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传承

第五百二十五章 传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百二十五章 传承

    那野蛮人顺着手指,看到了不远处那道红发身影,似乎觉得有点眼熟,低头仔细想了一下,突然全身打一个冷战,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nnd,这个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竟然让我去摸营地第一母老虎的屁股,当我不知道卡夏的名声吗?想当初我可是在训练营里,在那老女人的皮鞭下走过来的。

    这野蛮人翻了翻白眼,挪动屁股退后百米,顿时觉得罗亚的威压轻了许多——惹不起伪领域,我还躲不过吗?让你小子唬我。

    眼看这名意外的机灵的野蛮人,竟然不上当,我耸了耸肩膀,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擂台上。

    罗亚这家伙,刚刚年年有词,甚至不惜被姐姐的箭矢刺中身体,也不肯中断法术,不知道究竟在搞什么鬼,或许其他不知道的冒险者,会以为他刚刚的准备是在打开伪领域。

    但是在我看来,这和老酒鬼告诉我加仑老头的实力直追塔拉夏一样,绝对可以列入本能度最佳笑话候选,伪领域并不是什么技能,需要很长的施展时间,基本上只要稍微熟练一下,伪领域强者就可以瞬间将伪领域释放出来,我就不相信罗亚是因为刚刚掌握伪领域,不熟练才导致如此。

    那么,他之前的一通咒文,就值得琢磨了,是什么东西,要让强如罗亚这样的巫师,准备那么长的时间,并且无法默念施展,必须将咒文念出,并且在最后看来,似乎还要通过伪领域的力量,才能将其施展控制。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又为姐姐的安危担忧起来。

    这时候,擂台上又有了变化,全开伪领域之后,莎尔娜的娇躯微微抖动了一下,但是立刻,那海蓝色的双眸便染上一圈细丝般的,血红色的红,显得妖异异常。

    虽然在罗亚的霸道伪领域肆虐下,发现她变化的人并不多,但是不管其他人反应如何,她微微颤抖的娇躯已经停了下来,傲然站立,身姿宛如那只能折断,永不低头的笔直白杨。

    疯狂之心——开启。

    竟然境界上,心境和伪领域还差了一个阶段,但是疯狂之心本来就是极为高级的心境,本来就是一种意识脱离实体,凌驾于本能,而让战斗本能操作实体战斗的意境,伪领域也不是完整的领域。

    因此罗亚的伪领域,并不像在场冒险者想象中的那样,对开启了心境之力的莎尔娜压制那么大,莎尔娜现在的实力,几乎和领域外围的冒险者一样,依然能发挥出八九成。

    在罗亚的伪领域威压下,成功将自己的状态稳定以后,莎尔娜用她那染上了一圈血红色细丝的双眸,注视着上空的罗亚,里面没有一丝人类的感情,只有那股发自原始的本能的最纯粹杀意,她,打算再次出手了。

    这时候,罗亚却似完成了什么一般,呈大字型展开的双手,突然高举于头顶,随着这个动作,他头顶上那片化作熔浆一样红云,开始剧烈翻滚扭曲起来。

    在所有人的注目中,这骗红云就像煮沸的热水般,不断翻滚冒泡,且如同被搅动的粘稠液体般,暗藏某种规律的旋转起来,不一会儿,这种暗藏的规律便逐渐显示出来,旋转的红云里面,逐渐凝聚成一个七芒星的复杂魔法阵。

    这个七芒星魔法阵,在形成以后,从依然翻滚不已的红云里脱出,瞬间移动到地面,红光一闪,和天空中的红云遥相呼应,天上地下四面八方都充斥着这样的红光,让里面的人仿佛置身于无边无际的熔浆海里面。

    魔法阵迅速没入土中,消失,红光也暗淡下来,甚至罗亚天空上的红云,似乎也因为完成了这个魔法阵,失去了存在价值,有逐渐消散的趋势。

    “奇怪了……”

    一直关注着擂台上一举一动的我,嗅了嗅鼻子,百思不得其解的嘀咕道。

    我这个魔法苦手,当然无法明白罗亚费尽心思弄出的七芒星魔法阵有什么作用,但是却隐约感觉到,这个由吞噬毁灭性的火焰所制作成的魔法阵,在没入地下以后,却展现出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力量。

    平静,温和,没有任何攻击性,甚至带着一股蓬勃的生命气息,连地上的野草都似乎都变得更加葱郁嫩绿了。

    这个罗亚,是打哪门子的主意呀?

    “……”

    不知合适,老酒鬼已经出现在我一旁,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瞪大着我。

    “喂喂,你不是魔法白痴吗?看样子,你竟然能感受到这个魔法阵的气息,这不可能!!”

    是呀,我是魔法白痴还真对不起了,我能感受到魔法阵的气息让你惊讶了一通,也要抱歉了。

    “不会做饭,不等于闻不出饭香。”朝对方翻了个白眼,绝对无视之。

    “算了,说正事,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你这小子是个不安定的因素,本来是想将你敲晕了随便扔到哪里去的。”

    老酒鬼不知道从哪里又弄来一壶酒,咕噜噜的喝了几口,才呵着酒气道。

    “……”

    我可以理解成这是恐吓行为吗?

    “为什么说我是个不安定的因素?”我不解问道。

    “因为你小子最激动,如果那臭丫头出现什么状况的话,你肯定会第一个忍不住,不顾一切的冲上去乱搞一通,到时候我们联盟就真出名了。”老酒鬼用斩钉截铁的语气指着我道。

    “好吧,那你究竟想对我说些什么。”

    我无法否认老酒鬼说的话,不然自己放着维拉丝她们的温柔窝,大老远的跑到擂台附近来干嘛?

    “我想告诉你,待会无论擂台里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保持冷静,不要愣头愣脑的冲上去干扰。”她用直直的目光盯着我,不容置疑的说道。

    “为什么?”

    我看着擂台,淡淡应道,其实明眼人一眼都可以看出,虽然莎尔娜姐姐虽然很强,但是心境之力和伪领域境界,毕竟有着天差地别,如果没有奇迹出现的话,姐姐这场比赛十有八九是赢不了,虽然我相信姐姐,并不愿意承认这样的事实,但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我的否认而有所转移。

    我就不相信老酒鬼,会看不出连我都能看出来的这一事实,那么,她这一番话究竟有什么意义?这家伙典型的嘴硬心软,对姐姐的并不输于我,她究竟是以何种心态,说出这种话?

    我想知道。

    “本来我答应了对方,不能告诉你,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也只好破例一次了。”卡夏看着擂台上比斗的两个身影,开口道。

    “那个巫师,罗亚,真正的名字叫亚洛。”

    “然后呢?”

    “他是臭丫头的父亲。”

    “……”

    我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之中,久久没能说出一句话,就好像突然有人告诉我,你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站在你的对立面,是地狱势力的某某巨头,你们两兄弟迟早有一天,会因为命运的牵引而相遇一样。

    真是……有够狗血的,我有些不耐烦的摇了摇头。

    “我不管他是不是姐姐的父亲,我只想知道他究竟想对姐姐怎么样?”

    “这个我可以向你担保,那臭丫头绝对不会有事,但是你也要向我保证,待会保持冷静,不要干扰比赛。”

    老酒鬼的语气有点冷,估计如果我现在说不的话,她真有可能强制将我敲晕了,扔到某个角落里去等比赛结束。

    在我的沉默不语中,老酒鬼再次叹了一口气:“我了解你的心情,你想保护那个臭丫头,但是……”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你想像保护你那几个妻子一样,让那臭丫头也永远幸福,不受到任何伤害,想法是好的,对于你那几个妻子来说,的确是不错,但是臭丫头不同。”

    “她这一生,充满着艰难和挑战,必须跨过无数难关,这是她所选择的道路,她的性格,也注定无法像你那几个妻子一样,安心的被你呵护在掌心,对她的过度保护反而是在害她,这臭丫头啊,就是一朵战场玫瑰,注定要经历无数的战斗,不断的吸收血液,才能娇艳的绽放开来。”

    “……”

    我并没有立刻回答,也无法立刻回答,老酒鬼的话,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好一会儿。

    “好吧,我答应你。”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认真的说道,或许,没有战斗过的人,永远也无法理解老酒鬼这番话,六年前初来乍道的我也不能理解,一定会固执的反驳道:我一定会将姐姐从悲哀痛苦里拯救出来,永远保护在掌心。

    但是,经过过无数次战斗,接触过无数的生死离别以后,我对老酒鬼这番话起了深深的共鸣——不光是莎尔娜姐姐,其他冒险者也是,在这个世界里生存,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就连我自己也摆脱不了,双脚陷在泥沼里面,只能将维拉丝她们托在手心,尽量举高,不让她们陷入丝毫。

    到不如说,是我将维拉丝她们带到这片泥沼里面的,本来作为平民的她们,是应该有着更普通,能安安稳稳生活到老的道路,但是每当我这样对维拉丝,对丽莎阿姨和拉尔他们,这样抱歉的说着的时候,却总是会被她们臭骂一顿。

    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真正的乐园,平民也有平民的无奈和悲伤,竟然维拉丝和莎拉她们为了你选择了这条道路,那就像一个男人,像一个丈夫,不是考虑自己亏欠她们多少,而是考虑以后能给她们带来多少幸福,拉尔这样偷偷对我说过。

    而现在,我也的确这样努力着,但是莎尔娜姐姐的情况却不同,她已经陷入的太深了,和这个世界深深的牵连在一起,不能,也不愿,就此被我保护在掌心,她和维拉丝她们不同,除了感情以外,也有属于自己的道路要走,而前途充满坎坷,姐姐很坚强,坚强到我所能为她做的,只是默默看着她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一步一步向前进,她需要的,仅仅是我对她保持着足够的信心而已。

    战场玫瑰……吗?真是贴切,而让人悲伤的比喻,自己果然不如老酒鬼来得了解姐姐。

    “你了解就好。”

    看我不似说假,老酒鬼欣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笑了起来:“当然,也不要太在意,那丫头虽然好强的过分,但是或许偶尔一些时候,也是会需要你的肩膀去安慰的,毕竟还是女人呀,啊哈哈哈!!”

    “说完以后,老酒鬼大笑着离去。

    “老酒鬼,我说,罗亚,不,亚洛,他究竟想做什么。”看着她大笑而去的背影,我突然好奇的再次问道。

    “他呀……”仿佛按下某个开关一样,老酒鬼的笑声愕然中止,背影逐渐消失在眼中,空气中留下一句散漫中夹杂着低沉的声音。

    “那家伙,想要‘回归’了,真是的,不负责任也该有个限度,师傅是这样,学生也是这样,什么地出什么种啊……”

    “……”

    “回归”这个词,对冒险者来说并不新鲜。

    冒险者并不忌讳例如死之类的禁词,常年磨练出来的坚强意志,早已经让他们能漠视这一切,但是,总有那么少数冒险者,承受了自己坚强意志也无法承受的东西,而选择自杀,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就是如此。

    比如说死灵法师罗德。

    像这种人,这种事,比死亡还要痛苦百倍,就连冒险者也无法漠视,对于这种心死之人的行为,忌讳的取了一个名字,叫“回归”。

    我默默将目光放到擂台上,这一刻,眼中的景色,心中的感情,却和老酒鬼来之前天差地别,心头有一种连自己粗大神经也无法驱散的沉重感。

    擂台上,当罗亚的魔法阵落下那一刻,许多冒险者即使顶着伪领域的威压,也破口大骂起来,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一般来说,擂台比赛并不允许使用魔法阵,再加上人心总是偏向于弱者一方,占了巨大优势的罗亚这种做法,在他们心中完全就是犯规。

    “安静!!”

    天使裁判带着威严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瞬间将场上的所有声音压了下去,连野蛮人的大嗓门也不例外。

    “经判定,魔法阵对施术者和对手的比赛,并不存在影响,因此判定有效。”一片安静中,天使不容置疑的威严声音,在擂台上空不断回荡着。

    “那家伙搞什么呀,竟然在比赛里弄出这么一个无用的魔法阵,脑子灌水了吗?”顷刻之后,接受了天使裁判判定的冒险者再次议论纷纷起来。

    而在特殊席上,精灵族的代表莱顿长老,看到罗亚的魔法阵,表情从疑惑道惊讶,再到惊骇,顾不得自己的身份,匆忙的来到阿卡拉面前,气喘吁吁的说道。

    “阿卡拉大长老,我……我请求,停止这场比赛,那……那是……”

    “莱顿长老的意思我明白,看到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心里也不好过。”

    阿卡拉面露哀容,到也真心实意,虽然亚洛是一名精灵,但严格来说却已经是联盟的一份子,这样的人才,死去一个就足以让她失眠个一年半载了。

    “但是,这是他本人自愿的,我想身为精灵长老的您,也知道那个魔法阵代表的意义是什么。”顿了顿,见莱顿似乎还想说什么,阿卡拉不待他说,淡淡的又说了一句。

    “莎尔娜,是他的女儿。”

    这一句话,就仿佛带有魔力般,瞬间让莱顿哑口无言,说不出一句话来,目光中满是没落。

    高等精灵,是精灵族的特殊存在,万人难出其一,现在即使找遍三个世界的精灵族部落,大概也不会超过千名。

    给他们冠以高等之名,并不是因为他们和其他普通精灵有什么不同,而是因为,只有他们才能施展精灵一族的秘法——生命传承。

    利用魔法阵将自己的生命全部抽出,化作力量传承予对方。

    罗亚所使用的魔法阵,就是代表这样的意思,也怪不得莱顿会着急,不顾精灵的尔雅和长老风度前来劝说。

    此时,半空中漂浮的罗亚,正用自己斗篷阴影里的眼睛,默默的注视着下面的莎尔娜。

    在鲁高因沙漠的时候,我就已经将种子种下,本来以为还要在等五六年的时间才能进行仪式,没想到……看到了吗?莎蒂娜,你的女儿,真的和你一样,是那么的优秀呢。”

    亚洛已经能看到,潜入地里的传承魔法,已经开始逐渐将自己的生命抽出,化作一道肉眼无法察觉的绿色气息,在空中弥漫开来。

    一股空虚无力的感觉涌上大脑,就仿佛灵魂被硬生生的抽走一部分般,这种即使是意志坚强的冒险者也无法承受,也要放声悲嚎的痛苦,在亚洛的体内持续折腾着,但是他的嘴角却反而露出一丝几近病态的笑意。

    这样还不够,还要再逼紧一些,我这个懦弱无能的男人,可不能再将送给女儿唯一,也是最后的一份礼物,被摔烂在途中。

    脑海里飞速转动着这些想法,时间也不过是过了短暂片刻而已,也就是莎尔娜刚刚在伪领域的威压下,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手握长弓准备攻击。

    这时候,亚洛也出手了,大手一招,他头顶上逐渐消散的红云,像受到了召唤一般,突然铺天盖地的落下,在他手中不断积聚,压缩,原本遮盖整个天空的红云,最后被他压缩成一小片火焰,这一小片火焰的颜色,浓的几近变成了墨汁。

    就算是菜鸟冒险者都能看出来,这片急剧压缩凝固的火焰,哪怕是分出一个弹珠大小的体积,也能将地面轰炸成一道深坑,若是整个被扔下去,几十万平方米的巨大擂台恐怕都要化为焦土。

    这一片火焰,在亚洛的操纵下,并没有做出攻击,而是逐渐爬上他伸出的右手,逐渐吞噬蔓延,将他的全身覆盖,在其他人看来,就仿佛是亚洛的身体,和这片火焰融合在了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元素化?!!”

    那些知识渊博的法师观众,立刻惊骇欲绝的大叫起来,如果说伪领域对他们来说,是一记重磅炸弹,那么他们现在口中的“元素化”,无疑则是一枚原子弹。

    所谓的元素化,就是对某一系魔法的领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之境的绝世强者,将自己的身体暂时性的元素化。

    精通火系的法师,可以将自己的身体转化为一团极昼之火,就连将狱之殛炎当温泉泡的迪亚波罗,也不敢随意碰触,而同样,精通冰系和雷系的绝顶法师,也可以将自己的身体化为让魔神也忌惮三分的蓝色冰雾和金色雷光。

    元素化的最大好处就是,物理攻击免疫,并且在实战同种类魔法的时候,威力可以放大十倍以上,掌握了元素化的法师强者,被第三世界的冒险者毫不客气的称呼为“变态”炮台。

    但是,这种元素化,即使是领域级高手,十个里面也没有一个能达到,现在却出现在他们眼前,其震惊程度绝对是伪领域所无法比拟的。

    当然,这些只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罢了,亚洛实力虽然强大,但还没有强到可以掌握连领域高手都无法轻易掌握的超级技巧,至少我,还有老酒鬼,卡洛斯等几个人,就能看出,那只不过是身体表层覆盖上一层火焰的伪元素化而已。

    就像穆拉丁巨神变身的表层石化,还有我的血熊形态,也能和现在的亚洛一样,外表覆盖上一层火焰,人称火焰巨熊,因为曾经在鲁高因出现过一小段时间,被称之为鲁高因七大不可思议事件之一。

    恩,顺便一说,三无公主也同被列了七大不可思议里面,这样说来,我家还真是有够不可思议的。

    虽然是伪元素化,但是并不可因此而小窥,至少我比较了一下,发现亚洛身上那层火焰,竟然比我血熊状态时身上覆盖的熔浆焰火还要强。

    刚刚化身为焰人的亚洛,已经迫不及待的展开了攻击,大手一挥,一颗直径十多米的火焰巨石出现在他手中,瞄准莎尔娜的方向扔了过去。

    巫师火系五阶技能——陨石。

    法师所有的魔法中,陨石绝对是攻击力最恐怖的,但是也有无法弥补的缺点,第一,只有在指定方位以后,才能施展,也就是说只要智商稍微高一点的对手,看到法师指定的陨石落点位置以后,都会逃之夭夭,除非他自认为是春哥化身,可以单手接陨石。

    第二天,和第一个缺点紧密相连的,就是施法时间,在指定落点位置以后,至少也需要五秒以上的施展时间,才能将陨石召唤出来,这么长的时间,速度快点的对手早已经跑掉,甚至乘机反攻了。

    但是亚洛这一手,瞬间将陨石召唤到自己手中,手动控制扔落,却完美的解决了这两个缺点,让陨石真正变得让人闻风丧胆。

    带起强烈的冲击波,陨石凭空砸向莎尔娜的头顶,石头未落,地面的野草已经枯黄一片,所有的冒险者都不禁屏住呼吸,看看莎尔娜究竟要如何解决眼前的危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