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形势莫测

第四百七十一章 形势莫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四百七十一章 形势莫测

    ……

    “没想到……”

    哈达玛斯抹了抹已经愈合的伤口,看着我喃喃说道。

    “该不会怪我用装备欺负你吧。”

    这看似凌厉的一剑,对我并未造成什么伤害,空中一个翻身,借势卸去力道以后,我已经稳稳站在阿达玛斯对面,手中的水晶剑轻轻一挥,如同薄翼般的水蓝色剑刃,散发着淡淡洁白光芒,在空中划过一道细小却明显的笔直白光,就像刺客的腕刃一般,锐利无息,没有引起一丝空气皱褶。

    但是比之刺客的腕刃,攻击力却要高上好几倍。

    “当然,装备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哈达玛斯将手中的卓越之剑重重往地上一顿,卓越之剑是一种介于重型和中型武器之间的巨大杀人利器,剑身接近五尺(1.5米),宽三寸有余(12厘米),最厚的地方足有一寸(3-4厘米),算上剑柄,整长便有一米七左右,也只有野蛮人这种庞然大物才能一手抓一把舞得开。

    此时的哈达玛斯心里很是有几分郁闷,他并不是毫无性情的人,自然会有争强好胜之心,尤其是在自己深爱的露西亚面前,本来以为自己手中的蓝色卓越之剑能让对方吓一大跳,没想到和对方手中的武器一比,简直就不好意思拿出来了。

    同时,他也暗暗估算,看来对方强大的力量属性,很有可能是来自装备上的加成,并不是比较少见的力量型德鲁伊,也就是说,他的体质也同样惊人,这样一个攻高防高血厚的对手,无论换做谁都会觉得难缠。

    体质高也就意味着耐力高,这场战斗,绝对要精打细算,不能拖太久,但是也不能急功近利,狐人和狼人第二场比赛的教训,明摆着在那里呢,此刻,哈达玛斯已经完全忽略了对手的等级,而是将对方当成一个劲敌看待。

    现在,他心中只剩下最后一个疑惑,眼前这个德鲁伊,除了精通元素系之外,究竟还精通哪一系?不可能三系精通,也不可能只攻元素系,那么,剩下的,究竟是变形系,还是召唤系?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哈达玛斯眼中的精光一闪,身上的狂战斗气暴动起来,组成一个血红色的魔法阵,一滴滴红血从魔法阵里翻滚着,顺着哈达玛斯的脚下蔓延而上,乃至覆盖全身,此时的哈达玛斯就如一个人形的血团,这些鲜血很快就被哈达玛斯身上的毛孔所吸收,他逐渐从血团之中破茧而出,形态与刚刚无二,除了那一双由幽绿变成血红,散发出更加狂暴气息的瞳孔以外。

    这是狼人狂战士的血系技能,能通过融合各种血液,增强自己的能力,比如说伤害、速度、攻速、四围属性、还有各种抗性等,比较特殊的是还有增加各种状态的血系技能,比如说吸血,伤口撕裂等等。

    这种血系技能,其实就相当于圣骑士的光环和野蛮人的呐喊,都是增幅自己的属性,不同的地方在于血系技能只能作用于自身,但是胜在更多运用。

    说时迟那时快,哈达玛斯的血系技能施展,也仅仅是两秒钟不到的时候,我只是愣了那么一下,就失去了下手的好机会,有点郁闷,算了,就当是为了留给大家一个正面形象吧。

    不过,我的美好意图显然没有被高台上的某人所接受,只见小狐狸愣愣的望着擂台,口里嘀咕:“不可能呀,那坏蛋怎么不乘机攻击,不大像他的小气性格呀。”

    周围众人顿时流下一滴冷汗。

    融合了血系技能的哈达玛斯睁开已经变成血红的瞳孔,紧紧的锁定着我:“没想到你竟然没有乘机出手偷袭,的确是个骄傲的战士,但是,你很快就会为自己的骄傲而后悔。”

    “……”

    我能说我现在正在后悔吗?

    “怎么?你不准备一下吗?召唤你们德鲁伊的战宠,或者变形,尽管使出来吧,作为刚刚的回报,我也不会成绩出手的。”吸收了血之力的哈达玛斯,气势中更多出了几分狂暴和高傲,语气之中有着的强大自信。

    “……”

    小雪……小雪它们都在维拉丝身边,再说,即使要召唤,或者变身,我也不需要你留手,单一召唤和变身,我所需要的时间小于半秒,你冲上来也只是找打而已。

    看我继续保持沉默,哈达玛斯两眼顿时冒起了火光,这家伙,是在小看人吗?

    下一瞬间,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巨型的卓越之剑,带着呼啸破空声朝我劈了过来,手举着水晶剑和大盾牌,我迎面冲了上去,两股力量相接触,前所未有的风暴在整个擂台上刮起,仅仅是这一击,擂台上的魔法阵已经呈现出不支的摇晃

    这个临时做出来的魔法阵,用于隔绝四阶冒险者的力量是绰绰有余,但是在五阶实力面前却力不从心,本来它是为狐人族战士设立的,根本就想到会迎来五阶的冒险者比拼。

    巨大的风暴,在擂台周围平地刮起,在一些狐人战士的紧急牵引下,擂台附近的狐人都退后了百米,但是眼中的炙热神色却丝毫不减,这就是五阶冒险者的战斗吗?和刚刚那些四阶冒险者战士的比斗,简直就像小孩玩泥巴和士兵枪战的区别。

    其实这样形容也太夸张了,只是刚刚那些四阶战士的战斗威势,大部分都被擂台魔法阵吸收,所以才会出现如此明显的差距。

    整个广场上,不说那些平民,就连低级一些的战士都只能看到里面两道魅影在交错不休,至于谁是谁,如何出招,都已经无法分辨清楚,也只有小狐狸这个等级以上的冒险者,还能把握住战况。

    论实力,如果加上身上的装备的话,我并不逊色于融合了血之力的哈达玛斯,在速度上我逊色一筹,攻击相近,而防御则是胜他一大筹,技能上,他有战斗系的近战技能,而我的元素系魔法也是出乎意料,防不胜防。

    不过逐渐的,我在近身战中落入了下风,这种战斗,元素魔法毕竟没有哈达玛斯的近战技能来得方便和实用,而且在战斗技巧和战斗本能方面,我也不是他这个在恶劣的大雪山搏杀了几十年的天才武痴所能相比,当然还有一点,我和他相差了足足一个阶段,11个等级,也是巨大的劣势。

    因此,能坚持到现在才落入下风,我已经很满足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能做到这种地步,的确得感谢老酒鬼长期以来惨无人道的虐待。

    熔浆巨岩,爆!!

    带着几千度高温的火焰碎石漫天爆裂开来,狼人狂战士的防御并不是很高,所以面对这些夹杂着火焰和物理攻击性质的高温碎石,迎面冲来的哈达玛斯也不得不硬生生的拉扯住身形,一个后翻躲闪开来,四处弹射的碎石依然有少数命中他的身体,每击中一颗便会带走将近一点生命,让哈达玛斯不禁有些骇然,若是给正面击中,少说也是一百多颗碎石,自己岂不是接近三分之一的生命没了?

    大惊之下,他也没有继续追击,持续激烈的战斗暴风终于在擂台内部停止下来,只剩下熔浆巨岩爆裂后的碎石,还在擂台上面零星的燃烧着,冒着焦烟,让擂台看起来宛如战场。

    外面,紧绷着一根弦的观众,都不由乘机吸了一口气,如此激烈的比赛,甚至让他们忘记了呼吸。

    “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技巧。”

    哈达玛斯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他并不是不知道德鲁伊有熔浆巨岩这个技能,只是熔浆巨岩的速度太慢,在冒险者之间的战斗中根本没有用处,如今看我施展出这一手改良的熔浆巨岩,才知道我除了会骚扰人的火风暴,火山爆和极地风暴以外,竟然还藏有一手。

    “藏着一手也没什么用,下次恐怕就很难再击中你了。”

    我无奈的耸耸肩膀,哈达玛斯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已经不逊色于同等级的刺客多少,有了警惕心以后,恐怕下次熔浆巨岩出现的一瞬间,就会立刻躲闪开去,虽然熔浆巨岩爆裂的打击范围极广,他无法躲避全部,但是伤他十几滴血有什么用,我一个9级熔浆巨岩得消耗15点法力呢,用法力换取对手相等的生命消耗,就连法师也做不出如此奢侈的事情。

    “再这样打下去的话,我可就要输了,我想你一定也很好奇,我除了元素系之外还精通哪一系吧。”

    我笑看着哈达玛斯,深呼吸了一口气,浑厚悠久的狼啸从口中发出,白光闪过的下一瞬间,便已经变换成了一只两米多高的狼人。

    “变形系吗?”

    哈达玛斯喃喃道,突然也跟着笑了起来,这正是他所期待的,如果是召唤系的话,恐怕会更麻烦一点。

    其实准确来说,我应该是三系精通才对,只是小雪它们在维拉丝身边,乌鸦拿不出手,至于剧毒花藤,它如果出场的话,这场战斗就没有任何价值可言了,精英二级的剧毒花藤,仅它一个就可以战胜哈达玛斯。

    我现在拥有的战斗力排行榜中,精英三级的小雪当之无愧名列第一,然后就是精英二级的剧毒花藤,而身为主人的我,抛除血熊变身这个bug技能以后,只能屈居老三。

    “哈哈哈,我一直想看看德鲁伊的狼人,还有我们狼人狂战士的狼人,究竟哪一个更厉害,吴凡,感谢你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但是我敢保证,你会后悔用狼人形态和我战斗的。”

    这样狂笑着,哈达玛斯也仰天长啸,本来我是想乘机出手的,没想到这家伙变身的速度也不比我慢多少,切!!

    变身过后,一只比我还要高大上几分的狼人,站立于对面,虽然同样都是狼人,但是我们两个却有明显的不同,撇开体型高度不论,哈达玛斯雪白的毛发上,在胸口处有着血红的图腾颜色,图腾以心脏为中心,一直蔓延到肩膀头颅,还有手臂两端,让他看起来更加威武狰狞。

    这并不是狼人狂战士的二阶技能【狼人变身】,而是狼人狂战士的四阶技能【狂暴狼人】。

    喂喂,你这个家伙刚刚不是说要看看哪个狼人变身更厉害吗?怎么一转眼就言而无信的变卦了,我拼命的朝对方翻了翻白眼。

    狂暴狼人和狼人相比,不仅血量防御速度增幅更大,而且还附带了一个吸血属性,与血系的血之技能增幅重叠以后,其战斗力简直不比野蛮人逊色多少,和七大职业位列比较,在近战能力上也只排在野蛮人后面,名列第二,而他那来去如风的速度,却比野蛮人更适合对付亚马逊或者刺客这样的对手。

    “小心,我可要出手了。”变成狂暴狼人之后,哈达玛斯的性格越发高傲和暴躁,猩红的倒钩狼舌伸出外面,添了添獠牙说道,下一刻,就在我的眼中消失了。

    没错,的确是在我眼中消失不见了,就像法师的瞬间移动一样。

    后面!!

    来不及回身,我将身子一矮,一个手肘向后面击去。

    “咚——”

    哈达玛斯的爪子,堪堪从我的肩膀擦过,若不是及时矮下身子,非得给他结结实实抓中后肩不可,好险,就只有那么一毫之差。

    而我的后手肘,却着着实实的击在了他的胸口,本来只是匆忙的一击,并未蕴含太大的力道,但是坏就坏在哈达玛斯自己的速度太快,就好像我这辆大卡车蜗牛一样前行,而他这辆加足马力的摩托车却迎面撞来一般,结果还是将这一击的伤害发挥到了最大,那响彻整个擂台的“咚——”的一声,就是最好的证明。

    “噢噢噢噢——”

    哈达玛斯将他那狼嘴巴张得足足有60度以上,从里面发出无意义的音节,两眼瞪大,流露出不可置信的光芒。

    好在他不愧是常年在危机四伏的大雪山混了几十年,只在那短短的一愣神之间,就已经反应过来,两脚一个后蹬,捂着剧烈疼痛的胸口迅速拉开距离,直到他认为安全为止,才停下来,像见鬼一般看着我。

    “这……该不是我的眼花了吧。”高台上,克里斯脸上的笑容呆滞起来,连手中端着的茶杯倾泻,徐徐倒出茶水也恍然不觉。

    “哼哼,知道坏蛋的厉害了吧,告诉你,他还没使出真正的实力呢。”

    小狐狸翘起她那精雕细琢的鼻子,得意到那毛茸茸的可爱尾巴和耳朵都下意识的不断摆动起来,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就好像是她自己做出来的一样。

    就连她也没想到,眼中那个坏蛋除了变身血熊以外,普通近战竟然也如此厉害,一个三十八级的德鲁伊,竟然能对一个有着近似刺客速度和野蛮人攻击力的四十九级的狼人狂战士,做出如此完美的防御反击,恐怕就是千年怪才塔拉夏看到了,也要自叹弗如吧。

    到是一旁的琳娅,脸上的喜悦笑容显得如此理所当然,反正她这个22级的巫师,根本就无法看清擂台上两个人的移动,她心里有的,只是对她的心上人的盲目自信——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嗯,就是懒了点。

    想到那副眼睛仿佛永远也睁不开的懒洋洋眯着,打着哈欠的模样,琳娅便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小女人式的幸福微笑,这才是她真正的吴大哥呀,如果没有战斗,那该有多好。

    “你……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哈达玛斯捂着受创的胸口,干咳着大声问道,看着我的眼睛流露出不可置信的光芒,就仿佛我是一个披着三十八级德鲁伊外皮装蒜的高级冒险者一样。

    这可是他最有自信的一击,狂暴狼人变身,再加上三阶【迅猛】的加速,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眼前这个德鲁伊绝对无法捕捉到他的哪怕一丁点身影,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不是说过吗?凡事不能想的太理所当然了。”

    我咧着一口狼牙,笑着说道,四十九级的狂暴狼人速度的确很快,再加上迅猛这个技能,完全就是一招超必杀,我的确无法捕捉到他的身形。

    但是再快,能快过78级的亚马逊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那么,对于经常和老酒鬼战斗的我来说,这种对手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的情形,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老酒鬼那性格恶劣的混蛋,就极喜欢利用自己的速度将我击倒,然后一边嘲笑着一边用枪柄不断捅我的脑袋。

    高级冒险者之间的战斗,已经脱离了用眼睛和耳朵去捕捉的范畴,而是凭着自己的心去感觉,凭着自己的领域去确认,被老酒鬼虐多了,我虽然离这种境界还离的十万八千里,但是也摸到了一点边,哈达玛斯的速度虽然快,但是比之老酒鬼还有一段距离,因此想要捕捉他的身形,几率还是蛮大的。

    哈达玛斯也是自作自受,他对自己这一击太过自信了,没有留有一点余地和后手,因此,才会被我躲过去的同时,轻而易举的来了一个反击,若是稍微谨慎一点的话,凭着他的速度,我那一击匆忙的手肘是绝对无法得逞的。

    结果,就是这样。

    “你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明明是第一次说吧。”哈达玛斯马上就发现了我话里的漏洞。

    现在的孩子,记忆力咋就这么好呢?连我刚刚说过什么话都记得一清二楚,我讪讪一笑:“别在意这种小事,战斗是不是该继续开始了?”

    听到我这样说,哈达玛斯那血红的瞳孔才慢慢由震惊冷却下来,重新变得冷静无比,没错,现在是在战斗之中,自己不应该去想【为什么】,而是应该想【怎么样】。

    眼前,的确是一个强大的敌人,就算施展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力量,也不一定能赢的强敌,自己刚刚太自信,太大意了。

    回复冷静的哈达玛斯,体内的狼人血液开始沸腾起来,全身散发出一股令人窒息的强大气息,这股气息比之刚才,少了几分自大和浮躁,重如沉稳大山。

    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下一刻,哈达玛斯再次移动身形,即使在没有施展【迅猛】的情况下,在我眼中依然如同一只惊鸿而过的飞鸟,目光追去,却已经远远掠出百米开外。

    出手了,两只巨大爪子,燃着熊熊焰火,是狼人狂战士的火焰之爪,不过我想哈达玛斯应该会很失望,因为我的火焰抗性高达三位数,上面附带的火焰伤害,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

    战斗在持续,比刚刚的更快,更加猛烈,狂暴狼人是五阶技能,而哈达玛斯的等级为四十九级,因此,他的狂暴狼人技能等级,应该只有二级,但五阶技能就是五阶技能,区区二级的狂暴狼人,增幅就已经不比我的九级狼人变身少多少,攻击中更是附带了吸血撕裂伤口的属性,尤其是撕裂伤口比较麻烦,物理防御再高也不顶用。

    这一次,比为变身之前的第一次交锋,我更快的陷入了下风之中,虽然哈达玛斯的二级狂暴狼人,和我的九级狼人变身,增幅并没有相差多少,但是我少算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技能,相比我的狼人变身后,只有野性狂暴,狂犬病和炎拳三个技能,哈达玛斯的变形系无疑有着更多技能可用,这也意味着他的战术更加灵活。

    这厮狡猾得很,知道我有很多不同寻常之处,因此就算错过攻击的大好机会,他也绝对不让我的狂犬病和炎拳击中,真可惜,看来刚刚表现得太过,将这个家伙给吓着了,不然只要他中我一记狂犬病或者炎拳,这场战斗就可以结束了。

    眼见逐渐占了上风,哈达玛斯神色才逐渐轻松起来,他骤然停下来缓了一口气,得意的笑道:“知道我们狼人狂战士的厉害了吗?德鲁伊学的太多了,反而变得不伦不类,记得人类里面也有一句话,叫做博学不如专攻,你不觉得很有道理吗?”

    打量着自己身上一道道殷红的,显得有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在看看血量,我抬起头,包含笑意的目光看着哈达玛斯:“休息够了吗?够了的话,继续吧。”

    “你知道我在乘机回复体力?”哈达玛斯面露讶色。

    “你并不像是那么多废话的人,不是吗?”

    狼人狂战士比起德鲁伊最大的劣势,就是在体力方面,这一点我当然知道,我休息一会儿,回复不了几点生命,但是哈达玛斯休息一会儿,却能极大缓和疲劳。

    “竟然知道,为什么还任凭我恢复?”哈达玛斯不解的看着我。

    “就是就是!!这个大笨蛋,大傻瓜,大白痴,又不是帅哥,摆什么酷?直接冲过去对着哈达玛斯的脸上一拳就行了。”

    看到我落入下风,全身伤痕累累,高台上的小狐狸到是先着急起来了,急得团团转,秀气的小拳头不断伴随着她的话,呼呼的挥舞起来,一副恨不得代替我冲上去给哈达玛斯一拳的样子。

    “好歹哈达玛斯那么喜欢你,你这样说,他可是会哭的。”克里斯额头冒汗的看着蹦来跳去,呼呼挥拳,彷如犀利的拳击手一般的小狐狸。

    “谁要他喜欢了?去去去,喜欢老……我的人多着嘞,要是一个个回应,老……我岂不是成了大众情人?”还有众位长老和士兵在一旁,小狐狸好不容易才将“老娘”两个字给忍住。

    “这倒也是,听闻历代的天狐都十分痴情,露西亚殿下大概只要有一个人喜欢,就已经足够了。”克里斯别有深意的笑了起来。

    “你你你……你说什么,你这个假笑王子,究竟想说些什么?有本事就直接说出来,老娘杀了你!!”

    少女心中那层紧密封裹在内心深处,不可碰触的东西被一把掀了开来,这一回,恼羞成怒的露西亚再也顾不得淑女形象,横眉竖眼,抡起袖口,露出一段雪白如脂的纤细手臂,柔顺的尾毛,像发怒的猫一般笔直竖立,手腕轻轻一抖,便反握上了两把匕首,怒气冲冲的朝克里斯冲了过去,那模样说多有流氓就有多流氓。

    “露西亚,冷静点,有话好说。”

    他旁边的马拉格比和库克见势不妙,连忙将她给拉住,挣扎不开的露西亚,犹自手舞足蹈的将手中的匕首往克里斯的方向比划着,口中直嚷着你落单的时候给老娘小心点之类的,威胁之意满满的话语。

    “王子殿下,真是失礼了。”

    玛玛加手把手将露西亚拉扯大,又岂会不知道掩饰在她那高贵的天狐身份之下的真正面目是什么,对此也只是不以为意的向克里斯点头苦笑。

    “没关系没关系,露西亚殿下真情流露,反倒是更加可爱迷人。”克里斯嘴角勾勒着微笑,面对露西亚言之凿凿的威胁,不以为意的笑道。

    “老娘我天生丽质过人,还用得着你说?还是小心你家的帐篷睡着的时候着火,吃着的饭里出现半只毒虫,上着的茅坑突然爆炸……”

    十分具有真实感的威胁宣言,随着露西亚气呼呼的离开而逐渐消失,无论是克里斯,还是玛玛加,笑容都变得苦涩起来。

    另外一边的擂台上……

    “因为我和你一样,也想看看狼人狂战士的变形系,究竟有多强。”我不紧不慢的回答着哈达玛斯的疑问。

    “你是在小看我?”哈达玛斯两眼立刻燃起了熊熊怒火。

    “……”

    为什么你试探我的狼人变身,是理所当然,我想看看你的狂暴狼人,却变成了小看?

    “好吧,竟然你那么想看,我就如你所愿。”

    愤怒咆哮着的哈达玛斯,身形突然晃动起来,逐渐变得模糊,最后一晃,中间模糊的身影竟然一分为二,变成了两个哈达玛斯。

    狼人狂战士的四阶战斗技能【分身】呀,话说施展时的形态有点眼熟啊,是我的错觉吗?

    我回忆了一下在高台上的时候,琳娅针对狼人狂战士这个分身技能,特别给我讲解过的内容。狼人狂战士的分身,能够分出一个具有本体大概30%实力的分身,这个30%并不是说各项能力都是30%,比如说速度,就和本体相差无几,血量则是40%,攻击力20%等。

    当然,这些数值还会随着技能等级的增加而增加,并且在升到10级的时候,能分出两个分身,以此类推。

    与其相对应的,刺客四阶有【影子战士】,六阶有【支配影子】,而亚马逊则是在六阶有【女武神】。

    以哈达玛斯现在的等级,他的分身应该具有他本人40%左右的实力。

    40%实力吗?那就是攻击力还不如本体的30%,根本就破不了我的防御,只是制造一定的骚扰,还是可以的。

    “如你所愿,怎么样?你认为狼人德鲁伊比得上吗?你们变身以后,就连魔法都施展不出来了,哈哈哈——”

    得意的笑声,同时从站在我面前的两个狼人口中发出,在整个擂台上响彻着,周围的观众也被吓到了,这只狼人,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两只了呢?这还怎么打呀?

    “厉不厉害,得试过才知道。”我笑眯眯的看着哈达玛斯,丝毫没有被他所展现出来的技能所动摇。

    “你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今天就让你瞧瞧我们狼人狂战士的厉害,定要你亲口承认德鲁伊不如我们狼人狂战士。”

    看到我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哈达玛斯顿时怒火冲天,两个哈达玛斯,掠向两边,分头朝我包抄过来。

    “嗖——嗖——”

    周围不断发出那令人心悸的脚步声,两个哈达玛斯并没有立刻攻击,而是在我周围不断绕着圆圈,企图给我制造一些压力,那如同魅影一般的速度,在不断旋转之下,竟然隐约形成了一道风壁将我包围住。

    “怎么样?还在看不起我们狼人狂战士吗?”两个哈达玛斯高声喊道,声音在风壁里久久回荡。

    “你错了,由始至终我都没有看不起你们,只是觉得,我们德鲁伊并不比你们差罢了。”我一脸平静的看着眼前的风壁,淡淡说道,等到加仑的融合魔法阵普及开来,德鲁伊肯定能成为七大职业之首,狼人狂战士的确是比不上,我只是实事求是罢了。

    然而这种淡淡的骄傲,却被敏锐的哈达玛斯察觉到,不由更加愤怒,两道身影徒然加快,三阶技能【迅猛】。

    没想到分身竟然也能施展技能,这到是和刺客召唤出来的影子差不多,我惊叹道,狼人狂战士,的确是个强大的职业。

    一个……两个……四个……

    整个空间竟然出现了十多个哈达玛斯的身影,是速度,巧妙的利用速度制造出来的残影,虽然这样的残影很容易识别,对冒险者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威胁,但是数量多了,而且的确存在两个哈达玛斯,就比较容易让人产生混乱了。

    “混蛋,我一定要让你后悔刚才所说的话!!”仿佛从十多个哈达玛斯嘴里同时说出一般,伴随着愤怒的咆哮,是那如同排山倒海般的漫天攻击。

    “锵——”

    一声清脆的响声,就如同静止的空间里面,一根细针掉落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如此的清晰,清脆。

    漫天的爪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我两手格挡住半空中哈达玛斯的凌厉一爪,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哈达玛斯,爪子从我后面划过,却被我华丽的无视了。

    “为……为什么?”

    时间仿佛放慢,半空中的哈达玛斯,用呆滞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我能轻而易举的从十几个残像中识破他的本体。

    “我说呀,一直以来小看人的,是你吧,我的脾气可是好得很哦。”我静静和他对视着,同时双手一个反手擒拿,抓着哈达玛斯的手臂扔了出去。

    虽然,我的战斗技巧,乃至战斗本能,的确不如哈达玛斯,但是我曾经和老酒鬼还有加莫罗这样的高手战斗过,见识过更高明的技巧,在眼界上,哈达玛斯远远无法和我相提并论,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大招一次又一次被我破掉的原因。

    “如果你的实力仅止于此的话,那这场战斗也没必要继续进行下去了。”我看着哈达玛斯,正想召唤出来剧毒花藤,结束这一场还算尽兴的战斗,一旁的哈达玛斯却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说的没错,是我错了,明明知道你的实力,一直还对你抱着轻视之心,太过执着于证明狼人狂战士比德鲁伊更强,我向你道歉。”

    说着,他的目光突然一正:“但是,我不会再继续轻视下去了,也不会再执着于那些微不足道的争执,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正实力!!”

    “哦!!!”我收起召唤剧毒花藤的手势,疑惑的看着哈达玛斯。

    从此时的哈达玛斯身上,涌起了一股我未曾感觉到的全新气势,他全身的毛发高涨,根根竖直,血红色瞳孔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仿佛在忍受着什么剧烈的疼痛一般,全身筋骨开始暴涨,发出喀拉喀拉的清脆响声。

    胸口和头颅上的图腾,就仿佛活过来了一样,形成一头巨大的血红色狼头,他的身体再次膨胀,放大,并开始产生巨大的变化,毛发逐渐生长,前身下俯,双手支撑于地上,仰首长啸。

    慢慢的,变成了一头两米多高的狰狞巨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