想。

    很快,另外两场战斗的胜利者也角逐出来,八个狐人族的顶尖年轻高手,威风凛凛的站在广场中心,炙热的目光都不由向高台上望去,可惜露西亚接受了昨天的教训,早就找借口遁走了,等她躲躲闪闪回来的时候,八强决赛已经开始了。

    日当中午,冰雪覆盖的狐人中心村落,竟然呈现出一股冬去春来之势,数万人聚集在一起所散发出来的热量,让常年冰冻的坚硬冰层,也悄悄的融化开来,咋一看还以为那裸露出来的褐色土地上,要开始萌发出新的绿意。

    八强决赛进行的异常激烈,每个闯入这一步的狐人冒险者,更是不甘心输掉,最后,决出四位胜者所花费的时间,竟然不必十六强决赛时少,这时候,太阳已经缓缓偏西,不过,整个比赛也就剩下最后三场,看样子应该能在天黑以前决出获胜者。

    一旁的小狐狸,神色也越发紧张,美目频频的望向我这边,生怕我毁约扭头跑人似的,若不是碍于刚刚凑过来和我们“聊天”的玛玛加长老在一旁,她恐怕就会紧紧抓住我的袖子将我牢牢拴在身边了。

    然而,就在四强赛正要开始的时候,远处的人群却涌现出一股骚乱,夹着狐人族愤怒的斥骂声传来。

    “这是怎么回事?”

    玛玛加皱着眉头站起来,紧接着其余狐人长老,还有我和琳娅和小狐狸,也跟在她身后,站到高台前面,注视着远处那人群里突然出现的乱流。

    “分开族人,让那些人进来吧。”

    由于人群过于混杂,我并未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反倒是玛玛加,似乎猜到了什么,叹一口气,对旁边的士兵说道。

    不一会儿,在士兵的引导下,那几个引起骚乱的人,顺着分开的人流走过来,我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五个狼人。

    在哈洛加斯,我也曾经在酒吧里见过一些狼人,所以此时见到,并未大惊小怪,说到这些狼人的外形,虽然和狐人一样,都是人类的外貌加上头上长一对狼耳朵,屁股后面一条狼尾巴,但是两者之间却十分容易辨认。

    首先,狼人的耳朵比狐人的更尖,而且上面清一色覆盖着只有几毫米的短毛,远没有狐人那般毛茸茸的可爱,后面那条狼尾巴,也似针刺一般,一簇一簇尖尖的竖起,不像狐人的尾巴那么蓬松柔顺。

    在气质上,两者更是天差地远,在狐人族,狐人男子也显得娇小秀气,而在狼人族,就是狼人女子,也有着高高的个子,锐利的目光和坚毅的神情,狐族男子不如狼人女,这话虽然不准确,但如果光以气势而论,却无可非议。

    当然,作为亚瑞特山脉上唯一相邻的两个兽人族,狐人族和狼人族的关系还是十分友好的,且气质并不能代表什么,狐人族只是先天上的容貌身材显得秀气而已,论真正实力,其实也并不逊色于狼人族多少。

    眼前的五只狼人,给了我另一种感觉,当头的一只狼人,那酷酷的面容,竟然有几分眼熟,举手投足之间显露出来的大气,还有眉目将的高贵,显示着他的身份并不一般,而他身后的四个年轻狼人,却是气势咄咄,身上散发出一股嗜血味道,锐利的目光仿佛一把尖刀似的,相比起来他们,狐人族那四个高手,就显得娇气多了。

    “玛玛加大长老,贵安。”当头的那位贵气逼人的狼人,单手抱胸,率先行了一礼,完美到极点的礼仪,即使是三无公主在一旁,恐怕也挑剔不出任何毛病……呃,或许那对耳朵和那条尾巴会成为她的发难对象也说不定:“对于一位真正的贵族来说,太碍事了,割掉吧”,只要毒舌属性发作的话,她的确很有可能会这样说,真是有点期待这位狼人贵族听到三无公主的评价以后露出的表情呀。

    想到这里,我不禁嘿嘿奸笑起来,结果被旁边的小狐狸一个手肘顶的喘不过气。

    “克里斯王子大驾光临,我们狐人一族不胜荣幸。”玛玛加呵呵一笑,打起了官腔。

    “克里斯王子?难道是狼人族的王子?”

    我咋一听,立刻在后面贴着小狐狸的耳朵问道,样子看起来极为亲密,结果被后面那四个狼人的其中一个看到,锐利的目光顿时充斥着血丝,如刀般剐了我一眼,全身散发出森寒的气息。

    瞪什么瞪,比眼大呀?这种微不足道的气势岂能吓得了我,再恐怖上百千倍的我都见识过,因此,我也毫不客气的回瞪过去,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相反,如果对方不给我好脸色看,我恐怕……会一拳揍过去。

    “除了狼人王子还有谁,他可是指定的下一任狼人王,地位高得很呢。”露西亚满不在乎的亲昵咬着我的耳朵答道,完全就当那只朝我横眉竖眼的狼人战士不存在。

    这时候,玛玛加和克里斯也嘘寒问暖完毕,开始进入了正题:“不知道克里斯王子今日前来,究竟有什么要事吗?还是说特意来观看我们的比赛,那可真是巧了,正好是最后三场的决胜,相信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克里斯温文尔雅的喝了一口茶,微微笑道:“听说你们族正在为露西亚殿下进行比武招亲,我这次贸然前来,一来的确是打算欣赏一下狐人族战士的勇武之姿,二来嘛,也是有个不情之请。”

    说着,克里斯若有若无的也露出了一丝苦笑:“露西亚殿下的美名享誉整个亚特瑞山脉,就连我们狼人一族的战士也为之神魂颠倒,听说这次比武招亲,立刻就坐不住了,我实在拗不过他们,所以只能厚着脸皮过来了。”

    原来克里斯身后四名狼人,都是露西亚的倾慕者呀,怪不得我刚刚和露西亚交头接耳的时候,他会生气的瞪过来了。

    “喂,小狐狸,听那个克里斯王子的意思,他好像对你不怎么感冒的样子诶。”后面,我无视四名狼人战士怒目的眼神,又和小狐狸咬起了耳朵。

    “哼,那是因为他没见识过老……我的魅力罢了。”小狐狸对自己很自信,娇艳的红唇一侬,尾巴高高的翘了起来。

    “这个嘛,似乎有些于理不合吧。”玛玛加露出为难的表情。

    “在亚瑞特山,我们狼人和你们狐人都是一家人,大长老想必不会排斥我们吧,而且依我看,你们族现在正好决出四名战士,我们这边也刚刚好来了最杰出的四名年轻战士,这难道不是天意吗?这四位狐人族的勇士,想必也不会介意我们的介入吧。”

    “来就来,谁怕谁呀?”

    那四个狐人战士顿时坐不住了,这是克里斯的激将法,他们当然知道,可是一直被那句“狐人男子不如狼人女”压的抬不起头,他们又如何能说一个不字。

    “好吧,既然大家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反对,不过这次的规矩,有一点我是必须说清楚的,无论胜者是谁,到最后都必须由露西亚自己选择。”

    眼看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玛玛加也只好轻叹一声,或许她一早就知道结果会这样,不过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就算狼人赢了,只要露西亚开口拒绝,对方也没什么话好说。

    “自然是得有露西亚决定,以天狐的高贵,怎么能光凭勇武之力决定她的伴侣呢?就当做是两族一次友好的切磋如何?”克里斯微笑着行了一礼。

    “如此甚好。”玛玛加也跟着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本来今天就能决出胜负的比赛,因为狼人族的介入,经过众人商议,又拖到了明天举行,克里斯身后那四只狼人,更是开始像蜜蜂一样绕着露西亚这朵鲜花团团转,另外四名狐人战士自然当仁不让的担当起来了护花使者,双方争锋相对,交织的目光都快迸出火花来了,离比赛还有一天,火药味就已经浓的一触即发。

    而夹杂在中间的露西亚却已经将近抓狂,耳朵上的棕毛也被扯掉了好几根。

    是夜,我和琳娅依然住在同一个帐篷里面,小妮子也依然蜷着被子畏缩在角落,像小绵羊看大灰狼一样,怯生生的看着我。

    “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个什么劲呀。”

    我嘿嘿奸笑着逼近琳娅,将她连人带被搂在怀里,小妮子惊吓的呜了一声,将鼻子以下的地方缩到被子里,满脸通红的看着我。

    “谁……谁是老夫老妻呀,吴大哥就是喜欢欺负我,呜呜~~”

    “那可不是,我和马拉说了你是我的妻子,你又在玛玛加面前承认我是你丈夫,还不是老夫老妻是什么?”我在她露出来的光洁额头上一亲,笑着说道。

    “那……那是因为……那不算数……哼!!”

    琳娅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最后竟然耍赖了,那一声轻哼的风情,简直比三条尾巴都露出来的小狐狸更令我砰然心跳,不由自主轻轻扯开被子,寻着那香唇吻了下去。

    “放心吧,我不会在这里吃掉你的,说点正事。”好一会,我抱着柔若无骨的任我搂在怀里的琳娅,然后用被子将两人蜷在一起,传递着彼此炙热的体温。

    “嗯。”将颔首埋在我怀里的琳娅,轻轻点了点头,脸上无限娇羞。

    “你对那个狼人族的克里斯王子,了解的有多少?”

    “克里斯王子?阿卡拉奶奶和我说过一些,在哈洛加斯的时候,我也听到过他的一些传闻。”说到正经事,琳娅立刻脸色一正。

    “据说,他年幼的时候曾经在人类世界里呆过一段时间,回去以后,深受狼人王克莱德的青睐,在狼人族里声望也很高,是个精明能干,有着王者之风的能人。”

    “哦,他就没什么缺点?”

    我顿时歪起了脑袋,这样看不出深浅的人最是难应付,看来在狼人族的谈判,应该打醒十二分精神才行。

    “若是那么容易能让你找到缺点,就不配做为狼人部落的接班人了。”琳娅又气又好笑的蜷在怀里,用小脑袋顶了顶我的下巴。

    “好呀,现在就已经在给对方说话,到时候还不得被拐过去?”我故作恼怒的在她翘臀上一拍。

    “吴大哥说呢?”

    娇贵的臀部骤然受袭,琳娅惊呼一声,眼睛里顿时蒙上一层水雾,抬起头,深情款款的目光注视过来,即使是铁人恐怕也得融化。

    “那还用说,你就算想逃脱我的掌心,现在也太迟了。”说着,我已经重新堵上了琳娅的香唇……

    第二天一大早,人群再次聚集在广场,只是和昨天不同的是,今天拥挤的狐人群里,竟然出现了狼人的身影,听闻了这次比赛,他们大老远的赶过来为自己的四名战士加油喝彩的,同时也想一睹天狐风采。

    秉承着早起不如迟到的习惯,我依然是最后一个来到高台,众人已经纷纷坐好位置,包括那个克里斯王子在内,而他身后的四名狼人,却已经站在了广场中心的擂台上,正和另外四名狐人战士唇枪舌战,比赛尚未开始,就已经有了那么股刀光剑影的味道。

    见我懒洋洋的走过来,最先迎向我的打招呼的,竟然是那个克里斯王子殿下,显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目光瞄及琳娅,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不容易虚伪客套一番,我才和克里斯齐齐坐下,今天和昨天不同,我可不敢再往小狐狸那边坐了,不然晚上回去,琳娅非得醋意大发,酸死我不可。

    说到克里斯这个人,看上去到也不讨厌,只是却也喜欢不起来,他脸上似乎永远都挂着和煦的笑容,虽然就算是我这样的外交白痴,也能看出他的笑容有些过于客套,却又感觉不到那种令人反感的虚伪,让人讨厌不起来,而不喜欢他的原因,也是因为这种人,看上去貌似智商颇高,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不是我等凡人所能应付,能不打交道最好就不要打。

    在万众的期待下,狐人族和狼人族的第一场战斗,终于拉开了帷幕,一名高大的狼人凶狠的狂战士,和一名矮小秀气的狐人战士,缓缓踏入宽阔的魔法擂台,双方距离二十米距离的时候停下,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似擦出了火花。

    裁判也不废话,见两个人都准备好了,一声开始,在数万名狐人和狼人的呼啸声中,战斗终于打响。

    “嗖——”

    在裁判令下的一瞬间,狐人族便先动了起来,身形一闪,便利用自己鬼魅的身形,曲线逼近对手,而另外一边的狼人,知道自己在速度上不是狐人的对手,因此选择了以静制动,眼眶里的幽绿瞳孔不断抖动,里面倒影着狐人战士一闪即逝的身影,将对方的动作完全收入眼中。

    在曲线逼近到狼人战士十米左右的距离时,大概是发现自己的速度无法魅惑狼人,狐人战士突然行动了,猛地一个直线加速,在一眨眼的时间横跨十米距离,出现在狼人面前,同时手中的长匕首也带着呼啸剑光划过。

    “锵——”

    在同一时间,狼人战士那一直垂握着的双手剑也动了,稳稳的将狐人战士的匕首接了下来,然而,他并没有感觉到武器相撞的力道——虚招,狼人战士心中一惊,连忙闪身,可是长匕首依然从他的脸颊划过,带起一道血丝。

    “锵锵锵——”

    没有给出丝毫的停留机会,狐人战士手中的匕首,在狼人狂战士面前刮起了一道道暗风,悄然无声,无处不在,纵使狼人狂战士将自己手中的双手剑舞得密不透风,但是身上细小的伤口依然在不断增加,终于,狼人寻得一丝机会,怒吼一声,双手剑猛地砸了过去,将狐人一举逼开。

    很明显,在普通近战能力上,眼前的狼人狂战士,要逊色于狐人战士一分。

    “不错,蛮有两手的。”

    狼人用指头轻轻擦拭着身上的十多道细小划痕,让后将指头沾染的鲜血放到嘴里,轻轻舔舐着,幽绿的目光逐渐染上一层血丝。

    “马马虎虎,也就比你强那么一点点。”湖人战士一手握着一把匕首,如同忍者般低俯着身子,带着淡淡笑意的目光就如同手中的匕首般,暗藏锋利。

    “那么,要真正开始罗。”狼人目光一沉,全身被一股热气所膨胀,身形骤然高大起来。

    狐人没有说话,而是将身子俯得更低,如同一把绷紧的怒弦。

    没错,刚才仅仅只是试探对方的四围属性和战斗技巧而已,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