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变身

第五百五十三章 变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百五十三章 变身

    “蜕变?!”

    莎拉歪着小脑袋,无限疑惑的问道。

    别说是她们这样新晋的冒险者,就是很多经验老道,并且在酒吧这种消息灵通的地方混了几十年的老冒险者,也有许多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玩意。

    “是的,蜕变,我们人也是一种动物,有着各种各样的动物本能,这蜕变就是其中一种,只是相对来说比较奇特而已,吴这段时间表现的如此好战,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法拉点着头说道,不过,他这种说话,显然并没有让维拉丝她们完全明白过来,俏脸上的表情,依然带着几许疑惑。

    “也就是说……”

    一直沉默不语,没什么存在感的三无公主,突然冒出头来漠然出声,差点将大家吓了一大跳。

    “也就是说,像动物的季节性发情期一样?”

    一手拿着笔记,一手刷刷的挥动着羽毛笔,她的脑袋不断点着,无意识的发出“嗯嗯”的可爱声音,像是一个严谨的学者在记录着什么一样。

    “嗯……也……大概……可以这样说吧。”

    法拉摸了摸鼻子,不置可否的苦笑道,虽然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用动物发情期来比喻,这种表达方式未免也太彪悍了点吧。

    然后,法拉看了一眼因为三无公主的话,脸蛋俏红,微微窘迫的维拉丝她们,摸摸百花的胡子轻轻咳嗽一声。

    “咳咳,也就是说,对了,就像蛇蜕皮一样,每隔两三个月,蛇长大一圈,就要蜕一次皮,吴小子现在也是这种状况,因为力量接近临界点,所以面临着蜕变,只是这种蜕变,并不像蛇蜕皮一样简单,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才能突破那个临界,所以这一段时间,吴才表现的如此好战,而并非是因为卡洛斯的原因。”

    法拉这样深入浅出的比喻出来,顿时让众人露出恍然的神情,只是经验老道的卡夏,想的更多,脸上始终给还带着一丝不解。

    “竟然不是卡洛斯的原因,那么为什么那臭小子唯独对卡洛斯升起战意呢?前面他和穆拉丁那场战斗,不也是挺激烈的吗?怎么就没能激起他的战意?如果说是因为卡洛斯的实力和他更相近的话,那西雅图克不也一样吗?”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可能是卡洛斯刚好符合了什么条件吧,等他完全蜕变以后,大概才有可能找出原因。”

    面对卡夏刁钻的问题,法拉也苦恼的用力揪了揪胡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本来,蜕变对冒险者来说就极为少见,一般的冒险者,都是在不断的历练和升级中,一点一点的摸索,实力一点一点的沉淀,然后逐渐的提升,如果还是用蛇蜕皮形容的话,就等于是一片一片的鳞片脱落,然后长出新的,这个过程极为缓慢,一般是看不出来的。

    而出现蜕变这种情况,则是少数,或者是因为冒险者突然因为什么原因,实力进步的非常快,为了迅速适应这种变化而出现蜕变,又或者是停留在某个关卡上,实力虽然依然在不断积累,但是就是突破不了关卡,然后等实力到达临界那一刻,便会遇到蜕变这种情况。

    因此,蜕变这种事情,对于提倡循序渐进,厚积薄发的冒险者来说,是极为少见的。

    “原来是这样,我还说这几天大人怎么有点不大正常呢?”听完法拉的话以后,维拉丝重重呼出一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灿烂微笑。

    “不,我想作为一个冒险者,应该是战意满满的姿态比较正常吧,那臭小子平时懒洋洋的模样,才不正常吧!难道不是这样吗?!!”

    面对维拉丝的微笑,卡夏忍不住重重的吐槽道。

    “话虽然是这样说……”维拉丝轻轻用白皙小指,半捂着俏脸,稍微困惑的一笑。

    “什么叫‘话虽然这样说’,难道你们不希望你们丈夫,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吗?”面对维拉丝的困扰,卡夏抓着头发,万分不解的说道。

    “大……大英雄吗?”

    维拉丝的笑容,越发的困扰起来,看了其他人一眼,美目露出不解的疑问,似乎在说,你们有过这样的想法吗?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实在想象不出小凡一副大英雄的姿态呢吗,噗……噗噗……不行了……”

    小幽灵皱着眉头说道,然后低头露出沉思的表情,似乎在脑海里幻想着某人一脚踩在倒在血泊之中的恶龙头上,一手高高举起金光闪闪的宝剑的姿态,突然忍俊不禁起来,抱着肚子,连腰都弯了下去,好一会儿, 才停住笑声,擦了擦渗出泪水的眼角。

    “那个太搞笑啦,平时做做样子还好,真变成那个样子我才不要,还是平时的小凡最帅。”

    她以仿佛是在叙说着日月交替一般的理所当然的语气坚决回答道。

    卡夏面瘫着,将目光从小幽灵移到莎拉身上。

    “大哥哥就是大哥哥,无论是什么样的大哥哥,对莎拉来说都是英雄,不过,我也觉得大哥哥还是平时的样子最好,莎拉最喜欢。”

    莎拉以灿烂的过分的笑容,这样说道,里面透露出来的纯粹的,毫无道理的爱意,让卡夏和法拉面面相窥,再次捂头长叹。

    两个人的目光再次转移,在三无公主身上微微逗留了片刻,却很快闪了过去,不知道是因为三无公主的无存在感气息发挥效用,还是他们觉得反正在这个小家伙身上也问不出什么,所以自动忽略掉。

    最后,目光停留在琳娅身上。

    这两个人可谓是看着琳娅长大的,所以目光中透露出浓重的厚望,希望琳娅能给个比较正常一点的答案。

    “我……那个……”

    被两个人寄予厚望的琳娅,在两双闪闪发光的眼神中左右为难,似乎在犹豫是不是要善意的谎言一下,让这两个可怜的老人心里能够平衡一些,左右衡量,看了维拉丝她们一眼,琳娅还是咬了咬牙,对两个人露出歉意的神情,然后扭扭捏捏的害羞说道。

    “其实……其实我最喜欢看吴大哥趴在桌子上发呆睡觉的样子,怎么看都看不腻。”

    说完以后,琳娅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下意识的就将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想法,在如此多人面前说了出来,俏脸突地似冒起了烟般通红起来,让她那美极了的神貌似染上一层晚霞般,看起来更是动人无比,脑袋也低的都快要埋到胸前那对挺傲的双峰里面去了。

    “我终于明白了!!”

    得到琳娅最后的答案以后,卡夏和法拉两人用力一拍额头,似相通了什么一般,绝望性的恍然大悟说道。

    “吴小子那懒散的性格,一半是他的本性,另外一半却是你们给惯出来的。”

    “是吗?”

    维拉丝她们,你瞧瞧我,我看看你,虽然不知有什么好笑的,但是不知为何,却都不约而同的发自内心的微笑起来。

    物以类聚,这大概是是一种志同道合的温暖感吧,琳娅脸上依然滚烫滚烫的,抿嘴笑着,在涌起一股知己的喜悦感的同时,也感觉到自己似乎离这个大家庭更近了一分。

    “先别开心的那么早!!”

    刚刚没了学生的法拉,似乎见不得别人开心,那吝啬小气的心理是特别不爽,此时突然将神色一凝,圆睁的眼睛对维拉丝她们说道。

    “虽然说吴小子现在蜕变,等于力量提升,的确是好事,但是你们不担心他蜕变才什么样子吗?”

    “咦咦——?还会变成什么样子吗?”维拉丝她们惊疑的问道。

    “当然,对于普通的冒险者来说,是绝对不会发生变身之类的玩意的,但是别忘记了,吴小子可是有前科的,他现在的血熊变身,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法拉危言耸听,极尽能事的夸大其词道。

    “是这样吗?这样说来,的……的确是有可能的样子。”

    维拉丝她们歪着脑袋想了一想,觉得法拉说的话未必不可能,不过,却并没有露出太过担忧的神情。

    也对,血熊这种恐怖的姿态她们都已经接受了,就算再变成狼啊狗啊龙啊史泰兽什么的,也能淡然接受不是吗?

    如果是变成史泰兽的姿态的话,那……未免也太可爱了一点……想到这里,她们甚至眯起眼睛,露出陶醉的神情。

    “哼哼——”

    人老成精的法拉,当然轻而易举的看出了维拉丝她们现在的想法,不由冷哼了一声,说出了一个彷如晴天霹雳般的可能性。

    “万一……变成女人怎么办?”

    轰隆隆——

    神色由陶醉到呆滞,再到震惊,那戏剧性的变化,就仿佛真的有一道巨大雷霆从她们头顶上闪过一般。

    “女……女人!!”

    维拉丝的嘴角再也无法保持温柔笑容,而是微微颤抖着,神色中透露着慌张。

    “万一……万一大人变成女人的话,我……我……我该怎么办?”

    似乎想了那时候的样子,维拉丝喉咙里咕噜了一声,俏鼻一抽,哽咽起来,眼角也满满蓄起了晶莹的水光。

    “你这个混蛋在说些什么有的没有的!!”卡夏见状,连忙一棍子抽在法拉头上,然后安慰维拉丝道。

    “放心吧,那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就算出了那样的意外,我们也会将他纠正过来。”

    卡夏这不安慰还好,一安慰,那双大大的美丽黑瞳里面,泪光凝聚的速度更快了,无意识的哈哈傻笑几声,身体失了神般摇摇晃晃起来,大脑就像当了机一样,都快冒起了烟,整个人已经完全已经处于慌乱无措之中,一副马上就要昏倒过去的模样。

    “小维拉丝,没关系哦。”

    旁边的小幽灵不知在什么时候拿出了一颗钻石,像松鼠般双手捧着小口小口的快速不断啃着,一边安慰维拉丝道。

    “因为那是小凡嘛,所以不会出现那样的问题的。”

    虽然是毫无道理的解释,但是不知为何,维拉丝却接受过来般,慢慢冷静下来,重新露出温柔气质和笑容,轻轻笑道:“是呀,因为是大人,所以不用担心。”

    什么叫因为是那臭小子,就绝对不会出问题,这是哪门子的超现实对话?法拉和卡夏摸不着脑袋的彼此望了一眼,难道这就是年龄的代沟?

    这时候,战场也刚刚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

    “啊啊啊————”

    熊熊的大火不断炙烧着身体,那些火焰好像就不属于自己的一样,不分敌我的在体内四处肆虐着,仿佛要将自己的灵魂也烧成灰烬才甘心一样。

    不行,再这样下去的话……

    力量,需要可以将这些火焰压下去的力量。

    灵魂深处,那无尽的黑暗之中,不断深入,再深处,直至一片虚无,这里是连大火也没有炙烤到的灵魂最深处,除了黑暗,没有任何事物的世界。

    一股冰凉的感觉,突然从这个世界中,无中生有,诞生出来,并慢慢向外扩散。

    虽然不明白这股凉意究竟是从何而来,对我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利还是害,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它无疑就是雪中送炭。

    我拼命的催促着,让这股凉意慢慢涨大起来,但是它作为我的灵魂生成品,却完全不受自己的意志所控制,而是像逐渐在白纸上扩散的湿迹一般,慢慢扩散着,而且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几乎近于停止。

    这股冰凉之意,就像灵魂里面的一个孵蛋般,涨大到一定程度以后,便遇到了一层阻碍,无论怎么壮大,也无法突破蛋壳一分。

    身体在忍受着无边的炙疼,体内明明有一股冰凉的力量,却无法为己所用,释放出来,这种憋闷感,比身体受到的炙烤更让人痛苦,让我不由再次愤怒的大声吼叫起来。

    “吴凡……你现在的样子……没事吧。”

    从二重空气压缩拳缓过气来以后,卡洛斯提剑缓缓走上来,站在一旁,目光透露出一丝担忧。

    “没……没事,比赛还……还在继续呢,来,不用客气……尽管……啊啊啊!!”

    蔓延到灵魂的炙烧疼痛,让我不禁再次痛苦的哀号起来,而灵魂深处那股冰凉之意,却也似不甘示弱的凑上一份热闹,像即将破壳的雏鸟般,不断冲击着阻拦着自己的“蛋壳”,每一次冲撞,“蛋壳”似乎就发出咯啦的清脆声,那种感觉,就仿佛这只雏鸟冲破的不是那一层蛋壳,而是自己整个灵魂般,每一次冲撞,灵魂就如同撕裂般痛苦。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冰火二重天?

    那从灵魂深处诞生,孕育,并试图破壳而出的另一股力量,不知道比起女人分娩,究竟要痛苦上多少倍?

    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我竟然还有心情吐槽自己,苦中作乐也该有个限度吧我这混蛋!!

    “啊啊啊————!!!”

    就在心里苦笑着吐槽自己的时候,灵魂深处那股力量,仿佛猛地做出了最后一击,那种如同瞬间将灵魂撕成两半的痛楚,简直就远胜于肉体所能受到的最大的痛苦的一百倍,一千倍,即使让一击习惯了伤痛的自己,也不禁发出嘶声裂肺的嚎叫。

    “咯啦——!!”

    伴随着这一次猛烈冲击,那层“蛋壳”也终于发出清脆响声,裂出了一条细细的裂缝。

    然后,是再一次猛烈的冲击。

    “……”

    有了心理准备,这次我张大嘴巴,双目瞪得大大的,已经痛到懒得发出声音了,再说也不能让维拉丝她们太担心,一定要忍住……

    终于,那道裂缝越来越大,一些许的冰凉力量已经从里面渗透出来,融入到身体里面,冰凉透心的凉意,极大缓解了身体的炙热感,痛并快乐着,这就是对我现在的感想的最好诠释。

    终于,外壳完全破裂,一股浩大无边的冰冷力量从里面疯狂涌出,瞬间就流窜到四肢百脉,那无比的炙热,连血熊之躯都无法承受的焰火,在这股力量面前,仿佛达成了什么默契,又像是勾搭多年的奸夫淫妇一般,你推我让,浓情密密的退却了下去。

    按道理来说,这股能让火焰退却的冰冷之意,温度应该低到极点,将全身的肌肉血液都冻僵才对,但是它在身体四处流窜着,却并不可怕,隐约传来的一丝亲切之意,就像火焰血熊身上那层熔浆铠甲一样,虽然对别人来说是致命的高温,但是自己穿着却是冬暖夏凉,恰意得很。

    “呼——”

    我舒服的叹了一口气,活过来的感觉原来是如此美好。

    这时候,周围却传来咯啦咯啦的清脆响声,往周围看去,我顿时呆的说不出话来。

    这股冰凉之意占据身体主导之后,开始慢慢散发出来,原本周围已经变成了一片巨大的熔浆湖,现在却被这股淡淡蓝色的冰凉力量迅速的冷却下来,所以才发出咯啦咯啦的清脆凝固声。

    同时,冷与热交融,一股巨大的白雾散发出来,瞬间将周围的一切笼罩。

    外面的冒险者,真是越看越糊涂,而最靠近的卡洛斯,却是感到莫名心悸,那股雾气向他笼罩过来,他不紧不慢的退着,脸上的神色越发疑惑和凝重。

    就在前一刻,卡洛斯还从对方身上感受到那股连灵魂也能烧成灰烬的炙热温度,而仅仅在一瞬间,就完全变了,这股扩散开来的雾气,竟然隐隐有一股冰凉之意,而且温度越来越低。

    这种两个极端的变化,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不明白。

    总的来说,我现在身体状态良好,刚刚那股憋在心里的力量,似乎也完全释放了出来,就仿佛憋了好几天的便秘。突然完全排泄出来一般,舒畅的不得了。

    不,实在在舒服了,就如同炎炎夏日,一口刨冰下肚,那股凉意仿佛要将整个炙热的身体渗透一般,同时,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冲动,一股仰天长啸的冲动。

    不知合适,自己的血熊变身已经解除了,转换回了原本的人类形态。

    然后,顺着这股强烈的本能和冲动,我无意识的施展狼人变身,将脖子仰高,对着长空,喉咙一阵涌动。

    “嗷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