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妹控是不对的!

第六百二十一章 妹控是不对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六百二十一章 妹控是不对的!

    “算了,不用理他,一会儿就会清醒过来,我们还是抓紧时间练习吧。”阿卡拉将手中的拐杖轻轻一指。

    “刚刚的预言术,你虽然成功施展出来,但还是欠缺一些火候,咒语方面还不够成熟,在这里……这里……有几个换气的地方有些生涩,咒语不是很流畅,还有,预言球出现的时候,心里有些紧张吧,这些都会一定概率导致预言术施展失败,不想以后在自己哥哥面前丢脸的话,可要多加练习哦……”

    阿卡拉面带着和蔼笑容,将莱娜刚刚施展预言术的时候,所出现的一些缺点,一一指出,那副自信从容的口气,就仿佛她并不是盲人,而是拥有一双能洞穿魔法奥妙的锐利眼睛的大师,将莱娜整个施法过程看在眼里一般。

    说到最后一句时,语气又带上了几分打趣。

    其实莱娜已经做的很好了,毕竟刚学不久,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练习,就算是当年的阿卡拉,也没有做的比她好上多少,阿卡拉心里,满意着呢,不过,越是喜欢,天赋越高的学生,就越要严词鞭笞,这似乎是每一个严师的嗜好,阿卡拉也不能避免,想要让自己的得意学生,既能保持自信,又不会骄傲自大,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莱娜实在是一个既聪明又懂事的学生,能让阿卡拉少操上不少心。

    “是的,阿卡拉大人,我明白了。”

    莱娜认真的点了点头,吹弹可破的脸蛋,不知道是因为药剂的作用,还是其他什么,上面的健康红晕,又深了一层。

    “好吧,记住刚刚几个缺点,我们再练习一次。”

    “是的,阿卡拉大人。”

    紧接下来,在莱娜的房间里面,时不时的闪烁着施展预言术的神秘光芒,中间夹杂着阿卡拉的教导和莱娜的询问,这样看似漫长,其实只是短暂的过了十多分钟。

    “好了,停下,你可以上床休息了。”

    最后一次练习完毕以后,莱娜还等着阿卡拉继续指出自己的缺点,冷不防的,却听到阿卡拉这样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阿卡拉大人,我还能行,再练习一会吧。”

    香汗淋淋的莱娜,这样恳求着说道,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她当然想要努力利用上每一分每一秒。

    “你能这样勤奋,我很高兴,不过时间已经快到了,是这样吧,吴~~”

    “没有错,大概还有一分多钟吧。”

    我做在一旁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悠闲自得的应道。

    “咦?凡大哥,你什么时候……”

    莱娜露出惊讶的表情,她练习的太过投入了,竟然连我什么时候从地上起来,坐在这里观看,都没有察觉。

    “有一阵子了,还是说难道你希望我一直躺在地上?这样的话,我这个哥哥可是会很伤心的。”我故作委屈的眨了眨眼睛。

    “我才没有这样想,欺负妹妹是不对的哦。”

    莱娜并没有被我的委屈语气唬住,抿着小嘴,俏脸上流露出文静优雅的笑意。

    “好了,这些先不管,总之,乘着药效失效之前,你先躺回床上吧。”

    这样说完以后,向来走行动派的我已经上前几步,双手压着莱娜的香肩,将她按坐在床上,轻轻横放,让她躺在上面,盖好被子后,取出了一块早准备好的湿巾,轻轻擦拭着莱娜面庞上的汗渍。

    “还有一分多钟,浪费掉太可惜了。”

    莱娜睁着淡灰色的美丽瞳孔,有些惋惜的这样说道,不过却也没有勉强下去,乖巧的微微仰起着面庞,任由我帮她擦拭汗水。

    “哼哼,话别说的太早,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我忍不住轻轻捏了一下面庞那只精致小巧的鼻子,笑着说道。

    “咦,为……什么?”

    问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莱娜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仿佛一个大漏斗般,里面还残留着的几分力气,不到一秒钟就流逝的干干净净,不剩一滴,巨大的疲惫感让她的意识也模糊起来,睫毛轻颤了数次后,终于合上,面带着恬静柔美的笑意,上面似乎还能看到一丝沉睡前所留下来的疑惑神情。

    就这样,莱娜以比小幽灵更快的惊人速度,进入了梦乡。

    暂时治疗药剂虽然没有副作用,并能增加一定的精神和体力,但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不可能白白获得,暂时治疗药剂也是,那些增加的精神和体力,其实是也相当于一种透支,在药效结束以后,才会如同喝了体力药剂一般,立刻变得劳累不堪。

    当然,暂时治疗药剂的透支,药效是十分温和的,并不像体力药剂那么霸道,喝多了,甚至会透支生命力。

    “晚安,莱娜,好好水上一觉吧。”

    将莱娜面庞,颈项上的汗水擦拭干净以后,我轻轻俯身,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为她盖好被子,便和阿卡拉一同,轻轻的走出了帐篷。

    “怎么了,吴,一脸低沉的样子。”

    沉默的走了一段小路,一旁拄着拐杖,腰身微微伛偻的阿卡拉,突然开口问道。

    记得六年多前,第一次在营地中央和阿卡拉相遇,那时候的阿卡拉是不像这般伛偻的。

    六年多的岁月痕迹,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阿卡拉那伛偻背上,让我的脑海里不禁像老人一样,产生一种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的沧桑悲叹。

    七年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七年了,从一个纯粹的宅男,从一个一无是处的德鲁伊,走到了现在。

    “吴!”

    “哦,阿卡拉奶奶,有什么事吗?”

    突然心血来潮的沉浸在回忆伤感之中的自己,被阿卡拉加重音调的声音吓了一跳,迅速回过神来。

    仔细看了我一眼,阿卡拉露出招牌式的和蔼笑容:“刚刚你的样子,看起来忧心忡忡,能和我这个老婆子说以说吗?”

    “看出来了吗?”

    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随后才想起阿卡拉的眼睛根本就看不见,不由自嘲的笑了一声。

    “我刚刚是在想莱娜的事情。”

    考虑了片刻,理清头绪以后,我叹息着开口说道。

    “现在的状况,不是已经很好了吗?”阿卡拉不解的问道。

    “的确,大概这就是人的本性吧,看到了希望,就开始贪心不足起来了。”

    “你说的暂时治疗药剂?”

    阿卡拉不愧是老狐狸,一眼就猜测了我心中所想。

    “阿卡拉奶奶,你自身也是药师,能告诉我治疗药剂,究竟能用到什么时候吗?”我突然开口反问道。

    阿卡拉少有的沉默起来。

    看来我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原来世界遗留的知识,让我意识到了莱娜的危机。

    虽然在原来世界,自己并不是学医,这方面的知识也浅薄得很,但是一些常识性的东西,我还是了解。

    是药三分毒,长期服药对身体的危害,是极大的,特别是暗黑世界这样种缺乏科学依据,一切都靠经验累积起来的药学识,更让我无法放心。

    其他危害暂且不说,我也不大了解,就是仅仅一项——一旦莱娜的病,对药剂产生了抗性,以后效果减弱,甚至趋向于无,那时候该怎么办?

    或许有人会说,那就凉拌呗,无效就无效,至多不过是回到以前的状况而已。

    但是,到那时还真的能恢复到以前的日子吗?可以想象,随着莱娜预言术的精进,她身上的担子也会逐渐加重,越来越多人对她抱有期待,真的能说回头就回头吗?

    我是无所谓,即使辜负了那些人的期待,又怎么样?

    但是我却知道,莱娜虽然外表柔弱,但长期和病魔的抗争所磨练出来的,却是一颗坚强而固执的内心,只想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点痕迹的她,未必会回头。

    “没想到,你竟然连这些都知道,这可是一些资深的药师,也未必能注意到的问题。”阿卡拉感叹一声,也没有疑惑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东西,犹豫了片刻,继续说道。

    “放心吧,吴,虽然你说的情况的确有可能发生,但是别忘了还有我们这些老骨头在,药剂……一定会被不断改良下去的!!”

    说道最后一句时,阿卡拉的表情坚定无比,不单是我,她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要是能配置出完全治疗的药剂就好了。”听了阿卡拉的话以后,心下稍稍一安的我,这样沮丧嘀咕道。

    “在远古文明繁盛时期,尚且没有研究出的疗药,又岂是我们一时半刻能够研制出来。”

    阿卡拉无奈一笑,虽然这句话有很多水分,万年前的人类文明,虽然繁盛,但有谁会将精力花在研制这种偏门的药剂?恐怕只有那些嗜好古怪的药师吧。

    因此这个“尚且没有研究出来”,也就是少数性情古怪的药师还在研究,水分大的很,要是真倾注了当时哪怕万分之一的炼金术师和药师的关注,怕是不用半个月就能研制出来了。

    所以,对于现在的联盟来说,虽然大部分资料已经流失,文明不再,但如果倾注法师公会全部力量的话,花上一年半载,想要研究出来恐怕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但是,真的能这样做吗?整个法师公会一年半载的时间,何其珍贵,就算是将莱娜当成亲妹妹,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自己,也无法提出这样的请求。

    因为,数遍整个联盟,恐怕也只有个位数的人知道此时法师公会的真实状况,我就是里面其中的一个——现在的法师公会实在太忙了,还有许多重要的资料排队等着他们研究,而这些资料,其中很是有一部分,就是由本人贡献出来的,这也是我这个不管事的长老,为什么会知道法师公会很忙的唯一原因。

    比如说塔拉夏的七分手稿,除了远程传送魔法以外,还有其余六份在排着队。

    再比如说自己手头上的微波炉(赫拉迪克方块),听说也正在研制简体中文……咳咳,是简化版,比如说只有单一的合成回复活力药剂功能的山寨微波炉,要是能研制出来,往第三世界一送,人手一个,那可是战略级的神器呀。

    还有从部落神殿那里收刮到的,关于死灵法师对生命能量的运用的手稿,等等等等,这些已经被联盟帖上绝密标签,下了军令状要在规定时间内研究出个所以然的重要资料,似乎都是自己亲手弄回来的。

    虽然这种感情很自私,但我还是在瞬间产生了一丝懊悔——话说,自己是不是为法师公会增添了太多的压力呢?

    “不过,也并不是没有机会。”

    在我苦恼着的时候,阿卡拉突然开口说道。

    没能理解阿卡拉的话,我用疑惑的目光看了过去。

    “我的意思是说,其实也并非没有希望让整个法师公会动员起来研究药剂。”阿卡拉微微一笑,解释道。

    “怎么可能?”这种连我都不敢奢望的事情,真的可以实现?

    “怎么不能,虽然现在的我,不能,也无法动员整个法师公会去研究,但其实这种事情,并不需要我干预。”

    阿卡拉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老狐狸的尾巴摇呀摇。

    “阿卡拉奶奶,别吊我的胃口了,你就直说吧。”

    “呵呵,亲爱的吴,道理不是很简单吗?只要莱娜向所有人展示了她的能力,让联盟意识到她的重要性,那么,就算到时候动员整个法师公会为她研制药剂,也有了充分的理由吧。”

    “原来如此,我怎么没想到呢?”我重重一记击手,激动而兴奋的说道

    “要让莱娜在联盟展头露角,大概也是十年以后的事情了,到了那时,法师公会怕是也已经将一些关键的研究完成了……”

    说到一半,阿卡拉停了下来,但是后面的意思,傻子也能理解。

    原来是这样,不愧是阿卡拉,果然是老谋深算呀,怕是决定让莱娜接替自己位置的时候,就已经将这些考虑在内了。

    “亲爱的吴,你心里该不会是在想【如果是这样的话,以后就算在外面找到重要的资料,也不拿出来给法师公会增加压力】之类的东西吧。”

    阿卡拉眯起泛白的眼珠,笑看着我。

    “哈……啊哈哈,怎么会呢?”

    我虚伪的笑了起来,心里暗暗一啧,真不愧是老狐狸。

    “那就好,其实不光莱娜,你的努力也一样有效,想象一下,如果你在联盟拥有足够的威望,到时候,恐怕不用自己说,为了报答的你贡献,大家也会把治疗你的宝贝妹妹,给提上议程吧。

    嗯嗯,原来还可以这样,不过话虽然这样说,但是由老狐狸阿卡拉说出来,总觉得她更多是在想如何让我主动去接受劳力压榨……

    说话间,阿卡拉的小黑店也近在眼前了。

    “呵呵~~不必心急,莱娜还有很长的时间,足够我们从长计议了,我看就这样吧,让法拉的休假提前几天结束,让他带领一个小组,看能不能先研究出更优良的暂时药剂。”

    “好吧,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我高兴的点点头,同时对法拉老头表示严重的幸灾乐祸,

    “对了,如果可以,将暂时药剂的味道也改良一下吧,那种味道,简直超越了人类所能理解的范畴……”

    想到药剂残渣的味道,我的舌头依然忍不住麻痹起来。

    “还有,如果药效能再温和一些,会更好,我不希望看到莱娜像刚才痛苦的样子。”

    “好好,我都记下来了。”

    对于我挑三拣四的要求,阿卡拉笑呵呵的一一点头记下,至于能不能改良,就得看法拉的本事了,如果这点事情都做不到的话,到时候就去狠狠嘲讽他一顿吧。

    “对了,吴,你等一下。”

    在我即将要离开的时候,阿卡拉突然开口挽留,然后转进自己的小黑店,不一会儿,手中拿出一本黑皮精致书籍,交到我的手心上,略翻了翻,书页虽然保留的整齐,却能摸出一股旧意,看来研究有些年头了。

    “这本书里面,记载着一些冒险者的故事传闻,也算是老婆子我为数不多的收藏之一吧。”

    阿卡拉呵呵笑了几声,解释道。

    别奇怪为什么盲眼阿卡拉可以看书,不看书她怎么识字?连字都不识的话,她这个联盟大长老就成笑话了。

    魔法师里面,有一种小技巧,可以让盲人也能“看”书,只要精神力稍强一些,想要掌握并不是很难,许多次去莱娜的房间,见她半靠在床上,聚精会神的捧着一本书,散发着淡淡白光的小手在书页上轻抚着,就是在运用这种技巧。

    “或许,这本书里面,可以让你学到一些现在能为莱娜做到的事情也说不定。”略翻了一会,将书收起来以后,阿卡拉如是神秘兮兮的对我说道。

    不会吧,难道这是一本打着冒险者奇闻的旗号,里面隐藏着向读者灌输妹控思想的内容的邪恶书籍?!!

    想到这种可能性,我的态度立刻就不同了,离开阿卡拉的小帐篷以后,迫不及待的悄悄闪到一个角落,重新将书取出,仔细翻看起来,脸上带着神圣的表情。

    妹控是不对的,为了让广大人民意识到这一点,我,德鲁伊吴凡,此时此刻,在内心虔诚的发下了一个大宏愿——甘愿牺牲自己,成为反面教材以警示后人。

    妹控不绝,誓不回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