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一十七章 滑稽的穆拉丁

第五百一十七章 滑稽的穆拉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百一十七章 滑稽的穆拉丁

    “对不起,我输了。”

    回到特殊席上,哈达玛斯似乎有些愧对众多对自己寄予厚望的狼人同胞,结果自己却在第一轮就被刷了下来,面对克里斯他们,他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没关系没关系,哈达玛斯,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只是对手太强大而已,我们心里明亮着,你不用自责。”

    克里斯的笑容依然满面春风,充满了伪善,好像他们不是输而是赢了一般,然后回过头,眼睛里的笑意更甚。

    “凡长老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而且依然是那么不留情面呀,嗯呵呵——”

    他指的是小狐狸比武招亲那次,第三场比赛我刚刚出场的时候,也是同样很不留情面的秒杀掉远道而来“抢亲”的狼人战士,然后在第四场才与哈达玛斯对决。

    “哪里哪里,和高手还差得远呢。”感觉到克里斯皮肉不笑的诡异神情,我小心翼翼的应付道。

    “凡长老不必谦虚,联盟有你这样的人才,真是让人羡慕呀,呵呵!!”一边假笑着,一边回过头看向赛场,在我看不见的角度,这家伙似乎嘀咕了一句什么。

    (小声)“切,让我们狼人丢了大脸,改天唆使莱娜捅他一刀子好了。”

    “……”

    这假笑王子终于露出了腹黑的一面?应该是我的耳朵出现幻觉吧,我摸不着脑袋的回到自己的位置,胳膊底下还夹着只昏昏沉沉的小幽灵。

    “小子,干得不错!!”

    老酒鬼凑上来,拍拍我的肩膀笑了起来,全身上下,包括露出来的牙齿,都闪烁着金币的色彩。

    这混蛋会好心特地跑过来祝贺我?才怪,不用问,肯定是因为买了我赢,小赚一笔,所以如此开心吧混蛋。

    哼哼,这家伙大概还不知道老狐狸阿卡拉,已经给酒吧老板下达了追债令,等比武大会过后她就会知道什么叫地狱,那帮酒吧老板一个个可不是吃素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可是拿手绝活,想当初我和莎尔娜姐姐烧了整个酒吧,还不是得乖乖的立刻掏钱。

    怜悯的看了老酒鬼一眼,我从她手中拿过比赛流程名单,看了一眼,前面三场已经结束,我,卡洛斯,还有一名没有去记名字的龙套精灵弓箭手,已经顺利的进入八强。

    接下来很快就要进行第四轮比赛,我快速将名单从上往下看了一眼,不由翻了翻白眼。

    “前十六强的比赛,你们真的没有搞鬼?”

    我也不想这样怀疑,因为琳娅宝贝也是这次比武大会的策划者之一,但是这张名单的列表,实在由不得我不多想,实在太和谐了。

    十六强里面,大家私下认定的强者,有堕落联盟三巨头,莎尔娜姐姐,我,穆拉丁老头也勉强算半个吧,一共五个半……呃,是六个,其他的十名选手,诸如哈达玛斯,则是处于另外一条水准线上。

    而对战列表上,我们六个人,竟然出奇的没有一个两两碰上,对手全都是另外一个水准线上的选手,换做是其他种族举办的比赛,我或许还能当做是巧合,但是举办人是老狐狸阿卡拉她们,就由不得我不将“作弊”这个词联系上,况且在淘汰赛上她们也已经有前科了。

    “怎么可能呢?喔哈哈哈~~~,签不是由你们自己抽的吗?那可是公平公正公开。”老酒鬼心里卡啦一下,然后掩饰般的夸张大笑起来。

    “不不不,这种话你就不用拿出来骗人了,签虽然是我们亲自抽出来的没错,但是对于你们来说,想搞鬼的话也并不是什么难事,至少有不少于十种办法,我说的没错吧。”

    我死死的盯着老酒鬼,看着她额头上下雨般的梭梭冒出冷汗。

    “这个……我还有点事,下次再说,下次再说吧,哇哈哈哈~~~”用着夸张的笑声,老酒鬼以夸张的速度闪电离场。

    “……”

    果然……琳娅宝贝呀,你可千万别跟这群混蛋学坏了。

    “呜呜~~”

    这时候,一直赖在我怀里的小幽灵,才悲鸣着从灵魂出窍状态中醒来,抬起头用险恶的眼神看着我,眼角闪烁着泪花,用斩钉截铁的口气道。

    “你这个胡渣恶魔!!”

    “那以后还是继续揉你的脸好了,我已经创造出新的吴氏三倍速千佛手,现在要试试吗?”我不怀好意的目光,在小幽灵那手感好到爆的滑腻柔软脸蛋上扫视着。

    “哇!!”

    大概是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小幽灵招牌式的轻呼一声,连忙用两只小手紧紧摁着自己的脸蛋,露出一张被挤压着的,滑稽而又可爱的脸蛋,然后拼命摇头。

    “那还是胡渣好了。”

    看着小家伙可爱的样子,如果不是人多,我肯定要狠狠在那香唇吻上几口,搂在怀里搓揉一下才甘心。

    “呜呜~~”

    陷入下风的小幽灵,悲鸣着,在好一段时间内,一直用你给我等着瞧的充满了阴谋的眼神猛盯着我,目光之险恶,让我觉得要是今晚和她一起睡的话,明天起床全身肯定会布满牙印,体无全肤。

    算了,今晚还是去莎拉房间睡好了,我打了个冷战,决定说什么今晚也不能受这个好色圣女的美色所诱惑。

    说话的时候,第四场比赛已经开始,是抽了个八号签,乐得跟猴子似的穆拉丁,对战一个野蛮人。

    那野蛮人高大威猛,比西雅图克也矮不了几分,手里握着两把金色双手饰剑,金色的卓越头盔,金色的实战铠甲,金色的轻型金属靴,还有一条杀人放火金腰带,全身金灿灿,配合着那副比熊还要壮的身材,和野蛮人天生好斗善战的气势,简直比战神还要战神。

    就是不知道这身金色行头,除了那两把金色双手饰剑之外,有多少行头是从队友或者别的队伍里借来的,至于武器,冒险者一般是不会向别人借的,除非是十分合适,不然他们宁愿属性差一点,也要用自己手头上称手惯用的武器,才能更好的发挥出技巧,装备始终是外物。

    一个长距离跳跃,这个金光闪闪宛如战神状的野蛮人仁兄,像炮弹般的化作一条抛物线黑影,直接跃到了擂台上面,手中两把一米五六长、大人巴掌宽的巨剑,被他高举于头顶,伴随着野蛮人粗狂豪迈的怒吼,“锵”的一声,两把剑身交叉相击,发出震耳欲聋的清脆金属碰撞声,就连空气似乎也被撞击出一道道波浪般的声纹,不断向外扩展。

    野蛮人豪迈的出场方式,将周围观众的情绪也带动起来,尤其是那些好战分子,一个个热血沸腾,高举着拳头满面通红的呐喊起来。

    这个野蛮人……似乎有点印象……

    我歪着脑袋想了想,无数实例证明,自己并不是一个记忆强的人,尤其是对于那些于己无关的东西,更是左耳进右耳出,不多的脑细胞,总是会明智的选择每天睡觉的时候清理系统垃圾一次,以免造成大脑的记忆系统负荷。

    我可不想因此每年被什么奇怪的教会洗脑一次,然后因为逃跑遇上什么奇怪的人,嗯嗯。

    言归正传,竟然咱是这种人,这个野蛮人却能在咱的脑海中留下印象,说明肯定有什么特殊之处,冥思苦想了一阵,我恍然的拍了拍脑袋,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得这个家伙了。

    还记得今天早上,拉尔那三个厮,兴冲冲的跑来蹭饭,并告诉我赌博的事情吗?当时除了穆拉丁那可怜的老小子,那副滑稽的画像,还有可怜的赔率以外,就属这个野蛮人让我印象比较深了。

    其一,画像里的他,全身穿着金色铠甲,高大威猛,目光忧郁,气质沧桑,和另外一张穆拉丁的滑稽醉酒画像,完全是一正一反两个充斥着鲜明对比的教材。

    大概也得益于画像上的高大形象,所以这位野蛮人仁兄的支持率,也意外的高,赔率之低,竟然仅次于莎尔娜姐姐,西雅图克等几个一看就知道是高手的选手之下,远在我这个“傻乐呵,没有半点高手气质和威势”(画像下的评语,看笔迹有点像是法拉那家伙写的,是我多心吗?)的家伙之上。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让我的脑细胞对他的资料和印象保留半天之久,让我记得他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他的名字。

    纳爱斯……

    顺便说一句,在原来的世界,洗洁精的话我是坚定的“立白”党。

    大脑溜号,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原以为比赛已经开始了,往场上一看,才发现场上依然只有那名很干净的野蛮人纳爱斯,在不断的向周围观众呐喊致意,炫武扬威,将野蛮人爱出风头的毛病尽露无疑。

    穆拉丁呢?难道还宿醉在酒吧桌子上躺着呼呼大睡?不对呀,今天早上明明见他跟着其他矮人一起来了。

    这时候,赛场的那边才发出骤然的爆笑声,用视觉魔法拉近距离一看,我也不禁逗乐了。

    全副铠甲,背上插着把大铁锤的穆拉丁,正呼哧呼哧的跑向擂台,短小的四肢,矮墩的个头,套在铠甲里面,就像将一个大冬瓜强行塞入衣服里头,说不出的滑稽,那张画像还真是没有污蔑他。

    然后,面对足足是他的四倍高的五米高擂台,他也没能像纳爱斯一样,潇洒的一跃而上,而是状似很费力的用力一蹬,矮不隆冬的身体猛地弹了起来。

    不过大概是他的双腿实在太短,弹跳力不够,再加上骚包的穿上了全套沉重盔甲,而且背上还有个光锤身就比他的身体还要庞大的大铁锤,虽然地面被强大的力道蹬出了一个大坑,的确是展示出了矮人那强大的力量,但是……

    当穆拉丁的身体上升到最高点的时候,他悲哀的发现,擂台的边缘,离他高高举起的粗短胳膊上面那根最长的中指,还有一厘米左右的距离。

    一厘米的距离,就是成功和失败的分割线,凭借着强横的实力,穆拉丁在最高点滞空逗留了片刻,做出一副牙关咬紧,眼睛瞪大,脖子绷得又红又粗的便秘状,似乎想凭空将自己的个头拉长个一厘米,好够得上擂台边缘。

    但是任凭他实力怎么强横,也不可能硬生生的让自己的身体瞬间拉高一厘米吧,要不然,矮人每天憋个一两次,用不了一年,个头就能超过野蛮人了。

    所以,穆拉丁的眼睛里,由使足了劲的怒瞪,逐渐泄气,直至变得悲哀绝望,半空中的身体也在逐渐下沉。

    “碰!!”

    坚强的穆拉丁,勇敢的穆拉丁,智慧的穆拉丁,并没有放弃,整个身体像蚱蜢般猛地一弓,呈大字型的完全贴在擂台边缘上,似乎想借此一跃而上。

    但是这悲剧的矮子,却又无奈发现,擂台边缘实在tm的太光滑垂直了,根本就借不了力,身体只是顿了一顿,依然哧溜溜的擦着边缘往下滑。

    穆拉丁一边诅咒着那帮天使,没事将擂台弄得那么好干嘛,一边顺着边缘滑呀滑,终于屁股噗通一声,着地成功。

    “哈哈哈哈——”

    赛场上的冒险者,都憋着一口气看着穆拉丁的滑稽挣扎,等他终于滑落到地上的时候,不知谁先开头,轰然的笑声顿时淹没整个场地,比哈洛加斯级淘汰赛刚刚开始那会,万众齐呼还要嘹亮。

    “噗噗——噗噗——”

    我憋着笑意,不断发出噗嗤噗嗤声,要不是旁边的阿卡拉不断向我打眼色,让我千万要忍住,我早就笑了出来。

    矮人族的特殊席,就在离我们这里不远呢。

    小幽灵她们的身份不同,到是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就连善良温柔的维拉丝,也忍不住将小嘴抿了起来,小脸紧紧埋在我的手臂里,也就三无公主,呆呆的坐在一旁,那张不逊色莎拉的绝美俏颜,依然像洋娃娃般呆板,缺乏生气,不过那纤长指头,却在不断的揪着地上的可怜小草。

    再看看阿卡拉和假笑王子,tnnd,我终于知道这些老狐狸为什么平时要一直保持笑容了,因为一旦遇到这种突发情况,即使笑了也自然的很,别人根本看不出来!!

    至于小狐狸,她的神色到是正常,只是后面那条一看就觉得很暖的棕色大尾巴,摆动的频率比平常快了将近一倍。

    其他族的长老,也有不同的宣泄方法,世间百态,尽在一笑当中。

    唯一笑不出来的,只有矮人族了,估计回去以后,穆拉丁的儿子,现任矮人王图拉丁,非要将他老子五花大绑拖出去游街示众不可,想想图拉丁还有那十个矮人长老的火爆个性,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穆拉丁这老头,脸皮不知厚到了什么程度,揉了揉红通通的酒糟鼻子,竟然完全无视周围对他的嘲笑声,大胡子抖动几下,不知嘀咕了什么,然后深呼吸一口气,用尽十二分力气再次一蹬。

    场上的笑声愕然而止,都聚精会神的盯着穆拉丁,看他能不能再次为观众带来笑料,可惜这次穆拉丁吸取了前次教训,不怎么费劲的就够着了擂台边缘,然后嘿嘿的翻身爬了上去。

    迎着他的,是野蛮人纳爱斯那张大大的笑脸,他伸出大手,光那巨大的手掌,似乎就能将穆拉丁的脑袋整个套牢。

    “这位兄弟,要不要拉一把。”

    纳爱斯朝穆拉丁露出一个闪亮微笑,可惜穆拉丁并不领情,傻子也知道纳爱斯是在调侃,不然第一次的时候怎么不来拉一把,让自己“小小”的丢了一把脸?

    站起来后,穆拉丁拍拍手掌上的泥土,将纳爱斯的大手一把拍开:“去去去,谁是你的兄弟,你前辈我,做矮人王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然后抬头昂胸的朝场地中央走去。

    “好意”被拒绝的纳爱斯,挠了挠后脑勺,看着对方貌似孤傲的背影,脑子里怎么都想不通,根据资料显示,这矮冬瓜的年龄的确有一两百岁了,做自己的爷爷都差不多足够了。

    但是,这真的是可以拿来炫耀自豪的资本吗?

    纳爱斯脑袋里迷糊,脚步却也跟了上去,和穆拉丁相隔百米距离,在擂台中央对持着,等待多时的天使裁判咳嗽几声,公式化的询问了一下双方准备后没有,然后大手一挥。

    “六十一级矮人巨神战士,对阵六十二级野蛮人纳爱斯,比赛开始。”

    “来来来,让爷爷我看看,你这个大块头,究竟有多少分斤两。”

    天使裁判刚刚飞上天空,穆拉丁就将身后的铁锤单手抽出,然后伸出另一只手,四只手指并排朝纳爱斯勾了勾,挑衅着说道。

    “呼”的一声,重怕有千斤的大铁锤,被穆拉丁单手一挥,发出沉闷的风啸声,地面竟然刮起了一条浅痕。

    场上的观众不由倒抽口冷气,虽然背在穆拉丁背上的时候,就知道这把铁锤很大,但是穆拉丁现在抽出来,才窥得全貌。

    精钢制成的锤柄,上面连接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巨型铁疙瘩,估摸有一米二高,锤底呈正方形,边长将近半米,菱角分明,虽然毫无线条美感可言,但是那着实的重量感,却给人一种重剑无锋的豪迈与力量感。

    要是被这铁锤正面用技能砸上一记,同等级的,血量少一点的刺客职业,都有可能当场会被秒杀!!

    同等级秒杀,这是什么概念?就算是野蛮人,也不敢说能一招秒杀同等级的法师,然而矮人战士却可以。

    众人不由开始重新估量这个滑稽的矮人老头,有些人,看穆拉丁将那柄铁锤,甩得跟刀叉筷子一样轻松,不由已经开始暗暗担心自己压纳爱斯,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纳爱斯手中那两把双手饰剑,在寻常冒险者眼中已经十分巨大,但是和穆拉丁手中的铁锤相比,却像两根筷子,和一柄铁锤放在一起,显得脆弱起来。

    而偏偏纳爱斯近三米的个头,却又是穆拉丁的两倍有余,一大一小,一小一大,小的拿大的,大的拿小的,对比十分突兀,让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关注起这场不对称之战。

    比赛开始之后,个头矮一大截的穆拉丁,率先向对方挑衅起来了。

    纳爱斯神色沉静,并没有被穆拉丁的语言所激怒,他能走到十六强这个地步,除了一点运气(没有在淘汰赛上碰到卡洛斯这些变态级怪物,能进十六强的正常级选手多少都带有运气成分吧),加上扎实的经验技巧,还有优良的装备以外,还得归功于他有着一颗和粗犷外表不符的冷静沉着的内心。

    比赛之前,他就已经打听了十六强选手的资料,对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之流,他自认不如,除非有奇迹出现,不然冠军无望。

    但是能拿个前二或者四强,也总比止步十六强要荣耀吧。

    因此,他将更多注意力放在那些“貌似”和他同一水平线上的选手身上,其中就有穆拉丁。

    矮人巨神战士,矮人族的特殊职业,这已经不是什么秘闻了,不过特殊在哪里,他还不知道,所以只能拿普通的矮人战士资料做对比。

    野蛮人,号称是七大职业中的近战王者,攻击力无人能敌,但是在矮人族面前,似乎也要低上一筹。

    矮人战士,攻击高,防御高,几乎是一座近战移动堡垒,要说有什么缺点,当然也是有的,没有任何一种职业是完美的,那就是他们的速度,和攻击频率。

    其实在纳爱斯认定的“和自己同一水平线”上的选手里面,他最不愿意面对的,就是这个状似滑稽,实则难缠的矮人老头。

    野蛮人,近战王者,矮人战士,同样也是一座近战移动堡垒,并且,矮人战士的攻击和防御,都稳稳压上野蛮人一筹,隐隐有点职业克制的味道,纳爱斯一向对自己的近战实力很有自信,但是在这个单手握着自己双手才能握过来的大铁锤的老头面前,还真没什么把握。

    要是自己是法师,亚马逊,刺客,就不用那么烦恼了,命呀,竟然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对手,这是布尔凯索对自己的考验吗?

    面对穆拉丁的挑衅,纳爱斯脸色越发沉静,握着双手饰剑的大手,开始梆梆作响,深呼吸一口气,他决定按照原来的拟定的,对付穆拉丁的战术,赢得这场战斗胜利。

    在矮人强大的攻击力面前,他决定舍弃自己最擅长的贴身近战,而利用矮人速度缓慢的缺陷,进行速度战。

    对于速度,野蛮人其实还是很有信心的,通过跳跃技能的改进,野蛮人能像武林高手般飞来飞去,在纯粹的速度上甚至比刺客还要快几分。

    这的确是对付穆拉丁最好的办法,纳爱斯有八分信心,但是对于对方的特殊职业——矮人巨神战士,在看了第二场狼人族特殊职业表现出来的实力以后,却让他心里开始找不着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