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三十三章 赌注

第五百三十三章 赌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百三十三章 赌注

    “你这个家伙,还真疼到她们极点了呢,啧啧,完美级的宝石,就连我也没见过多少枚呀!!”

    老酒鬼探过头来,对我对小幽灵的过分溺爱感到惊奇不已,这可是完美级的钻石,第三世界的大boss才有极低概率爆出来的珍品,珍贵程度不下于暗金装备,已经不是多少金币能够衡量得了的东西。

    “你见过完美级的宝石?”

    我对着老酒鬼翻了个白眼,貌似第一和第二世界,根本就无法爆出完美级宝石吧。

    “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我就不可以通过宝石神殿升级吗?”老酒鬼顿时怒目,将她手中的酒壶往我脑袋上甩了过来。

    这到也是,小幽灵手上的完美钻石,也是在群魔堡垒的时候用宝石神殿升上去的,只不过以老酒鬼的人品竟然也能遇到宝石神殿,还真有点不可思议。

    “竟然要赌的话,莎拉也一起吧。”

    我看向最后一旁的莎拉,觉得如果不让她赌的话怪可怜的(?),于是笑着建议道,反正她们三个谁赢都一样,到头来还不都是我的?嗯嗯。

    “诶——?大哥哥,可是我身上……”莎拉露出困扰的表情。

    “那些金色装备拿出来当赌注也没什么问题,反正就算是被爱丽丝和小茉莉赢了过去,以后还不是要拿出来给大家装备上?”

    我冲着莎拉嘿嘿一笑,并不是她身上没有好东西拿出来与小幽灵和三无公主这两个暴发户相比较,而是她物品栏里面放着的,是我为她们四人历练准备好的所有金色装备,甚至那根50%偷取法力几率,被称之为小神器的暗金法杖也在里面,可以说莎拉身上的财富一点也不逊色另外两个人。

    “哇!!”

    听到我这样一说,小幽灵顿时悲鸣一声,似乎对我的阴险建议感到很困扰,的确,这些玩意赌来赌去,还不都是大家的?

    “说的也是。”

    莎拉歪着脑袋,露出了一个天真可爱的思考表情,然后朝小幽灵和三无公主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将一件一件平淡无奇的装备取出,压在卡洛斯的名字上面,别小看这些毫无色泽的装备,将里面的隐藏魔法关闭掉的话,一瞬间爆发出的金色光芒绝对能刺瞎某些人的狗眼。

    “诶诶,大家在干什么呢?”

    本来在主位上陪着阿卡拉那些头头说话的琳娅,见我们围成一团交头接耳,看了看旁边的的阿卡拉和凯恩,最终还是忍不住在她们大有深意的目光中,脸红红的凑了上来,那张俏丽的小脸像个红苹果似的,又圆又红,散发着鲜艳欲滴的光泽,可爱得紧。

    “不……不好了队长,巡逻大队长来缉查了。”

    在琳娅摸不着脑袋的疑惑神情中,小幽灵煞有其事的向我敬了一礼,那副故作出来的慌慌张张的可爱模样,就好像真的是赌博的时候被警察撞个正着的赌徒一般。

    “冷……冷静,小幽灵同志,敌人只有一个,我们能拉拢就拉拢,不能的话,嘿嘿……”

    这样奸笑几声,我突然一把拉住措不及防的琳娅的小手,在上面轻轻捏了几把:“好,轮到我下赌注了,我把琳娅压上,这样一来大家都是共犯了。”

    说着,强行让琳娅坐在我旁边,然后将她的小手压在卡洛斯上面。

    “咦?咦咦咦咦——?!!”

    还没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莫名其妙的成了赌注,而且还是共犯的琳娅,发出了带着惊疑调子的悲鸣声。

    “哦哦,不愧是队长,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小幽灵佩服的朝我竖起了大拇指,那双吸引眼球的银色美眸透露着惊讶,似乎不可置信我竟然有这样的机智,让我飘飘然的同时,心里又有点不爽。

    话说在她心目中我的机能究竟已经低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呜呜~~原来是这样。”

    经过一番解释后,好不容易弄清原委的琳娅,看着我们,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接着眨了眨美眸,将她那带着一丝羞涩,同时又包含着隐约笑意的纯净目光放到我身上。

    “吴大哥,你这样做的话,可不能说我已经成为共犯哦,这是袭击巡逻队员和非法贩卖的行为,罪加五等。”

    这样说完,她自己忍不住娇笑起来,似乎脑海里在想象着我因为非法赌博,袭击巡逻队员和非法贩卖这三条罪名而被捉拿关押,两手抓着铁栏用可怜兮兮的目光望向监狱外的广阔蓝天的样子。

    不愧是琳娅,轻而易举的就将自己共犯的罪名给洗脱了,而且还在我头上追加一记袭警和拐卖人口的重罪,果然玩政治游戏的话我完全不是她的对手,要输了,说不定等会就有气势汹汹的士兵将我押走关入监狱里头了。

    不过这时候,我们伟大的圣女爱丽丝大人,无意一句调侃的话,却将我从入狱的阴影中拉向光明。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小琳娅你现在也已经被小凡骗财骗色,心里看不上其他男人了,说不定以后被小凡卖了,还主动帮他数钱呢。”

    “噗——”的一声,琳娅将自己红得快要冒烟的小脸,埋进了她那让所有女人都疯狂嫉妒高耸胸脯里,既没有反驳,也没有赞同,而是将头埋在胸部里,紧闭双目,一副憨憨的鸵鸟姿态。

    “这样的热闹,当然少不了我们。”

    旁边一道娇媚的声音传过来,我当是谁,原来是那只小狐狸翘着高傲的尾巴走了上前,旁边还有他的三个跟班队友,恩,白狼还推着莱娜一起过来凑热闹。

    “是吗?事先说明,赌注不够分量的话,可不能参与。”我咳嗽几声道。

    “哼,少瞧不起人了你这坏蛋,赌注我已经准备好了,当然,如果你觉得不够分量的话,那就作罢吧。”

    小狐狸甩了一记妩媚的白眼,接着脑海里不知酝酿着什么小阴谋,扭着她那让男人怦然心动的姣好腰肢来到我身边,小手拍在我的肩膀上。

    “我就将这个坏蛋压上吧。”

    “哈——哈?”

    我顿时傻了眼,话说我什么时候变成了小狐狸的东西了?

    “当然,要是坏蛋你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做赌注的话,那就当我没说吧,哼恩。”

    “不……不是这个问题吧,话说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东西了,还望露西亚大人解惑。”

    从小幽灵和莎拉那里投过来的险恶目光,让我觉得如果不赶紧问个明白的话,或许不用等回到家就得含笑九泉。

    “坏蛋,你忘记了吗?你可是欠我五个条件哦。”在我的疑惑目光下,小狐狸轻轻凑过来,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越发逼近,蒙着一层朦胧水雾的眸子妩媚得好像能滴出水似的,然后轻启香唇小声提示道。

    原来还有这回事,她不说的话我都忘了,我果然是个不擅长记忆对自己不利的事情的人呀。

    “就当是其中一个条件吧,我输了,你就乖乖跟别人走吧,不过我要是赢了,你就欠我六个条件了,哼嗯~~”

    “这……这样吗?”

    我顿时迷糊了,总觉得……这种说法自己好像吃大亏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算了,反正卖给谁不都一样?咱还是一家之主。

    见我屈服了,小狐狸得意的顺势坐在我另一边,然后高兴的朝莱娜招了招手:“莱娜,你也来玩吗?”

    “是呢,大家这么热闹的话,就连我都有些羡慕了。”

    坐在轮椅上的莱娜,文静的笑了一声,略显得有些苍白的绝丽面庞上,伴随着她宁静的笑意,就好像雪莲慢慢绽放开来一般,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但她接着叹了一口气:“不过露西亚姐姐已经将我要下的赌注抢先了一步,该怎么办才好呢?”

    这样说着,她轻轻抚着白皙俏脸,嘴角带着一丝让人安宁的笑意,努力做出困扰的表情。

    “咦咦——?”

    莱娜吾妹,你该不会是……该不会是原本也打算拿你的哥哥我来当赌注吧,我这个哥哥真是太伤心了,比输掉了自己还要伤心呀。

    一旁羞红着脸的琳娅,也俏皮的朝我撇了一眼,似乎在说:看,你也有今天吧。

    “竟然这样的话……”

    轻点着下巴做思索状,莱娜将头慢慢转向在后面推着轮椅的白狼上。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白狼的表情很戏剧化的变化着。

    原本白狼那紧抿着的酷酷嘴角,还在朝我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这超级妹控一直对我将原本全部属于他的“莱娜和哥哥”之间的亲情,分走了一半而耿耿于怀,虽然我对他有恩,但是这事一码归一码,他心里到是有本明白账。

    当看见莱娜欲将对方当成赌注,白狼没有理由不露出笑容,心生一股“啊,这个抢走自己半个妹妹的便宜哥哥,还是有点用的,至少在关键时刻能为自己挡箭”的感叹。

    而当莱娜缓缓回过头看向他的时候,那嘴角的一抹酷酷笑容还没来得及逝去,白狼就已经开始泪流满面了,相信只要从莱娜口中说出“那就用克里兹哥哥代替吧”,这个死妹控肯定会边不甘心的哭着,边主动站在赌盘上,对我们几个赌局发起人——准确来说应该是针对我,投以威力堪比从超人手中发出的十字死光的目光。

    好再莱娜虽然会偶有调皮,但还不至于捉弄她的哥哥到那种程度,双手轻轻一合,她再次看向我们:“不如这样,我将以后的一次大预言作为赌注吧,这样行吗?”

    “当然没问题。”

    我冲莱娜笑了笑,别说大预言,就算她随便拿一颗石头过来我也不会反对,谁让她是我妹妹呢?

    然后,我将目光瞄向另外三人,白狼,库克,还有马拉格比,他们看了上面的赌注一眼,顿时摇起了头,别说身上穷的叮当响,就算有那个能力他们也不会参与,因为里面的其中一个“赌注”,是任何其他男人都不敢去赢过来的。

    很好,就这些了吗?价值百万的古董金币,无价的完美级宝石,珍贵的金色装备,还有一次大预言,还有琳娅,呃……还有我,话说这场赌博是人口贩卖交易会吗?

    正当我宣布要结束投注,等待结果的时候,怀里一声幽鸣,原来是因为害羞的晕过去,一直被我搂在怀里的维拉丝醒了过来。

    她缓缓睁开眼睛,突然发现周围多了许多人,一时之间脑袋犯起了小小的迷糊,以至于连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我搂在怀里这样本来会让她害羞到再次晕倒过去的事实,也暂时没有察觉到。

    “对了,小维拉丝还没有下注呢,来来,快点下吧。”小幽灵很明显是赌瘾上头了,打算将纯洁的维拉丝也拖下水。

    “但是维拉丝姐姐身上,似乎没什么可以用来做赌注的东西呀。”

    莎拉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自己身上有装备,爱丽丝姐姐有宝石,茉莉姐姐有值钱的古董,就维拉丝姐姐一个人身上什么都没有……

    “就是就是,小凡实在太偏心了。”小幽灵打抱不平起来。

    “也不看看我偏心的究竟是谁,就你没资格抱怨好吗?还有,不是我不想给维拉丝,是她身上已经放不下而已。”

    我毫不犹豫的给了小幽灵一记吐槽手刀。

    说起来,维拉丝之所以能像多啦x梦一样,变出各种厨具衣物食材,都是托了被塞得满满的物品栏的福,也正因为这样,她身上已经塞不下其他东西了,除了必须的药水消耗品以外,其他备用物品之类的东西,都是在其他三人身上保管。

    不过,现在给点小玩意,让维拉丝赌一把到是可以,这样想着,我将怀里的维拉丝搂实,对她笑着说道:“好吧,维拉丝,你想要什么,无论什么我都会给你哦,就算要我的心脏,我也会立刻挖出来。”

    “咦——咦咦?!!!!!”

    刚回忆起自己晕倒前所发生的一切的维拉丝,不禁发出了比琳娅被我当成赌资时还要惊讶的悲鸣,看着我认真的表情,俏脸逐渐烧起来。

    “呜呜~~小凡~~”

    小幽灵立刻将“我吃醋了”的心情,直白的表现在脸上,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还在为维拉丝打抱不平,就连莎拉那双绯红色的眼睛里,也闪过几分羡慕,看了我一眼,害羞的低下头去不知想些什么。

    “小维拉丝要你的心脏干什么,要我看,省略其中一个字的话,可能会更符合她的心意哦。”

    困惑的看了我一眼,小幽灵才突然笑着补充道,众人反应过来,也不禁跟着笑了起来。

    “啊——啊哈哈——”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维拉丝,露出娇憨而又迷糊的表情,跟着笑了几声,突然明白过来小幽灵说的是什么意思,笑容僵硬起来,脸上的红晕以惊人的速度加深,并迅速蔓延到白皙如玉的脖子上面,然后额头再次“嘭”的一下冒出白烟,两眼转着圈圈晕倒过去。

    我无奈的看了小幽灵一眼,这样调戏维拉丝的话,你得小心以后三餐自理,喝白粥,吃清淡面条了。

    “诶嘿嘿,小维拉丝害羞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不知不觉就……”小幽灵似乎也在反省了,总而言之,这个家里最好惹的是我,最不好惹的是维拉丝就是了。

    “臭小子,我也来赌上一把行不?”老酒鬼厚着脸皮凑上来。看着上面的豪华赌注直流口水。

    “就你?你这枚银币?”

    我用轻蔑的不能再轻蔑的,仿佛旧社会无良万恶的地主看匍匐在地的肮脏老农般的嫌恶目光,看了看老酒鬼,再看了看她手中捏着的一枚经历岁月打磨,表面已经磨损了的旧银币。

    “果然不行吗?”

    老酒鬼叹了一口气,将银币塞入兜里,目光突然变得深沉起来,然后拿出一根古朴的长枪。

    “这把长枪,已经跟了我六十个年头了,说起当年,谁不知道我卡夏,就是靠这把长枪横扫天下,如今……也罢,都已经是过去了,是该忘记的时候……”

    “好吧,就这些了吗?正式开始吧。”

    “喂,臭小子,听我说完呀!!”

    “是是是,我还知道你宝贝的长枪不止一把,至少在我身上就打断了十几把,我说的没错吧,不过很可惜,我们不收这样的玩意,您老还是拿回去留作纪念,或者一百把捆作一捆,打包卖掉吧。”

    将骗吃骗喝的老酒鬼打发掉以后,我们开始再次关注擂台,有了赌注压在上面,那原本已经看腻的僵持战局,也突然增加了几分紧张刺激,似乎每一次碰撞都能牵动心脏的跳动,我想我现在大概能了解为什么那么多冒险者喜欢赌博了。

    不过,我知道这场战斗的僵局并不会持续太久,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战斗场面惊天动地,消耗自然也大,就算他们两个实力再怎么强,也持续不了太久,我就不相信他们没有其他手段,会这样一直僵持到比赛结束。

    两个人都在等,等对方先暴露手段而已,后发制人,这在两个实力相当的冒险者交战中是非常常见的战术,谁都想先逼出对方的绝招,那些先发制人的,除非有把握能在短时间内将对方击败,不然的话,等对方挨过攻击,摸清楚了自己的套路,那就是败北的前奏了。

    以现在的情况看来,西雅图克还是保持着略微的优势,虽然卡洛斯的速度很快,但是西雅图克却占据空中的优势,跃到高处,像老鹰一样,轻而易举的就将卡洛斯的方位捕捉入眼。

    虽然到现在为止,西雅图克都还没能真正将卡洛斯拦截下来,但是可想而知,一旦他成功的话,卡洛斯肯定会面临败北的命运,而卡洛斯想要对付西雅图克,却慑于他那免疫负面状态的体魄技巧,无法进行有效的高级连击,只能一点一点的消磨,从这一点看,西雅图克的确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如果西雅图克够冷静的话,可以慢慢等待,卡洛斯必定会按捺不住,先亮出底牌,越强的招式破绽也就越大,只要被西雅图克抓到一个,战斗或许就可以终结了。

    但这一切都只是假设而已,莎尔娜姐姐说的没有错,西雅图克的伪领域强则强矣,却似乎会对神智造成一定的影响,不然这种就连我都能看明白的事情,他没有理由看不出来。

    所以,眼下的情况却是在西雅图克占据上风的情况下,却已经暴躁不已,怒吼几声,终于忍耐不住的改变了整个战斗的局势。

    “吼吼吼~~~”

    双目尽赤的西雅图克,在最后一次炮弹式落地以后,再也没有跳起来,那双眼睛完全被一层宛如赤血野兽般的血红所覆盖。

    他仰天咆哮了好几声,明明只是普通的吼声,竟然也带有一丝丝让人眩晕的感觉,让本来想冲上去乘机补刀的卡洛斯身形一转,在宛如实质的声浪威胁下跃了出去。

    随着西雅图克的咆哮声,空气中一股几乎凝结成实质的能量在动荡着,原本泾渭分明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伪领域,也开始剧烈摩擦起来,西雅图克的伪领域,明显将卡洛斯压下了一头。

    在纯粹的能量较量中,西雅图克的确要强于卡洛斯,可是原本可以自信满满的用最为稳妥的办法,先逼出卡洛斯的绝招,再寻找破绽结束战斗的他,却选择了先发制人。

    这也意味着除非在接下来的猛烈攻击中,他能将卡洛斯一口气打败,不然等卡洛斯挨了过去,就等于是主动将战斗的节奏指挥权让给对方,将自己处于不利的境地。

    空气之中逐渐动荡的能量,满满聚集在西雅图克双手上,此时众人才发现,在西雅图克双臂上包裹着一层金光,并不是由金色古代装甲散发出的光芒,而是一股宛如蜜糖般粘稠的,实实在在的压缩能量。

    这股金色能量包裹着他的双臂,再流到他的斧头上,顿时光芒大作,似乎场地升起了两个太阳,他的手臂和武器都被刺眼的金色能量包裹着,就好像握着两把神器一样,所发出的气势让人敬畏。

    金光稳定下来之后,西雅图克一脸的狂热,突然将光芒大作的两把斧头,虚空向卡洛斯的方向一挥。

    两把隐隐有着斧头形状的金色月弧,顿时从卡洛斯站着的地方整齐划过,所到之处,草树尽断,切口整齐无比。

    看到这种威力,冒险者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这几乎等于是野蛮人的双手投掷技能了,但是野蛮人的双手投掷技能必须消耗手中的武器,而且攻击力更和武器本身的伤害有关。

    像西雅图克这样,将能量化为武器,似乎可以无限制的投掷,而且威力丝毫不比将他手中那两把金色战斧投掷出去的威力小的招式,简直就是恐怖到了极点。

    野蛮人本来就号称近战之王,如果被他掌握了远程攻击,那还了得?所以双手投掷也是野蛮人唯一的远程攻击技能,而且两把武器扔出去就没了(敌人当然不可能会让你乐呵呵的去捡回来)。

    如今却被西雅图克以这种形式改进,一个远近皆宜的野蛮人,真的还有人能对付得了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