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临阵磨枪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临阵磨枪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临阵磨枪

    “我的胜算竟然是零?卡夏老师,这……”

    尽管卡洛斯在之前,就已经想过从卡夏口中得知最坏的结果,但是他依然从未想过,那个四年前被他轻松击败的小德鲁伊,事隔四年之后,自己在他面前,胜算已经变成了零。

    “嗯,大致上是这样没错,当然,也不一定,如果那小子无心赢你的话,或许你还有一丝机会,换言之……”

    说到这里,卡夏的话为之一顿,淡淡的看着卡洛斯,在血月之色的衬托下,目光显得分外清冷。

    “换言之,如果他想赢你的话,就一定能赢。”

    “……”

    饶是卡洛斯怎么冷静,现在脑子里依然有点懵懂,因为卡夏的话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而且,他现在最在意的,并不因为对方强于自己,而是如果自己无法取胜,那究竟该怎么办?自己一直期待着的,一直为之奋斗的目标,难道就要这样终结。

    这几十年来,卡洛斯眼睛里首次出现了彷徨不安的神色,里面夹杂的还有深深的疑惑。

    “哈哈,不懂了吧,你也有今天呀,卡洛斯。”

    卡夏脸色一变,又恢复了平时嘻嘻哈哈的模样,那说话的调侃口气,能让人气得吐血,幸好是卡洛斯这样的,年幼时饱受卡夏摧残的心残志坚人士,才能够完全无视掉。

    “你心里或者在想,同是伪领域境界,自己的技巧经验要比对方高很多,速度也要比对方快,在这样的优势条件下,胜算应该很高才对,为什么会是零胜率呢?”

    卡洛斯无言的点点头,卡夏这番话,可算是说在他的心坎上了。

    “或许吧,嗯,吴小子就算再怎么诡异,但是技巧经验这种东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来就来的,就算再怎么天才,也必须通过时间的积累,虽然这小子走了狗屎运,竟然领悟了高级心境【疯狂之心】,弥补了战斗技巧这一大弱点,但是和你这样实打实的几十年经验积累下来的冒险者相比,毕竟还是嫩了点。”

    喝了一口酒,她继续说道:“速度上就更不用说了,对于级别相同的两个冒险者来说,速度和灵巧往往比力量更加重要,如果一方占据了绝对性的速度优势,那胜负就已经很明了了,换做是普通人,都会认为,吴小子和你一样,同处于伪领域境界,你却占据了绝对的速度优势,没理由会输才对。”

    “但是啊……”

    深深呼了一口气,卡夏抬起头,仰望着天空那轮名媛,那淡淡的血红色光晕,又让她想起了前几天和吴小子那一场战斗……

    “吴小子,是个十分特殊的家伙,比你和西雅图克这样的另类天才更加特殊,想必这一点你也应该认识到了吧,所以,如果用常理的目光去衡量那小子,那这场战斗不用打,你已经先输了。”

    没等卡洛斯开口插话,卡夏看着他,朝他伸出一个指头:“的确,你的技巧,经验,和速度,都要胜于吴小子,这些是巨大的优势,足以决定胜负,但是,这却是在力量相若的情况下。”

    看着卡洛斯惊讶的表情,卡夏缓缓说道:“如果,两个人之间,一个人占据了技巧经验和速度的优势,但是第二个人,却有着绝对性的力量优势,那么,前者依然必输无疑,就像一个平民,无论有多少年的战斗经验技巧,也无法胜过冒险者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都是伪领域级别的实力……”卡洛斯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所以我刚才就说了,绝对不能用常识去衡量吴小子,他虽然只是伪领域级别,但是,就算是我,现在使出全力,也已经无法在境界上压制他分毫,甚至是正面碰撞也要顾虑三分……”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就如同惊天雷响般,彻底将卡洛斯给惊呆了,卡夏的实力,身为弟子的他虽然并无法摸到底,但是心里却有一个大概的认识,就连卡夏老师都无法在境界上压制对方,那岂不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和对方的力量等级,那就真是相差太大了,绝对性的差距!技巧,经验和速度,已经算不上是优势了。

    “本来呢,以你的速度来说,或许还有一丝机会,可惜呀,可惜……”卡夏小口啜着酒,看着卡洛斯沉默的样子,仰头叹道。

    “可惜是在擂台,虽然天使族设置的擂台,已经很大了,就算是两个领域级的冒险者交手,也不会显得过于狭窄,问题是你的优势本来就是速度,越宽阔的地方越好,而那小子的优势却是……嘿嘿,说不定擂台的地形,恰恰好让你们对调过来,本来是你的速度克制对方,现在却变成对方克制你了,再加上力量上的差距,你真的是毫无胜算。”

    这样说完以后,气氛沉默了下来,两个人各有所思的沉思着,只有那悠悠的虫鸣,还有夜晚冷风的飒飒声时不时响起,静的有些诡异。

    “谢谢你,卡夏老师,特地告诉我这些情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明天我会输得不明不败。”

    许久之后,卡洛斯才呼出一口大气,神色平静,目光如水般淡然,却充满一股不可折断的柔韧,目光中的坚定和决绝,给人一种只要他想,就没有什么办不到的强大自信。

    “哦,你不要怪我在临战前说这些话打击你,就谢天谢地了。”

    看着卡洛斯坚毅的面庞,卡夏露出满意笑容,这才是她交出来的学生,无论前面有什么障碍,只要下定了决心,就会义无反顾的迎头而上,不过,现在的自己似乎已经没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怎么会?谢谢老师的指点,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的话,容许我先走一步,明天就是决赛了,得好好调整一下状态,老师也早点睡吧,就算是冒险者的体质,也不能任意妄为,少喝点酒,作息时间也是十分重要的……”

    “知道了知道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烦,究竟我是你的老师,还是你是我的老妈?”

    卡夏不耐烦的打断了卡洛斯的话,对方无奈一笑,正欲掉头离去,卡夏却又突然开口。

    “怎么?不希望赢得明天的比赛?”

    “当然希望……不,应该说,一定要赢,哪怕对手是卡夏老师,也一样,一定!!”

    卡洛斯脚步一顿,微微抬起头,仰望着远方的黑色天空,隐藏在黑色之中的那道看不见的鸿沟,每一次抬头仰视,依然能让他的心脏像被一双大手紧紧箍住一般。

    “可是,你根本没有胜算。”卡夏看着对方的背影,开口说道。

    “就算是这样,也要赢!!”卡洛斯的口气不容置疑。

    “唉唉唉,为什么我卡夏,会教出你们这些不让人省心的学生呢?”从卡洛斯口中,卡夏听出他那股决意,不由大叹不已。

    卡洛斯有了决死之心,而吴小子,变身血熊以后性格多少也会变得更加残酷冷血,按照这种情况,卡洛斯十有八九会直接上天堂见他的心上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到也是了却了几十年的痛苦。

    但是卡夏可不希望像法拉一样,白头人送黑头人,而且联盟已经损失了亚洛这个天才,要是连卡洛斯也出现什么意外的话,阿卡拉那只老狐狸,恐怕她那早消失几十年的更年期,又得重新犯上了。

    “想要获得一点点赢的几率吗?”挠了挠头,在卡洛斯惊讶的目光中,卡夏这样说道。

    “是……当然,可是……”卡洛斯看着卡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别高兴太早,我的意思是,乘着这最后一晚功夫,临阵磨枪,指点你一招,不过,先不说一晚的功夫你能不能学得会,就算学会了,恐怕也只有那么1%的概率而已。”

    乘着卡洛斯没有被高兴冲晕脑袋,卡夏先给对方打了一枚预防针。

    “就算是1%的概率也好,比起毫无胜算,已经强上无数倍了。”卡洛斯微微一笑,但是目光中依然透露出困惑。

    “可是这样临时开小灶,会不会对对方不公平,同样是你的学生……”

    “怎么?既然连死的决心都有了,面子还拉不下来?”

    “不,我不是说我自己,我说说卡夏老师你,要是被他知道的话,会不会对老师你心怀芥蒂?”

    卡洛斯摇了摇头,虽然他很想赢,甚至到了不惜一切的地步,但是这件事情毕竟是事关他最尊敬的老师。

    “原来是这个呀,这样想的话,到是你卡洛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呃,虽然吴小子并不是什么堂堂正正的君子……”

    卡夏嘀咕了一句,然后笑道:“你没有看出来吗?那小子急切想和你一战,心里并不是抱着一定要赢的念头而来,仅仅是期待这一战的过程,了却心中的愿望而已,倒不如说,我教你一手,让你有了稍稍和他抗衡的资本,他会更高兴一点,毕竟,自己投入那么多的期望,对手却无反击之力的话,就算赢了也不会觉得高兴。”

    顿了顿,卡夏的脸色变得稍稍古怪:“说起来,我也比较佩服你,卡洛斯,你知道吗?那小子很懒,实在太懒了,什么干净都没有,据说最大的愿望竟然是过上混吃等死的生活,我这一辈子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渺小的家伙,只要不是事关他那几个宝贝妻子的话,他几乎是处处被动,没什么赶紧的,所以我也佩服你,竟然能让他主动释放出战意,简直就比最温驯的史泰兽,向一头狼主动发出挑衅还要稀奇。”

    “混吃等死……是……是这样吗?”

    卡洛斯的眼角也不禁抽了一抽,虽然冒险者经历过许多事情,比一般人更渴求平淡的生活,但是混吃等死这种程度的话,那也太……这个小师弟,还真是个奇特而又有意思的人,如果不是明天的战斗的话,卡洛斯也想和对方好好聊上一聊,真实感受一下卡夏所说的一切。

    “不过,相应的,你还记得刚刚答应过我的条件吗?将等会的教导费用也算上吧,现在我要你答应我两个要求。”

    卡夏伸出第一个手指:“第一,吴小子并不是一定非赢不可,但是也并不代表不想赢,我刚刚也说过,他很疼那几个妻子,想获得那十瓶神圣药水,所以,就算万一你赢了,那十瓶神圣药水,也尽量分一些给他,要不然的话,他估计真的回恨上我也说不定。”

    “没问题,就算十瓶全给他都行,我对神圣药水并不感兴趣。”卡洛斯淡淡一笑,露出无所谓的神情,这对他来说真是太简单不过的一个选择了。

    “第二……”卡夏顿了顿,已经不知是今天第几次叹气了。

    “这次战斗以后,无论结果是输是赢,你和西雅图克都回来吧,乘堕落联盟那边还没有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监视堕落联盟的任务,阿卡拉会交给其他人。”

    这样说着,她将目光放到远处:“这几十年来,也辛苦你们三位了,当年之所以将这个任务交给你们,一方面是你们的资质较高,只要稍加努力便能在堕落联盟站住脚跟,这也是一种锻炼,而令一方面,之所以我和法拉,会向阿卡拉推荐你们三个,也是知道你们三个都有着各自无法道出口的目的,加入堕落联盟,摆脱联盟的一些死板条规的束缚,也能放开手脚去做。”

    “如今,你们三个,也各自迈向了目标的最后一步,西雅图克那边,他在前天醒过来的时候,也答应了我,所以我希望这场战斗之后,你也能再次回归联盟,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沉默了一会,卡洛斯缓缓开口:“能回到联盟,自然比呆在堕落联盟要好,我并没有什么意见,只是……我现在还无法承诺什么,等战斗结束以后再说吧。”

    卡洛斯淡淡苦笑道,他无法答应,并不是因为不愿意,而是下一场的战斗胜负未知,对他来说,只有赢或死两个选择,所以自然无法承诺什么,卡夏说出这番话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让他不那么冲动,如果答应了的话,就无法抛开一切顾虑,怀着必死的决心去战斗了。

    “我就知道,你们这些混蛋啊!!”卡夏无奈而无力的咆哮一声,随即肩膀一垮,拉耸着向森林里面走去。

    “也罢,时间不多了,能不能在比赛之前学会,就看你自己了。”

    “是的,老师!!”

    卡洛斯铿锵有力的应道,连忙跟随着卡夏的脚步走了过去……

    ……

    第二天一大早,安静了足足四天的比武空间再次喧哗起来,随着那扇天使浮雕的巨大石门缓缓打开,从缝隙里面,投过来宛如一线天的刺眼白光,整个空地数万冒险者再次沸腾起来,一双双炙热的目光聚焦在大门上,就连从对面投过来的耀眼白光,此刻也显得暗淡无比。

    我自然不用像那些抱着平民化思想的冒险者一样,早早赶去会场霸个好位置,先不说有联盟特等席,而且,作为选手的我,并没有作为围观观众在场外看戏的余裕。

    刚刚吃完早饭,阿卡拉她们一如既往的赶了过来,美名其曰迎接作为种子选手的我,不过看那些手持长枪长弓的士兵,怎么看都更像是黑社会老大拥簇着他们的王牌拳击手去参加什么秘密的地下拳赛。

    “老酒鬼那家伙呢?”

    我左右顾望,发现神隐多天的法拉出现在队伍里面,反而是每次比赛都要凑凑热闹(主要是为了赌博)的老酒鬼,在这样对她来说(赌博)意义重大的总决赛,人影却消失不见了。

    “呵呵呵,谁知道呢?她昨晚并没有回去,听说卡洛斯也彻夜未归,说不定这两个人在策划着什么,亲爱的吴,这次比赛你可要当心哦。”

    阿卡拉面带着慈爱的笑容说着,走上前来,用只有我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托了你和莎尔娜的福气,这次几乎百分之八十的冒险者都买卡洛斯胜,要是这次你输了的话,联盟前几次轮赚的钱就都白搭了,说不定还要倒贴一些出去,呵呵呵。”

    “是……是吗?我会尽力的。”

    我结结巴巴的应道,总觉得阿卡拉慈祥和蔼的声音里面,透露出一股杀气腾腾的感觉呢,看来这次若是赢不了的话,损失的钱就得从我口袋里掏了。

    刹那间,罗格第三抠门的灵魂燃烧起来——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

    不过,老酒鬼也真有一手呢,和卡洛斯彻夜未归吗?

    再一刹那,宅男的八卦思想燃烧起来,诸多如老牛吃嫩草,不论师生恋,超越年龄和性别的爱情等等词语从脑海里一闪而过,朝旁边的三无公主打了个眼色,没想到不用等我提示,她已经木然着小脸,手握羽毛笔奋笔疾络文化洗礼,想象力和思维跳跃能力已经够恐怖了,但是在遍览h书,号称理论知识暗黑第一的h小公主茉里莎面前,却有些黯然失色——她笔下的人物,已经在森里里展开激烈的床戏了……

    自然,三无公主眼看就要完成的第一本h读物,被阿卡拉没收并无情的烧毁掉了,要是这样的八卦小说传出去,那联盟的颜面就丢尽了。

    “小凡总是说其他的冒险者怎么八卦,但是我总觉得,其实你和小茉莉才是真正的八卦之王呢,只是平时比较闷骚罢了。”

    一路上,小幽灵凑过来这样吐槽道,看着我和小茉莉的目光,分明就是在说“你们就是一对唯恐天下不乱的八卦王主仆”。

    “……”

    无法反驳,说不定我和三无公主在这方面还真意外的合拍,以后是不是考虑弄个八卦新闻部之类的东西呢?

    一路上,正因我为此而烦恼着的时候,远远的,比武空间那扇洁白的浮雕巨石门,已经出现在我们眼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