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一十章 人鱼之王

第六百一十章 人鱼之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六百一十章 人鱼之王

    ……

    “咿呀,咿呀呀呀呀——”

    只见埃里雅比手画脚,尾巴在水里甩来甩去,时不时溅起一朵水花,一副兴奋的不行的样子。

    “嗯嗯,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我一边仔细凝视着埃里雅的动作,聆听着她那咿呀咿呀的,仿佛从婴儿嘴里发出的可爱声音,一边点着头作了解状。

    等听完以后,却发现数道惊疑的目光盯着自己。

    “大哥哥,你真的能听懂埃里雅的话?”莎拉先忍不住,翘着晶莹透亮的玉唇问道。

    “嗯,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只要认真去听的话,还是能听明白的。”我抓着头,反问道,有些不明白大家的大惊小怪。

    “蕾奥娜的话大人也能听懂?”

    维拉丝歪着脑袋,困惑的说道,这个小幽灵经常做的可爱动作,由蕙质兰心的维拉丝做起来,又是别有一番风味。

    “是呀,维拉丝你不是也听得懂吗?”

    “那……那只是一些简单的意思……”

    维拉丝困惑的笑道,就比如说小羊饿了会咩咩叫,虽然不明白它在说什么,但还是会感觉到它已经饿了,这就是所谓的理解,是直接读懂对方的心,而不是听懂了对方的语言。

    如果蕾奥娜用她那“嘎哦嘎哦”的说法,谈理想谈人生等等一些复杂的东西,维拉丝是不可能听得懂的。

    “是这样么?”

    知道了始末以后,我想了想,也突然觉得这种被自己当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其实是蛮诡异的,换做是和埃里雅或者死狗相识以前,有人对我说我能读懂狗语和人鱼语,我也不信。

    话又说回来,由“咿呀”两个简单的发音组成的语言,就是人鱼语吗?这一点我不大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普通的狗是绝对不会“嘎哦嘎哦”这样叫的,它以为它是恐龙呀。

    “大概,因为我是德鲁伊吧,你瞧,德鲁伊不是最接近自然吗?和动物植物沟通之类的事情,本来就是一种天赋吧。”

    想了想,我只能将一些魔幻小说里的设定拿出来说事。

    “笨小凡,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设定,不信你随便找个德鲁伊来试试看?”一旁的小幽灵毫不留情的打击着我。

    埃里雅和死狗一样,虽然无法说暗黑语,不过却能听懂,见我们对她的话起了争执,精致小巧到了极点的脸蛋,不由露出几分慌张,尾巴一甩,已经从鱼缸里面跳出来,落在木桌上。

    只见她像筷子一样纤细的雪白手臂,轻轻那么一晃,那根类似西餐中的银叉大小的黄金三尖戟,便出现在她手中,然后用三尖戟的锋利枪头,在桌子上一笔一划的写起来。

    不说埃里雅本身有着完全不符合她娇小体型的巨力,那三尖戟的枪头也是锐利的惊人,由在原始森林里精挑细选的坚硬木料所做成的桌子,在那锋利的金色枪头面前,轻轻一划,就是一道清晰的痕迹,就和在豆腐上面划没什么区别。

    或许,等埃里雅再长大一些,战斗力也会十分彪悍吧,想到她巨大的力气,再看了一眼那柄小小的黄金三尖戟,我心里暗自想到,毕竟埃里雅是黄金人鱼,整个大海的皇族呀,玩意整个黄金人鱼族就她这么个宝贝,那毫无疑问,在不知多久的将来,埃里雅就是整个大海的女皇,所有水族的统治者,实力又怎么可能弱小呢?以前见她和死狗斗,到是一直忽略了这一点。

    大海也是有智慧生命的,主宰大海的人鱼族,主宰大陆的百族(姑且算是这样吧),还有主宰天空的龙族,构成了暗黑世界现今的三大体系,只是地狱势力的黑手无法伸向大海和天空,所以另外两大族基本上处于神隐状态,万年来甚少出现,在大陆上的智慧生命眼中,已经成了质疑它们是否真的存在的传说。

    这也怪不了它们,如果地狱势力仅仅入侵大海或者天空的话,我们人类,大概也会报以冷眼旁观的态度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是不分种族的。

    不到一会儿,埃里雅已经在桌子上留下了两个娟秀小字,端正的“爸爸”两个字。

    “该不会是……”

    五个女孩将俏脸凑上去,似乎想从这两个普普通通的字里看出什么玄奥大理,然后,突然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情。

    “该不会是埃里雅,又想认你做爸爸吧!!”

    异口同声的,她们用高调的有些夸张的语气这样说道,让原本还在一边想着她们终于能理解,而不断“嗯嗯”的点着头的我一头栽倒在地。

    “究竟要天马行空到什么地步,才能从这两个字联想到这方面呀你们这几个笨蛋!!”

    “因为大人有过前科。”

    维拉丝轻点着白嫩的食指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

    “而且还不止一次。”小幽灵接着附和。

    “嗯嗯!!”其他三个女孩同时点起了头。

    “……”

    是……是这样么?没想到我的奶爸光环这么快就暴露了。

    “不过,这次并不是这样,埃里雅刚刚在跟我说,她的爸爸已经醒过来了,想见我一面,大致上就是这样。”

    “哈哈,原……原来是这样啊。”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她们的笑容中,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意味在里面。

    “原来是埃里雅的爸爸……”

    这样松一口气的说着,到一半时,维拉丝的笑容突然僵硬起来,紧接着,莎拉和琳娅也仿佛心连心似地,跟着维拉丝一起僵直,连动作都变得跟机器人似地,费了好大功夫,才将目光挪移到我身上。

    “那……那个,大……大人,埃里雅是……是人鱼皇族吧。”

    维拉丝口齿不清,不断的比划着手说道,模样到是和刚刚的埃里雅有几分相像,不过一个是兴奋过度,一个是紧张过度。

    “是呀,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们了吗?”

    心里寻思着今天维拉丝几个的反应,真是有趣又可爱,就好像一惊一乍的小狗似的,我不禁笑了起来。

    “那……那么,埃里雅的父亲,那就是……是是……是人鱼之王了?”

    “嗯,估计是吧,埃里雅到是没和我说过这些,是这样吗?埃里雅。”我回过头看了小人鱼一眼,她立刻娇憨的点起了头。

    “人鱼王,那……那那那……那那比阿卡拉大人……还要大么?”维拉丝的眼睛已经转起了圈圈,大脑思考不能,都快冒烟了。

    “这个……不具可比性吧,不过人鱼族统治整个大海,而人族只是统治大陆的百族之一,阿卡拉又只是第一世界的联盟大长老……”

    我一一数着,每说一句,维拉丝眼睛里的圈圈,就加重几圈,说到最后,“噗”一下脑袋冒烟,扶着额头,“呜~”的一声,身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喂喂!!

    我连忙抱起维拉丝,伸手在她脸颊两边轻轻一捏,确定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头顶上似乎好在一直冒烟,才知道她真的是大脑短路,晕倒过去了。

    无论怎么说,这种反应也太夸张了点吧……

    这时候,升到三阶,学会三阶牧师技能的小幽灵终于发挥了她的用处,给维拉丝施展了一个三阶治疗系的【清明】,片刻之后,她终于幽幽的醒了过来,看着我将她搂在怀里,也不害羞,而是泪眼汪汪的看着我,一副现在该怎么才好的模样。

    “呜呜~~”

    维拉丝从我怀里站起来,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花,仿佛世界末日到来一般呜呜叹息不止。

    “怎……怎么办?万一要是被人鱼王大人知道,她的女儿被大人拐了那么久,一个生气怎么办?”

    “……”

    原来在你们的心目中,埃里雅是被我拐骗到手的吗?在你们心目中,我就是那种拿着糖果拐骗小萝莉的怪蜀黍吗?

    “我可不是说笑的,那可是人鱼王,比小茉莉的父亲,比阿卡拉更大的人物哦,要是他万一生气,要将大人……嘿!!那该怎么办?呜呜~~”

    一边说着,维拉丝右手成手刀状,气魄十足的“嘿”一声,比了一个十分可爱的砍头动作。

    “要我说几遍,埃里雅不是我拐骗来的是,是她自愿跟上来的。”我无奈的将和埃里雅相遇的经过,再次和她解释了一次。

    维拉丝看了看我,再看了看不断点着头的埃里雅,脸上似乎有些松动。

    “我说你呀,就算是人鱼王,反应是不是也太夸张了些,又不是以前那个没有见过世面的酒吧小侍女了。”

    我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捅了捅维拉丝吹弹可破的脸蛋,笑着说道。

    “呜呜~~就算是那样又如何,光是在阿卡拉大人面前,我就很紧张了,更何况是比阿卡拉大人还要大的人物,再说,酒吧侍女有什么不好了?”

    说道最后一句,维拉丝的脸颊有些鼓鼓,难得一见的闹起了小别扭。

    酒吧侍女就好了么?真是个容易满足现状的小女人,不过这才是我的小维拉丝的性格和魅力所在呀,想到这里,我不由一笑,在她面前抬头挺胸,神气起来。

    “那么,我也是联盟长老,说到低位只比阿卡拉低一点,在我面前,你就不觉得紧张吗?”

    仔细的看着我,维拉丝的表情有些微妙,先是恍然,然后是困扰。

    “原……原来大人是联盟长老呢,也对,为什么老是会忘记呢?这样一说,我到真有些紧张了,怎……怎么办?该叫大人长老大人吗?”

    啊啊,反正我就是一个没有气势没有存在感的打杂长老就是了。

    这样说完以后,维拉丝轻轻“啪”的一声,双手合十,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似乎自个困扰起来了,竟是丈夫,又是大人,而且还是长老,那以后该叫什么才好呢,不改口真的不行吗?

    不得不说,维拉丝犯傻的时候,真的要比三无公主还天然呆,心思朴质单纯的几乎是一根肠子通到底。

    见维拉丝心里还在纠结,我立刻抱起埃里雅,将她放回鱼缸里面,抱起就走,埃里雅给我的信息是,她的爸爸,现任人鱼之王,让我的如果现在有时间的话,现在,立刻,马上,去和他见面。

    我并不打算带维拉丝她们一起去,连小幽灵的软磨硬泡也免疫了,虽说应该没什么意外才对,不过还是自己一个人去,什么都来的比较方便。

    “大人,等等!!”

    就在我要逃离现场的时候,回过神来的维拉丝突然出声,小跑着来到我面前,目光紧紧凝视着被我抱在怀里的鱼缸的埃里雅,然后伸出细指,轻轻捏着埃里雅的小手,煞有其事的郑重说道。

    “小埃里雅,记得在爸爸面前,千万别说拐骗两个字哦,等你回来,我给你最喜欢的水果怎么样?”

    “无论我怎么样解释,你还是认为是我诱拐了埃里雅吗?”听到维拉丝的话,我顿时全身无力。

    “埃里雅那么漂亮可爱,只有在这方面,大人是信不过的。”维拉丝轻叹一声,目光在小幽灵她们身上一一扫过。

    大受打击的我,让埃里雅回到相连,独自一人出了家门,来到西区的库拉斯特海港码头,左右观望,看能不能找到一条顺风船。

    “哦哦,这不是凡大人吗?来这种地方有何贵干,难道手头上又有什么稀奇的物品要交换?”

    熟悉的声音让我回过头一看,前面熟悉的包头巾,束身水手服,腰间挂着一把小砍刀的爽朗大汉,不是将我从鲁高因带到库拉斯特的马席夫船长还能有谁?

    “这次可要让你失望了,我不是来交换什么稀奇的东西,而是想搭搭顺风船。”眼前一亮,我笑着迎过去说道。

    上次自己在小矮人部落收入一个玉制小人,偶尔之下,和马席夫船长换来艾柯所需要的黄金鸟,最后才制作出永久生命药剂,没想到过了那么久,马席夫依然念念不忘。

    “顺风船?那到真是巧了,我这边的货刚刚装好,正准备出发呢?”

    马席夫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看来他对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的执念,还真不小呀,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神色,这样大声说道。

    “就是不知道凡大人想去哪里?”

    “哦,这真是太好了,能将我送到潘拉因河出口的海边吗?”

    “当然没问题,能为恩人服务,这是我的荣幸。”

    粗犷的马席夫,别扭的做了一个贵族行礼,随后也觉得自己不合适这种玩意,和其他看见的水手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笑,小兔崽子们,还不快给我手脚快点,就要开船了。”

    马席夫笑骂道,那些水手则是继续嬉笑着,各自扬帆准备去了,可以看出,马席夫在他们心目中,竟是和蔼可亲的长辈,又是威严的船长。

    “一群不错的小伙子。”我看了一眼,赞赏道。

    “是呀,希望这些小伙子们,能够用他们的热情将大海征服吧。”马席夫的目光中有些郁郁,大概又想起了几年前那次灾难。

    片刻之后,七八条大船起锚扬帆,沿着潘拉因河一路行去,因为是顺流行驶,当初入得潘拉因河,足足花了两天多的时间才到库拉斯特海港,而如今,却在第二天早上就出到了河口。

    “凡大人,要多保重啊。”

    下船以后,马席夫依然热情的在船上招着手。

    “你们也是,愿幸运女神和你们同在。”我也挥手一笑。

    “凡大人是想寻找人鱼的话,据说人鱼都是在黄昏的时候出现,多注意一点。”

    片刻之后,船上面突然又传来马席夫的声音,让我一愣,想通以后,却是笑了起来。

    堂堂一个冒险者,来到这种荒芜的海滩,难道还是来捕鱼不成,也难怪马席夫会这样认为,估计以前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吧。

    不过,他只猜对了一半,是人鱼找我,不是我找人鱼。

    从项链里面,将埃里雅放出,闻着不远处扑鼻而来的浓郁海风,埃里雅精神一振,唰一声从鱼缸里面蹦起来,那条金子一般的美丽尾巴,兴奋的不断甩动着。

    “咿呀,咿呀!!”

    她指着不远处的蔚蓝大海,兴奋的对着我依依呀呀的叫道,那种样子,就好像在自豪的说,看,那就是我的家了。

    “好好,我知道了。”

    我笑着,从鱼缸里面抱起埃里雅,让她坐在我的手臂上,然后径直朝海边走过去。

    埃里雅用纤细白嫩小手紧紧抱着我的脖子,金蓝色的瞳孔紧紧盯着前面的大海,也不知道她心里,是不是在产生一种回家怯步的感情。

    虽然长着一条鱼尾巴,但是和埃里雅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我却闻不到一丝鱼鳞腥味,反而有一种难以言述的淡淡清香,让心里涌现出一股贵不可侵的感觉,就仿佛是整个浩瀚大海的化身,海之女儿一般。

    刚刚来到海边,埃里雅就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娇小玲珑的身体刺溜一声钻入大海之中,片刻之后,调皮的随着一个浪花高高从水面跃起,身子在太阳下闪闪发光,落在一块礁石上,用人鱼那举世无双的动人歌喉,缓缓哼起了调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