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章 比武大赛

第五百章 比武大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百章 比武大赛

    ……

    本来这次鲁高因之行,我打算顺便拜访一趟赫拉迪克族,看看蒂亚那个健康的小丫头是不是还活蹦乱跳,当然,莱娜所预言的那个宝藏点也是原因之一。

    不过阿卡拉既然说了由上古魔法封印,除非找到钥匙否则无法打开,我也只能放弃,而拜访赫拉迪克族的想法,也因为维拉丝她们在身边而作罢。

    小幽灵那小不点,可是在背后向维拉丝口胡了不少我和蒂亚的关系如何如何不纯洁的绯闻和谣言,真是幽言惑众,胆子生毛了,改天落单了看我不狠狠将她的脸蛋搓揉一顿。

    离和阿卡拉约定的三月假期,一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半个多月了,我们也历练回来,丽莎阿姨还在,这一个多月的历练里,帮维拉丝她们登录鲁高因的传送站以后,我们也会回来住几天,她一个人到也不寂寞。

    话说未来,拉尔他们坐船走了已经有一个多月了,算算时间,如果没有出现意外的话,也该到了库拉斯特那边的中途岛了吧,丽莎阿姨嘴里不说,心里其实还是很担心,面对大海这样不可预测的存在,没有人敢保证能100%安全。

    呆了几天以后,我们决定回罗格营地,不知道阿卡拉她们几个,究竟搞了什么鬼,这几天我发现鲁高因冒险者乐园的冒险者,突然之间稀疏了许多,甚至偌大的石板街道上只有阵阵热风吹过,看上去就像被遗忘了一样。

    一打听,我才惊讶的发现,原来那些冒险者,竟然全部跑回罗格营地里去了,话说阿卡拉她们什么时候开放了远程传送阵,一大群鲁高因冒险者跑回去,没有相应措施的话,整个罗格不乱了套吗?

    想到这里,我就再也坐不住了,满肚子的疑惑,恨不得马上飞到阿卡拉身边问问她究竟想干什么。

    本来想带丽莎阿姨一起回罗格,不过她却坚持要在这里等拉尔他们的消息,无奈之下,我们只好自己回去。

    刚刚从罗格传送站出来,一股热火朝天的景象便将我们镇住了,素来冷清的传送阵也堆满了人,四处都是大声的喧哗,人头涌涌的热气,让四周的温度硬生生高了好几度。

    更让我惊讶的是这些人,竟然全部都是冒险者,什么时候出现了你们多冒险者?

    而且你看看,我靠!!那个野蛮人竟然手握着一个人高的巨大卓越之斧,还有他旁边的圣骑士,也穿着蓝色流萤的高级战甲,这些家伙少说也有五六十级吧,怎么可能出现在罗格营地?

    我的下巴几乎张得快要掉下来了,眼睛不断在那些鲁高因级的,库拉斯特级的,群魔堡垒级的,还有哈洛加斯级的往来冒险者身上徘徊,恍如置身梦幻之中,可是擦擦眼睛,捏捏胳膊,眼前的一切还是那么真实。

    “这不是吴凡老弟吗?”

    在我惊讶的不知所以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雷响,还没回过神来,肩膀就被用力一拍,那比一头大象还要重的力道,让我的身体剧烈震动着,有一种被生生拍矮了几分的错觉。

    不用说,这种打招呼方式的,只有野蛮人。

    僵硬的回过头,一男一女两个高大的野蛮人赫然站立在我背后,其中一个身穿着能让所有冒险者都流口水的,第一世界的顶级战甲——古代装甲。

    这两个野蛮人我认识,是在哈洛加斯的酒吧里认识的野蛮人夫妇,一个叫奇洛的哈洛加斯级精英冒险队伍里的成员,克罗亚达和布格迪芬。

    “你们……这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继续张大嘴巴看着他们。

    “哈哈哈~~看来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呀~~”克罗亚达哈哈大笑着继续将我的肩膀一拍再拍,然后突然又想什么什么般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不好,说好了立刻去见雅达,不能再耽误了,呆会见。”

    “雅达又是谁?”我无语的看着他。

    “哈哈哈哈~~~我的儿子,现在在野蛮人训练营训练呢。”克罗亚达风风火火的和他妻子一起拨开人群,头也不回的笑道。

    “……”

    谁能告诉我,究竟该怎么样吐槽才好?

    除了克罗亚达和布格迪芬一对野蛮人夫妇以外,我还瞧见了不少相识的冒险者,当然,绝对不是在罗格营地里认识的,看得我是头晕脑胀,思考不能。

    好不容易挤开人群回到家以后,吩咐维拉丝她们在家里呆着,现在外面人多杂乱,高级冒险者不知其数,我则是马不停蹄的赶向阿卡拉的帐篷。

    整个罗格营地的冒险者乐园,几乎都被冒险者塞满了,我现在才知道,传送站那边已经算是空旷了,几十分钟的路程,我足足花了两个多小时才来到阿卡拉的小帐篷门外,大喘一口气,总算觉得空气清新了点。

    “吴大哥?”

    才刚刚歇下来,耳边就传来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可不是娇俏宜人的琳娅?

    这小丫头,本来这次鲁高因之行是打算邀请她一起的,可是却因为事务繁忙而作罢,想想她作为一个家族的继承人,现在就要被我拐走了,一定有很多手尾要处理,也就能理解了。

    “这次鲁高因历练怎么样,维拉丝姐姐她们没有事吧。”琳娅小跑过来,微微仰着脸看我,湛蓝色的眼眸里透露着一股羡慕之意。

    “那可不是?要说美中不足,就缺你一个了。”我见她“自投罗网”的过来,不禁伸手捏了捏那细腻的小琼鼻,溺说道。

    “维拉丝她们已经22级了,你以后要是再脱队的话,可就要被她们超越,得单独开小灶练级才能跟上去了。”

    “我也好想和大家一起去鲁高因,不过营地这边的事情实在走不开嘛,再说……”琳娅俏脸微红,低下了头去,用细弱的声音轻声说道。

    “再说,如果吴大哥给我开小灶的话,那也十分……”说着,脸色更红,头都快要埋到她那高傲挺拔的胸脯里面去了。

    “小妮子,在群魔堡垒和哈洛加斯开了那么多小灶,还嫌不够吗?”看到这样诱人的琳娅,我不禁色心大动,看看左右没人,便捏着她的下巴,将那张俏红可爱的脸蛋抬起,亲了上去。

    唇齿相交,忘情的厮磨着,过了好几秒,琳娅才像小兔子般蹦开,脱离了我的魔爪,左右看看没人,才拍拍胸口松一口气,然后娇嗔我一眼,脸上的红晕逐渐蔓延到了脖子根,那副可爱的模样实在让人心动。

    “对了,琳娅宝贝,你现在在忙什么?”我嘿嘿一笑,见她刚刚似乎从阿卡拉的帐篷里走出来,不由问道。

    “吴大哥你刚刚走过来,也知道外面很乱吧,连阿卡拉奶奶都没有预料到冒险者们会如此热情和心急,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将这些冒险者疏导出去。”

    用冰凉小手捂着自己依旧发烫的脸蛋,琳娅似乎想起什么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营地怎么突然出现那么多高级冒险者?”我这时才想起这次来这里的目的,立刻问道。

    “吴大哥你不知道吗?”琳娅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我。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感觉又被阿卡拉她们摆了一道。

    “这样啊,阿卡拉大人她们真是的……我还以为她们早就已经告诉你了呢。“看到我一脸无奈的样子,琳娅巧笑嫣然,调皮的吐了吐粉舌。

    “这段时间你那么忙,就是为了准备这个吗?”

    我突然想到之前叫上琳娅一起去鲁高因,却因为有事而不能来,本来还以为她在忙着交接家族的事务,也就没多问,而琳娅也以为阿卡拉已经告诉了我,结果闹了个大乌龙,如果当时问一问,现在就不会那么狼狈了,真是失策。

    “没错哟,具体的情况你去问阿卡拉大人吧,我得赶快去卡夏大人那边帮忙疏通这些冒险者了,不然他们还不得把整个营地给拆了?”

    琳娅抿嘴笑道,然后轻轻向我挥了挥手“”吴大哥,我先走罗。”

    “琳娅,等等。”我突然一把叫住了她,将她牵回来抱在怀里,再吻了一口:“记得小心点,可别给那些冒险者占便宜罗,要是有谁敢捣乱,哼哼~~”

    说道这里,我冷哼了几声,咱现在的实力比起高级冒险者来说,虽然还不怎么样,但是在第一世界怎么说也能占个前十,说到朋友,从罗格营地到哈洛加斯也都有,要实力有实力,要帮手有帮手,要是有哪个家伙不长眼,欺负我的琳娅,我可不介意来个营地大混战。

    “放心吧,卡夏大人再那看着呢。”怀里的琳娅暖暖一笑,将头靠了过来,小麻雀般的摩挲了好几下。

    也对,老酒鬼那家伙,人品不怎么样,实力却是绝对信得过的,有她在估计比我都顶用,想到这里,我也送了一口气,挥手目送着琳娅离开。

    “阿卡拉奶奶,快点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牢骚不已的掀开帐门,才发现里面并不止阿卡拉一个人。

    首先入目的,是个风度翩翩,正对我着我一脸假笑,屁股后面甩着条狼尾巴的某帅哥,好吧,不用猜都知道他是谁了,华丽的无视掉。

    诶?这位耳朵尖尖的老头,不是精灵族的莱顿长老吗?幸会幸会,话说我以后要是成了精灵族亲王,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来来来,握握手。

    还有一个……呃?一个头盔?

    我目光落到第三张椅子上,却只发现一个头盔凸起,在不断摇摆,状似诡异,小心凑过去,那个头盔突然猛地一升,然后一张大胡子老脸暴露在偷窥下,向我扭过来。

    “哈哈哈,小子,好久没见了。”

    靠,原来是“前”矮人王穆拉丁呀,我还当是见鬼了呢,不过这和法拉有得一比的老家伙,也不见得能比鬼好多少。

    “原来是‘前’矮人王穆拉丁大叔呀,不知图拉丁王现在可好?”我皮肉不笑的加重语气,貌似友好的问道。

    “那不孝子?别说了。”

    穆拉丁不愧是能和法拉比肩的厚脸皮,完全无视我话里的调侃,说起他的儿子,将手中的买酒狠狠一顿。

    “来罗格之前回了矮人王城,那混小子竟然将王座的背靠都给拆了拿去打铁,岂有此理。”穆拉丁胡子颤抖的纷纷说道。

    我默然,这叫有其父必有其子吧,别往了是谁将王座扶手拆掉的……

    “不过……”顿了顿,穆拉丁的老脸一变,又乐了起来。

    “那混小子却没有想到,当年我老头子将扶手拆掉,换个镀金的来忽悠我,而我却也早就将背靠给拆掉,换了个镀金的,想到那混小子一脸的臭样,我就开心,哇哈哈哈哈~~~~~”

    听着穆拉丁状似得意的笑声,帐篷里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能活宝到这种程度,这一家人也算是珍稀动物了。

    “对了,阿卡拉奶奶,外面那些冒险者究竟是怎么样回事?”

    想起要事,我回过头看向坐在最中的阿卡拉问道,联系帐篷这三个家伙,代表矮人族的穆拉丁,代表狼人族的克里斯,还有代表精灵族的莱顿长老,在族里的声望都是赫赫鼎名,却不约而同的聚在这里,心中更确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呵呵呵,亲爱的吴,来来,做下再说,不是我故意隐瞒你,而是听卡夏说你最近正在努力修炼,不想让你分神罢了。”阿卡拉呵呵笑着,伸伸手让我坐在她旁边。

    最近的确是在领悟伪领域没错,想到这里,我的气消了几分,却突然察觉到,刚刚阿卡拉的话有些吞吐,就好像……不想让其他三个代表知道我已经掌握了为领域一样。

    也不是什么大事,说出来更是可以助增威望,有什么好隐瞒的呢?我疑惑不解的坐了下去,定下神来静待阿卡拉的解释。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阿卡拉定定神,悠闲了喝了一口清神水,然后继续说道。

    “简单来说,就是要在罗格营地,举行一次横跨整个第一世界的比武大赛而已。”

    “噗——”

    话刚刚罗音,我喝下去的一口茶就喷了出来,擦了擦嘴角,我瞪大眼睛的看着阿卡拉,这还不叫大事?

    不对,该吐槽的地方错了,应该是将桌子一掀大叫“这是什么狗血的比武大赛你以为是七x珠呀混蛋”才对。

    好不容易才将“联盟闲着没事做吗”这句话给憋了回去,我神色古怪的看了看大家,觉得在座这些人,是不是都有些闲的慌呢?

    比起比武大赛,到不如来场模特大赛,其实我是很想这样建议的,要知道暗黑大陆的mm都很水灵呢。

    高挑的亚马逊呀,优雅的精灵呀,美丽的人鱼呀,妩媚的狐人呀等等,不是比什么比武大赛更健康,更和谐,更符合人民(男人)的利益吗?

    当然,若是有女士提出抗议的话,我们男士也不介意来个健美比赛,那些野蛮人随便挑一个出来,都能让健美先生自卑了。

    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阿卡拉不紧不慢的一笑,继续说道:“你这可是冤枉我们联盟了,并不是我们提出来的呀。”

    我目光望向另外三人,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表示不是自己的意思。

    “别看了,不是他们,是那些天使建议的。”阿卡拉补充道。

    是呢,也对,只有那些脑残的鸟人才能想出这种囧掉牙的老主意,我远目窗外,如是想到。

    咦?天使?

    下一刻,我像生虾一样从椅子里弹起来,张大了嘴巴:“你是说天使?”

    “是呀,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有什么好奇怪的吗?”阿卡拉似乎有些惊讶于我的大惊小怪。

    奇怪,当然奇怪了,就和熊猫一样,熊猫没有人不知道吧,大家都知道熊猫存在吧,可是知道四川有大熊猫,和听到一只大熊猫发动我们参与什么捞子比武大赛,那是完全两回事呀混蛋!!

    我张大嘴巴,无语了许久,才慢慢坐下来,深呼吸一口气,总算稍微的接受了天使族冷不防的在这种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冒出来的事实。

    “那么,那些天使为什么突然要举办这种无……咳咳,这种比赛呢?”差点说漏嘴了,说不定帐篷顶上就潜伏着一只帅哥鸟人在窃听咱说话,得小心,小心为上。

    据说男性天使一个个都帅得不像话,让精灵也自叹不如,吼吼,男性鸟人都给我去死吧,然后是男性精灵!!

    “凡长老,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举行了。”

    一旁坐着的莱顿长老,毕竟是吃的盐比我吃的米还多,一脸淡定微笑的否决掉我用“突然”这个字眼去形容那些天使的举动。

    我用惊异的目光看像阿卡拉,她笑着点了点头:“不错,76年前也举行过一次,几乎每五十年到一百年之间就有一次。”

    “为什么要举行这种活动?”刚刚被莱顿老头插嘴,我再次锲而不舍的追问一句。

    “你知道天使是怎么样诞生的吗?”阿卡拉突然答非所问的问道。

    “呃,应该和我们人类一样吧。”我不大确定的吞吐回答道。

    “的确,天使也能像我们人类一样结婚,生儿育女,但是天使族的寿命,包括成长期,成熟期都要比人类长,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他们的生育能力也低得可怜。”阿卡拉温吞的为我解释道。

    “如果按照这种生育能力,天使族势必也将和龙族一样,退出这个世界的舞台,不过,他们毕竟是上帝恩宠的第一种族,除了正常的生育意外,上帝上赐予了他们一件终极神器——祈祷之泉。”说到这里,阿卡拉微微一顿,吊足了我的胃口,才继续笑眯眯的说下去。

    “祈祷之泉既没有攻击能力,也没有防御能力,但是它却能创造天使,上帝七日创世的故事你也听说过吧,因此,祈祷之泉每七日滴下一滴神圣之水,于是每七日便有一个天使诞生。”

    听到这里,我也不由暗暗骂了一句上帝偏心,不就是靠着一个“长子”的身份吗?要是龙族这个“次男”也有这样好康的繁殖机器,估计也能称霸大陆了(上帝创世以后,先有天使,再有龙族和上古魔兽,末日之战以后,暗黑三界和人类才出现,接着便是明面上以人类为主导的原罪之战)。

    “不过,就算是上帝,也不可能事事把握,又或者是他故意安排,总之,祈祷之泉并不刚刚好每七日涌出一滴神圣之水,而是比七日少了几毫秒的时间,所以每过50年到100年之间,就会多出一滴神圣之水,而天使族为了恪守上帝的七日创世论,是不会使用这滴神圣之水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难道这滴神圣之水,就是比武大赛冠军的奖励?”

    我顿时精神一振,有奖励好呀,这样才有搞头,不然谁会参加呀?一滴神圣之水能创造一个天使,想来应该是好东西。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一刻,天使的形象在我心里也突然变得可爱和高尚起来了。

    “大致上是这样,不过不是一滴神圣之水,而是十滴,因为我们人类承受不了纯粹的神圣之水的力量,所以解析成十滴,每人最多只能喝一滴。”

    阿卡拉静静这样说道,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这是那些天使说的。”

    切,什么承受不住,分明就是怕人类变得太强才找这样的理由吧,察觉到阿卡拉语气里的微微叹息,我忍不住暗自啐道,那原本可爱高尚的形象,瞬间又跌落到鸟人的地位。

    “不管怎么说也是平白得来的东西,我们应该心怀感激才对,而且这次比赛狐人,狼人,矮人和精灵四族也会一起参加,这是一次五族共同合作,增进了解的好机会,意义比十滴神圣之水更加重大。”

    阿卡拉笑呵呵的说道,的确,那十滴神圣之水至多也就成就十位高手而已,远没有种族和解的意义来得大。

    搞清楚是什么回事以后,我嘘了一口气,突然问道:“阿卡拉奶奶,那我也能参加吧。”

    “那是当然,我……不单是我,整个联盟都对你寄予了厚望哦。”阿卡拉望了其他人一眼,大家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气氛有些诡异。

    合作要抓,竞争也不能落下吗?也对,这是其他四族第一次参加比赛,夺冠的渴望当然十分强烈,面子问题呀。

    阿卡拉这样一说,我本来只是单纯的想夺下那十瓶劣质神圣药水,提升维拉丝她们实力的想法,立刻就变得不同起来,变成代表整个联盟,向其他四族展现联盟的实力的官方问题了。

    真是多此一问呀!!

    从阿卡拉帐篷里出来,我垂头丧气的这样埋怨自己,伛偻的身子像是被万斤重物压着一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