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一触即发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一触即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一触即发

    出现在我们眼中的,是一头名副其实的大恶魔,没有什么名字比用恶魔去诠释它更加精辟,那狰狞恶毒的头颅,半裸露着,布满了鳞甲或是尖刺的高壮巨大身材,还有那双遮天盖日的恶魔翅膀,显示了一个恶魔的所有特征和它那庞大的力量。

    不过,这只奇特的恶魔,却和我以前所见的,群魔堡垒里经常能见到的巴罗格类恶魔,甚至是,当初从第三世界直接分身降临的二翼级小boss强者加莫罗,都有所区别。

    它不是普通恶魔那灰色,或者青灰色,灰暗色,土黄色,火红色的恶魔皮肤,而是一种深深的蓝,比大海,比天空更加深邃的蓝色,就好像那极地冰冻的寒冰一样,光看上一眼就能让人心中涌起深深的寒意。

    和喜欢在整个群魔堡垒外域裸奔的恶魔巴罗格,或者是那些在哈洛加斯区域能遇到的,身穿全覆式重型铠甲,将自己的强壮身体包裹得紧紧,号称巴尔近卫队的死神之王不同,这只大恶魔身上的铠甲简洁,却华丽。

    肩膀披着金黄色肩甲,腰间系着杀人放火金腰带,脚下穿着的也是一双沉实的重靴,右手是一把造型独特的轻型锯齿大刀,左手则是带着黄金护腕,左掌上不断冒出冰蓝色的雾气,看上竟不像死神之王那样累赘,也不像巴罗格那样一丝不挂,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高贵威严感。

    而那只恶魔头颅,却是最奇特的存在,竟然足足有五根巨大的恶魔尖角——脑门两边各一根向外延展,额头正中央一根高高举起,下颚嘴角两边又是各有一根,这无根足足有半米长的犄角,让这只恶魔看起来更加强大,更加狰狞。

    这,就是被衣卒尔堕落的灵魂所俯身的恶魔傀儡吗?果然不愧是曾经身为准四翼实力,号称天使族第一勇士的衣卒尔,就连灵魂堕落以后所选择的俯身躯壳,也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不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些普通的恶魔躯体,也无法容纳他庞大的力量吧。

    在我们发现衣卒尔的同时,它也发现了我们四个,那双深蓝瞳孔,血红色眼眶的诡异眼睛转了过来,目光如同实质冰刀,狂暴,邪恶且锐利,还带着一股身为曾经的天使族勇士所残留下来的高贵威严。

    大概是察觉到我们四个实力“不怎么样”吧,它的目光只是滞留了一眼,就重新转回去,不过,那一眼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却清晰的告诉我们,我们四个已经成了它的猎物,完成了手头上的事情以后,接下来就轮到我们了。

    它丝毫不怕我们偷袭,或者是逃跑,不是愚昧的狂妄,而是高贵的自信。

    不过,化身恶魔的衣卒尔,这瞬间的一眼,向我们透露出这些讯息的同时,我也从他这一眼中,察觉到了更多的东西,并且稍稍松了一口气。

    衣卒尔,似乎堕落的比我们料想之中的更加严重。

    因为,如果还是那个天使族第一勇士的它,像我们这种收敛气息的行为,根本就隐瞒不过它的火眼金睛,四个伪领域高手的实力,一瞬间就会暴露出来,引起他的极大重视。

    如今,衣卒尔竟然连我们这种简单的收敛气息,都察觉不了,认为我们四个只是普通的冒险者,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愉悦的信号——衣卒尔的灵魂,几乎已经完全被黑暗力量说侵蚀,神智已经下降到了一个极低的地步。

    “小心,不要这么快就放松,这或许只是它故意让我们松懈下来的诱敌陷阱。”

    旁边突然传来卡洛斯低微而清晰的警告声,让我心中一凛,眼角余光看看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发现两个人的神情和卡洛斯一样,由始至终都没有因为衣卒尔的表现而出现任何变化。

    果然是经验差距呀,看着神色毫不动摇的另外三人,我微微叹道,接着也打醒了十二分精神,无论衣卒尔刚刚是不是在故作姿态,诱敌轻心,总之谨慎小心点总是没有错。

    此时,衣卒尔正做着一件有趣的事情,即使是冒险者也难得一件的狗咬狗……不,或许应该用老虎咬鸡形容比较合适。

    显然,衣卒尔并不打算聚匪结寨,自立为王,又或许是魔王级的血肉复苏者的实力,并不如它的法眼,连当小弟的资格都没有,总之,这两者之间算是打起来了,说打起来也不正确,应该是单方面虐待才对,无论那只可怜的魔王级复苏者怎么样悲鸣求饶,衣卒尔也依然神色冷漠的将它猫戏老鼠的游戏进行到底。

    想到处,以我刚刚达到心境境界的血熊力量,就将这个魔王级血肉复苏者,包括它身边七名小boss级追随者,还有若干精英头目,数千血肉复苏者和血肉野兽在内,尽数斩杀,现在面对伪领域巅峰的衣卒尔,那更是毫无还手之力,光是衣卒尔散发出来的气势,就已经让这只魔王级血肉复苏者瑟瑟发抖,提不起勇气发动攻击。

    只见衣卒尔那被黄金半铠所覆盖着深蓝色的巨大躯体,静静立于灰黑色天空,手握一把宝石镶嵌的,造型奇特而优美的轻型锯齿大刀,延展出根根骨刺的蝙蝠翅膀张开,似要遮天盖地,是如此的引人注目,仿佛他就是那天空霸主,背后的灰色天空,只是为了突出它的存在的点缀而已。

    它右手握刀垂放,这些血肉复苏者,根本就没有资格让他动用武器,被黄金护手装备着的左手,那散发出冰蓝色雾气的手掌,在我们眼中微微一举,顿时便有一团宛如固态的蓝色能量球从它的掌心中飘起,飞至头顶上空,散发出刺眼的蓝色光芒,远远从地面看上去,就宛如一个冰蓝色的太阳。

    然而,这团美丽的冰蓝球体,却是宣告着许多血肉复苏者的死神,它就像一挺蜂窝型的机枪般,在半空中微微停顿片刻之后,突然向地面激射出无数道拇指粗的,密密麻麻的蓝色激光,这一刻,包括那只魔王级复苏者在内的地上所有数万只血肉复苏者和血肉野兽,都化作了惊恐的走兽四处逃窜,有些甚至慌不择路,和其他同类撞作一团。

    然后,如此密集的蓝色激光,又岂是这样就能躲闪得了,在衣卒尔的控制下,大部分蓝色能量光都落到怪物身上,没有强烈的爆炸响起,又或者是血肉复苏者悲惨的哀鸣。

    所有被击中的血肉怪物,都被石化了一般,奔跑的身体迅速缓慢、僵直,最后一动不动,仔细看的话,此时它们的外层上已经覆盖了一层薄而坚硬的淡蓝色冰层,一看就知道它们的全身,包括血肉骨骼在内已经完全被冻结。

    而这些被冻住的血肉野兽,被其他还在仓皇逃跑的同类,哪怕是擦中了一点点,它们冻结的身体,立刻就如同脆弱的玻璃工艺品一样,突然化作无数的冰花,碎成粉碎,连一点渣都找不到了。

    刹那间,整片大地就飘满了这样冰蓝色的冰花,宛如钻石般闪闪发光的冰晶随风飞扬,在灰黑阴沉的天空衬托下,组成一条条璀璨的银河,让这场大屠杀看起来绝美之极。

    最后,不断释放能量而逐渐缩小的蓝色能量球,终于化为虚无,而此时衣卒尔脚下,那片片刻前还是血肉怪兽乐园的土地,已经完全变成了散发着邪恶气息的冰封土地。

    仅仅是一枚蓝色能量球,就带走了三分之二血肉怪兽的生命,剩余数千只血肉怪兽站在冰地之外,呆呆的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同类变成冰雕,看着它们碎成碎末,心中惊恐,彷徨,连继续逃跑都忘记了。

    而作为魔王级的血肉复苏者,那只复苏者boss的命显然要硬上许多,不过它现在的情形也不大妙,托它小山一样巨大的躯体的福,它被命中的次数也最多,此刻那异型一般的怪异肢节躯体,已经遥遥欲坠,全身呈现出一股淡淡的冰蓝颜色。

    魔王复苏者依然活着的事实,显然让衣卒尔很是不满,额头那根粗大犄角下的双目,微微一睁,右手紧握的华丽锯齿大刀终于高高举起,那股滔天的气势从四面八方散发出去,宛如一场风暴。

    衣卒尔高高举起它的大刀,刀光的锋芒刺目,上面闪烁流萤着一层可怕的能量,然后,锯齿大刀笔直落下,看它落下的角度,还有携带着的庞大气势力量,竟然是想隔空将仅存一息的魔王复苏者,给齐正中央切成对半。

    正在衣卒尔的刀芒即将落下的时候,一个凭空出现的浓缩火球笔直向它飞了过去,并在接近的一刹那爆炸开来,释放出漫天的火焰,将衣卒尔整个吞没,让它本来能将魔王复苏者一刀两断的剑势,打断了下来。

    “出手太早了!”

    强势围观群众甲——卡洛斯无奈的看了我一眼。

    魔王复苏者是个变数,对于我们来说,接下来和衣卒尔的战斗至关重要,一点差错都出不得,而这个变数,哪怕是再微小,能借衣卒尔之力将其扼杀,又何乐而不为呢?

    “就是就是,正要到最精彩的一刻了。”

    围观群众乙——西雅图克也同样抱怨道,不过他的理由是因为没能看成魔王复苏者被切割成两半那血肉横飞的场景。

    “我身上这件鹰甲,就是从它身上爆出来的。”

    对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不满,我默然的指了指自己身上的暗金鹰甲,再指了指对面摇摇欲坠的魔王复苏者说道。

    “……”

    “咳咳……”

    话刚刚落音,西雅图克抱怨的神色,就变成了一张大笑脸,而卡洛斯也煞有其事的咳嗽几声,不再说什么。

    冒险者对于装备的喜爱,就如同专业收藏者对于古董的喜爱一般,即使是自己用不上的,也因为它的稀有度而千方百计的去弄上一件,时不时拿出来擦上一擦,就像对待情人一般。

    这是冒险者的天性,就连一本正经的卡洛斯也不例外。

    顺便一说,我现在最想入手收藏的,不是神器,也不是暗金或者金色装备,是一把蓝色级双属性武器,全名叫“处女之吸精长枪”……

    “这样的话,那待会得小心点,可别失手将这只小东西给干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西雅图克已经骚包的将身上的斗篷一掀,露出那全身金色的铠甲,手持两把金色战斧,形如远古战神一般威猛,不可匹敌。

    另一旁的卡洛斯,骚包起来却是比西雅图克优雅了很多,只是将脖子下的绳结轻轻用手一拉,身上的斗篷披风就立刻被迎面刮过来的大风吹开,高高掀起到半空,那潇洒的姿态像极了那些冷酷的剑客。

    我说,一件好点的斗篷可是要上百金币呀卡洛斯老大,就这样让风吹走可以吗?您这“出场”费可真有贵……

    再看看莎尔娜姐姐,也在顷刻之间就将一件金色的轻型铠甲穿上,铠甲优美的造型,将她那高挑丰满的身材衬托无遗,既高贵美丽,而又威风凛凛,英姿飒爽。

    竟然是这样,那我也……

    变身熊人!

    一头将近三米高的灰色熊人顿时拔地而起。

    “……”

    话说,总觉得自己的出场方式,比起其他三个,好像有点挫呢,为什么熊人就不能穿衣服?!这是赤裸裸的鄙视,是上帝对我们德鲁伊发出的群嘲,我也想穿金光闪闪的铠甲呀混蛋!!

    在其他三人肃然的神情中,我小小的纠结起来。

    而这时候,由多重火风暴压缩的火球的爆炸,也消停下来,那四散出来的漫天火焰,突然以一种诡异的情景迅速熄灭,就好像将一盆水倒在火苗上一样。

    随着火焰的熄灭,一股庞大的气势从里面散发出来,刹那间,原本绝望平原闷热的空气,突然几下了好几十度,干燥的地面竟然微微结起了白霜。

    从熄灭的火焰之中,衣卒尔庞大的身体显露出来,此时的它全身被一层冰蓝色雾气笼罩在里面,大吼一声,整个地面都在它愤怒的吼声之中震鸣。

    显然,它被我这只“小虫子”的不知死活的挑衅,给激怒了。

    “虽然有些罗嗦,但是接下来的战斗,大家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千万不能松懈。”

    卡洛斯将手中的金色空间之刃横放于胸前,再次重复了他之前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唠叨话,这家伙虽然没有当奶爸的资质,但是奶爸的唠叨功夫却是学了个足。

    “哦哦,要开始了,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西雅图克兴奋连那张狰狞大脸都在不停抽搐着,呈现出一种异样的血红,仿佛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莎尔娜姐姐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金色长弓,然后将箭矢搭在上面。

    看着身边的伙伴,一种以前从未感受到过的充实满足感,油然而生,身体的血液也不禁沸腾起来。

    这就是同伴的感觉吗?不用担心自己的背后,不用害怕体力耗尽,可以放心将一切都托付出去的同伴!!

    “竟然这样,那就让这场战斗,来的更加华丽猛烈一些吧。”

    血熊变身!!

    伪领域!开启!!

    刹那间,血红色的能量气息突然爆发出来,像一个倒扣的大海碗似的,将整个空间笼罩在里面,随着血红色气息一起爆发的,还有三个透明能量气息,每一道都散发出惊人的威势,让天动摇,让地震撼。

    “吼~~~~”

    猝不及防的衣卒尔,被我们突然爆发出来的四道庞大气势,吹的连眼睛都睁不开,那狰狞的脸上带着满满的不可置信,似乎搞不懂为什么四只小猫,突然就变成了四头猛虎了呢?

    等它反应过来,东南西北,四道气息,已经将它牢牢合围了起来。

    “愚~蠢~~!!!!”

    衣卒尔用手臂挡着吹刮过来的能量烈风,从那锋利的恶魔嘴巴里面,生硬的吐出这两个字。

    下一刻,它发出一声惊天怒吼,同时,一道强势的能量气息也从它庞大的躯体上爆发出来,向周围四道将它牢牢包裹在里面的一血红三透明的能量气息,以排山倒海之势压下去,那种情形就像一头笼中的巨熊猛地发起了狂,冲撞着铁栏。

    突然从衣卒尔身上爆发出来的伪领域,竟然带着淡淡的蓝色!!

    除了我这个特殊的例子之外,还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的伪领域,竟然会出现属性颜色,这恐怕是因为衣卒尔本来就是准四翼级实力,如今虽然掉落到伪领域巅峰,但是曾经的属性,还保留一些,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

    别的巅峰伪领域强者,距离突破领域境界,缺乏的是是对力量的领悟、运用,别小看着薄纱般的一层阻隔,有多少天才级的冒险者,就是永远被这层薄纱阻隔在领域级之下,碌碌终生。

    而衣卒尔不同,它作为曾经的准四翼强者,对力量的领悟和运用,根本就不再是障碍,他所缺乏的只是力量强度而已,所以比起其他伪领域巅峰强者,他无疑强了许多。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在衣卒尔那淡蓝色伪领域开启下,周围三个透明伪领域结界立刻剧烈颤抖起来,然后在淡蓝色伪领域压迫下不断后退,而相应的淡蓝色伪领域则是不断扩大,只有那血红色的伪领域,和衣卒尔的伪领域相碰撞时,只是微微震了一下,就再也没有动摇分毫。

    以一对四,衣卒尔竟然没落下多少下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