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二十二章 二重……

第五百二十二章 二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百二十二章 二重……

    甩了甩发麻的手,感觉刚刚那一记焰拳就像打在铁板上似地,不,以我现在的力量,就算是铁板也能一拳洞穿,那层石肤究竟是什么材料做的,纳米高科技吗?

    心里嘀咕着,这变身之后,攻击立刻变得主动起来的老头,又不安分的冲了上来,一把石锤舞的呼呼作响,每一击都带着万钧之力,让我不单单要躲避锤体的碰触,甚至连巨锤砸下引起的震波,又或是划破虚空,刮起的有着实质火焰伤害的焰风,都要小心翼翼的躲闪开来,狼人的速度有点不够用了。

    小二它们,已经被我下令退到一旁去,它们的攻击,已经完全无法对穆拉丁老头造成伤害,甚至连牵制一下也做不到。

    如今场上能对穆拉丁形成的,只有我的焰拳和狂犬病技能,还有小雪的利爪,当然还有光烈怒破击,之所以没有将小二它们召唤回去,就是为了等待时机,让小雪施展融合技能,集合五只鬼狼的力量,让穆拉丁这老头见识一下,他那层厚皮也不是万能的。

    当然,还有一种方法能够轻松取胜,就是跑,带着穆拉丁在场上绕圈圈,将他的体力耗光,不过在众目睽睽之下,要是用这种手段赢得比赛,恐怕会让在场数万名冒险者嘲笑,还不如输掉得好,我丢脸到是没问题,但是让联盟面上无光那就是罪过了。

    特别是维拉丝她们,虽然她们不会介意,但是作为她们的男人,我可不想让她们出门在外被其他冒险者指指点点:看,她们就是那个靠逃跑获胜的德鲁伊吴凡的妻子。

    心里思索着对付穆拉丁的方法,一边躲闪着他那声势磅礴的攻击,我逐渐开始吃力起来,穆拉丁大概也是很久没有动用巨神变身好好战斗过了,因此刚刚开始的时候,行动还有几分生疏。

    但在战斗中,他却逐渐在找回了感觉,一把巨锤越舞越快,越舞越密集,灰色的瞳孔中,展现出一股古井不波的状态,仿佛眼中的每一粒微小尘埃,都映在了他的瞳孔之中。

    他逐渐展开了心境之力,手中的巨锤,角度越发准确和刁钻,每每好像识破了我的身形般,巨锤顺势往我即将移动的方位砸下去,让我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不得不临时改变方向,动作开始慌张凌乱起来。

    此时穆拉丁的全身上下,已经形成一股火焰风暴,他里面的人影已经看不见,只能看到一把巨锤化作小山一样的黑影,如同黑色的龙卷风,不断呼啸着向自己席卷过来。

    我靠,爆发第六感?呃,应该是开启了心境才对,不过也差不多了,老穆呀,你可真不厚道,不声不吭的就想阴我一把。

    也不知道穆拉丁的究竟是什么种类的心境,虽然对战斗能力的增幅没有我的疯狂之心来得大,但是也不可小窥,不过,难道是欺负我没有心境之力?

    疯狂之心,开启!!

    黑色的瞳孔,仿佛染上一层水墨般,变得更加漆黑幽深,穆拉丁那在我的眼中已经化为铺天盖地的模糊黑影的巨锤,一锤一锤的攻击轨迹,突然鲜明起来。

    重新调整好凌乱的身形步伐,我再次露出轻松的表情,游刃有余的在穆拉丁的铁锤风暴中不断躲闪,并时不时伺机给穆拉丁一记。

    “那臭小子,什么时候掌握了在狼人变身状态下,开启心境之力了?”

    远远的观众台上,卡夏啜着酒壶,含糊不清的嘀咕着,心境之力是一种灵魂和本能的爆发,并没有太多特殊的要求和限制,在血熊状态能开启心境之力,那么要转嫁到其他变身上,难度其实也并不是太大。

    她只是觉得,这小子未免也成长得太快了一点吧,才六年的时间而已,六年呀!卡夏感叹一声,眼角余光落到不远处的莎尔娜身上。

    那臭丫头,之后该怎么跟她开口呢?亚洛,你这混小子可真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呀。

    眼见对方也开了心境之力,战斗再次形成僵局,那身法风骚的就像跳蚤一般,自己的巨锤老是以差之分毫的距离擦边而过。

    即使是一脸无喜无怒表情的穆拉丁,心底下不禁也有些心急,矮人的体力虽高,但也不是无穷无尽,这样消耗下去,迟早会有衰竭的一刻。

    “嗨呀!!“

    他突然大吼一声,手中的巨锤完全将对手给无视掉,凭空砸在自己前面的空地上。

    不妙,又是这招!!

    我心里一惊,自己可没有小雪它们的瞬移呀,现在换上瞬移技能的法杖,不说我不想暴露自己这个能力,就是想,时间上也已来不及了。

    情况危急,容不得我多考虑哪怕零点一秒,在反应过来的刹那,我便下意识的尽全力一蹬,身形像火箭般,化作一道模糊的黑影向上空窜飞。

    “咚——”

    一记比刚刚的大地颤动,还要强烈上好几倍的振动波,以穆拉丁的落点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

    穆拉丁的大地颤动,就已经可以形成空气震荡余波,对半空中的对手照成伤害,这记比大地颤动还要强烈几倍的超级大地颤动,所造成的范围和伤害更是强烈。

    即使凭着狼人的敏捷,我在这记超级大地颤动扩散开来的时候,已经窜上了百米高空,还是感觉脚下的大气突然一阵扭曲,然后身体便像在空罐子里被人大力摇晃一般,随着空气一起剧烈震动,意识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等一口气缓和下来,意识完全清醒以后,我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正迅速往下坠,而在下面,穆拉丁正提着大锤,仰头看着我划落的轨迹,见我的目光望下来,不禁嘴巴一咧,满口石化的牙齿从胡子里出现,朝我露出一个得意而狰狞的笑容。

    看到这一幕,我唯一的念头就是——靠,这巨神变身也太牛了吧,连牙齿都石化了,不知道穆拉丁的五脏六腑,大脑肠子,有没有也跟着一起被表面石化?

    不过,如果想靠这一手,抓住我的尾巴,那你也太小看我了,虽然我无法像法师那样飞翔,改变自己的落点,但是手段还多得很呢。

    “嗒嗒——嗒嗒——”

    穆拉丁持锤凝神中,就待“球”落下以后,来个全垒打,这时候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不由用余光一扫,却是发现那头最大的鬼狼赶来救驾了。

    哼,我就不理它,虽然它的爪子,抓在身上的确还有点疼,但比起给这小子开上狠狠一击,这点小疼痛却是稳赚不赔的。

    只是看了一眼,穆拉丁就将目光收回,全神贯注的目光重新到上空坠落的身影上,心里的算盘瞧得叮当响:我暂时给你的召唤宠物当一会沙包,过几秒,你就得做我的沙包了。

    穆拉丁算盘打得好,但是事实和梦想的差距却是巨大的,小雪并没有攻击他,而在靠近十多米的地方,突然猛地一跃,在穆拉丁不解的目光中,跃到半空的巨大身体,突然凭空一闪,消失了。

    瞬移!

    穆拉丁隐约感到不妙,抬头往上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太阳底下,那只刚刚在半空消失的鬼狼,那巨大雪白的身体,徒然出现在自己的头顶上,将它往下坠的主人牢牢接在背上。

    这感情到是好,买一送一服务呀!!

    穆拉丁想不通,为什么那只鬼狼自己跑来送死,但是却并不妨碍他的行动,脑海瞬间计算出鬼狼的落点,迈着自己巨大化以后,和庞大的上半身相比显得又粗又短的小腿,来到落点,再次摆好击打的姿势。

    他那门面般大小的锤头,足可以一锤子将召唤物鬼狼,连同它的主人一起来个双重全垒打。

    不过,再次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载着它的主人,正迅速往他算好的落点下坠的鬼狼,身影突然再次一闪,连同它背上的主人一同凭空消失在穆拉丁眼中。

    一双眼睛瞪成大大的圆形,夸张的长大嘴巴,手中蓄势待发的巨锤,更是因为失神而“砰”的一声,掉在地上,扬起一大阵灰尘。

    穆拉丁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往上空瞧一瞧,不是自己眼花,真的消失了,鬼狼连同它的主人,一起消失了。

    敏感的察觉到不远处的动静,他猛地回过头,终于看见,被他yy成沙包的某狼人,从它的召唤鬼狼背上跳下,正用戏谑的目光望着自己。

    穆拉丁的神情呆呆的,完全是一副“我靠,这样也行?”的惊滞表情。

    据说高级巫师,的确可以带人瞬移,但那是高级巫师呀,这几只鬼狼还真逆天了不成?

    当然不是,小雪虽然已经能进行自主瞬移,但是想要带人瞬移,恐怕等级还要再提高个一两级才行,只是凭着我和小雪100%的默契度,两个人同时施展瞬移,同时落到一个点,所以看起来像是小雪带着我一起瞬移般。

    其中的巧妙,恐怕就是法拉来了,不凑近来看个仔细,感觉那细微的魔法波动差别,恐怕也发现不了,更别说是穆拉丁了。

    “你这鬼狼卖不?”

    愣了许久,穆拉丁突然冲口而出,说出了一句让我几欲喷饭的话。

    “我肯卖,你带得了不?”

    我无力的看了穆拉丁一眼,都懒得吐槽他了,怪不得说人在受惊吓以后,智商会暂时性下降个几十,穆拉丁这老头,脑袋瓜子本来就已经不行了,再下降个几十,恐怕都变负数了,说出这番话来,我们应该给予充分的理解而不是嘲笑才对。

    “那到是,算了,当我没说吧,有这样便利的鬼狼,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真愿意拿巨神变身,和你的召唤鬼狼换一换。”

    说到最后,穆拉丁的声音小了起来,因为他的特殊职业巨神变身,在矮人族里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几乎是一种信仰了,要是让那帮顽固不化的矮人听到这番话,恐怕会气得不顾比赛,立刻跳下来扒了他的皮不可。

    切,你愿意,我还不干呢,变成那种硬邦邦的石头有什么好玩?还是咱家的小雪它们好,我摸了摸小雪的脑袋,换来它温顺的一声低鸣。

    “好吧,题外话少说,我说你这个小子,别总是躲躲闪闪行不?拿出点男人的气魄,咱们堂堂正正的比拼,可不要弱了你们联盟的名头。”

    穆拉丁将巨锤重新捡起,重重往地上一顿,状似豪迈的说道。

    不过他这番话,不单是我,连场外的冒险者都翻了白眼,那些矮人战士,更是一阵脸红,看着其他冒险者投过来的古怪目光,心里咒骂着穆拉丁,恨不得挖个地洞转下去。

    以我和穆拉丁现在的状态相比,完全可以看做是一个手握巨斧,高大结实的野蛮人,对着身体孱弱,仿佛风一吹就能吹倒的法师说:“你小子还是不是男人?有种不要用瞬移躲闪,堂堂正正拿起手中的法杖和我对砍。”

    你说穆拉丁这番话,能不遭其他人鄙视吗?

    不过也能看出,这厮对晋级四强的欲望,真的很强,从比赛开始,什么明招暗着,语言攻势,都给用了出来。

    我顿了片刻,也觉得这样老一味躲闪,就算赢了也没什么意思,穆拉丁的确是个强敌,值得咱在他身上试些新花样,验证一下威力。

    思索了一下,我便笑道:“行,和你正面交锋也没问题,但是前提是你也不能用刚才那样的阴险大招。”

    “没问题,那可说好了。”

    穆拉丁大喜,只要这脚底抹油的家伙不跑,那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就还有机会赢,那些大招不用也就不用,反正有那几只诡异的鬼狼在,也未必能凑效。

    “那么,我要出招了。”

    咧着雪白锋利的狼牙,我微微一笑,下一刻,暗地里为自己加持了一个刺客的加速技能之后,身影消失在原地,展现了丝毫不迅速于刺客的冲刺速度。

    迎面而来的,是穆拉丁巨大的锤身,我面不改色的后脚一个轻弹,空翻,从巨锤上方险之又险的擦过。

    穆拉丁似乎早有准备,一手将巨锤抽回,另一手握紧拳头,朝迎面扑至的我狠狠砸过来,声势竟然不比巨锤小多少。

    这时候,我将尾巴一甩,勾住下面的锤柄,将自己的身形硬生生拉扯住,让穆拉丁的拳头击了个空,朝对方诡异一笑,凌空就在他老脸上揍了两拳,然后往脚下的锤柄上轻轻一蹬,跳了出去。

    还未落地,穆拉丁又举着巨锤扑了过来,刚刚那拳就仿佛蚊子叮咬般,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丝毫痕迹。

    “吼——”

    大吼一声,我迎了上去,两人同时开启了心境之力,一大一小身影交错在一起。

    如果说冒险者看到的十六强比赛里面,穆拉丁和纳爱斯的战斗,是纯粹让人热血沸腾的力量与力量的交锋,那么眼下的,就是技巧和力量的碰撞。

    穆拉丁那石化的高大身影,气势真如同不可撼动的大山一般,巨锤砸在哪里,哪里便是一片天翻地覆,威力和身姿,如巨灵神一样威猛,不可匹敌。

    但是,那道在挥舞的巨锤夹缝中穿行的细小身影,却不断寻找空隙,将攻击倾洒在这座坚固大山身上,那悄然无息,如同幽灵般的攻击,远没有穆拉丁的声势浩大,与之相比就好像灯下的萤火虫一般不起眼。

    这种含蓄,这种低调,带给冒险者的感觉却是,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

    穆拉丁这小子,百多年的战斗经验果然不是盖的,若不是有疯狂之心,将自己的战斗本能十倍百倍的激发出来,我肯定支持不了多久。

    虽然手中的利爪,在穆拉丁身上抓得石屑纷飞,留下不少血痕,但是我也没少吃亏,躲开了穆拉丁的巨锤,却无法躲开他那无处不在的石拳,这厮的力量大极,赤手空拳的一拳,就有着野蛮人般的威力,前不久那一拳砸在脸上,鼻血都出来了。

    然而,这家伙的体力毕竟不是无穷无尽,持续了巨神变身那么久,刚刚还出了个大招,此刻也有些微喘,终于被我寻得一丝破绽,从他的肋下穿过,至后腰处,气息一吞一吐,将全身的精神,都集中在拳头之中,然后一拳缓缓击出。

    刹那间,整个天地再无其他,拳头上每一根毫毛的抖动,每一道火焰的吞吐,都清晰的印刻在心里,时间仿佛变慢,拳头的轨迹,力量的焦点,不断在心里演化着。

    焰拳,二重……!!

    “呃……”

    在焰拳打出去以后,我微微发出一声悲鸣,身体猛地用力向后一个弹跳,和穆拉丁拉远距离,收回巨锤的穆拉丁,并没有追赶过来,而是捂着焦黑的后腰,一脸狐疑的看着我。

    在刚刚的一刹那,战士的本能让他感到了一股极大的威胁,让他石化的额头上也渗出了一丝冷汗,但是,这股感觉却一闪而逝,快的连他也无法确认,再加上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心里只是惊疑不定。

    这年头,最惨的莫过于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我将整条微微颤抖的右臂,放在身后,露出苦笑,平时在练习的时候也只有30%的成功率,想要在实战中发挥出来,果然是勉强了点呀。

    右手暂时不能用了,要不要试试左手呢?要是也失败的话,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我只能用双脚攻击了,这才是大悲剧呀。

    “你这奇怪的小子,刚刚究竟用了什么古怪的招式?”

    穆拉丁对于自己的本能,还是很相信的,瞪了我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瓮声瓮气的问道。

    远远的,像小孩子般用嘴巴咬着酒壶口子,上下甩动着的老酒鬼,眼睛也是猛地一瞪,全身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接着瞬间收回,将掉在地上的酒壶捡起来,一边摇头晃脑。

    “不可能,大概是我一时眼花了吧,吴小子,可是我一手教大的,他有什么本领,我最清楚不过了,像那种可怕的技巧,以他那点可怜兮兮的智商,又怎么可能学得来呢?”

    她朝周围那些被她瞬间的气势所摄,纷纷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她的冒险者,夸张的哈哈一笑,换了个不起眼的位置重新坐下。

    “你真的想知道?”

    我高深莫测的一笑,聊天好呀,大家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待我为你慢慢讲解,舒缓一下经络。

    一边微不可察的甩着暂时失去感知的右臂,我用神秘兮兮的目光看着穆拉丁,吊他的胃口,试图多争取一些恢复时间。

    “还是不用了,就算真有什么,你这臭小子也不会老老实实和我交代,而且总觉得你这小子在打什么鬼主意。”

    穆拉丁困惑的看着我,最终还是抵制了求知欲,坚决的摇头道,将巨锤往我这边一挥。

    “……”

    这老头,鼻子还真是意外的比狗还要灵敏,让我的拖延大计胎死腹中,也罢,这么一点时间,右手也恢复了些知觉,应付普通攻击不是问题,应该不会让他看出来。

    我颇为郁闷的将右手放下,为了不让对方起疑心,率先怒吼一声,朝穆拉丁冲了上去。

    可以看出,穆拉丁这厮,经过刚刚那一次不小的惊吓以后,招式竟然谨慎了许多,出招再也不是刚刚那毫不防备的大开大合,而是有守有攻。

    特别是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丝他的破绽,悄悄靠了上去,他便立刻急着收起攻击,将铁锤舞的像铁桶似的,将我逼退。

    这下我是更郁闷了,不过也罢,这样下去的话,穆拉丁的体力消耗更巨,只要自己小心一点,早晚一刻,他会败阵下来。

    穆拉丁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困境,防御本来就是矮人战士的弱项,对于他们来说,一次防御,往往比一次攻击还要消耗体力,这样下去的话,输那是迟早的事情。

    饶是有着丰富无比的经验,穆拉丁也不禁有些焦急起来,这一焦急,破绽便立刻出现了。

    当他下意识猛挥出去的巨锤,落在空空如也的地面上,而对方却出现在他身后位置的时候,穆拉丁心里大叫一声不好。

    此时挥动巨锤防御已经太迟了,他果断的放开手中巨锤,嘴里大吼着,身子猛地一扭,拳头全力朝对方砸了过去。

    一股剧烈的危机感猛地窜上他的心头,让他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将自己的石拳,全力全速的挥了过去,试图将这股威胁自己的危机打断。

    “焰拳,二重焰拳。”

    当自己的拳头,就要到碰触到对方的脑袋,穆拉丁不由自主的露出松一口气表情的时候,耳中传来对方这样的声音。

    接着,他只感到腹部一疼,身体和意识都像云一般,轻飘飘的。

    从学会巨神变身到现在,穆拉丁第一次在巨神变身的状态下,感受到什么叫剧疼。

    漫天红光从穆拉丁腹部被击中的部位,猛然向四面八方爆发,红光中心一片血般的凝红,宛如第二个太阳,将整个赛场化为刺目的红昼,就连冒险者也不由纷纷眯上了眼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