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小幽灵的胜利

第六百二十五章 小幽灵的胜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六百二十五章 小幽灵的胜利

    ……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好像一张大网,一条条线错综复杂的线丝,连接着彼此。

    就比如说我,刚刚来到暗黑世界的时候,就好像一只陌生的蜘蛛,初来乍到这个网状的世界,看着密密麻麻的线丝遍布自己的周围,却没有一条和自己相连,那种感觉,就好像看见周围有无数的人在张口,却没有一个人在对着自己说,也听不到一丝声音,身处喧嚣而内心孤独寂寥。

    拉尔三人,算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枢纽,然后是阿卡拉,丽莎阿姨,莎拉,等等等等,不知不觉,来到暗黑七年多,自己已经从一无所有,到和这个世界上的人与事,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在这个世界上,编织了一张属于自己的网。

    来到暗黑仅仅七年的自己,便已经如此,更何况是那些一辈子生活在这里的人,他们的关系更加错综复杂,一条条线丝,其中蕴含着感情,希望,义务,责任,负担,这些丝线组成一个茧子,将人包裹在其中,竟保护了里面的人,也束缚着里面的人。

    三个和尚挑水喝的故事,未必不能换过另外一种诠释方法:一个和尚挑水喝,纵使他一次能挑两桶水,永远不愁喝水问题,他依然是孤独的可怜虫。

    两个和尚抬水喝,两个人抬一桶,刚好够喝,如此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们的生活是简单的。

    而三个和尚没水喝,则是因为人多了,关系复杂了,人心也就复杂了。

    或许有人会反驳说这种解释方法不对,三个和尚没水喝的故事,主要阐述的是明确制度、责任和赏罚的重要性,但是为什么一个和尚和两个和尚,并不需要规章制度,而三个便需要呢?

    这未尝不是在说明,一个人孤独,两个人互相依赖,活着都是简单的,没有受到那么多的束缚。

    小幽灵大概正是向往这种两个和尚的境界,她的想法很简单,也想活着简单,就是将为一条线丝牵系在我身上,这样一来,只要这根线丝还没断,她就能乐悠乐悠的荡秋千,万一断了,也能了无牵挂的魂飞魄散,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

    因为心累了,看透了,所以只想简单,这样一想,到还真有几分大繁至简的韵味在里面,无论这个世上,无论自己周围有多少人,在小幽灵的内心世界,只我和她两个而已。

    不,如果是这样,我或许还不用担心,性格别扭的小p孩多了是,还不是能健健康康的活着?怕就怕是性格扭曲,我现在所担心的是,在小幽灵的内心世界里,究竟是只有我和她两个人,还是只剩我一个人?

    这种区别,就是别扭和扭曲的区别,只有我和她两个,还可以难听点说是一种性格别扭,往好方向想则是一种高深的处世境界,但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一个连自己都漠视的人,不是性格扭曲是什么?这种人是最容易黑化的。

    别扭和扭曲,两者的严重性不可同日而语,如果真是后者的话,或许我得去找在这个暗黑世界里,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心理学家阿卡拉,好好讨教一下解决方法了。

    回过神来,发现我们的圣女大人,还在用那双露出在外面的水灵灵大眼睛,紧紧凝视着我,里面充斥着一种意思——不可以吗?我这样想,不可以吗?

    “不是不知道你的经历,我也没有资格说什么,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将维拉丝她们,也包容在内心之中啊。”

    叹了一口气,我轻揉着怀里的小脑袋,这样说道。

    “没关系,只要小凡在的话,我会将小维拉丝她们也当成亲人一样看待的。”小家伙很有气势的点着头,好像自己做了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我不在的时候也要这样做啊笨蛋,别通过我资格枢纽去和别人打交道,自己也试着去接受别人呀笨蛋!”

    看着小幽灵得意洋洋的样子,我不禁气急,原本摸着她的脑袋,将她摸的如同舒服的小猫一般眯上眼睛的天使之手,立刻化为恶魔爪子,捏着脸颊两边手感极佳的肉团,往外一扯。

    “呜呜~~”

    从天堂掉落到地狱,让小家伙的悲鸣越发显得凄凉,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继续欺负下去。

    咦——?

    现在的小幽灵……应该是平时那个她吧,什么时候从圣女模式切换回来了,我竟然没有发现,难道这两个性格已经如此和谐?彼此切换可以做到润物细无声的程度?

    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怀里的应该是平时那个调皮捣蛋腹黑毒舌又爱撒娇耍赖缠人的吐槽圣女幽灵。

    也罢,两个性格相处如此融洽,是一件好事,至少比互掐要好。

    至于两个性格,或者第二人格什么的,我到是从来没有在意过,一个人本来就有很多面具,对家,对事业,对外人等等,何止两种性格?只不过,小幽灵的状况大概要严重点,而莎尔娜姐姐的状况又要更严重一些。

    话说,是她们两个的特殊状况,的确如我所想的一样没问题,只是面具的深化版——破面而已(喂喂),还是我的态度太随便,神经太粗大呢?

    “虽然我还是想你接纳维拉丝她们,不过,我也会尊重你的想法,总之,我现在只想你答应我一件事。”

    松开双手,在那红扑扑的脸蛋上狠狠亲上一口,又让小幽灵不满的手脚并用挣扎起来,白皙小手像是被惹急的猫爪一样,在我的脸上脖子上胡乱抓着。

    “啊呜~~”

    我靠,又是这招!!

    连忙一个仰头,躲过小幽灵的牙齿袭击,咬了个空的牙齿,两排整齐雪亮的贝齿上下一合,铿的一声清脆声音,,似乎隐约发出金戈铁马的气势,让我直冒冷汗,这小圣女的牙齿,似乎都可以当做暗金武器使用了。

    “哼,有什么话就快说,本圣女还要睡觉。”

    没有咬着,见我已经有了防备,小幽灵不禁气哼哼的下了逐客令。

    真是个没有长大的小鬼,如果她另外一个成熟睿智的圣女性格,能稍微中和一下,那或许会……呃,算了,甜好吃,咸好吃,甜和咸混合起来,却是苦口了,还是这样就好。

    脸色微微一正,我对小幽灵说道:“我只要你答应我,就算我不在的时候,也要后好照顾自己,还有,别让维拉丝她们担心,你大概不知道,你在我人前人后时和她们相处的巨大反差,让她们很担心你哦,就当是为了我,就算我不再的时候,也要像平时一样,好好和她们说话,别让她们担心你,好吗?”

    “小维拉丝她们,担心这个?”小幽灵的脸色愣了愣,微微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一会儿,才轻轻点了一下。

    “我……尽力吧。”

    “不是尽力,是努力,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小凡就像营地市场上那个卖腌菜的大婶卖的腌菜一样,又臭又长,快走快走。”

    小幽灵嘴里催促着下逐客令,人却赖着我怀里不肯出来,仰着头,黑暗中如同银河一般璀璨的银色眼眸,闪烁着让人心动的光彩,嫣红的嘴唇更是翘得老高。

    “小家伙,不就是想咬我么?就这么想咬么,好吧,今天让你咬个够。”

    不等小幽灵说话,我已经俯下头,轻轻吻上那撅着的樱唇。

    “呜呜,了蓝拉冷蓝,粉冷厉了胡是郎勒狼老啦(小凡大笨蛋,本圣女可不是想这样咬)。”

    带着浓重的可爱鼻音,从彼此紧密想贴的嘴唇中露出小幽灵含糊不清的话语。

    真是的,都这样还要嘴硬吗?是谁现在正用牙齿啃着自己的嘴唇,这家伙,果然是个口是心非的好色圣女。

    我心里一笑,抱着小幽灵顺势倒在床上,将她压在下面,,这时候,我松开小幽灵香甜的樱唇,微微仰起头,看着她问道。

    “还有什么想说的,都说了吧。”

    这口吻,就好像牢头对即将行刑的犯人说【还有什么想吃的,都说出来吧,当然钱得你自己出】一般。

    “呜呜~~,你这个死凡人,死平民,侮辱圣女可是死罪,你不怕受到惩罚吗?”小幽灵恶狠狠的瞪着我。

    “哦,究竟是什么惩罚,是圣女大人会给我生小孩的惩罚吗?”我故作不解的歪起了头。

    “才没有这种设定呢?还有,你的意思是本圣女给你生了小孩,对你来说是一种惩罚吗?你就那么讨厌我给你生小孩吗?还是说讨厌我?你这个笨蛋,笨蛋,大笨蛋!!我咬,哈呜~~”

    “噢噢——!!别咬那里呀你这个腹黑毒舌口是心非的好色死傲娇!!”

    “哈呜~哈呜~”

    “……”

    于是,第二天早上,从小幽灵的房里出来,迎面就遇上了维拉丝。

    “大人,你很冷吗?为什么要将领子翻起?”

    看来我将衣领翻起来,把脖子遮挡住的举动,严重的触犯了维拉丝身为妻子的那根警戒线,一边问着,估计我要是回答是的话,房间那几大包已经准备好的麻袋,又要再添一位伙伴,塞满哈洛加斯特制保暖棉衣的伙伴……

    “这个……各种各样的原因。”

    我撇过头去,将衣领拉了拉,不敢正视维拉丝的眼睛,以去探望莱娜为借口,匆匆夺步离开了家。

    “咦咦——”

    维拉丝困惑的半捂着小脸,愣愣的看着对方远去,这时候,从方面里,精神奕奕的小幽灵也走……呃,是飘了出来。

    “耶——”

    看见维拉丝,小幽灵朝对方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昨天……不,是昨天和今天凌晨,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一天,开创了农民……不,又错了,是圣女,开创了圣女大翻身的历史新时代。

    “咦咦咦——”

    见爱丽丝莫名的朝自己比出一个v字的胜利手势,虽然早已经从大人那里,知道这种手势是什么意思,但正因为知道,维拉丝才更加困惑,看着爱丽丝也轻飘飘的从自己旁边掠过,她歪着可爱的小脑袋,上面似乎正在冒着无数的小问号。

    这就是区别了,维拉丝心地纯洁,怎么猜也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事?要是换做三无公主见了这一幕的话,恐怕瞬间就能猜个大概,甚至可以在心里大概的模拟出一些东西……

    虽然困惑,但维拉丝还是很高兴,因为她看到爱丽丝的心情似乎很不错,看见别人开心,自己心里也会跟着开心,这就是维拉丝,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小幽灵一样的,单纯而简单的性格。

    “莱娜,我来了,昨天有好好吃饭吗?”

    进了莱娜的房间,我还是那句万年不变的老问候。

    “有好好吃,而且,昨天三餐,不是哥哥送过来,直到看着我吃完的吗?”

    莱娜放下手中的书籍,那仿佛永恒不变的,恬美宁静的俏脸上,也稍稍露出了一点无奈的表情。

    “比起我,我觉得哥哥更像是那种会在闹脾气的时候不吃饭的人哦。”

    “……”

    好吐槽,真是好吐槽,都快比得上小幽灵了,而且根本让人无法辩驳。

    如果我和莱娜站在台上,让下面的人确认,究竟我是哥哥,还是莱娜是姐姐,估计99%的人都会指向我,剩下的1%是白痴,如果再问我们两兄妹谁看起来比较成熟稳重,那99%的人,估计会立刻将指头移到莱娜的方向,而剩下那1%是……切,我说这不是废话吗?!

    没办法,并不是说我现在的气质表情有多正太,好说歹说,咱也经历了七年历练,见过了无数厮杀战斗,生死离别,唏嘘的胡渣,忧郁的眼神,沧桑的面孔,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问题出在莱娜身上。

    她那股宛如空谷幽兰的宁静气质,自有一股睿智和稳重的感觉在里面,实在是太bug了,开了外挂和主角光环也赢不过。

    “好吧,换种说法,你现在饿吗?”

    咳嗽几声,为了保住哥哥的地位和尊严,我再次发问道。

    “嗯,好像有点,又好像没有……”莱娜轻点着嘴唇,似乎在努力感觉着肚子里面发出的信息。

    多么暧昧的回答呀。

    不过转眼一想,我才突然记得,今天早上被维拉丝追问,匆匆就跑出来了,根本没有来得及让维拉丝准备莱娜的早餐。

    算了,物品栏里应该还有不少东西吧,我看看……呃,这些面包是要留给拉尔那三个条子和菲妮的,嗯嗯,对了……

    我掏出一个大红苹果状的水果——来自库拉斯特热带森林的特产,这可是人鱼公主唯一指定的皇族御用美食,美味又品位,奢华而高贵,现在只要998,你还等什么?快拿起电话……话说,我干嘛要做自己吐槽自己这种寂寞的事情呀?

    于是,莱娜手中的书籍,就换成了一个水果,捧着小口小口吃着,看样子没有半个小时的功夫,是绝对吃不完了,女孩子吃水果,都是这样纤细而可爱么?

    答案是no,我身边就有一个例子——三无公主,虽然足够可爱,但是一点也不纤细,明明是个高贵的公主,却十分有速度,还记得我第一次去到鲁高因,这个小公主自动找上门来所发生的事情么?

    延续着那时候的习惯,只要我一有时间,闲着蛋疼的将水果切成小片小片,打算换一种优雅斯文的吃法将它们消灭,这个小公主就会立刻捧着茶杯蹭蹭的走上来,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平时藏在喇叭形状的,有着流水般美丽线条的白色衣袖里的小手,在我的眼睛化作一道白影,用快的不像话,偏偏又透露着一股贵族优雅的动作,飞快将我的战利品蚕食。

    所以,如果确认三无公主在家,我根本就不用找,直接拿出水果切好片,往桌子上一摆,不出五秒钟,鱼儿保准落网。

    心里开着小猜,一会儿之后,莱娜终于将整个拳头大的水果吃下肚子,她的食量很小,配上她的纤细病弱体质,让人感觉如果在必要时期,一个这么大的水果,便足可以让她活上一个月。

    “要变胖了。”

    莱娜轻轻捂着被子——位于她的小腹部位,这样叹气道。

    “才怪呢?还得多吃一点,最好变得肥肥白白才行。”

    我呵呵笑道,上下打量了莱娜一眼,摇了摇头,莱娜的身材很纤细,并不像一些弱不禁风的病人一样,瘦的露骨,但也绝对不胖,而是一种病质纤细,感觉每一寸肌肤,都和她娇柔病弱的气质配合的恰到好处的美丽。

    “哥哥大概什么时候出发?”

    “嗯,很快了,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就在明后天吧。”

    我想了一下,也的确没想到还有什么要准备的,该带不该带的,维拉丝这个贤妻良母,似乎都已经给我准备好了,哪怕现在告别莱娜,立刻出发都没问题。

    “不许道谢,也不许露出歉意。”

    见莱娜沉默下来,我立刻封住了可能会从她口中说的话。

    “嗯,我知道了,不会道谢的。”莱娜轻笑道。

    “……”

    心情微妙的不甘。

    “哥哥,过来。”

    莱娜向我伸出小手,我会意的将头伸了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