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一十二章 人鱼女婿?

第六百一十二章 人鱼女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六百一十二章 人鱼女婿?

    ……

    在我一边冒着冷汗,看着眼前这副让自己的耳膜也跟着感同身受的阵阵发疼起来的情景的时候,小人鱼总算将她的三尖戟重新收了起来,摸摸自己人鱼老爸的耳朵,娇憨可爱,而又撒娇的咿呀笑了起来。

    “女儿哟,我怎么感觉两边的耳朵好像被贯穿了?”人鱼王埃克西亚捂着犹自发疼的耳朵,无奈的说道。

    那样还能活着,可真是一个奇迹,还是说人鱼族的大脑构造和人类有很大区别?我在一边暗自吐槽的翻了一个白眼。

    “咿呀!咿呀呀——!!”

    埃里雅气势十足的晃了晃小拳头,说了几句,然后又拉着她父亲的耳朵,温柔的吹了吹,逗的刚刚还无奈悲叹的埃克西亚王直乐。

    大概也只有埃里雅,才能让堂堂的人鱼王露出这些表情吧,看到这父女天伦之乐的一幕,我不禁有些小羡慕,自己可没怎么享受过父爱呢。

    “咳咳——”

    逗了好一会儿,埃克西亚王似乎才发现旁边还有我的存在,不由咳嗽几声,收回了和埃里雅嬉戏的慈父神情。

    “女大外向呀,小子,看来埃里雅很中意你,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成为我们人与皇族的预备女婿?”

    一开口,埃克西亚王就说出了让我直冒冷汗的话语。

    “咿呀呀——?”

    在她肩膀上的埃里雅,不解的歪着脑袋问了一句——爸爸,女婿……那是什么?

    “女儿哟,女婿呢,就是永远在一起的意思。”

    摸着下巴考虑片刻,埃克西亚王给年幼无知的女儿,选择了一个她所能理解的解释。

    “咿呀!咿呀!!”

    埃里雅高兴的欢呼起来,有着大海的威严和美丽的金蓝色瞳孔看着我,两只小手一副“万岁”的模样的高高举着,看起来很是中意。

    “是吧,很不错吧,哇哈哈哈哈……”

    埃克西亚王见女儿喜欢,似乎也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般,得意的大笑起来,随着他的爽朗笑声,整个大海似乎都跟海底火山爆发一样,动摇沸腾起来。

    “那个,我的意见呢……”

    见两父女好像自己商量着,就决定了这件事情一般,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什么?你对我的宝贝女儿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

    那满络威严胡子的大脸从埃里雅方向一偏,立刻就从慈父的角色转变成阎罗王,变脸之快,实属首见。

    “不……不是……”

    我连忙摇起头,真要说,埃里雅的确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拥有身为人鱼族那比天使还要更胜一筹的姿色,天真善良的性格,讨人喜欢的脾气,简直就没有任何瑕疵,问题是……

    “哦,我知道了!!”

    埃克西亚王露出恍然的神情,似乎比我还先一步找到答案。

    “你是因为这个吧。”

    她指了指肩膀上的女儿,哈哈大笑着,一副原来如此怪不得的样子,说了一句让我摸不着脑袋的话。

    “这个你就别担心了,别看我的女儿小,等再睡几年,她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以后,就可以变成普通人类大小了。”

    嗯,再“睡”多几年么?我稍微擦了擦冷汗,感觉和这个人鱼王说话,冷汗冒的足足是平时的百倍分量,希望不要脱水吧。

    “能问一下吗?你们人鱼皇族的真正体型,究竟是您现在这个样子,还是刚才那个样子?”

    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要是埃里雅哪天突然心血来潮,变成刚出现时的埃克西亚王那般大,不,哪怕只有千分之一大,就足以将项链里的空间撑爆了,这不得不防。

    “你是说这个么?不用担心,现在才是我黄金人鱼族的真正姿态,至于刚才,那是终极的战斗姿态,哇哈哈哈哈!!”

    说着,埃克西亚王又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

    终极的战斗姿态……我明白了,在刚开始出现的时候,你的确是有“干脆二话不说,咔嚓一声直接了断的将那拐走自己宝贝女儿的该死凶手干掉”的打算是吧混蛋!!

    在他肩膀上的埃里雅,似乎也不满意起来了,重新掏出三尖戟,咿呀咿呀的比划几下,让她的人鱼老爸那响亮的笑声愕然而止,深刻的阐述了一物降一物的道理。

    “怎么样?现在总该安心坐我们黄金人鱼的预备女婿了吧。”

    “预备是什么意思?”

    我顾左右而言他的问道,心里根本就没想过这回事,虽然很喜欢埃里雅,但完全就不是那方面的喜欢。

    “预备的意思当然就是预备了,作为人鱼皇族,当然要做好两手准备,万一宝贝女儿以后遇到更喜欢的男人……”埃克西亚王双手抱胸,不断点着头说道。

    “……”

    感情你还真是一个好父亲,连这个都替女儿想周道了,虽说以人鱼皇族的高贵身份,这样严格的挑选也并不算过分,但是身为当事人的自己,像被货物一样的挑选,心里还是会感到不爽呀。

    “对不起,埃克西亚王,我看还是算了吧。”我直截了当的说道。

    “什么,你果然还是对我的宝贝女儿有意见是吧,你这个混蛋人类,要知道我就那么一个宝贝女儿,她以后注定是整个大海的王,能作为她的预备女婿,是你的荣幸!”

    埃克西亚王顿时大怒,充斥着大地天空的海蓝色世界,也开始剧烈波动起来。

    坐在他肩膀上的埃里雅,听见我拒绝,也是一脸失望的样子,在她那天真无邪的思想里面,我的拒绝,大概成了“对方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的单纯意思吧。

    看看,埃克西亚王,你就忍心现在就将一无所知的女儿嫁出去吗?

    虽然失望,顿时埃里雅还是拉了拉她父亲的耳朵,沮丧的咿呀了几声,让人鱼王不许对我发火,果然是个好孩子呀,这一刻,我被埃里雅的乖巧善良所深深感动了。

    “对不起,埃克西亚王,我已经有妻子了。”想了想,我调了个最简单的答案应付道。

    “已经有妻子了吗?那不行,那可不能再当我们人鱼皇族的女婿了。”

    果然,埃克西亚立刻将头摇了起来,惋惜而坚定的说道,但随后又想到折中的办法。

    “要是能离婚的话,到还是可以考虑,怎么样?我可是很有自信,我的宝贝女儿绝不是其他女人能比得上的,你将来绝对不会后悔的。”

    “人鱼王大人,你会为了其他女子和自己的妻子离婚吗?”

    我翻了个白眼,一点也不客气的反问道,这家伙脑袋秀逗了吧,竟然让我和维拉丝她们离婚,就算是上帝的女儿也没门。

    本以为埃克西亚王会因为自己无礼的反问生气,不过出乎意料的,他却是抱胸沉思一会,点了点头:“也对,要是你这样做的话,我还真不放心将埃里雅交给你,真烦恼呀,埃里雅看起来很中意你。”

    清官难断家务事,向来说一不二的人鱼之王埃克西亚,此刻也为自己宝贝女儿的未来头疼起来,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我更加确认他是给睡傻了。

    “其实,埃克西亚王也没必要现在就给埃里雅找丈夫吧,她还小,以后再说也不迟。”见埃克西亚王一副苦恼的样子,对他印象不坏的我好心建议道。

    “也对,你说的不错。”

    埃克西亚现在才总算知道自己太过着急了些,不由哈哈大笑几声,用指头轻轻碰了碰埃里雅滑嫩小脸:“这样更好,我的宝贝女儿,还能陪多我一些日子。”

    “……”

    又是一个女儿控呀,我在心里感叹道,话说,为什么我会说“又”呢?

    “埃克西亚王,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你要让埃里雅在大陆上游荡呢?”

    从埃里雅那里知道,她是可以通过一种奇怪的,被我擅自命名为“人鱼电波”的古怪手段,无论隔着多远的距离,都可以和埃克西亚通话,可比从菲妮那里掠夺来的品质恶劣的山寨魔法通讯器好用多了。

    因此,埃里雅经常用她的“人鱼电波”,和她的父亲通话,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介绍的时候,埃克西亚王会直截了当的说“是德鲁伊吴凡吧,埃里雅已经在我耳边嘀咕无数遍了”这样的话。

    但正因为这样,我才疑惑,竟然埃里雅是人鱼族唯一的未来继承人,难道埃克西亚就不怕万一发生什么意外(虽然对于我来说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让人鱼皇族绝了种?

    大概是了解了我的意思,埃克西亚用略微低沉的语调解释道:“正因为埃里雅的人鱼皇族的继承人,大海的未来统治者,所以才必须到大陆上历练,通晓人情世故,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王。”

    通晓人情世故吗?这到也说得过去,但这种事情,在大海就不能了解吗?非要跑到大陆上去吗?

    “大海吗?身为人类的你有所不知,大海的无数种族,要比你想象中的纯粹许多,大多数都是遵循着弱肉强食的法则,身为天生强大的黄金人鱼,在未来,埃里雅的实力不会愧对于大海统治者的地位,但是作为一个统治者而不是强者,光有力量是不够的,这一点相信你也能理解吧。”

    “原来是这样。”

    我恍然的点了点头,埃克西亚王的答案,虽然我也曾经设想过,不过亲耳听到,还是有一种恍然大悟,大开眼界的感觉。

    “这是我们人鱼皇族的传统,每一个大海统治者,都要在大陆上历练数十年,直到人情通达,通过了上一任王的考验以后,才有资格作为大海王者。”

    “埃克西亚王以前也在大陆上历练过吗?真是这样的话,想你这样的强者,我怎么没听过类似的传闻呢?”

    大概是被我拍了一记不小的马屁,埃克西亚略为自得的大笑几声:“那是当然了,那时候,还是几千年前吧,我也忘记了时间(我:是睡蒙头了吧),当时我和另外几个伙伴,在大陆上足足历练了四十六年,不过,我们也不是为了出风头,而是体验人情世故,自然得隐藏自己的实力,不显山露水,让别人以为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冒险者,这也是当初我们为自己所定下的历练目的之一,所以没有留下传说也是理所当然的。”

    另外几个伙伴?我注意到了其中几个字眼,不由疑惑起来,却又不好贸然提问。

    “不过,埃里雅的年纪,也是小了一些,一般来说,我们人鱼皇族的王者历练,至少也要等到成年以后才能进行,这时候,我们人鱼才能成长到普通人类大小,能将尾巴变形,不被大陆上的种族所识破,也有足够的力量自保。”

    这样说完,在我的询问目光下,埃克西亚王顿了一顿,迟疑的继续说道:“不过老实说,埃里雅实在太单纯了,她的美丽,即使在我们人鱼一族也是极为出色,所以我一直担心等她成年以后到大陆游历,会不会太危险了。”

    “的确如此。”

    我赞同的点起了头,完全可以想象,长大以后的埃里雅,在姿色上恐怕要比莎拉还要胜上一筹,这样的美丽,已经足以将人心中的一丝邪念无限扩大。

    七情六欲,是人类永远也无法摆脱的感情,这里面尤其以权力,金钱和美女的吸引力最大,就连我,不想却也不得不承认,当初第一眼见到莎拉的时候,其实也只是单纯的为她的美丽所吸引和心动。

    见我露出理解的神情,埃克西亚满意的继续说道:“所以,在埃里雅被你拐走的那天晚上,我和她聊了一会,最终才下定决心,虽然早了点,不过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契机,不然的话,当时我就将埃里雅接回来了。”

    “……”

    为什么无论是埃克西亚,还是维拉丝,都执着于“拐”这个字眼呢?我都已经解释了许多次了,是埃里雅自己硬要跟上来的。

    不过,作为父亲的立场来说,无论是男方勾引,还是自己的女儿主动,只要成了既定的事实,都可以理解为“拐”吧,这种感情,我到是能感同身受的理解到。

    “竟然这样的话,埃克西亚王,你还会让埃里雅继续跟着我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情是蛮复杂的,一方面,自己的冒险之路并不平坦,伴随着主角光环的各种危险,就就像幸运女神抠下来的鼻屎砸在自己头顶上一样,时不时都会出现,从安全角度来说,我到是希望埃里雅能回到大海里,这样更安全一些。

    只不过从私心角度出发,我却又想埃里雅呆在身边,当然,自己对埃里雅的喜欢,由始至终都不是那种爱意,而是当做了家中的一份子。

    像埃里雅这样乖巧可爱的小家伙,如果突然离开,她和死狗打闹的喧闹,吃水果时可爱幸福的笑容,还有抱着自己的指头撒娇,咿呀咿呀的娇憨可爱声线,婉转动人的人鱼之歌,水底下趴在蜷缩在贝壳里面的甜美睡容等等,这些日常的景象再也看不到的听不到话,大家都会感到寂寞和黯然吧。

    “恩,本来今天让你过来,也是想亲眼看看埃里雅口中经常提到的哥哥,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才好下判断……”

    在我忐忑不安的心跳声中,埃克西亚王紧紧的盯着我,仿佛要将我的五脏六腑都看穿一般,然后,才在嘴角扯出一丝让我稍稍安下心的威严笑容。

    “虽然埃里雅夸大了几百倍,让我有些失望,不过作为埃里雅的守护者,你还是勉强通过了考验,合格了。”

    几百倍?没必要这样损人吧,我暗自悱恻道,心里却是有些难言的复杂和开心:“就是说,埃里雅可以继续跟我一起了?”

    埃克西亚点了点头,瓮声瓮气的,仿佛从鼻子里哼出来的重重一声“嗯”,仿佛在述说着他的内心有多么的不甘、郁闷和无奈。

    女儿呀,迟早是要和翼翅丰满的雏鸟一样,飞向外面的世界。

    “不过话说在前头,竟然你已经有了妻子,可别再打埃里雅的主意,不然……海神祭上的贡品,我会给你留上一个位置……”

    “当然不会,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我立刻大声答道,反正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心不虚半夜敲门也不惊。

    “嗯,这样我就放心了。”

    大概因为我的坚定神色,埃克西亚身上的气势微微松弛下来。

    “这样的话,我也就可以放心的回去睡觉了(我:你还睡呀猪!!),对了,差点忘记问,你平时究竟将我的宝贝女儿安顿在哪里,该不会委屈了她吧,告诉你,埃里雅呀,可是非万年以上的黄金巨贝壳不睡。”

    还有这种事情?

    我再次嗖嗖冒出冷汗,想想埃里雅平时睡的鱼缸,还有鱼缸里面,她御用的睡床(除了她其他人也睡不下)——一个和色泽如玉的巨大贝壳,周围还点缀着许多珍珠和如同宝石一样的闪烁珊瑚。

    当时,我还感叹人鱼的奢华呢,现在和埃克西亚口中的“万年黄金巨贝壳”对比,就算没见识过万年黄金巨贝壳是什么样,我不用脑子也能猜出,现在埃里雅所住的鱼缸,所睡的贝壳,相对于她以前来说,和牛棚大概没什么区别。

    在埃克西亚锐利的目光注视下,我颤抖着将项链里的鱼缸,一点一点的拖出来,却没有注意到,因为自己的颤抖,一团金色的毛绒物体,也随着鱼缸一起被拖出,而埃克西亚冒着火花的目光,也紧紧的落在鱼缸上,并没有察觉到这团金色物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