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真皮就是暖!

第四百七十四章 真皮就是暖!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四百七十四章 真皮就是暖!

    ……

    回去时候,琳娅兴奋的告诉我,今天的狐人族全体投票,除了少数外出狩猎的狐人以外,几乎是全体狐人都一致通过,这多亏了我在擂台上英勇表现。

    是吗?这样就好,我长吁了一口气,想起今天早上那些年轻男狐人杀人的目光,暗道这些狐人还是挺公私分明的,没有因为自己而给琳娅造成什么困扰。

    其实,离那场百族大战也过去了好几万年,现在的种族,也只能通过一些残缺不全的历史典籍追寻当年的痕迹,若说对人类还有什么仇恨,那是不可能的,当然,精灵族比较特殊一点,她们的活动区域和繁盛的库拉斯特海港相邻,这些年来依然和不断和冒险者有一些小摩擦,彼此之间的间隙才保存下来。

    所以,琳娅才如此断定这些狐人能够同意,这些在大雪山里呆了不知多少年的战士们,也想通过结盟,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吧,我在擂台上的加分表现,充其量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当不起这样夸奖,琳娅却把大部分功劳归功到我身上,有这样的妻子真幸福呀。

    虽然说结盟事项已经拉上议程,接下来的事情简单了许多,不过简单并不代表不耗费时间,制定相应的盟约还是必须慎重再慎重的,毕竟关系到结盟以后几百年甚至几千几万年的关系,每一条盟约都必须经过仔细推敲,最终的盟约书还得寄回罗格营地给阿卡拉过目,这样一算,就算进展顺利,起码也得半个多月的功夫。

    半个多月,还真是无聊啊,虽然身边有许多许多娇媚的狐女,但我却没什么时间沟通,都被露西亚那只小狐狸给搅了,我完全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道早就将我带走,拖到她的帐篷里去,却仅仅是让我坐在一旁陪她看书而已,话说难道我身上还有文学少年光环,可以促进看书的速度理解和记忆?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差,反正在其他地方过也是过,在小狐狸这里过也是过,还能欣赏到小狐狸那难得文静贤淑的一面呢,而且在睡着的时候,还会将火炉移给我,给我盖上被子,闻着那淡淡的幽香入睡,别提有多舒服了。

    于是,我白天在小狐狸那里睡,晚上回去,又在家里睡,一天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在睡,咳咳,当然,我绝对不是因为天气冷而陷入半冬眠状态,是在练功,练功懂吗?一种神乎奇妙的内功,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会自动运行,大成以后便可以破碎虚空,立地成圣,玄幻主角不都应该是这样的结局吗?嗯嗯。

    仅次于在罗格营地和维拉丝她们在一起的,难得的悠闲时光呀!

    话说回来,白狼呢?怎么成天只简单马拉可比和库克这两个家伙,在四处勾搭狐人mm?这两个可怜的家伙,我并不看好她们,因为经过咱暗地里的分析,狐人mm或多或少都有s属性。

    当我好不容易逮住这两个家伙,询问白狼下落的时候,才得知,白狼还在他的部落里,和他久别的妹妹团聚,真是没想到白狼那家伙也有妹妹,不知道是不是和他一样,一头白发,总是酷酷的板着一张脸呢?

    当小狐狸桌上的书换了一批又一批,一问才知道,这里的每本书,她都至少看过十遍以上,我当场便昏厥了过去,光看书名就已经不想看下去的书,她竟然能认认真真的看五遍以上?这是何等的师太,三无公主的文学少女称号,应该让给她才对。

    见我实在骨头都睡散了,书架上的书也看了七七八八,这只小狐狸终于一朝顿悟,突破了交往必须在帐篷里进行的境界,带我出去狩猎去了。

    在亚特瑞山脉上,已记录的狐人部落人数加起来一共是二十多万,这个数量虽然比起他们的老邻居野蛮人少许多,也略逊色于狼人族一筹,但总体来说也是个不小的大集体了。

    这有统计的二十多万狐人,在春夏的时候,会从她们躲避冬季风暴的峡谷迁徙出来,而搬出去的峡谷则是会种上一些耐寒的可食用植物,狐人的食量远远不如野蛮人那么大,也不像他们那么爱吃肉,所以比起经常食物短缺的哈洛加斯,狐人族的小日子到是还算不错,不用像野蛮人那样,每次出动的狩猎队伍都是浩浩荡荡的上百队。

    这次和我们一起出动的,是中心部落的八个小队,其中两个平民小队是去峡谷摘采果子的,所以狩猎小队只有六个,目标是从我们现在的位置的西南方,所看到的临近大雪山,一个来回只需要四五天就够了,不像野蛮人那样,为了弄到充足的食物,得翻过好几座大山,前往大雪山深处,一个多月才能来回一趟。

    这次参与狩猎,也是得到了琳娅的允许,大概是看我一天到晚都在睡,怪可怜的吧,话说我这个大长老也真可悲,来狐人族陪吃陪喝陪睡,当三陪来着。

    在老练的狩猎狐人战士带领下,我们离开了狐人部落,八支队伍,大概走了两个多小时以后,其中两支采摘队伍离开了,接着在中午时分,剩余的六支队伍也各自分道扬镳,朝不同的方向前进。

    露西亚这个尊贵的天狐亲自出去狩猎,就算是相信我们两个的实力,玛玛加还是在我们队伍里分派了三个佣兵级的狐人战士和法师,而且都是狩猎老手,再看看其他五支队伍,虽然人数比我们这支多上一倍左右,但都是由一个佣兵级的狐人带领,其余的都是士兵等级,阶级呀阶级。

    最令我高兴的是,我们队伍里的另外三个队员,都是狐人mm,看来玛玛加想的很周到嘛,要是来的是男性狐人,恐怕看小狐狸就看呆了,哪还会记得狩猎?

    马拉格比:“库克,我们……是不是被遗忘了。”

    库克:“大概……吧。”

    狐人部落里卷起一阵阵凉飕飕的冷风。

    “狩猎!狩猎!狩猎!……”

    雪白平坦的雪地上,留下一串串小狐狸兴奋的银玲声,活像要去游乐园的孩子一样,那不安分的大尾巴随着小狐狸现在的心情,在上下左右不断兴奋摆动着。

    “我说,你能不能安静点呀,就算有猎物也被你的声音吓跑了。”我艰难的转过身子,将这只不安分的小狐狸摁在篮子里,在那双可爱的毛绒耳朵上揉了揉。

    没错,这只小狐狸说什么也要挤上小甲的篮子上,本来以她的身材,两个人坐在篮子里,到也宽松得很,问题是她不安分的扭来扭去,那火热玲珑的娇躯不断摩擦过来,就快要把我给点燃了。

    “哼~~~”

    小狐狸只是轻哼一声,到是安分了许多,自从那次以后,我们两个的关系有了很大变化,本来是我处处躲着小狐狸,生怕被她勾引,可是有了情商上的优越感之后,小狐狸的每一个举动,在我眼中看来都变成了小孩子的淘气举动,说到应付小孩子,我还是很有一手的。

    小狐狸也发现在这种变化,却莫可奈何,以前屡屡得手的招式,现在施展,却像是打在了棉花上,再也不起作用。

    看我们两个在上面斗嘴,旁边的三个狐人mm都不由嘻嘻轻笑起来,让小狐狸好一阵郁闷,这坏蛋,越来越难对付了。

    小甲那五米高的个子,全身披覆着寒光闪烁的铁甲,看起来还是挺有威势的,只是这厮光长个子不长性,那双铁甲里流露出来的小眼睛,老是滴溜溜的闪烁着无辜光芒,一副可以轻而易举的投入汉奸行列的胆小模样。

    三名狐人mm本来还是挺怕它的,攻城兽呀,那是什么?实力堪比巴尔近卫队【死神之王】的存在,只要一个突击,就能让她们香消玉殒,可是后来逐渐发现它的本性以后,也变得大胆起来了时不时好奇的凑上去,捅捅它那坚硬的铠甲,到后来甚至坐在它手臂上。

    真羞耻,作为主人的我,真为这只胆小怕事的攻城兽而感到羞耻,小狐狸却在一旁冷嘲热讽,说什么有其主必有其仆之类,刺伤人心的话。

    有了小甲这辆加长型林肯,一路自然轻松无比,哪怕是最饥饿的群狼,在小甲面前也只能远远的避开,它们再怎么凶狠残暴,也不会傻到去攻击一座啃不动的大铁山,尤其这座大铁山还可以轻松的将它们捏死,在这片几乎没有什么高级怪物出现的区域,接近六十级的小甲完全可以称王称霸。

    四天时间很快就过去,在三个熟门熟路的狐人mm带领下,我们摸遍了半个雪山上猎物出没的区域,甚至以往一些不敢招惹的猎物,在小狐狸的怂恿下,也猎了回来。

    她当然不怕,有我这个苦力可以使唤呀,就比如说那十几头雪地猛犸,体型威武的小甲在它们面前,也像大人和小孩一样,更悲剧的是它们那锋利的象牙,还有菱角分明的尾锤,小甲被其中一头成年的雪地猛犸正面冲撞了一下,几十吨的庞大躯体就像放风筝一样高高飞起,很是壮观。

    最后,还是我艰难的干掉其中一大一小两头,再将其他的赶跑才算了事,至于为什么不全杀光,那是因为它们太大,带不回去呀,这十多头巨型猛犸在大雪山上的影响不小,考虑生态平衡还是放过它们吧。

    不过当我努力向其他人解释食物链这种比较科学的东西的时候,那三个狐人mm反倒比我更清楚,到是自己在献丑了,不愧是在这片雪地上生活了数万年的种族。

    两头猛犸,光分割尸体就足足花了我们一天的时间,这还是那三个狐人mm手法娴熟的情况下,最后皮毛血肉骨头都有条不紊的分割开来,装到物品栏里,幸好来的五个人都有物品栏,不然还装不下,当然,我的物品栏是已经装不下太多东西了。

    回去以后,我们带回来的猎物自然引起了轰动,受到了热烈欢迎,不说其他,光这两头猛犸兽的分量,就已经足以让我们的队伍位列六只队伍里的总量第一了。

    玛玛加还将一枚狩猎之星的徽章奖励给我,却是让我直翻白眼,想起了当初老酒鬼哄我去杀血鸦那会,不也是承诺奖励我一枚【年度最佳战士徽章】吗?还说能凭那玩意在罗格买东西打九折呢,骗鬼呀!没想到玛玛加竟然也那么奸猾。

    狩猎过后,和狐人族的结盟事项也进行的差不多了,拟定好的盟约前几天用魔法传送,送到了阿卡拉手上,相信最迟明后两天,就能得到消息。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我和琳娅就被狐人士兵邀请参加会议,要用到我这个名义上为长老,实则是跟在琳娅后面当保镖兼跟班打杂的龙套出场,应该就是最后的结盟仪式了,没办法,最后的盟约上,得用长老徽章盖章才行呀。

    会议帐篷里,包括玛玛加大长老在内的狐人族七大长老,已经坐在里面等候,出乎意料的是小狐狸也在场,坐在玛玛加的左手边,见我惊讶的眼神望过来,不禁回以一记妩媚的得意眼神。

    经过这十多天的“交往”,虽然我们没有摩擦出什么感情火花,但是一定的默契还是培养出来了,有时候一个眼神一个笑容,都能了解到对方在想什么。

    “让大家久等了。”

    进去以后,一阵寒暄,会议便进入了主题。

    “凡长老,不知道对现在的盟约条款,贵联盟还有什么意见吗?”玛玛加还真是不给面子,知道我这个长老只是充场面的,所以话虽然这样说,但目光却瞟向琳娅。

    切,不就是和小狐狸相处了半个月吗?又没发生什么,有必要用一副防贼的目光看着我吗?

    我看了琳娅一眼,发现她也正看着我微笑,有时候,一个微不足道的举动,就能充分体现出一个人的细心和温柔,琳娅就是如此。

    “咳咳,在经过我们联盟诸位长老的商议之后,阿卡拉大人已经给予了我行驶长老徽章的权利。”我笑着站起来,向玛玛加大长老行了一礼。

    “好,这样就好。”

    玛玛加掩饰不住高兴的说道,或许比起我们联盟,他们更期待这次结盟,别的不说,光是那上百个迫不及待的想要到外面世界去历练的狐人新晋冒险者,就给了玛玛加不小的压力。

    “恭喜,恭喜,从今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在得到正式答复以后,刚刚严肃的气氛一扫而空,笑颜在我们和每一个长老的脸上绽放开来,彼此站起来,握着手互相恭贺。

    一只光洁的小手伸到面前,我下意识的伸手一握,感受着掌的柔软光滑触感,惊讶的抬起头,却发现是那只小狐狸在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你笑着笑着样子好傻哦。”她轻轻凑到我的耳边,呵气如兰的笑着说道。

    “你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同样好笑。”我不甘示弱的在她凑上来的耳朵上轻轻一捏,翻了个白眼。

    “咳咳——”

    交头接耳的聊了几句,旁边立刻传来玛玛加大长老的咳嗽声,我们两个才连忙分开凑在一起的脑袋,发现手还握在一起,又是连忙一分。

    “凡长老,听说你已经有好几位妻子了,可不能再把我们的小公主也拐了哦。”玛玛加大长老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打趣道。

    “谁要他拐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旁的小狐狸到是大羞,连忙反驳道,接着却又反应过来,这样说岂不是有一种“不用他拐,自己也会倒贴”的意思吗?连忙又补充一句:“我的意思是说,他才拐不了我呢。”

    却是越解释,越狼狈,最后只能忿忿的将身子背着我们。

    “算了,随你们去吧。”看到这一幕,玛玛加想起历代的天狐,不由苦笑着叹道。

    接着,我拿出一年也不见得用上一次的长老徽章,展开以后,金色的魔法阵在半空中流萤,然后轻轻在以珍贵兽皮为材质的盟约上盖了一下,留下一个无法模仿的金色魔法徽章,而玛玛加大长老也将狐人族的徽章拿出来盖上,一式两份,分别收了起来。

    “正好凡长老猎回两只猛犸兽,不如今晚弄个盛大的篝火宴会,好好庆祝一下吧。”正式结盟以后,玛玛加心里因为露西亚的归宿那一点小小的郁闷,也随之烟消云散,不由笑着建议道。

    当天晚上,整个湖人部落灯火通明,一簇有一簇的篝火在黑暗的天空底下燃起,夜晚雪山的冷风,也阻止不了众人的热情,对于这个没有太多娱乐的世界来说,举行一次盛大的篝火晚会,简直和过神诞日没有什么两样。

    雪山的气温本来就在零度以下,因此也不太需要担心存储的问题,大量的果子和处理过的生肉,被从地窖里面搬运出来,两头猛犸虽大,但是对于将近上万人参与的篝火晚会来说,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在广场中央的最大篝火上,我和琳娅,玛玛加,小狐狸等人,享受着香喷喷的烤肉,谈笑甚欢,篝火旁边,上百名窈窕妩媚的狐人mm,正在自由欢快的跳着她们特色的舞蹈,就连小狐狸也忍不住摇着尾巴加入行列,让狐人族男子好一阵狼嚎。

    玛玛加将狐人族自酿的果子酒也拿了出来,喝了一口,微酸,度数没有麦酒那么高,喝下去以后,身子一阵暖洋洋的,呼呼刮着的冷风似乎都暖了不少。

    “不伺候我了,你也吃,话说回来,这猛犸肉切割的时候皮粗肉糙,没想到吃着却鲜嫩无比,来,琳娅,你也吃多几口。”

    我将手中啃得七零八落的肉块伸到琳娅面前,塞满食物的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肥油还不断从嘴角边滑落,样子说多有狼狈就有多狼狈,不过这肉味道实在不错,比在库拉斯特那会猎刀的帝鳄,也差不多了太多,我心里计划着回去的时候再猎一头猛犸,也要让维拉丝她们尝一尝。

    琳娅抿嘴笑看着我,一边在上面秀气的咬了一口,一边伸出手,用手巾温柔的在我嘴角上抹着,那含情脉脉的目光,几乎让我的心融化掉,呜呜~~有这样的老婆,就是幸福呀。

    不过,琳娅并未照顾我多久,就被那些狐人mm拉去跳舞了,狐人族的舞蹈动作并不算激烈,而且琳娅也有备而来的将胸部缠的很结实,咳咳……应该都知道我想说什么吧。

    于是,我弄了几块烤鲜肉,躲在一个角落,边吃边看起来,狐人mm那窈窕的身姿的确很养眼呀,身材娇小丰满,四肢修长,小腰纤细,最令人心动的还是那股天生的妩媚气质,若是放到原来的世界,每一个都是祸水级美女呀。

    觥筹交错,焰火熠熠,那些高兴的欢呼声仿佛在耳边走远,冰凉吹过的孤独风雪,对面温暖的喧闹人群,黑夜的天空,明亮的火焰,视觉和触觉鲜明的对比,让我仿佛身处两个世界般,有种不似在人间的感觉,只有在这种时候,才分外感觉到自己穿越者的身份,总是想躲在角落里,细细品味着这份孤独和冷漠。

    “喂~~!喂~~!大!坏!蛋!!”

    晃神之中,耳边仿佛响起什么声音,将我的灵魂拉回了体内,目光重新聚焦,我才发现是那只小狐狸,也不知道是怎么找到这个偏僻的角落,正弯下腰,在我面前拼命的舞动着胳膊。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人躲到这里,叫也不应,我还当你的魂是被地狱给勾了,变成一只沉沦魔了呢。”

    小狐狸一屁股坐在我旁边,语气凶巴巴的很不中听,想咱这种拉风的人,就是下到地狱,也是巴尔那个级别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变成沉沦魔呢。

    不过,自从和小狐狸有了那股默契之后,我却能清晰的感觉到深藏在里面的一丝关心,因此只是淡淡一笑,举目望着黑夜,目光沧桑而悠远。

    “别打扰我,我在思考着人类的未来,很重要的。”

    “人类的未来?就你这样的笨蛋?”

    果然,小狐狸被我的话给逗乐了,身子前倾,双膝跪在冰冷的雪地上,扭着小腰将前身探到我面前不足两份米的地方,比那黑夜还要悠远美丽的瞳孔,紧紧的凝视着我。

    “虽然我这个人很有魅力,但是你也不要表现的那么露骨嘛,做人要含蓄,想亲?想亲你就说呗,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你又怎么亲……”

    小狐狸犀利的目光,就好像透过我的双眼直窥灵魂一样,被看得有些心虚,我不禁撇过头去,不敢对视,当然,嘴里可不能服输,一大串经文下意识的就倒了出来。

    “别动!!”

    小狐狸表现出了强s的一面,两只冰凉的小手,硬生生的将我偏过去的脸扭正,再凑前了几分的那双星辰般的黑眸,让人忍不住迷失其中。

    “坏蛋,你刚刚在想什么,眼睛冷冰冰的,让人害怕,一点也不像平时傻傻的你。”从所未有的温柔声音,从小狐狸口中吐出,那湿暖的香气,打在脸上,痒痒的,却又十分舒服。

    “还是说,想父母了吗?”她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出自己能想到的答案。

    “到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就像你偶尔想独自一个人静静看书,每个人都会有想独处的时候,静静的品味着过去,你还小,不懂。”

    我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果然,她似乎接受了这样的答案,表情也立刻变得凶巴巴起来:“你说什么?我还小不懂?明明你的年龄比我还要小,却装出一副老不起的样子。

    小狐狸张牙舞爪的咧开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原本扶着我的脸的双手,也揉捏了起来,像我对待小幽灵一般,微微用力往两边一扯。

    “哈哈,好笨的一张脸,你果然是笨蛋。”将我的脸颊扯得长长以后,小狐狸立刻就笑了起来,乐此不疲的双手一压,再次捧腹大笑。

    “……”

    稍微有点能体会到小幽灵被我揉搓着脸颊时的感受了。

    一阵寒风吹来,我下意识的身子一抖,蜷的更紧,似乎发现我的小动作,小狐狸总算是意犹未尽的停下来,笑着打量我。

    “很冷吗?”

    “有点。”我擦了擦手。

    “谁让你一个人躲在这里,笨蛋。”小狐狸往我的鼻尖上一按。

    “大人的沧桑,小孩子是不会懂的。”我不甘示弱。

    想了想,小狐狸那本远远折射过来的微弱火光,照得有些红润起来的绝美面庞,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将身后的尾巴用力一扫,似乎决定了什么,经过十几天相处,她心里波动所下意识表现出来的一些小动作,我已经摸了个七七八八。

    “看在今天你让本殿下那么开心的份上,就稍微优待一下你吧。”这样说着,她突然羞涩的将眼睛一转,躲过了我好奇追问的目光。

    “闭上眼睛,事先说明,一定要闭上眼睛,不然我……我绝对饶不了你。”她用小手强制性的将我的眼皮给抹下去,然后凶巴巴的说道。

    得到了我的保证以后,她似乎做了什么小动作,一瞬间,我的内心悸动起来,突然涌出一股想将眼前这只绝色小狐狸用力搂入怀里,占为己有的强烈欲望,心里的那个恶魔似乎在不断呐喊着:她是属于我的,她只能属于我,现在就将她的身心占为己有。

    我深深的呼吸一口气,默默运转着心灵魔法,将这股欲望压了下去。

    “笨蛋,你还好吗?”耳边传来一阵酥麻的呵气声。

    “好!!”

    就连我自己也能感觉到,这一个好字颤抖得有多厉害。

    接着,避着眼睛感觉到的黑暗世界,寂静下来,突然,一条比任何棉被都要毛绒温暖的尾巴,轻轻覆盖在我身上,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

    那种感觉,温暖至极。

    “天狐就是好呀,随便在哪将尾巴一蜷,就是一个暖洋洋的狐狸窝,再冷也不怕,我也想要长这样的尾巴呢。”紧紧闭着眼睛,我调笑道。

    “哼~~你就知道糟蹋东西,就凭你也想当天狐……”顿了顿,小狐狸带着笑意的声音继续传来:“等哪天和那个菲妮一样,变成假女人再说也不迟。”

    想到自己变成菲妮那个模样,然后可爱的喵呜一声,即使被三条暖洋洋的尾巴包裹着,我也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简直就是抹杀眼球,瞎人狗眼呀。

    “嘘~~不要大声说话,要是被玛玛加奶奶知道我解除变身,就完蛋了。”小狐狸将身子靠过来,额头轻轻抵在我的肩膀上,小声说道。

    这只小狐狸,也有怕的时候呀。

    “坏蛋,和我们签订盟约以后,就要去狼人族那边了吗?”

    “嗯。”

    “我也要一起去……”

    顿了顿,她似乎不甘心的结巴补充道:“你可别误会,我只是和库克和马拉格比他们一起去找白狼罢了,而且我们的交往还没有结束呢,本天狐可是有始有终的人。”

    “是是!”

    “回答只要一遍就好了,听起来像是在敷衍哄小孩子一样。”

    “是!!”

    “太简单了,一点诚意都没有!”

    “……”

    果然不能让这只小狐狸和小幽灵凑到一起,不然我的人生就要玩完了。

    “和狼人族结盟以后,就要回去了吗?”

    “嗯!”

    沉默了好一会儿,声音才再次响起:“回去以后,还能再见吗?”

    “……”

    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无法许下任何承诺,可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一点,但是我觉得小狐狸对我还是有一定好感度的,如果没有维拉丝她们,我会很乐意接受的接受她,但这只是如果。

    小狐狸无法抛下她的队伍,我更无法抛下维拉丝她们,光是这道巨大鸿沟,两个人就无法跨过,更别说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问题。

    “坏蛋,你说过,只要好好享受现在的幸福就好了,是这样吧。”沉默着,小狐狸再次开口。

    “……”

    “就……这样吧。”

    随着一声低低的沉吟,小狐狸似乎靠在我肩膀上沉睡了过去,我无法理解她最后那句话低吟,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却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

    喂喂,你可不能就这样睡过去,琳娅回来该怎么办?那时我可是百口莫辩了呀!!

    第二天,热闹了一个晚上的狐人族,早早就迎来了明媚的阳光,向着朝阳,在玛玛加大长老一行人的目送下,我,琳娅,小狐狸,马拉格比,库克,当然还有小甲,朝狼人族的领地方向行了过去,逐渐远去的身影,被金色的阳光所淹没。

    狼人族和狐人族只隔着一座小山,不说露西亚,就是马拉格比和库克他们,也来回过一趟,脑子里有了清晰的路线,一路上不遇到什么意外的话,大概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就能到达狼人族的领地了。

    太阳逐渐升起,再到缓缓落下,远远的从高处望去,沐浴在夕阳之中的狼人族,终于出现在我们脚下,而在之前,我们已经遇到了两队狼人巡逻士兵了。

    “马拉格比,你这个混蛋,还不是因为你,说要采那悬崖底下的果子,才弄得那么晚。”露西亚看看就要落下去的夕阳,离开狐人族后,本性暴露的她立刻骂道。

    “不但如此,好不容易采来的果子还是有毒的。”库克在一旁落井下石,因为马拉格比这家伙,竟然想要体质孱弱的他用瞬移去采摘。

    “这也不是赶到了吗?”

    马拉格比有点小委屈,虽然果子是自己发现的,采摘也是自己的提议的,但你们还不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怎么到头来就全怪到我头上来了。

    接近狼人族部落的时候,一大队身影,已经早早的在部落门口等候着我们了,为首的是一名高大威武的狼人,身穿镶金劲袍,被这双手,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油然而生,在他身后,则是老熟人克里斯王子,那前面那个狼人大汉的身份就不问自知了,除了狼人王克莱尔还能有谁?

    在克里斯身后,却是哈达玛斯,让我觉得奇怪的是,白狼的身影并没有见着,按道理说,他应该会出来迎接我们才对呀,看来里面还有些内情。

    最前头的狼人王克莱尔,远远的面朝着我们,便发出了苍劲雄厚的笑声,虎虎生威的大步向我们迎面走了过来,展开双手。

    “不得了了,我们的天狐小公主殿下竟然远道而来,真是让我们狼人族蓬荜生辉呀,哈哈——”

    “克莱尔叔叔,十多年不见,你的话都酸了起来。”小狐狸似乎和这个狼人王很熟,扑倒他怀里抱了一下,笑嘻嘻的说道。

    而后,克莱尔将锐利的目光,在我和琳娅身上扫了一眼。

    “凡长老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往恕罪。”

    克莱尔热情的笑着说道,看来已经从他儿子口中得知了我的身份,当然,以狼人王的高傲,我区区一个新晋的联盟长老,是无法让他如此热情对待的,估计还是双子星的名头在作怪。

    笑着寒暄几句,克莱尔最后才将目光落到琳娅身上,那一瞬间,仿佛有许许多多的往事,从他眼睛闪过。

    一晃眼,已经六十年了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