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八十章 寻找衣卒尔

第五百八十章 寻找衣卒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百八十章 寻找衣卒尔

    ……

    时间不等人,堕落的衣卒尔说不定哪天就跑出来祸害冒险者,行动是越快越好,所以当天回去以后,我们立刻找到贾梅拉,通过联盟的内部魔法阵和阿卡拉交换了信息。

    阿卡拉似乎也急了,能走到群魔堡垒的冒险者,基本上都能成为未来的中坚力量,哪怕失去一个也是巨大损失。

    本来听到我们四个要对付的是衣卒尔,阿卡拉还不放心,想从第二世界调派一些冒险者来打帮手,不过考虑到一来泰瑞尔要我们保密,不宜让太多人知道,而来从第二世界调派,也需要一些时间,谁知道那个衣卒尔什么时候发疯,最重要的是,无论衣卒尔怎么强大,力量也只是伪领域巅峰而已,即使万一我们失败,难道想跑还跑不了么?

    和阿卡拉交流了意见之后,我们四个还是按照和泰瑞尔的约定,打算以四个人的力量,挑战一下衣卒尔,而且越快越好。

    和泰瑞尔的接触,还有和阿卡拉的交谈,几乎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回到旅馆以后已经是傍晚时分,我们四个在晚餐时间商量了一会战术,也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毕竟我们四个从来就没有配合过,说什么也只是纸上谈兵而已,只是确立的队伍的队长,是我。

    这也不出我的意料,因为莎尔娜姐姐的存在,战斗里面,哪怕有一丝犹豫也会导致失败,因此队员之间必须互相绝对信任,在接收到对方的信息以后,才能毫不迟疑的做出判断,行动。

    本来这个队长应该是身为圣骑士的卡洛斯担当,就算退一步,也 是莎尔娜姐姐,不过,想让莎尔娜姐姐对卡洛斯的指示发自本能的遵照,显然是不大可能,而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个,对莎尔娜姐姐也并不了解,所以我这个队长,只是双方之间的融合剂,让卡洛斯和莎尔娜姐姐两方彼此更加信任而已,具体的队长职责,也说不上由谁来负责,只能到时候见招拆招。

    这样看来,后面的战斗还真是前途堪忧啊,虽然我们四个,每一个都是第一第二世界的顶级强者,但是光以队伍而论,在其他精英冒险小队眼中,我们四个还只不过是刚刚走出营地的菜鸟级冒险小队而已。

    简单的商量了一会后,为了将来的战斗做准备,我们几个早早的入睡了,当然,我是被莎尔娜姐姐拖着一起睡,想想每次和姐姐在一起的时候,似乎从来都是这样,也觉得理所当然了。

    一大早,群魔堡垒那带着阴冷气息的寒风,从窗户之间的缝隙中透入,将我惊醒,微微睁开迷糊的眼睛,味觉才刚刚苏醒,便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女人幽香。

    模糊之中,莎尔娜姐姐那白腻似雪的大片肌肤映入了视线,她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正一手支在自己正前方的枕头上,支撑着她那美丽的颔首,令一手从自己前面搂过,柔软的小手轻轻落在后背上,整个体位简直就和床上温柔的母亲抱着熟睡婴儿一般无二。

    恋恋不舍的看了近在咫尺的她一眼,感受着头顶上的,那双从大海一般深邃美丽海蓝眼眸中传递过来的目光,我微微仰起头,正和姐姐的温柔目光对上。

    “要起床了,弟弟。”

    只是在那一刹那间,姐姐的气质,就已经从母亲姐姐一般的角色,转移到妻子的角色,而且是如此的自然,嘴角边带着女王式高傲的轻轻一勾,顿时露出一个让人炫目迷醉的高贵笑容,然后在我的耳朵旁边妩媚的轻轻呵气道。

    “恩!!”

    我用力的应了一句,却是用脑袋在姐姐的下巴上蹭了蹭,然后将她侧躺半支着上半身的娇躯推倒,压在下面又是轻吻了几口,才在姐姐无奈而溺爱的话语中缓缓起身。

    “真是个长不大的家伙,你在家里也是像这样和维拉丝她们撒娇的么?”

    利索的着装好后,姐姐回过头帮着还在一旁慢吞吞的穿着上衣的我,一边穿着,一边问道。

    “那当然不,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向来是她们对我撒娇的。”

    我理所当然的答道,在姐姐面前,我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爱撒娇的弟弟,而在我面前,维拉丝她们又是永远需要自己照顾和保护的爱撒娇的小妻子,用游戏宅的话来说,这就是所谓的rpg中同一个人可以扮演多个不同角色吧。

    “这样么?”

    听到我这样回答,莎尔娜姐姐似乎有些高兴,嘴角勾起的幅度更大了一些,帮我穿上衣服,绑好斗篷以后,轻轻在我头上摸了一下。

    “我们下去吧,他们已经在等着了。”

    等我和莎尔娜姐姐一起下了楼的时候,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果然已经坐在哪里,只是西雅图克多少有些精神不振,软绵绵的趴在桌子上,就连右手上握着的酒壶,也懒得喝上一口了。

    野蛮人除了嗜酒吹牛以外,也以鼾声和死睡而闻名,简单点说,一个野蛮人可以随时几天不睡,也可以随时一睡几天……

    吃饭早餐,我们就迅速赶往传送阵,四人当中,莎尔娜姐姐根本就从未在群魔堡垒的站点登陆,我也只好利用自己长老的身份给莎尔娜姐姐开通了绝望平原的传送点。

    巧合的是,负责传送阵的法师,竟然又是上次那个几次三番被我威胁恐吓的悲剧法师,见我一亮出长老证明,整张脸顿时就皱巴起来,将“长老大人您就是想将传送阵炸了我也绝对没意见”直接给挂到脸上,让卡洛斯他们好一阵莫名。

    据五爷说,衣卒尔应该是在绝望平原的边缘,当初他的投影一直跟踪到这里,因为投影距离正体的坐标越远(这里的坐标是指对应于第三世界泰瑞尔正体的第一世界的坐标),力量就会越发被削弱,到时候即使追上,也只是给衣卒尔送菜而已。

    所以我们伟大的五爷只是在后面悄悄跟踪,他也不愧是活了不知几年的老怪物,盯梢尾行的功夫那绝对是一流,去玩那啥游戏绝对能荣获技术宅的称号,所以一路尾行下来,五爷愣是没有被衣卒尔发现,最后跟踪到这片绝望草原。

    刚刚出传送阵里跨出,那绝望草原独有的悲戚之风就呼啸着从身体刮过,那声音就仿佛无数痛苦的灵魂在恸哭一样,一眼望不到便的灰黑色天空,灰黑色大地,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孤寂的黑白色调,意志软弱的人,光是在这种环境呆上几分钟,大概就会忍受不了而自杀。

    绝望一词,名副其实。

    不过我们和卡洛斯西雅图克三个,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莎尔娜姐姐虽然是第一次,但是就凭这种环境想影响她的心性,也是痴人说梦话。

    所以出来以后,我们只是略看了周围的环境几眼,并向负责守卫传送阵的法师询问了一些事情,最近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异常状况之类的。

    只是逗留了不到几分钟,我们便踏上了绝望平原的土地,整个平原的面积绝对不小,想要在这里面找到衣卒尔,没有一定的运气还真不行,不过,这我到从来没有担心过。

    因为!!

    我是谁?!

    准悲剧帝!!

    就是打个哈欠也能引来突发事件的具有悲剧色彩的主角光环与我同在,所以我以准悲剧帝的名义保证,衣卒尔绝对会在三天之内主动找上门来,嗯!绝对会是这样没错!!

    话说,我自豪个屁呀!

    绝望平原里的怪物,还是那些老熟人,最常见的,巴罗格的一次进化体洞穴之王,血肉复苏者,还有它所繁殖的血肉野兽;有着贪婪巨大,以各种尸体为生的恶心凝肥兽,号称法师克星,能吸取法力的厄运施术者,还有身披罪恶装甲,手握神秘之剑的骷髅界第一帅男型怪物——厄运骑士。

    当然,除了这些常见的怪物以外,诸如一些蝙蝠科的黑暗熟视者之类的怪物,也偶能见到,这些黑暗熟视者躲藏在废墟里,与黑暗完全溶为一体,可以好几个月一动不动,即使是刺客也很难察觉到它们的存在,而一旦冒险者踏入废墟,这些家伙在房顶上倒吊着的身体将蜂拥扑下,将冒险者团团围起。

    不过,这些在群魔堡垒级的冒险者眼中,必须小心翼翼应付的怪物,对我们四个已经造不成任何威胁,我们之中的任何一种,都可以横冲直撞的从号称冒险者禁地的绝望平原中心地带直接穿过,再不济被几万数量的怪物包围,杀之不绝,体力跟不上,也能轻松的突围而去。

    说起绝望平原中心地带,我到是又想起了那里的老大,一只魔王级的血肉复苏者,自己身上这件暗金鹰甲还是它这头肥羊贡献的,和鹰甲一起的还有一顶金色级盾牌,可谓是肥的流油,要不是这次任务紧迫,我还真想怂恿卡洛斯他们一起去,看看还能不能再从它身上弄点家当。

    一路上,光是我们四个所散发来的气息,已经让这些怪物躲得远远的,走了小半天,竟然愣是一个怪物都没有遇上。

    “我们这样,会不会将衣卒尔吓跑?”我忍不住忧郁的问道,这年头强也有错么?

    “这样的话,大家还是尽量收敛一下气息吧,如何?”

    卡洛斯点了点头,用询问的语气看了莎尔娜一眼,他可指挥不动这位高傲的女亚马逊。

    不过,莎尔娜也并不是执拗之人,竟然已经答应了泰瑞尔,那她就会做到最好,对于卡洛斯正确的建议,也不会特地去抗拒。

    虽然没有回应卡洛斯的询问,但是莎尔娜那庞大的气息,已经突然收敛起来,看上去和普通的冒险者一般无二,这种收敛速度和程度,让卡洛斯也暗自佩服——卡夏老师说的没有错,在技巧和对自身的能力控制方面,莎尔娜的确是四人之中最强的一位。

    莎尔娜的配合,让卡洛斯暗自松了一口气,不过,四人一旦收敛起那澎湃的气势,这些没有头脑的怪物可就翻脸不认人了,原本空荡荡的平原,还没等我们迈开脚步,就突然有几只怪物的脑袋从不远处的小坡上探出,和我们对视一眼,立刻就露出简单猎物一般的狰狞神色冲了上来。

    “唰唰!”

    六道白光从旁边闪过,八只厄运施术者连惨叫也来得及发出,便化为一滩灰烬消失在眼中,其中四只一前一后,刚好被来了个串心连,一箭双雕。

    不用说,肯定是莎尔娜姐姐的弓箭,有她这个移动箭台,这些脆弱的怪物没有个三位数数量,还真别想冲上前来,这还是她不施展技能的情况下。

    不过,绝望平原什么都缺,就是从来不缺乏怪物,八只厄运施术者的惨死,显然没能让这些愚蠢的怪物却步,更多的怪物已经蜂拥而来——空荡荡的平原上,我们这四个大咧咧出现的“弱小”冒险者,实在是太显眼了。

    “只好一路杀过去了。”

    卡洛斯的表情多少有些无奈,没想到竟然被一群小老鼠给拖住脚步,诚然释放气息能将它们吓跑,但是谁知道衣卒尔会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出现,万一这家伙连那极其光棍的个性也跟着一起堕落,变得胆小起来了,感受到我们的气势远远的跑开,绝望平原那么大,我们四个就算找上十年八年,也未必能抓住他的尾巴。

    “嗖嗖嗖——”

    卡洛斯的话没有落音,莎尔娜姐姐的箭矢已经开始发威,割裂空气的刺耳破空声在耳边响起,一道道箭矢的飞射轨迹,就好像笔直的激光,每一根箭矢都能带走怪物的生命,弓箭的穿透效果也被姐姐发挥到了一个极致,粗略一算竟然在30%以上,往往一箭下去,白光穿过数只怪物的身体才停下,这些怪物则是保持着奔跑的姿势,牛眼睁大的成排倒下,那种杀戮速度让法师也要心惊。

    不过,莎尔娜姐姐显然不想做义务打手,她并没有使用任何技能,对于那些漏网之鱼也置之不理,手上不紧不慢的搭弓射击,那种优雅而悠闲的动作姿势,简直就好像坐于盛满鲜花的庭院小亭之中的贵族少女,正在用她那纤细美丽的手指端起茶杯轻轻啜一口里面荡漾着纯美色调的红茶一般。

    而那些剩下来的漏网之鱼,当然是一个不漏的被战斗狂人西雅图克给大包大揽了,只见他双手各握着一把金色大斧,一只怪物上来,便是竖直一斧,将其由头至尾砍成两半,几只怪物同时上前,便是横劈下去,将怪物拦腰斩断,每一斧头落下所溅起的凄美血花,都充斥着一种杀戮美感,不过地上逐渐堆积起来的残缺不全的尸体,却是让人皱起眉头。

    砍了一会儿,西雅图克大概是觉得对手太弱,和切萝卜没什么区别,不由打起了我的主意。

    “太没意思了,吴师弟,你那几头鬼狼呢,对付这些怪物正好。”

    “小雪它们现在可是有重任在身,脱不开身。”

    我悠闲的双手抱胸,一边随着西雅图克开出来的血路向前走着,一边回答道,虽然以维拉丝她们的实力,放在营地里面已经所向无敌,不过我始终还是不放心,让小雪它们一直跟着才能安心。

    “这样的话,你来顶替我一会,我累了。”

    西雅图克眼睛骨碌一转,耍起了赖。开玩笑,放眼所有职业,在耐力方面都是数一数二的野蛮人,这样切萝卜似地将斧头挥舞几下就累了?难道现在站在我面前的竟然是西雅图克的投影?

    “图克老兄,当初不是说好了么,一人负责一个方向。”我毫不理会西雅图克的抱怨,带着满满的笑容应道。

    “这不公平,你根本就一个指头都没动。”西雅图克怒视着我双手抱胸的悠闲姿态,又气又羡慕。

    之所以是会这样,并不是因为我这个方向的风水好,比较少怪物,而是因为莎尔娜姐姐重点照顾,让我省去了动手的麻烦,至于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的方向,姐姐可没那个义务帮他们清理。

    这些细微之处,就能看出莎尔娜姐姐那独立鲜明的性格。

    这一波怪潮,持续了大概十多分钟才停下来,最后一只怪物在莎尔娜姐姐的箭矢下倒地的时候,原本空旷的平地,已经被尸体所铺满,流了一地的血液更是溢上脚跟,估摸一数起码也有上千只大大小小的怪物倒下,空气中充斥着鲜血的刺鼻味道,名副其实的尸横遍野场景。

    不过,我们的运气明显不好,刚刚我闲着没事做,特地看了一下爆落物品,上千怪物,其中包括一只精英和几只头目,竟然连一件装备都没出,就算对于普通冒险者来说,这爆率也寒酸了点,大概和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的等级影响有关吧,毕竟他们两个都已经六十多级,道理就和老酒鬼将整个罗格营地区域的怪物杀一遍也未必能凑齐一个金币一样。

    地上只有零星几枚金币,弃之可惜,拾取费力,让我整个第三抠门很是郁郁,不过还好总算记得有一只懒乌鸦在,它对金光闪闪的东西的拾取能力,相对于我们四个的战斗力来说,也是丝毫不逊色。

    略微收拾一下之后,我们继续踏着满地的怪物尸体,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绝望平原这种地方,对我们四个来说实在太没有挑战性了,如果不是有泰瑞尔的任务在身,我们这一行,简直就和杀戮旅行没什么区别。

    一晃眼的时间,两天时间已经过去了,我们四个已经在绝望草原绕了一小圈,按道理来说,如果衣卒尔在方圆百里之内的话,应该会被我的悲剧光环吸引过来才对。

    看来,还得再深入一些才行。

    一路向绝望草原深处走去,我们说起了神罚之城,想到去哈洛加斯的冒险者,没有一个能躲闪得了神罚之城的雷电洗礼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不例外,不过,我可是一直对那鬼地方心有余悸。

    当初在矮人图拉丁的带领下,我们一路路过神罚之城,准悲剧帝的光环可谓是让我吃尽苦头,要不是身边还有一个正派悲剧帝菲妮,我保准能刷新在神罚之城遭闪电攻击次数的记录。

    在矮人族和人类联盟以后,矮人王城已经逐渐走入冒险者的视线之中,不过,现在只有极少数冒险者知道矮人王城的位置,而且所知道的路线,也仅仅是那条图拉丁带我们走过的,最为艰险的路线。

    我现在到是知道一条从绝望平原绕过去,到达矮人王城的较为安逸一些的路线,心里想着这次完成任务以后,是不是要顺便是看一下图拉丁,看他的矮人王当的怎么样?当初指天发誓要立刻娶妻生子,将王位早点扔给儿子的誓言,现在有没有跨出第一步。

    不过,衣卒尔该不会看上矮人王城吧,我心里一惊,这样猜想到,不过随后又摇起了头,矮人族可不是吃素的,他们所建造的,完全超越了号称人类第一堡垒的群魔堡垒的空中王城——矮人王城,那超强的防御我可是亲眼见识过。

    吸收着神罚山脉数百万平方天空的闪电能量所转化的巨型防护罩,将整个矮人王城包裹在内,就算来十个百个衣卒尔也未必能够打破得了,而那杆子一击就消灭了几十万怪物的矮人能量炮,更是威力惊人,领域级高手被轰个正着的话,也绝对是秒杀的份,衣卒尔敢去招惹矮人王城,那只是自寻死路而已。

    相信衣卒尔就算神志再怎么不清醒,也不会跑到矮人王城的地方去吧,这样的话,他究竟最有可能握在什么地方呢?

    我左思右想,突然想起了在绝望平原的中心,那只统治整个绝望平原的大boss,魔王级实力的血肉复苏者的地盘。

    当然,我不是肯定衣卒尔一定会出现在那里,此时我心里打着的小主意是:反正都在走一趟,何不“顺路”经过那里,“顺便”将这只小可爱给敲掉呢?这可是造福在绝望平原历练的冒险者的大好事呀。

    想到这里,我立刻自告奋勇为大家带路,结果对我充满信任的三个,连同我在内,四个人成了绝望平原中心里的四只迷途羔羊……

    “咳咳,按照小说的设定,普通在迷路的时候,就是触发事件几率最高的时间。”

    迷路两天后的傍晚,众人围着篝火团团坐下,正在投票决定要不要用传送卷轴先回去重新找一遍时,我咳嗽几声,这样对大家劝到,这时候若是放弃,那一切都完了。

    “屁话!!想当初你和卡洛斯决赛以前,我在营地酒吧里听到别人说你这家伙是路痴,还以为是别人在恶意毁谤,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西雅图克勃然大怒的指着我说道,一副痛心疾首悔不该当初的模样。

    那会儿因为我和姐姐那场战斗,整个营地都充斥着对我的质疑声音,西雅图克这个乌龙可谓是大了,不该信的信了,该信的却不信,咳咳……

    “总之,我们现在已经完全迷路了,为了避免在同一个地方兜转,我觉得还是先回城比较好。”

    卡洛斯咳嗽一声,打圆场道。

    “我不同意!!”

    话刚刚落音,莎尔娜姐姐不容质疑的声音立刻响起,然后,她将神色沮丧的我搂在怀里,冷冷的看了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一眼。

    “我相信弟弟,要回去,你们自己回。”

    “姐姐……”

    我的眼睛顿时湿润了,能有这样拼命维护者自己,一心为自己着想的姐姐真是太幸运了。

    不过,现在显然并不是争吵的时候,敌人还没碰上,队伍内部就已经出现了不和谐气氛,这样如何还能在战斗之中互相配合?

    莎尔娜姐姐是心高气傲的女王,一旦认定了自己的决定,无论对不对都要走到底,但是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也有自己傲气,对于姐姐那偏执的包庇,显然并不打算退让。

    队伍里有这三个各执己见的傲气队员,原本只是对冒险者来说再正常不过的区区一次迷路,恐怕让双方闹的不欢而散。

    眼看气氛僵持,身为队长同时也是这场争执的罪魁祸首的我,也是时候发挥自己在队伍的唯一作用,出来为双方打圆场了。

    “不如这样,明天再走一天,如果依然没有任何进展的话,就回去重新开始?”

    最后,这个各退一步的建议,得到了三个人的一致同意。

    不过,卡洛斯的建议显然是没有发挥的余地了,第二天早上,我的悲剧光环就开始发威了。

    第一次如此感激悲剧光环的显灵。

    看着朦胧远处,那片似曾相识的平地,回忆中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再次闪现,记得那只体型像一座小山似的魔王级的血肉复苏者,就是躺着那个位置,还有它的七个拥有小boss级实力的最随者,还有……

    不单如此,在那片平地的上空,一道冰蓝色的恶魔身影,展着一对巨大的蝙蝠翅膀,高高的漂浮在天空之中,宛如这片土地王者。

    毫无疑问,从那只巨大恶魔身上散发出来的伪领域气势,还有庞大的邪恶气息,证实了它的身份,正是我们所要找的衣卒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